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47章 恶门

火童子立刻补上嘲讽,“王妃娘娘白学小狗叫唤了。”

“放屁!谁要听你的话!”火童子的骂声才痛快。

兰生在铁栅栏后站得笔直,“方道长别跟他一般见识,他年纪小,只知图一时嘴快,不知生命可贵。你有话只管说,我一定好好听着,但愿表现令你满意,还能为自己谋条生路。”

“不是有你的心术?对我一施展,全都忘光光,实在不必取性命。修道之人,其实最忌害人,尤其是夺命这种,折寿损修行。”兰生胡言乱语还不算,“方道长上知天命,下知地祸人劫,已是半仙了,别为我们几个伤了仙格。”

方道士摸一把黑鬃胡,笑道,“兰王妃真是羞煞贫道了。贫道哪是半仙,连兰王妃的命格都没算准,这般富贵极致的命相竟让我算成早亡克母,惭愧。所幸还有得补救,活不过二十这话没能中,只差两三年,倒还可以同信徒们交待。”

“胳膊都不能动了,还要什么说法?我其实挺冤的,为不是自己的过错受罚,但我不喊冤,就是奇怪方道长为何抓了我来?能者和屠能者,哪边都不同我沾边。至于刚刚不小心听到您有私生女一事,我不会跟尊夫人说的,平时同哪家的女眷也不来往,道长可以信我。”兰生心里寻思着对方知道自己风能的可能性有多大。葛婆子在传出消息前就闭了眼,但难保之前透露出一丝半丝的风声,而且影门中有专门感应天能的捕手,自己动念就起风,可能已经惊动了他们。不过,在对方先开口前,她打算仍用老招--打死不认。

方道士笑得眼黑沉白,寒森森,“兰王妃不要谦虚,身为东海大巫的血亲,又有东海夫人那般厉害的娘亲,怪不得能者一个个都往你身边靠拢,怎么会不沾边呢?”

咦?只提到她的身世?兰生继续试探,“道长,身世和血脉都非我可以选择,更何况无能者出身在强能者的家里实在算不得幸运,不是他们向我靠拢,却是我避之唯恐不及。”

“兰王妃之能我等皆知,别的不说,如今在造行已是鼎鼎翘楚的行首,别人以为是你借了皇族的光,我等但知是娘娘那一手他人望尘莫及的工造真功。天能千万种,娘娘要不是传承了东海血脉,哪里能有这等本事呢?”

兰生有些好笑,“方道长,照你这么说,天下名匠都是能者了。”她一直以工造为自己的成就标签,同时向能者和无能者展示,想不到竟被他们归功于血脉传承。

“天下名匠未必都是能者,但能者中最出名的神工巧匠鲁班是工匠的鼻祖,再出一个娘娘也不奇怪。”方道士确之凿凿。

“这......”太厉害了,鲁班都成天能者了,兰生顿然无言,停顿片刻但换话题,“方道长还是直说吧,到底抓我所为何事?”

“兰王妃不妨自己问宗主。”方道士对影子们说声蒙眼,立刻转身往牢洞外走。

兰生被蒙住眼,感觉一条胳膊被用力夹住,走了一路跌跌撞撞,约摸有三刻钟,等蒙布落下,眼睛让瞬间的强光照得睁不开来,等适应了,才发觉那是落日的虹光。

云彩瑰丽,日浮红蒸,她正与一众山顶平视,俯瞰则墨深如潭,绵延无边的山林已入夜迹之中。因为站得高,才能看到绚烂的夕色,光似白昼,正是“脚踩夜手扶云光“的绝景。“

“兰王妃,影门这道景可还入得了你的眼?“一道细哑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兰生立刻回过身,不禁又是一愣。紧接着“一览众山小“的恢弘,入眼一座辉煌的殿宇。九柱盘金马登云霄,沉梁架石顶,铺金缀银落珍珠,凿壁镶铜窗格。殿宇的前半部以拱形石穹为主体,采用大量的浮雕和金银为装饰,凸显乍眼的宏伟,后半部却是竹料,用与岩石同色的漆料自然过渡,再入翠绿棕黄的色调就不显突兀。竹堂也能巍峨,细竹抱粗竹,瓷硬配竹脆,又多用古香珍罕的铜雕红木为桌椅各饰。风动听竹叶,建筑重也轻,装饰俗又脱俗。对于建筑的敏感已渗入她的肌肤血脉,总是最关注,最引得起兴趣。

她因此没有对高位上戴青铜鬼面的人感觉恐惧,由衷赞叹,“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曾以为大荣没有太多出色的建筑,如今看来是我眼界太窄了。敢问,这殿宇所用之翠竹可是特别类,否则如何保持日久常新。”

青铜鬼面张一大嘴,声音却细,笑语连连,“兰王妃真是喜欢工造,这时候还有心情探问,让我佩服啊。可是我对这些一窍不通,无法回答你的问题。”

兰生也不急着说话,但细细瞧过一巡,才道,“宗主忙着指挥杀人,自然无暇顾及其他,我这职业病一起,有点忘乎所以,难讨他人喜欢,抱歉。”

方道士瞪起眼,“叫你声娘娘,你还真当自己金贵,如今落在我们手里,最好低个头屈个尊,不然死得难看。”

“横竖都是死,不如让我抬着头搭个架子。”兰生一甩肩,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椅子铜制,冬日里冰凉,但传热也快,让她的体温烘暖了。

青铜鬼面人再笑,“久闻兰王妃各种不一般,今日亲见才明白。方起,你带人全都退下,我同兰王妃喝杯热茶。”

方道士一字不吭,躬身倒退而出。

殿堂中只留了影门宗主和兰生三人,不过兰生不会天真以为这样就能逃了。她一摸手边茶壶,热的,自倒一杯放到嘴边,不理会火童子的干咳声,捧杯慢品,道声暖。

青铜鬼面人未动,良久才道,“风者何在?”R1152

她猛一惊,同时暗道不好,这人如此堂皇露出真面目,多半是不容活口了。

惊归惊,语气却装傻,大声道,“方道长,你也被他们捉了吗?”

“方道长,我这左胳膊不太利索,能让我自己走么?”兰生眼睁睁看着两道影子一左一右近前,丝毫不畏,到了这一步,怕都是浪费感情。

方道士呵呵笑,有些阴森,“要说王妃娘娘这条胳膊,怨我。贫道小女让娘娘的人捉了,索性杀了也还罢,索性放了也感激,却偏偏教唆小女成了细作,导致她遭受重惩,现今不人不鬼的,贫道能不找娘娘报仇吗?”

因为火童子这一吼,即便身处生死难卜的恶境,兰生心头竟能放轻松了些。至少还有同伴吧,她想。

方道士面色不变,眼神狠戾,“兰王妃一向聪慧,不必跟贫道装糊涂。你所料不错,贫道正是将你们三人关在这里的主谋,也不打算放你们生还,所以最好有觉悟,若乖乖听话,还能求个痛快死法。”

兰生真迷糊,“咦,方小姐让我的人捉了?可我刚才还在席上看到她--”

“真想不到,玄清观观主是影门两大护法之一。”柳今今黛眉微竖,尚以为是内宫那些女人搞得鬼,想不到却是影门。这算好事还是坏事?他们苦苦找寻影门的实形,结果终于成功了,但也被抓进来了。

兰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迷迷糊糊,可还能跟得上,“方道长是那群屠能刽子手的大头?”

“听到没?”火童子撇撇嘴,突然眼神一变,“有人来了。”他不能打火,但还有对火的,非同寻常的敏锐。

过了片刻,火光才到,兰生因此估计此处是山中一个深洞,又想玄清观四周都是山,这时还有阳光斜入,自己昏迷并不久,应该尚未远离道观。正盘算着逃生的机率,火光将举火把的人面照清晰,为首的居然是方道士。

第347章 恶门

兰生不在意,仍对方道士说话,“既然必死无疑,还请道长让我当个明白鬼。”

“这是自然。”方道士侧身一让,同时吩咐身后的六道高大影子,“把人夹紧了,兰王妃出名的聪慧,要是让她从眼皮底下溜走,那就丢大了脸。”

影子们开锁,要上前抓人。

伊婷被桐真吾抓到帝陵,然后桐真吾师徒三人又被捕能三姐妹抓了,随后,她发现的那条密道直接连到这片山中,看到玄清观的飞檐时,心里就起过怀疑。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玄清观虽属皇族朝廷的官地,确实也最适合作为屠能一族的大本营,后台强硬嘛。

方道士笑了,“屠能?兰王妃说得真吓人,我等不过奉先祖的遗训,为保护玄氏江山尽自己的本份罢了。只不过能者与平常百姓不一样,往往逞能不服管,害得我们下手重些而已。娘娘不必跟贫道装糊涂,我女儿的事,还要请您给个说法。”

柳今今冷言冷语,“人家都豁出脸了,你还想着什么生路。”

“喊疼就不疼了吗?”但她和那位同伴一样,嘴硬。

“喊疼的,有女人味。不喊疼的,有巾帼味。但男人多喜欢有女人味的,虽赞巾帼,却不爱巾帼。”柳今今大小姐女人味十足得解释。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