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23章 闹官

“劣砖一事是当年长风帝都分造的常沫所为,人都死了,也惩罚过了,至少长风造还认错知罚,没有到工造司来吵闹。”将作大监哼了哼,暗示居安造不知错。

“而且,工造司凭什么认为长风造就不会出现同样的问题?别忘了,长风造用劣质砖造城墙,才塌了一大片,已经不能用疏忽失误来论,是造行能否有资格继续开下去的质疑。”兰生这回咄咄逼人。分寸不让。

“这个嘛——”司正大人心里暗中道苦。先有齐天造想从他这儿打听消息,甚至派人混进劳役里上工地,后有长风造想接管。以一万两银子倒贴,他也很奇怪,一个给老百姓洗澡的场子到底为何让两大造那么惦记。

验收的时候,司正没去。他不懂工,但将作大监回来时,一脸难看的表情,怒斥居安小造不把他放在眼里,因为他想到后面去看究竟如何操作,对方却不让进。司正倒是想过,连大荣造匠之首的将作都对居安的工造好奇,可见居安是确有本事的。

就说一点,天水楼的热水是一桶桶倒进池子里的,药汤浴场却分冷水管和热水管,开关之间就能出来,而且人力远比天水楼少。所以,引得造匠们拼命想窥探其中的秘密。

“难道你的水室不是用朝廷的银子造的?属于官家的财物。怎能任你搬走?”将作大监心想,不惜违背约契都要将浴场的维护拿过来,就是为了水室这些核心机关。她移走的话,还有何用?

“不能这么说,水室是机关操作,我向工造司提交的构图却是人力操作,因为和工造司谈妥五年维护,居安自己出资建立的水室和备室。并未向工造司提报这部分开支,属我居安所有。大人们要是不信。可以查账。而我保证,提供一百人力左右就能维持浴场的正常供应。完全不会有影响。”兰生起身,六兄弟齐站。

百……百人?!司正大人记得兰生当初说明时好像还真有这么一条,不过他们都认为一百个人力算不了什么,劳役营里养着一大群光吃不干活的,故而通过了。

泊老三递上厚厚一叠账册,笑道,“这是所有收支的副本,工造司应该也有副本,以防万一大人们找不到,这本就送给工造司了。”

“那么——”兰生凤眸刁笑,“司正大人,交接期限为何时?”

司正有点转不过弯,“三……三……”

“三日足够了。”兰生这就转身要走。

将作大监拍桌而起,“站住!”娘娘怎么了?小小一个皇子妃而已,可工造司后面有阁部和太子撑腰呢!

“怎么?将作大人。兰生真想再用品阶压他们跪地,但相同的招,她还不屑重复使呢。

“无论你报没报账,浴场属于朝廷所有,里面所有设备都属官造司,你不能随便移走!”这件事要说理的话,全朝廷都会站在工造司这边,包括皇上。

“放屁!”木林嗤笑。

兰生接应,“照将作大人这么说,你住在朝廷配发的官邸之中,官邸属于朝廷所有,你家里的金银珠宝,古董宝饰也属朝廷?大人贪我居安的独特造艺,不妨直说还能获一分敬重。你也别小看了我这个皇子妃,你再刁难本妃,本妃会向皇上直谏,同时将你们工造司强抢秘技的行为告上阁部,并发动士者联名上书,让天下人来论谁是谁非。除非,你们能让齐天造和长风造公开所有的秘技,连带工造司里每个大匠都将绝活亮出来,否则单让居安造乖乖听话,想都别想!”

众官习惯了那个以造主身份自居的南月兰生,虽曾对六皇子妃下过跪,但她今日大有展示真正皇权的坚决,不禁个个胆寒。什么直谏皇帝,什么上告阁部,还要发动联名上书,虽然工造司也是官署,不过真要闹得这么大,未必保证赢。毕竟,他们现在确有私心,而六皇子妃句句在理,震得他们贪财的热眼顿时清凉下来。

将作大监也是一凛,但他是皇上和各位娘娘最喜欢的制宝大匠,心中理亏,却有恃无恐,嘴上仍强硬,“娘娘别太逞强,小心赔了嫁妆。”

兰生拢了眉,“将作大人这是跟本妃宣战?”

那双冷冷的凤目看得将作大监心头突然发慌,语气就没狠足,“……是娘娘不讲理。”

“很好。”兰生不想再啰嗦,对司正道,“司正大人,本妃要告你们工造司仗势欺人,准备如何申辩吧。”

司正张大了嘴,看居安造的人与外面跑进来的小吏擦身而过,这当口,偏偏小吏还没头没脑大喊急报——

“天水楼塌了!天水楼塌了!”

一阵大风吹上堂,众官抓官帽的,抓官衣的,狼狈不堪。等风过去,只见六皇子妃等人衣袖不起,脸上皆带着一丝好笑。

司正猛然醒悟过来,急忙高喊,“娘娘留步!”

天水楼的倒掉只意味一件事:长风造完了!而工造司要将东城浴场的头号功臣换掉,让造塌了新楼的长风去维护,这样的事情一旦传出去,就是他们这群人有眼无珠,再加上六皇子妃这么一告,恐怕要起底,到时候吃得那些好处全得吐出来,官帽都别想戴了!

兰生不留,笑过就走。

木林在她旁边拍心肝,嘿嘿直笑,“娘的,我就差请卦师占算怎么回事了,早该塌的危楼居然能立那么久。”

到底多久?

整十日。

但兰生没告诉木林,要是没有某妖六的催化加快破坏,早该塌的危楼还能再立久一点。

“娘娘留步!”司正一人的喊声变成了多人喊,脚步一双双凌乱。

铁哥开口,“兰大姑娘,见好就收,得罪工造司后患无穷。”

管宏点头,他和铁哥都知世道人情,“兰大姑娘,天助我们居安造,把工造司这伙人的舌头截短了,今后不敢再欺。”

“那倒未必。”说归说,兰生停下脚步,慢慢转回身,不看别人,就看将作大监。

将作大监落在一干人后,满目发红,凶恶瞪望着她,全然不知悔悟。

司正却松了口气,赶上前忙说一切按照之前签发的公文契约来,五年维护权归居安,不,百年归居安,居安的密造居安拥有,水室备室都归居安,想什么时候搬走都行。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办理官方凭证,确认所有权,只请子妃娘娘千万别上告。

兰生对司正淡然说两句话,最后看将作大监一眼,这才走了。(未完待续)

文书最后说,尽管居安有失误,但工造司仍肯定居安对朝廷的贡献,以五千两作为收回维护权的补偿。并支付居安传授操作技术的酬劳一千两。而且,工造司的下一个工程,会优先考虑居安为合作民造。

然而,文书哪怕说得再冠冕堂皇,居安人个个义愤填膺,兰生心里轰轰烧起大火。连同之前在工造司受得那些气,烧了一天一夜都没减熄之后,决意要跟工造司讨个说法。

司正大人眼神发虚,佯怒,“不要胡说八道,这些主意就只能你们想得出来吗?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各位大人,不如让我们先维护一年,若真做得不好,再交还给工造司就是。”管宏是唱白脸的,不跟对方正面冲突。

基本上,兰生是个不太愿意发脾气的人。她重生前的经历让她生存力很强,抗压力也超乎常人,有一种天塌下来当被盖,或者打不死的小强精神。在她看来,只要还知道肚子饿,明天就一定会到来。所以,那些发生在她身上不平等的,不合理的种种遭遇,她一向以忍耐去消化,生气难过之后,重新再来过。

“什么叫居安疏忽失误?”她开得是建筑公司,又不是保安公司,“水室被砸。居安造负责修复,也没问工造司多要银子,疏忽失误在哪儿?”

怎能等一年呢?无论是齐天还是长风,为了尽快了解浴场里的那些操作,愿意付给他们大笔银两,而且将作大监也有相当的兴趣。于是,司正大人面露为难,表情堪比变色龙,一套套地换。

“不瞒各位,这件事由不得工造司做主,是阁部下达的意思。再说,子妃娘娘当初提出药汤浴场这个构想,就是为了造福于民,现在朝廷已经完全意识到了药汤浴场的重要性,要求工造司务必为百姓办好此事。长风毕竟要比居安规模大,实力雄厚,我们也是出于公正的考量……”

兰生轻笑了一声,“看来我们反对也没用了。”

文书上说,考虑到东城药汤浴场对百姓健康的重要性,工造司慎重考量之后,决定将本属于居安造的五年维护权交给长风造,而在不影响浴场运行的基础上,居安造的操作师要与长风造的匠工办好交接。

文书还说,这个决定权的改变不算违背工造司和居安造所签的契约,契约说明工造司验收通过之后,维护权才能正式交由居安造,但验收那日,水室处于完全不能操作的状态。虽说不排除盗贼作为,可是居安造也有疏忽。这种疏忽。如果是长风之类的大工造,就能避免。

第323章 闹官

兰生怎能听不出来,冷冷看向将作大监,“本就是长风的错,证据确凿,而且他们自己认了,但水室遭人破坏,官府还在查案,这么快归咎为居安的疏忽,无凭无据就要罚,本妃怎能心服?本妃还觉得居安是受害人呢,请都府大人尽早破案,让本妃瞧瞧是谁那么大的胆子。结果可好,受害双倍,工造司不分青红皂白要毁契。”

司正大人听着那一声声本妃,顿感肩上压力大起来,不由自主道声子妃娘娘,“并非归咎居安造,而是担心居安规模太小,东城浴场关责重大,开了个好头,万一收了个烂尾,岂不是有损居安的名声嘛。”

“司正大人可真会说话,怕我们不能善始善终,还成了为居安着想。”木林是兰生的帮声筒,“万和楼里提供按穴修发洁面这些服务,明明是我们居安最早向工造司提议的,因你们说预算不够而否决了,转头就把我们的主意告诉长风造。这么做难道又是为了我们居安的名声?”

将作大监鼻孔朝天,“本来就没用。子妃娘娘虽身份尊贵,也不能以此干涉朝政,若从造主的身份来说,工造司就是居安的顶头上司,哪里由得你们反对?再说,补偿你们六千两银子。已是给子妃娘娘的面子。”

“既然如此,我就提一个要求,不管工造司同不同意,这是行规。”兰生不可能轻易妥协,“各造都有自己的秘技。我要求移走水室和两间备室里的机关匣子,保护属于居安的技术。当然,这个技术我本来只想藏五年,五年维护到期后,工造司也好,下一家负责维护的民造也好,都可以学用,向整个工造业推广就更好了。”

话说开张那日,绝对是天浴天池万和楼的风头无两。东城药汤浴场只试营了两个时辰,一文钱的澡,那些穷鬼还犹犹豫豫。看热闹的远比进去的人多。工造司以为一万五千两银子是白砸了,但浴场正式开放后。虽然价格翻了一番,生意却越来越红火。到打烊还有人等着不让关门。

因为这种性格,经营居安造也是谨慎小心,小事没所谓,大事不计较,相信蛋糕很大,东家不做,做西家。按部就班地通过白羊祭,不同长风争,防着有今天没明天,将居安造规模维持在不惹人嫌的范围内,夹着尾巴干工造。不用皇家媳妇的凤冠去吓唬官场中人,以友好合作的态度,作为一个工造司管辖之下的造主,除了泫瑾枫帮她作弊,她自己还没强横过。

不过,兰生发现自己这般“替人着想”,在那些当官的眼里,成了白傻的行为。让她彻底醒悟的,是昨日工造司发来的文书。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