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41章 讹蛾

“本来是不好意思让你赔的。”兰生却是个不介意他人目光的人,“不过这草确实珍罕,有钱也买不到,而且以免日后又有不识宝的人犯同样的错,只能借这回告诫全府。赔足显得王爷和我待客不周,你就意思意思,给王府立一条规矩,六千两行了。”

小坡子乍舌,连忙高喊住手,让那些不识货的宫女们停。这个举动,也引得本来想装看不见兰生的于思碧过来行礼。

“思碧正为王爷和娘娘在亭中备桌用膳,娘娘可否稍待?”沉着,耐心,不卑不亢,有礼有节,挑不出错的仪态方雅。

小坡子机灵就道,“那片草皮十分贵重,经不得铲压,赶紧让人把雪块小心挪开,千万别破坏更甚。我都不知道等会儿怎么跟王爷说?园子秃得这么丑,还如何待客?于氏——”于思碧不是黄花闺女,是寡妇,但又不知她夫家姓氏,只能这么称呼,“王爷若问起,要请你担待了。”

于思碧一怔,心头不悦,自然以为小坡子受了某位娘娘的指使,才拿杂草刁难,面上却不露半分颜色,垂眸对这位娘娘道,“妾身不识贵重,娘娘见谅。不知王府因此要损失多少银两,妾身诚心赔偿。”众所周知,瑾王妃打理着工造行。做买卖的,定然贪图小利,有商人奸德。

“娘娘,不是奴才想得多。而是有句话叫近水楼台。那于氏和王爷朝夕相对,万一哪天趁王爷喝高了硬凑上去,那可如何是好?奴才认为,还是弄走得好。”小坡子一脸嫌弃,表示很烦某个寡妇,“咱们王爷又不是安国侯家的朵大公子,根本不好那一口。娘娘还记不记得,在玲珑水榭那会儿,王爷还是六殿下的时候,咬了您一口之后立刻向奴才拿帕子擦嘴呢。”

“小坡子,不该记的事不要记。”兰生选了荷叶桥,灵活跳到尔月庭地界。

小坡子怕失足落冰水,走过旁边的安全桥,快进主庭了还叨叨,“尽管王爷挑嘴,但人无完人,也有一时昏了头招架不住的可能……”

兰生看到花厅餐桌前的人,声音清脆,让他听到,“若是瑾王爷招架不住犯了糊涂,那就多一妻少一妻,今后可以随便开桃花,也不用担心谁来管,多美好。”

那人转头,正是于思碧以为还在睡的瑾王爷,望着兰生,笑得牙白,只当没听到她的话,横竖也不可能发生,“爱妃怎么才来?快来看采花贼。”

兰生加快脚步,大有兴趣,同时解释,“出来时遇到了于思碧,她正为你清扫路面,在亭里准备丰富的早餐,还打算抚琴奏乐伺候你高兴,却把你喜欢的草坪给铲秃了。我跟她说那草很贵,她答应赔六千两银子,所以等会儿回去你可别再拿这事来说她。得饶人处且饶人。”

有花噗嗤笑出声,“最不饶人的就是王妃娘娘了,什么草值六千两银子?”

“你在外面不要说认识我,来帝都这么些年,竟还带着土味道,和刚来的乡下妹子一样不识货。”对亲近的人,兰生刻薄得其实亲昵。

“于氏比你大一岁。”泫瑾荻往后园努努下巴,撑着脑袋,歪着吃粥,“说吧,怎么处置?”

“你母妃好像特别喜欢给你找姐姐当老婆。”兰生看向园子,不禁乐了。

园里有棵桃树,树上倒吊一个人,因为脸是倒着的,五官组合很怪,但灰不溜秋的一身衣裳却眼熟,是堇年不错。树下站着一个人,小个子,嘻哈哈,单手往外支着扫帚。

被小扫拦在三尺外的金薇,面泛怒意,声音也怒,“尤水,再给我打!”

尤水身法奇快,晃过不怎么认真保护犯人的小扫,噼哩啪啦给堇年几巴掌,然后飞起一脚踢得他打转。

一只漂亮的手摊在兰生眼前,“爱妃,你输了。”

兰生掏出一叠银票,数都不数,往泫瑾荻手里一拍,嗤道,“没出息的家伙,竟想先上车后补票!”

夫妻打赌,赌有人会否乖等拜堂成亲。

结果,兰生输惨了。

今天悉尼发生恐怖份子劫持人质事件,那间咖啡店就在我平时上下车的车站对面几十米远,9点45分事件发生,8点45分我才跑过去赶车,虽然从没进去过店里,感觉实在很近。

回家的时候,那片市中心都空了,人少车少,就好像假日一样。平安到家的我,再次感觉庆幸。

现在我要去睡觉了,但人质们还没被全部释放,对他们是不能入眠的夜。

这样的一天,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好人一生平安。

亲们,平安是福。(未完待续。。)

“不是挺好的嘛。尔日庭阳气太盛,珍园的美人们本来可以中和的,谁想王爷不让她们随便出来,以至于尔日庭往士楼一路只见男子。跟道观差不多了。”兰生真心说,不过,还有一句,“就是她不太识货,你抽空教一教。她让宫女铲坏堆扁的草皮很贵,是关外进来的特别种类,密而油,耐寒,还特地找了护草匠,比花匠贵了好几倍的工钱。因为不是一般的杂草。市面上也买不到。如今弄成这样,就跟秃头似的,要等半年一年才能重植。王爷喜欢在尔日庭招待贵客,这下可不好给人看了。”

小坡子想笑。却发觉兰生神情认真。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不禁怔了怔,“娘娘说真的啊?”

“……是妾身的疏忽,别说一年,宫里给妾身的用度既然直接发给王府,那就是王府的银子,请娘娘随意支配。”于思碧借兰生的小家子气,来衬托自己的高大上,而且运用自如,没有一丝不痛快,大气相当。

被于思碧衬托“小”了的兰生却笑得不惭愧,可谓斤斤计较,“只怕待不满一年,不过你也不用着急,等走时再一笔还清欠银就是。”

清晨,兰生走出了门。

“废话。”兰生没好气,“我尔月庭派过来干活的匠人能是随随便便的么?”草匠的费用由她支出。因为和尔月庭的草坪面积一比,尔日庭不过镶了几条草皮边而已,所以草匠顺便过来管理一下。

于思碧笑了笑,福身道是,眼睛有意无意看着主庭大门口。如果这时他正好走出来,听到他这位王妃如此市井,该多好。

兰生却似全没在意,和小坡子继续往水廊走去,一边道,“要把草皮整个掀掉,而铺砖太乏味,冬天也种不了树和花,再加上王爷什么都要最好的龟毛个性,少说得向总务司报两万。你把缘由跟季公公说清楚,免得以为我们讹他。至于太后那儿,能瞒则瞒,于大小姐从武洲来,不识这种草珍贵也属常理,我已经意思意思收了她的银子,就别再让太后也过意不去了。”

这张嘴,刀子般利;这双眼,水晶般澈。

于思碧显然是都市人,一点野趣都不懂享受,大早上指挥着奇太后调给她的宫女们,扫雪挑雪铲雪,忙得不亦乐乎。主要围绕着瑾王爷平时用早膳的云亭,连大木桌都擦得要反光,亭下烧起地暖,亭上蒸起香炉,居然还放了一架筝,要即兴表演才艺。

小坡子晚接男主子,早迎女主子,身为服务人员,绝对是勤奋有前途的典型,撇嘴道,“娘娘倒是管她一管。仗着太后娘娘送来的,又是唯一住在尔日庭的女子,以为自己是女主人一般,指手画脚,将这儿有条不紊的分工搅得一团糟,全然不把奴才放在眼里。”伺候过兰生的人,会越来越没有“奴仆”意识,被自我成就感取代。

第341章 讹蛾

六千两!于思碧忘了合嘴,心里陡生几个形容词:小家子气!土匪强盗!贪财无品!

“妾身拿不出……”

“不必担心拿不出银子来,你是太后的贵客,总务司负责你在我们王府的一切开支,每月多发五百两银子到账。好在你吃住王府,用的人都是宫里的,没什么花销,本妃让账房连扣十二个月就能还上了。若是真需大笔银子急用,而你自带的银两又不够,只管跟本妃说,本妃借你。”小家子气怎么了?总比虚伪做人来得好。明明打着如意算盘想爬到她头上,她还等对方爬上去再拉下来么?直接踩在脚底下才是正道理。

于思碧听得一清二楚,饶是心思深。见两人越走越远,终于忍不住抿唇咬牙。毕竟,她的大气是假,对方的小气反而率性自我,隐藏真正的大气,令她有点沉着不了。上一回她是陪同的身份,不能抬头说话;这一回她是贵客的身份,却还是不能抬头说话。住进瑾王府已有两个月,她连六皇子的袖子都碰不到,更别说进寝屋。却看着瑾王妃进进出出。晚上来,早上走,让她觉得尔日庭是瑾王妃后宫似的。这倒还无妨,就怕瑾王妃有身孕。将来以长子来争取皇后之位。她即便有师叔撑腰也会难办的。

“家里有个时不时阴恻恻的家伙还不够。又来一个周身卷阴风的。”兰生好笑道,“尔日庭这名字真是取对了。”中和。

“不用待了,大冷的天,本妃不喜欢在亭子里用膳,这就回尔月庭了。”兰生的回答就没那么多讲究,但看一眼小坡子。

入冬的第一场雪很大,庭园银妆素裹,映照出份外洁净明亮的空间,令原本用银子堆砌而成的园林一下子脱了俗丽,浮现出一些意境。

不过,这样的意境很快就被自以为不俗的俗人破坏殆尽。本该属于雪景中最出挑的云亭,偏落一隅的雪被铲落到亭下。台阶上的厚雪绒清理到两旁,掀翻了,露出脏兮兮黑乎乎的泥。花砖路也扫得干干净净,但雪和泥堆在草坪上。远景似叹为观止的仙境,近景却似喧嚣都市的马路。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