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26章 一心

“你真当他不想入仕?他儿时就有雄心壮志。”曾说要效命于他,但两人翻了脸,“只不过与他父亲理念不同,不喜欢集权谋位,真心想要为国家做事而已。一旦遇到明主,他比任何人都效忠的。”那小子为兰生做事如此积极,莫非是真动了心?男女之情太小气,那么——

“不认为我软弱吗?”叮叮当当的声音渐渐悦耳,她还挺欣赏他这种拿钥匙当腰带的品味,“真厉害的话,应该捉了京秋再捉将作大监。”

“不是厉害,而是傻了。说实在的,即便你是六皇子妃,要罢免一个朝廷命官,也绝不容易。弄不好还让官场那些人反感,说你出于私利干预朝政,联合起来对付你。其次。京秋那样的人,你要真对她穷追猛打,不送官府不甘心的话,显得你果然是女人小心眼,反而让大家同情京大小姐,你再得恶妇之名。无意中还解了京家的大难题。”兰生和那位京大小姐可不是一个级别的,一个天上飞。一个地下窜,泫瑾枫很可观来判断。“如今就不同了,京大小姐自己作孽,焦头烂额要正名,经不起再来一出。将作大监这个职位说大不大,权衡之下,女儿之名累及京氏之名,影响就大多了。将作大监没有京氏支持,司正等人弹劾起来容易,而京大小姐估计几年内难以踏出侯府大门,不良经营的恶名要背负一辈子,你不必出面就能达到目的,真正的大赢家。”

泫瑾枫不以为意,“我说过,京暮那小子绝不可小觑。看他不入仕不为官,但他交游广阔,又存了歪念,耳目恐怕比小舅还灵。”

兰生奇道,“什么歪念?”

拖她后腿的力量,已经成为推力。

大荣的风早就变了,现在,将要确定新方向。

莫名激动!

“爱妃这般善解人意,我还怎能爱在心头口难开?一定要拽紧你才行了!”

一声妖笑,一只大手逆风而来,亲热挽住兰生的腰间,瞬间吻下——

风,焰色,炽燃,谁还能阻挡他的爱情!(未完待续)

正巧,京暮将破坏水室的人送来。让她随便处置。她顺水推舟作了人情,以此换得京暮鼎力相助,让京天监必须在女儿和将作大监之间作抉择,要么女儿要和居安对簿公堂,要么将作大监滚蛋。

雷雨收净,半边彩虹横贯澄蓝的天空。

兰生想起,“你还没有告知太子这个消息么?”

“不能由我说。”发生在这个家里的事,她都知道,而他不惊讶。她或许尚未自我感觉到,她具有一种力量,就像她的工造,综观全局,细部精巧,一切掌握在她手中。时而,她将这种力量展现在另一处,就可傲视天下。

兰生是这么想的:工造司的司正是个滑头,当官圆融,只要自己不揪着不放,也不至于对她和居安过份,完全看上面的脸色办事,顾及对方的身份。但那个将作大监就不同了,叫嚣得厉害。她在东城药汤浴场的事上不肯轻易让步,还强硬要搬走核心“引擎”,他的样子像要吃人,根本不甩她的那套。而且不难想象,此事之后,将作大监一定记仇报复,居安未必靠官造吃饭,但工造司如果总是阻碍它,会很棘手。

泫瑾枫听兰生说了前因后果。点头道声做得好。两人此时已不在花厅,而在惜园里散步。园子里人不少,但都很知趣,留夫妻二人独处的空间,看得到。听不到。

“太子疑心极重,不论我表示多大的诚意,他只会认为我演戏,不如从我母妃那里突破。”若有一天,他必须要登上那层天,只有她可以和他并肩,“只要我坚持不去见父皇,母妃便没有别的法子,她会想办法让父皇活着回都的。”

兰生点头,“确实我也觉得你如果去说给太子听,不管明暗,都会别扭。别怪我没提醒你,京氏暂时搞得定,还有安氏呢。安鹄不会那么好对付的,你老爹的事如果处理不好,等太子登基,会拿你——还有我,开刀!”

空气中有雨土的味道,烦热的夏息一扫而清,泫瑾枫天生墨彩的眼线飞扬,“真高兴,你把自己跟我放在一起。兰生,是时候了啊。”

信上最后才说正题,司正虽想以长风的两次过失为借口,扣个监审不过关的失职罪名在将作大监头上,但将作大监竟比他动作快,早就暗中积极联络京派党羽,似乎要取他代之。坐上司正的位子。司正希望六皇子妃能鼎力相助,保住他的官位,以期未来的共同合作。

这封信促使兰生最终下定决心,踢掉将作大监!

第326章 一心

泫瑾枫眸光敛金,望着眼前女子,忽然笑得明灿,“兰生,那小子一向刁滑,你派了他的用场,今后恐怕很难甩得掉他了。既然如此,干脆用他彻底,成为你最强的左手吧。”

兰生不明白,“我就算想用京大公子,撇开他爹他娘他妹不说,他不懂工造,实在不知道怎么派他用处。这回对工造司用了相当的手段,但仅此一回了吧。”

“那也说不准。”一切未知,一切将来,他无惧,也希望她准备好,“父皇可能看不到秋天的红叶了。”

凤眼狭细,无畏无惧,从他醒来后两年多,她也一步步准备好了,自己却完全不知不觉,直到今天。

“既然是时候了——”大风吹起两人的衣片,她的长发也不听话,乱旋起来,但就是这样,心情特别好的时候,风比她更兴奋,“殿下最好也要坦率点,不然我拖你后腿!”

这人倒是和她的想法一同,兰生但笑,“只怕京大公子头疼了,要他出面当忤逆子坏兄长。”

开始,兰生只不过是一时意气,对司正说得两句话是,她可以不追究他犯下的糊涂,不过对居安的羞辱必须要由看她最不顺眼的人来还,否则这事没完。司正当时心领神会,只是神情颇为难,在她转身要走时,悄言一声将作是京天监举荐的。她没放在心上,一如既往,不参与到那些官场斗争中去,打算忍了。

然而,第二天受到司正一封明显拉拢的信,说长风造这回是肯定要完了,居安造若想趁机坐上北联造第一把交椅,工造司可以官方认证行首,同时赋予行首更大的权力,今后官造找民造合作,也都会通过居安造,如同以前长安造给小工造们派官造的活儿一样。总之,工造司会力捧居安。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