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52章 现魔

“当年玲珑水榭鹤舞泉,你本可以抓住她。”泫赛看得分明。

泫赛的面上毫无疑惑,对这以前现在不同答案似乎同感,“也就是说,他这会儿要想当皇帝,你会帮他?”

泫冉的笑容狡猾起来,“他不会要我帮他的,那小子介意我喜欢他的爱妃,若想要重振夫纲,需要一场他自己的大胜仗,怎能向情敌求助?”

泫冉呛到,瞪泫赛半晌后垂目苦笑,“是算不上。不过我也明白了兰生为何没选我。我没老六的厚脸皮,被全帝都的人说夫不如妻,还无动于衷。”

瑾王府的兰王妃是做主的,人尽皆知。倒也没人议论六皇子惧内,只论他游手好闲平庸的贵族而已。这些话听了半年,泫冉有时候会问,换了自己。是否能像老六那样平心静气。说实话。他还真不能确定。喜欢一个女子是一码事,放下自尊是另一回事。

泫冉见泫赛走了,喊话,“你到底留还是不留?”

“先出城。”泫赛声音传回。

泫冉随即眼一亮,拍头,“怎么回事,脑子糊成这样?”

“要当爹的人一般都显蠢。”泫赛耳力不错,听得很清楚。

直到人都走没影了,泫冉才缓过神,好气又好笑,良久却落寞收了神情,无声叹。

且说泫瑾荻回王府后去了士楼,他的首席谋士宇初之已接到消息,早在小楼中静待。

这位老人家曾自视甚高,一步盘算停当立即执行,不会再想第二遍。当年六皇子突然大变样,将一班忠心耿耿的亲信打发,他首当其冲,自觉哀莫大于心死,走时痛骂一场,竟不曾想过其中半点缘由,断得决绝。谁知奇妃生的是双生子,一个顶替另一个,导致宫廷剧变。他这次回来,沉稳得多,谨慎得多,再不自大了。

“王爷,昨日午后皇太后派人接走了于思碧。”

“皇太后长着一只对风吹草动特别敏锐的狗鼻子。接进宫了么?”这么说自己的亲妈,泫瑾荻已无一点母子留恋。并非他冷血,而是他妈冷血,他要活,就得比她冷。

“没有。进了安相的一处别院,位于东郊,里面放着两队右虎营的人,由寒索亲自带领。”自打于思碧进了尔日庭,一切举动都有人严密紧盯,出了府门也一样。

“这要让安皇后知道她爹帮外人不帮她,你说有没有好戏瞧呢?”皇太后要趁新帝根基不稳。换上她自己的儿子。如今开始走第一步,给他换王妃,也就是未来的皇后必须称心如她的意。于思碧如果当皇后。安纹佩当然只好当罪妇了,成王败寇嘛。

宇初之不惊,但道,“陷害王妃娘娘的。也未必是皇太后,大太妃亦有可能。她对皇太后恨之入骨。儿子当了皇帝,她竟当不上太后,如今都等了半年,却不见儿子动手赶人。这才拿兰王妃开刀。这等丑事虽非王爷的错,但王爷还是会成为人们的笑柄,名誉受损。”

“大太妃一向听儿子的。不会自作主张,再说我有何名誉让她损?我的王妃偷人。一个不好,我还让人同情了,民望没准就高出她那暴虐的儿子。”

新帝上位,乖了没多久便原形毕露,不但动辄滥杀宫人,还因国库不丰增加各种名目的税,不管不顾自然灾害和官场腐败导致的百姓贫苦,比先帝更奢侈地挥霍。这些新税策一经提出,但凡有点脑子的,都知道不应该通过,偏新帝下面这个新班底刚上任,腰袋里空空,急着大捞一把,居然没有反对的。泫瑾荻明面上冷眼旁观,暗地推波助澜,让要反对的那群臣子也摸鼻子不吭声。他那位三皇兄为国库多几万两银子就沾沾自喜了好一阵,不知那些银子是用山高的死人骷髅堆起,民间已随处可见饿孚遍野,包括那些富庶的南乡水市。

“话虽如此,初之不明的是,如果真是太后主使,想在王爷登基前换掉王妃娘娘,但事情弄不好也可能会对全局不利。俗话说,家事不宁,何以宁国?王爷管不了自己的王妃,轻则让人贻笑大方,重则失尽满朝文武的人心。”宇初之看得深。

“太后娘娘要是考虑到自己儿子的名声,也不至于放任那位六皇子的荒唐行径。她要的是听话孝子,可不是一代明君。到目前为止,她尚未考虑找人替代我,哪怕对我近来的表现越来越不满意,但到底是血脉,总比外人可靠。不过,一旦她识破我的真实身份,大概会毫不留情除去我。”谁还留着母子情,谁先没命,泫瑾枫心如明镜,“要么她自己称女帝,要么于思碧称女帝,要么她身后那道影子大白天下,那把龙椅不愁没人坐。”

宇初之点了点头,“影门藏了太久,蠢蠢欲动,若这回真是皇太后对王妃娘娘出手,恐怕影门要成光门了,正式接管这个天下。”

“是啊,只不过他们没料到,这个天下会是烂成渣的破摊子,没有富贵荣华。”他一直在复仇,从自己的双生兄弟到自己的母亲,已被他们逼得不能心慈手软。但他最恨的,是泫氏大荣。他母妃为此舍弃他,他兄弟为此折磨他,他父亲认不清真假,他同父异母的哥哥们从来虚情假意,所有的丑陋恶毒,都在这个皇宫里爆发。

而他的复仇,要让他三哥成为大荣最后一个皇帝,才会罢休!

泫瑾荻和宇老正说着话,柳夏与堇年走了进来。两人一前一后,距离丈远,一看就知没法和谐的表情。还好,泫瑾荻不需要他俩和谐,只需要两人卖力。他虽身为大姐夫,也一样没有“妯娌相亲”的自觉。

“你俩去盯着于思碧,一旦皇太后要将她移走,就杀了她。”在他人看来有重要作用的棋子,在他看来清除就好。葛婆子如此,于思碧也如此。

柳夏如今磨砺得圆滑些,但仍不喜杀戮,“于思碧不过是让人推前的卒子,藏起来就失去利用价值了,何必要她的命?”

“别小看你的敌人。”泫瑾荻却主意不改。

“对付一帮饭桶,让这个傻愣大侠一人去行了。”皇宫里那些侍卫只有些蛮力,靠人数造势,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堇年是另一种不乐意,觉得掉价。

“寒索,原名苏河。”

泫瑾荻才说罢,柳夏和堇年几乎同时变了脸色。

二十多年前,有一对号称寒河二魔的兄弟,两条勾魂索煞遍江湖,轻而易举杀了百名名门弟子,还诛杀了十位排名靠前的高手。然而,待等各派反应过来要合力围剿时,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如同他们突然出现时一般莫名。这寒河二魔,大哥叫胡寒,弟弟叫苏河,相差十岁,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两人出手没有活口,竟无人知道他们的功夫到底出自哪门哪派,该如何拆招,只能从尸体上的伤痕来判断他们用得是铁索一类的武器,再从震碎的内脏器官上推敲他们的内家可怕深厚。

寒河二魔杀人,不分正邪,故而正邪两道都流传着他们的事迹,柳夏和堇年自然如雷贯耳。

昆仑远离江湖是非,但柳夏曾在江湖上意气风发,也曾有过与二魔较量一下的,当下就问泫瑾荻,“你怎么知道寒索就是苏河?”

“因为我说的。”一声苍劲,从门外跨进一位中年人,身穿大管事的长衫,撩白了袖边,双手托茶盘,笑起的皱纹慈祥。

来的是熟面孔,堇年撇了撇嘴,“宁大管事又非江湖中人,别告诉我,你是寒河二魔勾魂锁下的活口。”

这位中年人,正是邬梅最信任的左右手,看着兰生长大的好伯伯,宁久。

“宁久这个名字是夫人取的,我本名胡寒。”

柳夏和堇年同时张口结舌,完全想象不出这位慈眉善目,伯伯级的人物,居然是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杀魔之一。

“兰王妃也知道您的身份?”柳夏半晌后才问。

“大小姐不知我那点儿破事,而且过去那么久了,也没必要多说什么。”宁大管事放落茶盘,老眼中笑意盈盈,哪里有半点“魔影”,“要不是那位寒将军前些日子来府里见姑爷,我还不知鼎鼎大名的右虎营首将竟是昔日手足。”)。

泫冉无奈,看向泫赛,“怎么办?“

“老六当皇帝,你觉得如何?“泫赛一语惊人。

然而,随之证实了疑惑,“赛,你该不会也——”老六昨日说兰生值得最好的,最后在他耳边道出两个字——泫赛。

泫赛打断他,“没有该不会,也没有如果,把眼前事做好就行了。”

“今日你二人离都,恕我这个弟弟不远送,改日我与兰生去你们封地时再当面言谢。“泫瑾荻拱手转身。

泫冉连忙四下看,确信无人才以沉着的语气道,“从前那个不行,如今这个可以。”

泫冉再度无言,良久后叹道,“枉我自诩情真情切,其实却连你都比不上,还可笑许下空口之诺。”

泫赛眉梢冷挑,“何诺?”

“他日她若有求于我,我必倾力相助。”并非原话,却是原意。

“你俩因我的王妃不离都,皇上知道了,会以为你们要造反。“泫瑾荻这话并不夸张,两人突然改主意留下,疑心病重的新帝要开始猜忌,“或者以为你们要帮我造反。这不是帮我,是害我。我要是成谋逆,兰生也死定了。二位哥哥的心意,我领了,但你们留下也于事无补。“

这回说完,不再回头,泫瑾荻走了。

第一卷 第352章 现魔

虽然已算得上陈年旧事。对泫冉而言却是历历在目,听到泫赛这么说,他不禁一愣,“什么意思?”

“你要是借酒装疯厚脸皮一回。痛哭跪地求娶,哪怕是侧妃。她也会点头的。南月兰生择夫的心思其实很简单,一个她不讨厌的男子对她付出一心一意一生一世罢了。她不似天真无邪的闺阁少女,很难陷入某个男子的情网,性情偏冷。抱臂上观,看淡男女之情,不求不得也无所谓。但等着愿者上钩。你绕钩子转半天而不咬,奇妃把老六挂上了。不能得到一个爱她一世的丈夫。一个管不了她,随时会让她当上寡妇的病夫也不错,寡妇看似孤苦可怜,但对兰生这样独立的女子来说,反而是好行事的身份,故而定局。男子要在她面前放下一回自尊……老六病得那么难看,病愈后想端起自尊来也难,而你无论清醒还是酒醉都放不下……罢了,如今说什么也是无益。”

泫冉让泫赛这番长篇大论说得哑口无言。他一直以为泫赛对女子钝感,既不解风情,也不懂女人,想不到对方却比他明白得多,几句话解开他几年没想明白的谜。

“她永远不会求你。”南月兰生大概是他见过的,最骄傲的女子,似委屈的出身,似捆缚的专长,所有人都觉得她该处于一种很倒霉的境地,却不经意间,成为她大放异彩的机会。她因此,骄傲无比,以那样的姿态潇洒自我,目空一切,该被孤立,竟莫名吸引了志同道合之人。

看过她,同等骄傲的他,还能看进什么女子呢?婚事耽搁迟迟,状似漫不经心,实则掌在他手,这才挪了又挪,执念要等到那样一个人来匹配自己。如果等不到,也无妨,他以自己的方式宠她,享受她的一颦一笑,如此愉快。他对她,没有独占欲,没有焦灼失望痛苦嫉妒,只是单纯喜爱着,心跳着,她给予的温暖,他再回馈给她。

“你也算得上他的情敌?”泫赛轻巧一句。

“我不走。“泫赛沉声。

泫瑾荻回头,“西平世子爷这婚事一搁再搁,好不容易定下回封地就立刻成亲,却别让准新娘再失望了。“这位的八字犯姻缘煞,连亲弟泫胜都娶完朵蜜了,老大仍难出货。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