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29章 无罪

要说意外之意外,大概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南月兰生会从他的记忆里长大跳出,再一次,以前所未有的近距离,出现在他面前。他以为,她只是童年的梦。他以为,他命不久矣,无需重逢。

邬梅十分聪慧,看出他不想抛弃自己的本体,倒也同意了,并致力帮他找解药。不过,也没抱多少希望就是了。景胖子已死。缓解剂都没有的情况下,又不可能将耗命力封昏沉的另一个六皇子弄清醒来问。她提醒他,同时保住两具身体的时限也就大半年。如果找不到解药的话,他必须做出取舍。

也是巧,或者,照邬梅的说法,冥冥之中有天意。邬蘅的离世让大国师终于能将邬梅母女接回帝都,与他前后脚离开了瑶镇。合另一天能强者可达之力,将魂术施展到最佳。并能时常看顾他本体的状况。

他不在的这六年,经由景胖子大换血,几乎已没有可用之人。但几乎,并不代表全部。原本照顾他的老太监之义子小坡子代父尽忠,和红影里应外合,近身控制着他兄弟的本魂,不露半丝破绽。红影虽是邬梅找来的,但红影之母是他的乳娘,当年装傻分不出双胞胎而侥幸逃过一命,出宫后将独生女送去学艺,是唯一对六皇子的大变样产生怀疑的人。正因乳娘让女儿四处寻查真相,才遇到了邬梅。这让他愿意相信,也许天道真存,天理仍明。

他抱着这样同归于尽的决心,对兄弟的党羽出手狠辣,没少见血杀命,迅速培植起自己的暗势力,悄声无息把锦绣山庄拿了回来,锦绣山庄下的新骨干都效命于“荻主印信”,而非泫瑾枫,如今蛰伏在各地,等他一声号令,东山再起。

就在等待着消息的时候,他用最后几张魂符占据了已是活死人的兄弟身上,听兰生装着给六皇子读书,结果她却在那儿跳来跳去,絮絮叨叨自己说自己的,像足小时候的模样。还有她的紫风,居然对他的魂体极有帮助,连带胃口也好了起来,吃得下正常的两餐,甚至还会觉得肚子饿。然后,他想到了一个法子——

他不需要兄弟的身体,但需要六皇子的身份,才能和她名正言顺当夫妻。活死人的身体会日渐消瘦,他的身体日渐恢复,身形容貌差不多接近时,就可以安排景荻死亡,自然而然,与兄弟调包,重回六皇子泫瑾枫的生活,兰生是六皇子妃的生活。

法子想好了,接下来就是实施。

搬空锦绣山庄,遣散掌事伙计,派人唆使奎雷,献龙袍计嫁祸六皇子。借三哥之手,杀尽六皇子最后一批亲信;借龙袍案,让六皇子淡出人们不满的视线和各方势力的紧迫盯人;借奎雷拉他落水,溺毙叛徒,换成活死人,自己躲在镜月潭下的密室,等人走光了才游上来,回到新门里,躺着装活死人,直到三哥当上太子,一切落定才“醒来”。

即便醒了,也不能久留,三皇子刚成太子,父皇可能心软,他必须离开。因此,早联络好北平王叔和惠公主,惠公主陪演了六皇子失宠记,再“押”他去北关“受罚”。

从兰生在听涛观落水,到他前往北关,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帮他的人越来越多。然而,他能摆脱同归于尽的绝望,皆因兰生;他最终以自己身体活下来的毅力,源于兰生。

雨声响,水声响,风声响,坐在水亭里的他说话声不大,她却听得一字不漏。

“故事如果要往细里说,三天三夜都讲不完。”路走宽了,有奇遇,有幸运,但阵雨还没下完,他已经收尾。

她眼里尚敷一层淡淡的水雾,张口半晌,挣不出自己的声音。

“你不用安慰我,但引红豆一句话,我遇到了你,今后就只有好事了。已经过去的事,既然不会令任何人愉快,不提也罢。若不是你知道了双生子的秘密,我本来想着能瞒你多久是多久,被自己的母亲和兄弟害到这么惨,真应了那句小时了了,大未必佳。”他的神情很平静,没有痛楚,没有哀伤。

从雨帘里望出去,一片明夏的绿意,她轻轻靠上他的肩头。是,过去的,已经过去,他强大,她亦不柔弱。

“我遇到的,一直是你。”最最庆幸的,就在于此。

“你遇到的,一直是我。”最最庆幸的,就在于此。)。

这个想法,他并没有告诉邬梅。说实话,关了近六年,他本来的性子就不算好,遭到至亲和得力帮手的背叛,让他无法对人打开心扉。

当回六皇子,借口落水生病要静养,清理镜月殿的人事,同时换新的宫人进来适应他,期间想了很多。尽管无法揣测到母妃隐藏双生子的目的。然而母妃舍弃他,将兄弟养成了废物,除了统治大荣的野心,他认为不会有别的原因。而他的父皇,即便不知他的遭遇。但身为天子,身为一家之主,却也是贪色误国,昏庸无用,眼皮底下是非不分。他另外两位同父异母的皇兄,个个没用。空有争权的心,想当皇帝也不过为贪图更多的享乐。他要复仇,杀之后快已过于肤浅,既然要用他这条命来换,干脆将这个肮脏腐败的大荣一起带到地狱里去好了。

邬梅知道后,制作了护魂符给兰生,不是真为了让女儿避有妇之夫的烂桃花,而是借女儿的风之能,护他的魂。但凡兰生出现的地方,他用六皇子的身体就要轻松得多。相反地,兰生若有个病啊疼的,他也会感受得到。

同时,邬梅三番两次催他早作决定,因为魂术的能量越来越弱,她的天能越来越弱。尽管他那么厌恶用兄弟的身体,但他的身体一日弱似一日,令他没有选择。

因为对自己兄弟身体的厌恶,加之身体康健的魂体也会强大,起初兄弟的反抗十分剧烈。他要不是这些年的折磨淬炼出他人无可比拟的精神力,早就被反噬了。

因此。在邬梅助他杀了景胖子之后,他说要化名景胖子的侄子景荻,将锦绣山庄骗回手里,所以还需要自己的身体在外走动。

然而,转机又出现!

雪日,贞宛来黏他,他好不容易推拒,却让玉蕊看了个正好,也正好让他找到理由摆脱贞宛,追了出去。不料连蚂蚁都不忍踩死的玉蕊竟能砸他脑袋,他刹那离魂,身体滑撞了山石,令暴躁兄弟陡然醒转,恶行恶状问赶来的兰生是谁。

那之后,他从自己的身体里醒来,邬梅对他说得第一句话就是,太迟了。

然而,一上身之后,他对兄弟身体的憎恶出乎自己意料。只喜欢吃喝玩乐,尤其好女色,荒淫无度的那些记忆被他接收,还发现他的兄弟对他毫无内疚之情,而对于虽然供着好吃好喝,却剥夺了十二年自由的母妃,也没有他想像中的半点不满,反而为了讨好母妃,心安理得甘当一个废物,得过且过。

他是个爱干净的人,无法用这具肮脏的身体和愚蠢的脑袋代替本体。所以,他决意同归于尽!

第329章 无罪

要是她傻乎乎的就好了,那么,他不会想活下去,不会在要不要换身体的问题上更加迟疑。但她偏偏是那么吸引他的明光,狼群中无畏,蹭桌友活泼,玲珑水榭装白傻的可爱和倔强,湖上飞奔向他时,带给他心底的震颤,让他每见她一回,想活下去的心愿就强一回。

泛起的温柔成为他的弱点,惊醒了沉睡的兄弟,封魂之术受到冲击震裂,连邬梅和可达都以为无力支撑下去的时刻,兰生的桃木簪出现一缕神奇的紫气,增强他的心魂。

邬梅曾说过,她和可达的能力不足以支撑魂术太久,而他自身的活愿太弱,一旦离本体,而他兄弟的魂力正好强过他,他极可能迷失。如果能有任何令他心喜的东西,一件足够,带着不离身,或者可以一挡。所以,他那日看兰生攀桌友,突生一念,一顿饭钱换她一根旧簪子,结果成了他的护命符。

谁知六皇子摔得不轻,伤及大脑,尽管魂体归位,身体却作废,再让可达封睡。而与此同时,他身体的状况忽然好转不少。据邬梅推测,极可能是他兄弟在毒里用了某种孪生补命的咒力,也就是说,孪生兄弟中,一人的命数越强,另一人的命数越弱。如今他兄弟的身体废了,就解开了这种无形的恶咒,毒虽霸道,却说不定能找到根治的方法。

邬梅请动了遥空找解药,但有关双生子的事却一点没有透露。

封魂,使他兄弟处于一种幻境。如果他离开,本尊要么昏睡不起,要么意识浑噩,尤其对女色的爱好到了闻香就冲动的本能**,根本没脑子联想到自身的异状。再用筮术控制,虚实之间,那位反应不过来,意外地好控制。

邬梅说,最好的方法就是将那个六皇子的魂魄彻底灭掉,他就能同那具健康的身躯真正合二为一,成就新生。当然,如此一来,他的本体也会因魂不归位而自然死去。在邬梅第一次施展魂术之前,他几乎完全没考虑,直接点头答应。

他觉得恨了对方这么多年,如今终于能报仇,无声无息灭掉魔鬼兄弟,同时获得强壮的身体,又不引起他母妃的怀疑,实在是完美的计划。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