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24章 秋了

白氏却比女儿的目光更冷,“除了讨银子,现在还有你能做的事?瞧你失魂落魄的模样,真是没出息。先不说做买卖就没几个光明磊落的,就算出了纰漏也没什么了不起,不过就是更隐蔽些,找几个能干听话人打理,你别抛头露面,谁会知道东家还是你?最重要就是本钱多,绝不能损失,然后这边倒了,那边再起就是。”

再说,她可不笨,剩菜烂菜给谁也是要分门别类的,剩菜多给小气的堂客,烂菜和掺水的酒多给那些没见过世面的远客,还有难得下趟馆子的穷客。如常豪这样的常客大客,她可不敢这样对付,顶多他们喝高了,添酒加菜也是浪费,就用些次等食材,酒里掺入根本尝不出来的水量。但谣言可不管,把她说得坑蒙拐骗,奸商没天亮,得罪了寻常百姓没关系,还得罪了大大小小的富客豪客官客,如今出一步门都尴尬,今后也没想到该怎么办。

想到那个常豪,京秋就恼火。就他不是东西,她冲着常客给他长风造活做,本来只想修缮,他非要重建。八百两她出得都心疼,但想到他出其余的银子,自己就能得一座新楼,傻子才不肯。谁知,长风混得一年不如一年还真是有道理的,造出来的楼十日就塌,简直闻所未闻。不知道什么垃圾堆出来的玩意儿,塌楼那日她没在楼里,要烧高香了。

白氏说,“我让你找常豪赔偿损失,至少把八百两要回来。”

京秋怔望着她娘,“都这个时候了,您还担心银子?”不该担心她吗?她会被帝都名流排斥在外,会被婆家深拘府中,可能连主母的力量都会剥夺。

京暮摇头,“在我面前逞强,你也放聪明点,连白费唇舌都搞不清楚。怕你想不开,我本来是想安慰你的,不过看来大妹真坚强,无需笨嘴拙舌的兄长。”手中一转,油伞撞雨点,溅了花。

“安慰我?”京秋陡然站了起来,全身散发寒意,“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喜欢南月兰生那个小贱人,已经成了她的狗,她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京暮萌圆的脸顿然肃萧,沉喝一声,“你自己卑鄙,还敢出口伤人,简直无可救药!”

“我怎么卑鄙了?”她忍这个没用的大哥够久,他却居然骂她!

“东城浴场开张前那晚,水室被破坏完全,你难道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他后悔,没有多陪伴这个妹妹,让她跟着爹娘变成了可怕的人。

京秋眼底酝酿起风暴,又惊又狠,突然笑声尖利,“哈哈,为了讨一个女人的欢心,竟不惜中伤自己的亲妹妹,男人真是难过美人关呢。”

京暮始终冷颜,“中伤?话说回来,那个到娘庄子里去白吃白喝的随从给你报平安了么?”

京秋笑声顿止。没有!天水楼开张后生意火爆,她没有工夫;天水楼倒掉后焦头烂额,她没有心情,要不是京暮这时候提起,她几乎不记得有这么回事。

“要是你收到他的信,可能就不会惊讶了,因为他会告诉你,他在大公子家作客,天天好酒好菜,乐不思蜀。不过,你天水楼抢了我不少生意,银子短缺,就有点养不起他,今早考虑是送还给你呢,还是送给我喜欢的女子呢?照此时来看,大妹妹自身难保,无暇顾及他人,所以送给我喜欢的女子,讨她欢心,这事做得是不错了。”京暮哼笑,遗憾虽遗憾,但他已尽力,不选择同流合污。

京秋骇然,“什么?!”南月兰生知道是她找人毁掉水室的事了!

“你怕什么?”京暮想什么说什么,“真想拿面镜子来,让你看看自己变形的脸。你总恨丈夫不喜欢自己,怎不看看自己为何不讨人喜欢?”

完了!她要坐牢了!南月兰生只要把人往官府一送,她必暴露无疑,再加上这时已经要毁掉她的欺诈和不良经商之名,爹娘虽然一定会想办法让她开罪,但哪怕只是上公堂,她也完了!她再没有京大小姐的好人缘,再没有侯府少夫人的大室骄傲,恐怕连小妾都约束不住,总有一个生出儿子来,将她挤下堂,成为凄惨的弃妇了。而她的娘家给不了她一点安慰,没有用的人,对爹而言就是废物,如同她大哥一样。但好歹大哥在外还有发展的天地,她却里外作不得人。

想到这儿,支撑着京秋的大小姐脊梁骨终于折断,天旋地转,她跌坐在地,歇斯底里尖叫了好一阵,才喊,“大哥救我!”

京暮看着这个骄傲无比的妹妹,面无表情。(未完待续。。)

同时,她经营的其它几间铺子生意一落千丈,虽然她对应得及时。将次劣货物全部拿下了柜,但万和楼无良东家的恶名已经传得不可收拾,人人好像找到了泄气口,每一天都捅得出京大小姐新的“坑人事迹”,连霉米施粥行善也被人发现了。

此事竟能闹得和长风造树倒猢狲散的乱象一样大,不但丈夫怒斥她连累他,婆婆也十分严厉得训了她一番,甚至还被公公找去,让她在官府介入调查前,赶紧把那些铺子买卖收了。只能留田庄地产。

万和楼出事后,接二连三让婆家人问话,她一生气就跑回娘家来了,“没认,但就算我那么说,人们能相信吗?万和楼我一直都自己管着,每个月还要去好几趟,?进出厨房难道看不见那些——”

“那不管,掌柜向你撒谎,你没有起疑而已。总之,死都不能认,我会立刻让人放话出去,你也要嘱咐万和楼里的人和你身边的人。谁敢多嘴,拔了舌头!”白氏又吩咐丫头去喊大夫,“你就是受冤气病的,伤心又伤身,无辜可怜没处投靠,只能回娘家。你丈夫不来接,绝不回婆家,知道吗?”

明亮的午后,看不出半点阴霾,却忽然狂风大作,恶云铺天盖地,雷电交加,大雨如跳蛙,落得一池子的荷叶乱动,打碎了碧绿。

半肩落冷雨。她心很寒。嫁过去的时候,公婆说得多好听,要当她亲女儿看,而向她伸手要家用也不见他们脸红。这会儿她倒霉了。他们反而雪上加霜。亲女儿?真要是亲女儿。就不是跟她脸红脖子粗,一昧怨她害他们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也不想想,她并没请他们在她那里招待朋友。是他们自己贪小便宜,想不给钱罢了。赊了一大笔账,还好意思怪她。

白氏处理女儿的危机去了,严归严,这件事万一恶化,连京氏都会受到影响,所以要由她亲自领导。

“娘让你装病,又不是真病,淋湿了难道你夫君会内疚不成?”

闲凉的语气来自嫡亲的兄长,京秋咬唇,森然望向雨中撑伞的京暮,“别人的哥哥不知道多疼妹妹,我的哥哥只会落井下石。滚,不需要你再来嘲笑一番。”

可是万万想不到,塌得东一块西一块。好死不死,竟把厨房整个曝露人前,让大家看到里面剩菜换新碟,烂菜死鱼死虾一筐筐;又好死不死,装水的屋子也被人发现,不是山泉,是混浊的河水加入明矾沉淀,药也不名贵,一捆捆低价购入,还有杂草烂枝混在其中。

跟着这些愈演愈烈的见闻,又有新的经验谈加入,好些人突然明白自己为何吃完万和楼的东西常拉肚子,混在香味当中的怪味是这么来的。现在全帝都大街小巷飞着,京家大小姐做买卖“好手段”,省钱“好本领”,骗人“好大胆”,因为万和楼赚得多是富家官家的银子,这都敢坑,不愧是名门京氏和侯门媳妇。

第324章 秋了

“可是,各家夫人小姐都不同我来往……”她亦没脸见人。

“我刚才说的那些,你一句没听见?”白氏皱眉不满,“当务之急就是堵住掌柜的嘴,给他一笔钱,让他背了这黑锅。你死都不能承认是自己指使,只道不知就行。”

说到这儿,白氏眸中一凛,“你不会跟你婆家都认了吧?”

京暮没有笑,匹诺曹的可爱不给这个家里的人看,“我早说过你没有娘近虑,又没有爹远谋,学得不像就因小失大。你可曾听进去半个字?若是老实本分经营,也不会有今日的下场。”

“不知你说什么!掌柜不老实,欺上瞒下私捞银子,与我何干?”手冰凉,心冰凉,京秋现学现卖。

这时,听到她娘说了一句话,她呆呆抬头,“娘说什么?”

听着娘的数落,想起婆家和丈夫的脸色,半身湿得滴水,京秋却坐在亭边一动不动。她完全搞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一栋崭新的楼,一栋才起十日的楼,怎么可能塌了呢?漆味都还没散啊!

如果楼塌得全盖住还好,白花八百两银子而已,又不是她弄塌的,说起来长风造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她是无辜受害者,过一阵再重造,横竖天池的生意赚得了大钱。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