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59章 等门

小扫想兰生帮他牵红线。装也得装听话到底,鼓着腮帮子把憋屈吞下肚,“就跑出来你一个?生火的和转眼珠子的两人呢?不会见势不妙丢下你跑了吧?”

兰生一巴掌拍过去,小扫轻功卓绝,自认闪得非常快,但后背狠狠疼一记,呛得他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喂,喂,你在外面不该随便用阴招。”娘的,想不到她用风。

挨了教训,小扫摸摸鼻子自认倒霉,可不敢真惹毛了兰生,“文绉绉说得不也是一个意思么?你们女人就爱听好话,不明是非。”

“觉悟了就好,你要是还有机会娶老婆,今后多说些好听的,包你日子过得称心如意。”兰生哼了哼。心中却好笑。

小扫一听,忽然露出乐了的表情,“不急,以免有人后悔放你,我们先离开这片山,到城门那儿再想办法。”

兰生觉得他的笑古怪,不禁问道,“你干嘛那么高兴?”

小扫耸耸肩,“什么眼神,高兴和苦笑都分不清。”抓兰生的家伙们也挺天真的,居然放她出来。要知道,真到生死关头,她的意愿根本不重要。哪怕血染成河,哪怕用己命换她命,为了保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这样的人说多不多,说少却实在也不少。

苦笑?那么不屑一顾?兰生也懒得拆穿他,用完好的那只胳膊将小黑捞过来,往前走去。

小扫撇撇嘴,“臭猴子就是被你宠坏的,光吃饭不干活,带我在那座道观里窜来窜去,又跑了好几个山头,竟还回城溜达了一圈,不知道是找果子还是找你。”

“小黑又不是狗,谁带它出来的,谁犯傻。”之前她也想让小黑紧迫盯人,可惜猴子到底只是猴子,反让施依抓了,受了一番罪。

“它有灵性。”据说。

灵性之类的,最虚无缥缈,信则有,不信则无,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也难以用行为来解释。综上所述,绝对不能当真。

两人一前一后,看似慢,实则快,没过多久,东城门的轮廓就从幽夜中浮出,城墙上的火把照出一条华丽的金边,如星晨一线日辉。当年初来乍到的那面金耀仍令她记得奢美,此时再看,有些沉暮了。

“站住!”

官道有别亭,亭后一片浅林,落在黑暗中显得深冷,因此这声沉喝让人一惊。同时,数道人影分别从亭子两边跃出,瞬间将兰生和小扫包围,更是脚步频压,要逼他们进林子的用意。

小扫最不怕打架,一手搭扫把,一眼斜睨,冷笑道,“最好把林子里的帮手都给叫出来,就你们这几只不够我塞牙缝的。”

这么近的距离,兰生看清他们皆穿清一色统服,是王公贵族卫士的打扮,因此跨到小扫身前,让他慢动手,“你们是哪个府上的,连瑾王府的兰王妃都敢劫?”

“是我。”这回的声音是泫赛。影子们分开,他大步流星,夜色都裹不住那份强大的气魄。

“你……”兰生诧异,转念一想,“……不是早该出发回封地了么?”

“是出发了,我收个尾。阿胜夫妻俩丢三落四,才走了大半日,急报倒送来三四封,要我捎物。”泫赛一双鹰目似不动声色,却将兰生上下都打量了一遍,确定无大碍才落定在她脸上,石头脸无情,话并不无情。

兰生好笑,“泫胜和朵蜜这对就是俗称的天造地设,两人自顾甜蜜,你这个老大要多费心……欸……你要进城取东西吗?正好,捎我一段路。”

小扫看不过去她的迷糊劲,直截了当点破,“西平世子爷又不是小厮管事,怎会为了兄弟几件行李亲自等在这儿?兰王妃的事满朝皆知,等看究竟才是真。”

兰生恍然大悟,泫赛不放心她哪,立刻感动,“原来也不是所有人等看着我的笑话,不枉我待赛世子大哥一般好,付出终有回报。”

泫赛浓眉但挑,“你待我如兄长?为何我觉得你是趁高兴看心情,利用起来可从没手软过?”

兰生理直气壮,“要不是将赛哥当自己人,我哪来的胆子利用。”称呼都变了,“赛哥若是关心我的安危,现在就能放心。我无事,全部都是误会,回去说清楚就行了。本来计划今日给你送行,正懊恼错过,这下好,仍赶得上。”

“……走吧。”完全没有拆穿她的打算,泫赛一招手,西平王府的卫士们从林中牵出马来。

兰生没反应过来,“去哪儿?”

“不是要回城?送你。”泫赛看看小扫,后者对他摊开手表无奈,暗示这位大小姐有时出奇显呆。

“不用。”兰生却不是呆,而是和泫瑾荻一样的想法,“赛哥既然出了帝都,就别再回去了,刚才是我考虑不周。”东平西平两大家子的离开,表面看起来是他们自发请辞,实质却是新帝拔除钉子。泫赛若突然回都,很可能引发恶果,令新帝起杀人之心。

“你的担心我心领,不过我当了这些年的都将,送你回城这点小事还不至于惊动有些人。”泫赛同时吩咐近卫,让他去通知南城门东平世子兰王妃暂安了。

“冉世子也没走?”兰生蹙眉。

“他红颜知己多,排队在南城长亭等着饯别。”泫赛亲自帮兰生牵住缰绳,示意她上马。

兰生后知后觉,忘了左臂有伤,捉缰绳一用力,疼过才悟出来,“赛哥这是说笑?”

“是说笑。”难道还当真?感觉她左边脱力,单手托住她纤细的柳腰,送她安全上了马背,听她说谢,神情似不为所动,但面部轮廓早没那么冷硬。

兰生叹口气,“你那位堂兄弟的情,我是没法领了。”

“他还不至于那般小气,从没帮上忙,怎好意思要你领情还情。”轻喝一声,泫赛策马驰行,“到瑾王府还有好一段路——”

“我不回瑾王府……”兰生打断,“回去就是真找死了。”

一张大网,张在瑾王府之上,等着她自投罗网。(未完待续。。)

但小扫并非婆妈之人,再开口已无关他自己,“你夫君让我带话来着。”

“什么话?”兰生竖起耳。

“我不能回府。”兰生另有主张,“回府要么出不了门,要么进刑司大牢。”而她需要三日的绝对自由,来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对付敌人。

小扫关键时候不掉链子,扫帚扛肩,又将小黑拎过去,似跟猴子说话,“笨猴子蠢猴子,一点眼风都没有,连主子受伤也看不出来,只知徒自己舒服。”

小扫眼白翻起,“那个书呆子,我跟她一年到头都说不上几句话,要闷死我还怎么?”

“我又不是小坡子,别的本事没有,就会鹦鹉学舌。”不记得了,但意思意思交下差,“大概就是想你跟他睡觉……”

小黑冲兰生吱吱叫两声,圆眼睛澄褐澄褐的,好像问兰生疼不疼。

兰生嘴角稍弯,这两只的出现,要让她安心得多。到这时候,也实在不必硬撑,她焦心焦虑,稍想自己的处境就能冒出冷汗。刚才一个人走着夜路,竟感觉不到半点出了虎洞的庆幸,要是她从前的孑然一身,这样的机会无疑就是生机,没人需要她牵挂,没人等待她回去,她自己逃了就好。

“对方虽放我出来三日,但他们抓有花替了我。我们府里若不是防卫不严,大概就有内奸。”影门宗主放她时说得那些形式都建立在她回府的基础上,大概料不到她不回府,“你去告知王爷,暂时不用担心我的安危。”

兰生哈哈笑。

月黑风高夜,却开始飘下星雪,突然十分适合这场出其不意的谈心了。

第359章 等门

柳今今最得意的心术就是以眼惑心,小扫说成转眼珠子。其实挺形象。

兰生有点笑不出来。“我不是跑出来的。而是让对方放出来的,他俩还关着,等我去救。”

小扫满腹疑问。才张嘴,却听兰生道声回城再说,就说了一句,“先回府也好,省得有花到处抓人寻晦气,无果也跟恶鬼似的,要大开杀戒的模样。”

“这会儿城门已经关了。”小扫不动,看不出对有花被抓的讶异或担心,“三日后,他们打算如何?”

“他们认为,最好的情形是只有我一个死,最坏的情形是血染王府和居安,惩罚我只顾自己跑路,不好不坏的话,有花,柳今今和火童子陪我见阎罗小鬼。”这时分秒必争,她可不能在城外耗着,“你让瑾王爷想办法开城门,我今夜一定要进城,很多后事交待。”

“臭小子欠扁。”兰生见好就收,没好气道,“有你这么带话的吗?我教你,不记得就干脆闭嘴,免得再挨揍。我看你不但没记性。还没知识,让香儿嫁给你当老婆正好,你好好读点书。”

兰生抿唇憋笑,“香儿跟我时间久,我还是先问问她的意思,要是她不要你,我再跟豌豆说。不过,即便豌豆肯下嫁,你顶上还有姐姐哥哥,得等他俩先成亲。”

小扫脸皮一抽,看穿兰生的戏弄,“屁话,无果和有花算我哪门子哥姐,谁的功夫好,谁当大。我是两人的师兄,我如果不成亲,他俩就别想了。你平常迷迷糊糊的,我也懒得说,这事上要是弄不清楚,把顺序搞错的话,我可要大闹洞房的。”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