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25章 狗链

尤水也在。不爱八卦。就爱叼瓜子。她起初不肯来。不过每回聚会小姐就有事找大小姐,慢慢发现听大家说话也挺有意思的。听久了,终会突破自我。开腔——

叮当声哑了。

“你们别这么说。”冯娘就要善良些,“以六殿下的能耐,水廊那么多把钥匙一回就拿到了,还有两把钥匙,应该难不倒他。”

此乃流光。自从她义兄回来后,脸上明显轻松了不少,老毛病复发,更有变严重的趋势,黏乎的对象扩大到群,每十日一聚必到,大剌剌穿了侍卫服,像个男人一样混在其中。她当然还是玉蕊的护卫,但玉蕊现在仕楼开班。已有簿马的人严密守护。就用不到她跟紧了。

流光总把自己当男人看,但不知众女就当她好姐妹,毕竟作为女子的天性之一,她具备极强的八卦精神。

有花虽然点头赞同,“话是如此,凑个兴而已,干脆香儿做庄。我赌一两银子,小姐不会给钥匙的。”

“期限呢?”香儿觉得当庄家适合自己,有机会通杀。

“无期。”有花吐吐舌头。

泫瑾枫还真受不得如此看扁他,“我自己给自己下注,一千两,太子大婚前。”

兰生的声音传来,听得出心情颇好,“六殿下近来哪里发财,花起银子来这么大手大脚?要不是账房由我管着,还以为你偷支银子了呢。”

泫瑾枫叮叮当当走上去,正迎了兰生和金薇进来,但他只看得见一个,“爱妃不必担心,本殿下还有些贴己银子。”

泫赛重咳两声。这人读过书没有?哪个男人会用贴己银子来形容自己的钱?他才住了几日啊,心里的后悔像潮水一样天天往上涨,因为他发现,这是一个男人没有地位的地方,但其主要原因并非女主人强势,而是男主人没出息,不但自己倒戈,还拽着其他人一起倒。

果然,一众娇俏的笑声让泫赛无地自容,本以为柳夏会是难兄难弟,不过看他心神不宁的表情,似乎跟自己想得不是一码事。

泫瑾枫不在乎其他人笑什么想什么,看到兰生身后数道走出主楼的人影,正好认出其中一个是京暮的得力人,就问,“京大公子又找你做什么?”

“负荆请罪。”兰生轻描淡写。

“又不是他本人来,没诚意。”泫瑾枫不遗余力黑他童年好兄弟,然后才关心缘由,“他自请何罪?要是承认对你有非分之想,我让簿马直接把他拉出去砍了,敢宵想本殿下的爱妃。”

“他来送破坏水室的凶手给我。”有意思吧。

泫赛一听,立刻大步追去。

兰生却喊住他,“这案子又不归你们都护军管,你那么积极干什么?”

泫瑾枫拉住泫赛,“这案子又不归你们都护军管,你那么积极干什么?”

有花好笑,“哟,这厅堂造得原来太大,我耳朵都听出回音来了。”

众姑娘们又跟着乐了一番。

泫赛可笑不出来,对兰生道,“我看你的样子,不但都户军管不着,府衙捕快也管不着,大有放虎归山的架势,所以只能我管了。”

“抓了他有什么用,到头来也就是只替罪的羊,不如送还给京大少,以人情换人情。”不知不觉,原来她可以信任的人已有这么多。

泫瑾枫思忖片刻而已,得出正解,“那人与京氏有关。”

“与京大小姐有关。”兰生走到摆放食物的长桌前,自己拿碟子,自己夹点心,自己倒茶,今日是自助餐,“那人是京大小姐的手下,挑唆了西城那群混混砸水室,就想让我在开张那日出丑而已。再加上万和楼要打出天浴的特色,东城如果开不了业,无形中就是京大小姐赢了南月大小姐,也就是我。”

“无聊的心思。”泫赛哼道。

“无聊却狠毒的心思。”泫瑾枫补充,又看得透彻,“不过,此事确实不值得多纠缠,因为无需多加一件罪,京大小姐如今已经身败名裂。而加上这罪,也只是她父母多花点银子打点,官场中谁敢问钦天监之女,安国侯儿媳妇的无良欺诈,最后肯定不了了之。一旦涉及到大家族的名声,他们不会任女儿或儿媳被追究的。”

虽然可悲,但泫瑾枫说得句句在理。更可悲的是,她和他身为皇族,对于这样的“小事”如果太过顶真,反而会明竖敌人。尤其是安国侯。安国侯一直没有参与党争,属于忠君的重臣,谁当皇帝,他就忠谁。而他门下学生不少,分布于官场中的力量更不小。兰生固然掌握着很大的知识量,却没有自大到向整个大荣上层挑战的地步,恰恰因六皇子妃的身份,她无法对另一个贵族家的媳妇穷追猛打。

官官相护?

是的,处于这个阶层必要的妥协。

不然怎么样呢?将京大小姐告上衙门,让对方吃牢饭,然后呢?她和泫瑾枫就算掀了天,也不可能让京秋被问重罪。流放?斩头?贬为庶民?天真!多一样少一样,京秋的处罚不会变,就是坏了名气,今后估计也不太能出现在人前,安份于内宅罢了。

“换了什么人情?让我听听值不值,不值我再帮你加重。”泫瑾枫笑问。

这人的坏,越来越深入她心,兰生轻笑,“京大小姐大概不知道,自己有个让人羡慕的好哥哥啊。把人送过来,跟我说明这坏事是他妹妹指使的,又说这人既然交给我,就由我处置了。”

“阴险的家伙。”泫瑾枫露出那种绚烂华丽的神情。

“要说阴险,你俩才是亲兄弟。”让她有时候对那两人的教书先生不免产生好奇,“他的做法跟你不是很像吗?好像很信任我,把重要的事情交给我,任我决定,但其实都打着自己的算盘。”

泫瑾枫的眼顷刻黑白分明,“我什么时候对你如此做过?明明很诚心诚意,连命都交给你了。”

耳中叮当叮当,那串钥匙如铃,心怦怦直跳,却那么快乐,但兰生不会捧着欢跳,只想珍惜,“我不记得水廊有多少把锁了,如今看来还真是夸张得多。”

“要反省吗?”泫瑾枫阴恻恻的话风飘来。

“是要改进,应该要像狗链子,拴在你脖子上,那种让我牵着走的长度,应该差不多。”

哈哈哈!包办的婚姻,原来也乐趣多多嘛!(未完待续。。)

在花厅忙里偷闲,喝着茶,六皇子妃最得力的一众姑娘们听到了,个个无动于衷。这日正逢十天一次的聚餐,大家可以一起吃个饭聊个天,不用轮休,不用服侍。子妃娘娘定的,如今挺习惯挺享受。

香儿就道,“这位殿下不知道新鲜劲儿会过吗?我现在听到这声就替他觉得沉。”

轰隆隆,电闪雷鸣,但夏天的雷雨实在惬意。花厅正对惜园,青葱郁香的近树远棚,大风车接满了雨,在石上流泉,美极。走来的三位男子气魄各不同,自撑一把伞,如三幅画。但这三幅画,引不起姑娘们多看一眼,正应了一句话,再好吃的山珍海外,天天吃就跟米饭一样了。

啪!流光的手往桌上一拍,“十两银子!”指尖往三位俊男中的头一个点正,“哼哼!赌你——”

人人都知道六皇子殿下这几天很快乐。

有花最近有点忌口,感觉自己胖,喊减肥,但盯着各色点心的眼神有点象饿了几天,连带说话都仇食,“奇了怪,那串钥匙只能打开水廊上的锁而已,要进那位的香闺,还得要主楼和寝楼两把钥匙,到底有什么可高兴?”

每双眼睛都盯着,每双耳朵都听着,看这架势,铁定要到后年去了吧?

“入秋前拿得到另两把钥匙。”扑哧扑哧泄了气。

一边动针的有花嘲笑流光,“你个没骨气的,丢姐妹们的脸,去!”

任何人,将一大串钥匙挂在身上,走到哪里都会叮叮当当,不是聋子就能听得到。而六皇子府里只有不会说话的,没有耳朵不好的。当然,问题其实不在于耳朵好不好使,却在于丝毫不觉得自己吵,将叮当声当作美乐,见人人笑,见马马笑。谁再说那人不快乐,那就是眼睛瞎了。

叮叮——当当——叮叮——当当——

第325章 狗链

“我赌六殿下年前能拿到大小姐寝楼的钥匙,五两银子。”下注。

流光要倒到香儿身上去的懒骨头顿然扶直,眼冒金光,徐徐挽袖。匪类出身,爱好不多,除了打劫就是有事没事赌一把,但自打跟了圣女,擎天寨又没了,她还以为只能跟这些爱好绝缘了呢。

“我赌二两银子,六殿下明年才能拿全钥匙。”玉蕊的大丫头彩睛在一旁看厨房两丫头摇足球小木人的游戏桌,因为是看客,能一心两用。

腰上别了一大串钥匙的男子上阶收伞,回身挑眉笑得欢,故意捉了钥匙叮叮当当,“入秋的话,那还有得盼,谁给个更近的日子,鼓励一下我。”

香儿轻声道,“我不赌,到头来大小姐和六殿下两人是赢家,咱们都输。”

“不如说你家娘娘狡猾,拿葡萄喂大灰狼。大灰狼一尝到甜头,暂时就忘记自己是吃肉的了。”

怎么知道得呢?

听得到。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