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48章 请宅

兰生双目幽冷,“好毒计,怪不得方道长说我非死不可。你们找风者只是顺便,让我给于思碧让位才是正谋吧。”

影门宗主往后退开,鬼魅的面具下看不清他的半点神情,但身态潇洒自在得很。“谁说我不会给你接上?”如此行为。只为接骨。

兰生诧异万分,给一棍子又给糖?心里反而打起十二万分精神。

兰生一边警惕,一边却有个好笑的念头。不知这位戴着面具要怎么喝茶。

“再过两个时辰。兰王妃与玄清观道士苟且。事后杀人灭口,败露之时仓促逃入山中甩跌悬崖,死状凄惨。面目全非,这些消息就会传进皇上耳朵里,还有你那位年轻俊俏的王爷夫君。宫里肯定会对外封锁这种消息,不过我可以肯定没什么用,很快兰王妃不守妇道之恶名就会传遍都城,甚至天下人皆知。而一个月后,本宗弟子于思碧会以瑾王爷侧妃的身份嫁进兰王妃所造的王府之中,坐享主母之位,等个一年半载就自然扶正了。”

这人很厉害,看清她的心理,兰生沉眸,“宗主这么了解我,应该知道我对能族事务毫不上心,却让我交出什么人来?”

“你府里的,行土者,行水者,行木者,行金者。行火者和心术最后的传人已在此,我不问你要。”

随影门宗主的点名,兰生愕然的神情没有掺进半点假,“照宗主的说法,五行的能者我府里都有?”

“风者一出,能者皆从。我三名弟子死在行土者手上的时候,那位会打火的小兄弟应该看得真切。他既然跟着你,你没道理不知道自己手下有强将。”

“我还真是一无所知。”那日在峡谷中帮她对付三姐妹的人确实在地下说话,也确实用土如刀,杀伤力极大,只不过这人就在她府里?

“兰王妃既然不知,就允我的人进府找一找吧。”影门宗主能进能退,到这时仍耐心十足与兰生交涉。

兰生越发好奇了,“这还需要我允许么?影门势力庞大,杀人如吃饭平常,出入皇宫都似自家山门,难道进不了瑾王府?”

鬼面明明不变,但跟着主人的语气就似乎活了起来,此刻一丝似笑非笑,“我替兰王妃可惜啊,坐拥一支神兵而不自知。若能及时运用其力,何至于让我们一击即中,还全无还手之力。我本也期待你来我往数回的较量,而不是这般无趣的胜利。”

“这个好办。”兰生见缝插针,“宗主若真心说这话,学曹操放关云长就是,让我回去好好备下回战。”

鬼面仰天哈哈大笑,半晌才道,“如果换了别人遭遇如此,多半已经吓得说不成整句,兰王妃却始终冷静,时刻不忘为自己争取生路。只是这局非我布置,我不能仗着宗主和师父的身份让徒弟白忙活。然,我也明确表示对你怜惜,可以用你那些能者换你一条命。”

“好啊,我允许你们进我府去。”兰生口头干脆。

影门宗主又笑,“要是这么简单的允许,我影门岂非太无能。兰王妃既然什么都不知道,肯定也不知道罩着瑾王府的遮日符阵。”

“什么阵?”兰生觉得天能的世界是异世,她无法理解,却因自己特殊的体质,只好随波逐流,临时抱佛脚地学习。

“遮日符阵。只要不出阵,即便就在我们眼前,也无法感知和辨别天能。如今,整个瑾王府就在这个符阵的保护之中。此符制作十分复杂,且需时时精养,同强能者的灵命相互依附,但必不可少的是风之心。也就是说,必须有风者才能施展的符阵。此阵当年随风族灭亡而无存,所幸我师祖留有手札,记述详尽,不然连我也发现不了。”

“所以宗主才确认风者在我府中。”兰生听得仔细,心思飞转,“听起来很厉害,解起来却不难,只需我允许。”

“解法是我师祖找出的,风族一向主张养心,因此符阵以宅主护家之心为阵基,宅主动摇,风眼再强也没了依靠。瑾王府不但是兰王妃所居,更是兰王妃所造,爱护之心坚如磐石,更令此阵难以撼动,不得到你的允许,我们动不了里面的能者分毫。”

数百年来,大荣的能族似旧纸一叠,轻戳就破,有难啃的骨头也不过是多咬两口的程度。能者,不是仙不是神,是人,没有了最强大的风族指引,有时脆弱得还不如普通人,所以之后,影门还未遇到过这样一种情形。这种,后方有烟,但看不到闻不到,只是心慌,感觉要起一场大火,拎着水却不知往哪儿灭的,彻底盲目了的,情形。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起火点,仍难以掌握其中的火力,不得不用下下策,直接对皇族动手。

但包括影门宗主在内,尚不知,这把火烧得正旺,一旦破阵,将再不能抵挡。

因为太久没更新,亲们可能忘了前面的情节,不好意思,只好请大家有空再复习一下了。

嘿嘿。(未完待续。。)

兰生忍住颈后起鸡皮疙瘩的感觉,“一来,我没宗主说得那么好;二来,我喜欢年轻俊俏的美男子,只能让宗主的喜欢付之东流了。”靠,她宁可不讨男子青睐。也不要招惹到糟老头子,想到这儿,她就要站起来。

不料影门宗主环住她脖子的手突然改贴扣,越收越紧。

“王府里到处是太后娘娘的耳朵和眼睛,我以为太后等着抱孙,怕和王爷太冷淡引起她不满,故而与王爷说好扮和睦夫妻。宗主误会了。”影门今日动手铲除她,要让于思碧上位,那么不久之后就要铲除现在的皇帝了吧。

“这个--我虽想相信你,但射出去的箭收不回来了。”鬼面的阴谋者不被动摇,“不过,兰王妃的活路还是有一条的。”

一问风者何在,兰生就知道自己的天能还没有暴露,影门大概只能确定是在她附近。也许她娘对她的封能还有一些效力,也许她用的次数实在不多,再加上她是方道长亲自算过命的娃,无能的印象根深蒂固,才能掩藏这个秘密这么久。不过,她是该想想如果藏不住的对策了,毕竟已经逼到眼前,总不能为了保密而坐以待毙。

正当兰生以为自己要窒息而死的时候,听手臂咔一声,她痛呼半个音,却发现呼吸重新畅通,脱臼的胳膊也接上了。

“快说。”兰生似心情急躁。

“兰王妃虽是必死无疑,南月兰生可以改名换姓,作为另一个人活着。”

大时代大环境下,诈死很简单。

“我倒是想喊疼,不过喊了宗主也不会给我接上,干脆省点力。”这就是苦出身的好处了,想她自小到大都是摸爬滚打一路过来的。

影门宗主突然从主位上走下,背着手在兰生面前站了一会儿,有些出乎她意料,竟绕到她身后以双手环住她的脖子,声音近至耳侧,“这么看,兰王妃是我喜欢的那种女子呢。睨视天下,与男子并齐,无惧困境,无畏生死,自尊比命还重。”

第348章 请宅

“只能说,我们希望能一石二鸟,当然打下一只是一只。风者虽要找,也是因为他让影门那些不懂事的年轻弟子有些心摇,当宗主的当然要安定人心,但我自身可不怕什么风者。风族就算有后,我影门当初能灭其祖宗,现在也能灭其子孙。天能再神奇,一人之力难伸展,影门势力遮天蔽日,稍稍多用点力去捏死罢了。然而,大事却要紧。本来瑾王爷如果还像六皇子那会儿,见一个爱一个的,兰王妃也不用死得这么难看,但瑾王爷成亲后竟对女色收了心,让我们始料不及,就只能安排兰王妃腾出空位来。”

兰生不气反笑,“唉唉,若是为了这样的事,实在无须把我往死里整。我本就是冲喜的新娘子,与瑾王爷当得是和气夫妻,随时随地好抽身的。宗主信我,我回去就收拾行李,静静走人。”随着于思碧身份的确定,她那位婆婆的身份也几乎确定了吧。虽然早有怀疑,真确认了,心头还是唏嘘。影门是信仰,信仰大于亲情并不罕见,但亲身经历后仍感怀。

“咦,兰王妃这话同我影门的结论不一样啊。据我弟子回报,瑾王爷与兰王妃日久情深,默契十足,不能生离,只能死别。”鬼脸诡异,光影交替,分辨不出语气。

兰生并不欣喜,“就不知我要如何贡献,才能走得上这条活路?”

“简单,把风者交出来。如果你真不知,就把投靠你的所有能者交出来。”鬼面笃定,“如何?我待兰王妃可算怜惜?你身为无能者,背负能族的重担,应该很烦心,毕竟工造这一行才是你选择的正途。”

“兰王妃大概还不知道自己如今的处境。”影门宗主回到座位上,对手边的茶水碰都不碰。

“宗主这问完全难倒我。风者到底是什么人?他在哪儿我怎么知道?”这时继续装不懂。

“我的失算,以为方起卸你一条胳膊就能让你明白些,结果你淡定自若,丝毫不显半分痛苦,还能同我斡旋,不由再让我佩服一回。”影门宗主面具不动,但闻笑声。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