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12章 疯妒

他要让兰生知道,他现在的力量已非吴下阿蒙,却是如日中天。官场之中没有几人敢得罪他的。太子对他言听计从,他要谁当太子妃,谁就能当得上。而未来,他要谁当皇后,也是极其简单的事。安纹佩要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就算是妹妹,他也能随时废掉。到那时,眼前这位美若兰花的女子,也只有乞怜的份了。

南月萍吓得捂住嘴,往李氏身后躲了躲。

李氏对女儿一向盲宠。虽不敢对泫瑾枫放肆,却敢对兰生颐指气使,“大小姐就这样对待自己的妹妹么?”

她懒得理这对看似精明,实则白痴的母女,与安鹄道,“安大人日理万机,入夜还赶来为我娘做头七。多谢了。”

安鹄的一身白衣轻袍在夜里份外醒目。“娘娘不用客气,虽然师父和师母走时我没能帮上太多忙,但上香祭拜这点小事还是做得到的。当然,若能发帖告知大家一声。也不至于这般委屈了师母。我一定会广邀帝都名流。一起送师母一程。”

南月萍切一声,“爹一向只宠你娘,看国师之位保不住,与其今后在人前没面子得讨生活,不如丢下老太太和嫁不出去的女儿们,两人逍遥自在去。”

“真让人受不了。”泫瑾枫妖彩散漫的声音,“好歹也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兰生,小姨子和你的智力怎么差那么多?蠢到这个地步,本殿下都要为皇兄担心了,别让这等蠢女人连累。”

南月萍热血上冲,脱口而出,“你敢骂我蠢?我可是你兄长的良娣,也算得上是你的嫂子——”

“红影,折她一臂,让她知道本殿下不打诳语。”泫瑾枫道。

一朵暗红的云,在所有人眨下一眼前,飘到南月萍身后,抓住她的手臂咔地掰断,又在她惨呼声出来的瞬间劈昏了她。南月萍软绵绵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省。李氏尖叫着要去抓红影,却被赶至的无果一脚踹出丈远,捂着肚子疼得翻滚在地,大喊杀人啦。

东宫卫们本能拔出了一半的刀——

“你们没长耳朵是不是?萍良娣刚才对本殿下大呼小叫,还敢充太子妃。自称本殿下的嫂子,如此藐视礼法王法,本殿下教训不得?你们竟敢对本殿下拔刀,那就没办法了,等本殿下同安大人说完话,一个个到右虎营领板子五十,小惩大诫。看在皇兄的份上,这回暂不要你们的命。”狠起来的六皇子才是藐视一切的人。

刀子全都回了鞘,无人赶说一字不。

李氏一向会撒泼,又是将所有希望寄予女儿身上的那种妈。见女儿一动不动。哪能不似疯狗?又见没人帮她了,干脆和盘托出,眼神像吃人一般。

“安鹄,你还愣着干什么!等他们暗中动手脚不成?赶紧砸陵开棺。我可以发誓。南月涯和邬梅那个小贱人绝对是装死!他们既然装死。就犯了欺君之罪,按律当砍头,南月氏一家子都得死光!”向着兰生咬牙磨齿。恨不得也将她抽筋剥皮。

安鹄不怕李氏发疯,反而可以借机发挥,“六殿下瞧见了吧?不单有民间绘声绘色如真一般的传闻,更有李氏指证。她是南月涯的妾,又是萍良娣的娘亲,就算太子殿下不信,也无法轻易置之不理。下官其实也不信,但公务在身,不得已而为。只要亲眼看一看大国师和东海夫人的遗体,下官就能回去交差。请六殿下别让下官为难。”

泫瑾枫哪是听话的,“李氏曾为大国师之妾,国师去世前她已搬回娘家修行,分明是故意逃脱照顾病者的责任,可耻之极。既然搬出去了,又怎会知晓她夫君的病情?胡言乱语,不过是因为老夫人将她赶出南月府,意图羞辱死者之灵罢了。安大人,你听信谣言本就不妥,身为大国师的弟子,居然要开师父师娘的棺木,如此有违尊师重道的举动,传扬出去官运恐怕也就到头了,本殿下劝你三思。”

安鹄从不知六皇子词锋这么厉害,当下竟犹豫起来。李氏说得信誓旦旦,又是高人卜算,又有眼线探见,令太子和他信了九分,这才来看究竟。但如泫瑾枫所说,开棺,还是开师父师娘的棺,万一李氏的消息不真,他就要担起恶名了。未必影响太子对他的信任,却会影响今后的提拔,说到底太子还不是皇帝。

李氏疯癫的状态下眼神还一点不差,看出安鹄犹豫,立刻凄喊,“安鹄!相信我!若两人不是诈死,我愿以死相陪!”

兰生一言不发,有泫瑾枫在的地方,好像也不需要她变得能说会道。她但看李氏,不知为何,身上起鸡皮疙瘩。这个女人的精神状况有问题了吧?就算告密,聪明人是不会露面指证的。要说李氏,狠气十足,倒还不至于蠢成疯婆子这般模样。怎么回事?

“六殿下,您看这可如何是好?”安鹄问泫瑾枫的意思,同时暗地推手,“李氏以命发誓,下官要是不为两边作个证,这事愈传愈广,反而对师父师娘的身后名不利啊。”

泫瑾枫冷然盯着安鹄,看都不看李氏一眼,“安大人这么说,本殿下再劝,倒成了自己有心鬼。不过,先说好,李氏的命得由你来取,本殿下不想脏了手。你若做得到,那就请吧——”带兰生往旁边一让。

安鹄思前想后,最终挥手下令,“打开陵室。”

李氏立刻不喊了,一骨碌坐起来,双眼放光,满脸浓得解不开的恨意,毫不在意他人目光,摇着身体念叨,“都是贱人!都是贱人!活着占宠,死了还粘在一起,偏不让你们如意!就是不让你们如意!高人答应我施咒,你们这辈子可以逃,却得像老鼠一样不见天日。这辈子之后就永不能相逢,只有我,只有我和他,生生世世轮回当夫妻。”

兰生突然有些明白,自言自语道,“我爹病死,不见她伤心,我娘随之而去,还能同爹合葬,才大受刺激了吧。原来竟是嫉妒。”

泫瑾枫低头望着她,半晌之后,揉了揉她的头,无言地宠她。

兰生就继续说心底的话,“如今想起来,刚回到南月府的那年夏天,李氏看我爹的目光流露着深情。而那个时候,南月萍也还没那么恶劣。大概李氏对心爱的男子彻底失望之后,才开始全力培养女儿。嫁给太子,甚至目标皇太后,是否就是为了要在南月涯面前争口气呢?南月女儿之中,先有金薇和玉蕊,后来又跑回家一个我。我爹那时忙着找先生教我易经,还亲自过问我的功课,我觉得不厌其烦,李氏却私底下搞了不少小动作,包括南月萍开天眼得封号,千方百计,其实是要我爹重新关注到她女儿身上吧。”

“所以爱妃有先见之明。”泫瑾枫开了口,不想兰生产生不该有的自责。

兰生果然让这话拉回心思,“什么?”

“坚决不让娶三妻四妾。”嫉妒会埋下祸根,最好还是杜绝。人好色,人也有理智,要么不许诺,要么就遵守,像个大丈夫。

砰!砰砰!墓室里传来开棺的声音。大国师之墓,没有地下复杂的府院,只有一间石室。过了一会儿,东宫卫士们鱼贯而出,捂着鼻子,安鹄走在最后。他没有捂鼻,但他脸色很难看,更是狠狠瞪了李氏片刻。

李氏的疯状已失控,居然看不出安鹄的脸色,还哈哈大笑,“哈哈!是空棺吧?那两人根本不在里面,骗了我们所有人,双宿双飞去了吧?安鹄,快去禀报太子,发海捕文书,将两人抓回来,不然就把南月氏满门抄斩。”

安鹄大步上前,满面阴霾,双手紧紧握起拳头,恨不得揍上去,“要不是你胡搅蛮缠,非要请太子殿下命令开棺,我也不至于被迫打扰师父师娘的安眠,背了这大逆不道的骂名。空棺?被你害惨,我恐怕这辈子都忘不了师父和师娘躺在棺木里的模样。你等着,我一定回了太子,让他治你的——”

铮——一柄出鞘的宝剑,插在安鹄脚边。他是个文官,面对森寒的剑气,却有些骨气,身体纹丝不颤,回过头来看指使人泫瑾枫。

“六殿下?”安鹄的神情倒映着剑气森寒。

“安大人。”泫瑾枫却是气定神闲。

“李氏虽然说了会以死相陪,只是妇道人家说的话,六殿下要当真吗?”安鹄心情糟透了。

“李氏说的话固然当不得真,但安大人的话本殿下却很当真的,除非安大人承认自己是言而无信的卑鄙小人。”又拿那种恶心的眼神看他媳妇,泫瑾枫怎肯罢休!(未完待续。。)

兰生的神色顿时一凛,“难道要开棺验尸?”不是吧?两座空棺要她怎么解释得清?

“哟,即便是夫妻,在刚去世的长辈墓前卿卿我我,也有失体统吧。”南月萍不用脑子说话,想一句是一句,忘了泫瑾枫的身份。

兰生等安鹄拜完,不得不接着应付,“安大人有心,这一带夜路不好走,回去时注意安全,别让车夫赶快车。”

李氏嗤笑,“大小姐这么着急赶我们走,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吗?”

夜风闷热,南月涯夫妻的陵墓前幽幽闪着两盏大灯,兰生和泫瑾枫拜过,上祭洒酒,清水浇石。然后泫瑾枫一支长笛吹高远,兰生诵读金薇亲手写的祭文,又将它烧了,看它化烟灰。

泫瑾枫目光如箭,冷声道,“你虽是本殿下的小姨子,说话既然如此不中听,本殿下也不用看你大姐的面子了。再胡扯一个字,本殿下要你永远不能开口。”

腰上有泫瑾枫的手温,兰生比以往更加沉定,语气微愕,让人听不出半点心虚,“什么意思?”淡淡看安鹄一眼,“莫非安大人不是专程来祭奠我娘?”

安鹄皱起眉,厌恶得瞥李氏一眼,暗骂蠢货,面上毕恭毕敬,“回娘娘的话,师父待我恩重如山,师娘也如我亲娘,我拜送他们之诚心,天地可见。但师父师娘实在去得太急太蹊跷,以至于市井中流传出不少荒诞的传言,故而太子殿下派我过来亲眼一看。”

泫瑾枫仿佛能听到兰生心中的冷笑,妇唱夫随得装傻充愣,“传言什么?又要亲眼看什么?”

兰生拉住泫瑾枫的手站起,轻哼,“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泫瑾枫在兰生的腰上扶了一把,俯耳但笑,“不是说李氏身后有高人指点?也许他算出你爹娘尚在人世。”

第312章 疯妒

六皇子放在兰生腰际的手,刺痛着安鹄的眼,狠戾一闪而过。他垂目上前。死人比活人大,省了对这个没用皇子的礼,直接拜南月涯夫妻的陵墓。

李氏却撇撇嘴,她与南月氏已经一刀两断,再无任何关系。而娘亲站得傲慢,连带女儿也态度傲慢。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去掉娘家的姓,南月萍如今是萍良娣,将来是萍贵妃,萍皇后,没有南月氏这个败落无用的娘家,一切只会更好。

这两人睁眼瞎,看不清南月氏的激流勇退正当时,看不清与南月氏决绝的她们成为了谁都能够欺凌的浮萍,前途根本不会美好。

南月萍以为有两大帮手,胆子很快窜回来,“传言说爹没死,和邬梅串通好诈死,其实两人要远走高飞!”

“荒唐!”兰生大怒,“又不是要满门抄斩,也不是大祸临头,好端端为何要诈死,还是丢下一家老少?”

兰生看在眼里,冷笑在心。李氏母女知不知道她们只是安氏和各大名门的陪衬?还想生出未来的皇储?还想当皇后皇太后?简直异想天开。要她说,真等南月萍的儿子登上皇位,大荣肯定也快完蛋了。

人还在,名字已死,若非迫不得已,谁也不愿意用这样的方式隐姓埋名,无论如何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所以,兰生自认没有在父母葬礼上露出破绽,就算此时只有无果和红影在,神情算不上悲痛欲绝,却非没事人一般嘻哈乐闹,还是比较肃穆的。

但为什么,寂静会被冲进陵园的一队快马打破,而且来得全都是她最喜欢不起来的人?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