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16章 贼惦下

面对兰生,南月凌只有被欺负的份,瘪着嘴赶紧跑去又跑回,手里多了两根棍子,一根自用。然后,他看着大姐提棍,以肩抵门,一间很大很奇怪的屋子出现在他的眼前,令他暂时忘却了心中悲痛。

所以,除了贼,还有谁?

“怎么了?”南月凌不知就里,从兰生身后探头张望。

水室有锅炉和机关,一旦失控会有爆炸的可能,所以才造离了主场。同时铁门厚重隔音,前面又已安装了机关门,估计人还在里面。

“欸——唔唔……”南月凌的惊奇让兰生捂住,“别吵,把人吓跑,扣你零花钱。”

影子化实,破衣烂衫却高大的两名汉子,黑面恶煞,太阳穴高鼓,双目精光四射,手中钢刀映着来自水室正前落地窗的明亮光线,看不出阴森杀气。

南月凌可不敢因此大意,拼命拉扯兰生的衣袖,示意她赶紧跑,但让她一句话愣住。

兰生道,“果然是你们。”

“兰造主竟然认得出我们?”一名大汉微愕。

“好说。”兰生不退,也不进,站在门前,凤眸也映外面好阳光,“若你们真是服劳役的人,哪会长得五大三粗,跟油桶似的。不过,你二人好歹要比另一个装得像些。”

大汉目光一凛。

兰生丝毫无惧,仿佛对着空气说话,“出来吧,你们三个焦不离孟,孟不离焦,那几个监工那么穷凶极恶,别人稍稍喘口气说个字就会鞭子伺候,偏对你们的交头接耳视而不见。水室安装之后,我也曾跟监工说过,不能让工人们随便靠近,但每回总有八九个人晃过来,而回回又都有你们。”

静着,大汉哼道,“不知兰造主说什么,只有我二人闯进来而已。”

“是吗?”兰生笑了笑,“那就麻烦二位出来,我要锁门烧炭了。捉贼捉赃,你俩分明就是武师,动运水的蹬车做什么?赶紧关了吧,不然锅炉的水就漫得到处是。水室要是破坏,你们得赔我一万两银子。”

南月凌看到屋子那头有水槽,槽里波光粼粼,也有很多粗细不一的管子接着,锅炉里传来哗哗水声。自来的水!

另一个汉子语气有些不耐烦,凶巴巴说,“她来了正好,反正一时半会儿也看不明白,直接把她抓走,慢慢问怎么造就是。”

一声长长的叹息,一个清凉的声音,“我也想啊,只怕兰造主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不但问不着,反而弄臭了我辛苦建立的才子之名。”

两汉子互望一眼,同时看天。

头一个跟兰生说话的汉子道,“少主,我们世代为工,你虽然才高八斗,还是不要以才子形容自己,心里有数便罢,否则老爷子们又要训我们了。”

第三人走了出来,身材虽没有北方男子的高大,却算得上匀称细秀,而五官镌俊斯文,肤色白若粉,年约二十出头。他神情中没有被捉贼的紧张或羞怒,很悠闲,好似他是请来的客人。

江南水养灵秀人,恢复本貌的这人让兰生想起马秀,心头一动,脱口而出,“你们是齐天造的人?”

“绝对不是,我们是长风造的。”细白的青年麻溜地撒谎。

汉子尴尬,干咳两下,提醒自家主子悠着点儿说话。

青年拐汉子一眼,皱眉翻眼,表示麻烦,又更新说法,“其实,我们不是长风造的,是从劳役营逃出来的。”

连南月凌都听得出这人漫天鬼扯,好笑拆穿,“劳役营外就是都护军守卫,每个营又有监工队,进去就出不来的地方。你要说,趁在这里干活的机会,避过监工点名,偷藏水室准备逃走。”

青年斩钉截铁点头,“我一直就是这意思啊,说了两遍你们都没明白?太笨了!”

哈?兰生抿住唇,但是最终还是忍不住,就靠着门大笑起来。简直是个大活宝,这人。

“笑什么?一点同情心也没有。这时候兰造主应该说,我帮你们逃出去才对。”活宝才子继续耍宝,配合那副聪明相,完全就像故意装傻。

“同情心是什么东西?”兰生边笑边说,“你还别装傻,这套虽好笑,却起不到什么作用。”

“兰造主,我家少主不是装傻,天性就憨真,除了工造上有奇才,其他方面——”汉子虽似贬主,实为忠主,“让您见笑。”

“小葵,不要涨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你帮我拖延时间,跟她随便扯会儿废话,再让我看看这个摇杆作何用处。”青年要缩回原来的角落。

叫小葵的黑面汉苦笑像哭,“兰造主,呃——这个——咳咳!”都说出来了,还怎么拖延时间?

“齐天造主,就不要让你的手下人为难了,因为就算你待上一整天,也看不明白这些机关的。”这几个贼是不是太不把主人放在眼里?

“而且你应该已经待一晚上了吧?”昨日傍晚收工,劳役工人由监工领回,如果从那时这三人脱队开始算起,她该庆幸水屋没被拆得乱七八糟。

青年顿住,仍是慢条斯理的语速,但有突然智力打开的从容,“看是肯定看不明白的,除非你让我拆,我就能明白了。你这间水屋秘密太多,到处都是奇怪的东西,不过,多数用来迷花眼的吧。”他轻敲旁边一根碗口粗的管子,“比如这根管子,就是装饰,我刚才看半天了,明明毫无用处。”

兰生本来笑他憨傻,现在笑得钦佩,却一句话不说。她没必要鼓励或赞同他,如果他真天性憨真,根本不会在乎别人的夸奖。她不是天才,但她看到过天才。天才的思维是常人无法理解的,并非孤芳自赏,而是难找同类,反被人当成异类。

“还有,这些操纵箱,摇杆,和皮鼓,虚虚实实,即便居安造教出来的操作师也未必了解到底如何出水,如何运水,如何通过这些踩踏的轮子将木柴送进灶肚子里。知道的人,大概只有设计者兰造主和打造者铁大。”青年说到这儿,忽然语速加快,“兰造主,居安并归我齐天如何?”

汉子抚额呻吟,“少主!”

南月凌原本听青年说得确实头头是道,想不到齐天造主挺有实力,听了最后一句,不禁嗤之以鼻,“凭什么居安并归你们齐天,不能是你们齐天并归到居安之下?我大姐建造之宅,楼,园,庭,你们谁能比得上?”

“也可以啊,齐天并给居安,兰造主嫁给我,如此一来两全其美,既能跟兰造主交流造技,又能成为大荣民间第一造。”青年再次向大家证明他的“才气”。

“胡说八道什么啊!我大姐有丈夫了,怎能嫁你?”南月凌开始头疼,齐天造主这副傻白的模样,居然能从南方杀过来,北造丢死人了。

身为业余制图师的南月凌,因兰生的带领,对工造十分有兴趣,在外游学时特别关注这方面的事,所以对南北两边的工造竞争也毫不陌生。

“六皇子对工造一窍不通,兰造主却拥有惊世才华,嫁他如同明珠蒙尘,石壳玉芯。我就不一样了,能与兰造主聊一辈子的工造都不腻,两人联手可建无数流芳百世的名宅名楼名园名庭,代代匠人将我们奉若鲁班神工,何等辉煌!”才很傻萌的一个人,说起工造就光华万丈,像一个霸气十足的男人,“兰造主,你可同我私奔,南面是我齐天地盘,就算六皇子通缉你,我也能保你一百年无忧无虑。”

“少主!”汉子们冒着一头汗。

“无忧无虑倒是挺让我向往。”这人跟她有共同语言,而且谈起工造就相当具有魅力。

“大姐!”轮到南月凌冒汗。

“不过以前没觉得,今天被你这么一说,我突然发现自己没嫁给工造行的人,实在万幸。”一辈子聊工造,干工造,家里家外,人前人后,闲话正经话,全部都是工造?没有美妖,没有自恋的水仙花,没有阴恻恻,装月亮光的月亮?

梦想就成噩梦了!R1152

人们对浴场的外观纷纷表示失望,但兰生的想法是,这是给东城平民百姓用的公众设施,还被砍掉一半预算的造材和人工,没用的部分当然能省则省。本来她连夯土都不想抹,后来工造司提出药汤浴场毕竟属于官造,要有标志性,她趁机哭穷,让工造司提供夯土造材,这才整个抹了。

不懂行的人不知,造成十五丈长,十二丈宽,两丈高的独栋建筑,用新研发的乐高拼砖,形成坚实的墙面,应用混凝土板浇灌铁筋造无梁的顶,并设计了解决小部分动力和运水的风车和半机械输送管道,是相当有讲究的。外面看似简朴,里面注重健康,舒适和清洁,运用大量竹,瓷,新混泥,几乎每一分银子都花到了实处。

“谁在这里?出来。”兰生沉着嗓音。水室很大,东西很多,随处可藏人。

南月凌奇怪地问,“有人就有人,何必紧张?”

等药汤浴场开放,水室将由居安教出来的几名操作工控制。工造司短她银两也有好处,至少对她后来提出的要求答应爽快,包括水室和净水等工序的主控人员交给居安负责,属日常维护范畴。如此一来,一定年限内保护了居安众人的心血结晶,不会立刻被人盗学。

一说到建筑,她就忍不住想一堆,回归前言,这个锁的钥匙只有她,铁哥,擎天队各一把,连将要负责浴场的小吏汤丞都禁止入内。铁哥今天不可能来,王大老板过两日就要入都看图纸和木模,好不容易等到浴场完工,可以集中精力打造王宅。照褐老四的规矩,放假一定喝酒通宵,估计都睡趴了。

“你没看到那块牌子?水室重地,闲人免进,而且本来门是锁着的。”兰生的眼睛灵活拐着四处,却看不到任何可疑的影子。

“有几把钥匙?”南月凌当起小侦探,有点老气横秋的模样。

“三把,但今天除了我之外,不会有别人来。”兰生这时颇有耐心,也是故意说给藏匿在某处的人听,“再不出来,我可就开气闸了。气闸一开,把门一锁,再到火房烧上炭,不但会被闷死,还会被烫死。我早同工造司报备过,要是许可之外的人闯进来,死于事故,与我居安无关。”

而浴场后方反而是水室的正面,不仅采光完全不受影响,还有颇用心思的小花园,休息亭室,值班宿舍,又与玻璃房里的净水池相邻。四周起了保护净水池的高墙,浴场的房子又长又宽又高,从前面看不到这样的秀丽风景,要绕上一大圈才行。

即便工程这么赶,水室里的各部零件都在鸦场制造,由褐老四的擎天队安装,绝对没用劳役的一个人力。

第316章 贼惦 下

屋子里到处都是管子,折的,直的,弯成弧的,交错,平行,密布在天花板和角落。靠墙有四个巨大的铁筒?铁筒上面和旁边也都插着管子。铁筒下面有巨大的灶肚,灶旁堆着齐顶高的木柴和炭。铁筒顶端还有一圈烟囱?烟囱有伞盖子?

妈呀,看得他眼花缭乱,再一次强烈感受到大姐的世界和自己太不同了,每次觉得不会有更惊奇的东西了,却每一次会比之前更超乎想象。正因为看到这样的姐姐,他才下决心从四象馆退学,到外面去学习。他以为如此就能理解大姐的智慧,却发现眼界倒是开了,却还不能像大姐一样。

“大姐?”想问那棍子干吗用,却被兰生瞪一眼。

静。很静。

“也许只是忘了……”锁字还没出口,南月凌惊见两道乌漆的影子在水室中升了起来。

“刚才不是经过工具房吗?你去拿根铁棍子来。”兰生轻声道。

水室不但离得大堂和大小浴池远,而且和六皇子府的水车仓库一样,都是地丘设计。不过,水车仓库是借助惜园的自然地势,这间水室的地丘却是人力开出来的。

从浴场正前方进入,只有一条窄道连接水室的后门,门上目前用普通的大铁锁,但以后会安装机关锁门。也就是说,浴场里的工作人员不能任意进入这里。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