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63章 土行

鼠八点头,“东海夫人在你造府时埋下九九八十一道强大灵符,本是保护你之用。但正因有你为宅主,围绕着王府的风流转不息,掩阵变成护阵。令影门那些捕手无法感知里面的任何天能灵气,如同在他们眼皮子里的一个小囊肿。眨着有点难受,但又引不起重视。”

兰生从他不复杂的打算里听出了复杂,笑摇着头,“是人,总要死的。你说的所有障碍,包括我身边人的话,那你也准备好被清除。”

“风者让我死,死也荣耀。”能者的世界,兰王妃不碰触,所以不知道风者再现的意义。传说中,只有风族的传承续接得上。这个世道才能恢复正常的秩序。她不信没关系,他们把她守护好就行了,而且再没有比为她尽命更体面的死法。

鼠八却不以为意。坦荡承认,“的确,与风者为我等所造的避难所相比,我等为风者所做的微不足道。”

对方这么大方承认。兰生反而不好嘲讽了,更何况她其实没有为能者有过半点设想。但她好奇一事,“王府确有符阵隐藏能者灵力么?”

“兰王妃虽不是容易讨好的性子,但不至于对有恩于自己的人冷漠。小的不敢邀功,却算得上有用,王妃娘娘亲眼见过的。”鼠八胆子也大包天。

“这倒是,且看在你这几年勤恳运水的份上,我也不好意思赶你。还有,别人能不能,我不好说,和你一道运水的车夫多半也是和你一样的吧。”回想起来,这两人几乎每日在她面前请安,态度恭敬到不一般。

鼠八嘿嘿两声,“兰王妃明白人,那老小子是水蛇,但凡有水的地方,就有他伸展的地方,汲水不用桶不用挑。不然王府那么多水箱要灌,两个人如何做得完呢?”

五行之中已占俩,看来影门宗主说了不少实话,兰生有个想法,心里盘过就说出来,“烦请你回府跟其他人带个话,这回的变数颇大,我恐怕自己十之八九回不去王府,他们若想安身,最好来我这儿报个姓名认个脸熟,只要别将振兴能族的大任放到我身上,顺着我的心思过日子,我将来定好了去处,可以带着他们。”

鼠八把话咀嚼了好几遍,“能者为世人所惧,是因为大势所趋。风族虽隐遁于世,却与世俗牵扯太多,才导致能族兴盛,繁长了野心,最终灭在自己子孙的手里。就好像水和油,油融不了水,水也融不了油,放在一起炒菜可以,想要分功劳就得拼个死活了。在娘娘身上,我们学到了能者要想生存,就得跟娘娘似的,将天能变技能,将通感变伶俐,如普通人一般不张扬,又能利用自己与众不同,比普通人过得好。所以,我们在王府各司其职,安分守己,又贡献自己一份力,这几年真过得安心。今后,风者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说振兴的,都是看不明白的,过去几百年的世道早已变调,不吸取教训还要走老路,岂非可笑。”

终于碰到志同道合了!兰生两眼放光,“不愧是老前辈,不像某些热血青年一股脑儿自傲,以为跟普通人不一样就得标榜出与众不同。殊不知,如此做只会变成众矢之的,让人嫉妒让人恨。老前辈说得太好了,将天能变技能,将通感变伶俐,比普通人过得好。这正是我的想法!”

鼠八老脸挂臊,“我也是跟兰王妃学的。”

兰生一笑,但沉目肃颜,“然而,每个人的想法不同,能者未必都愿像你我一样混迹于这个世界。我虽不能如他们所愿,担负起振兴的责任,但也希望能想出折衷的办法,令他们过上想要的生活。”

鼠八暗暗欣慰。只有在南月兰生身边生活,才会看懂她。她独立自强,似乎自我又任性,但心地善良为人大气,具有领袖的魄力而不自知,不说虚伪话,却做义气事。

自风者出现的传言悄悄在能者中散播,遭到纷纷的质疑,不屑和嘲笑,他却信,风者就是她,她就是将能者从灭绝的命运中拯救出来的希望之星,至少自己参与着她的生活而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太平。他因天能前半生坎坷,少时不可一世,成年后张扬狂放,以能杀人窃富,最终导致仇家上门,妻死子亡,如浮华一场噩梦,醒来孑然一身,不知往何处去。于是,走上老祖宗的路,千山万水寻古迹和族人历史,想知道自己的归处。

传说风王本来是仙族,修万世劫满,应飞升而去,却因爱恋了凡俗女子而放弃成仙,带领他的一干族人留下来看守天门云阶。随后风族人开枝散叶,常来往俗世。与他们的王一样,他们感情充沛,与平凡女子一旦相恋,就义无反顾,不愿意再回风族,这就是混血能族的起源。

“兰王妃不必为那些顽固的家伙操心,帮得他们一次,却帮不了两次,最终还要他们自己想通。而您说回不去王府,显然不是要送死的意思,可否告知一二,免得我胡思乱想,怕您有意外。”鼠八嗅到大事将要发生。

兰生眯住狡猾的目光,不告知,但转移对方视线,“我当然不至于送死,但意外也无法排除,要看天意。鼠前辈还是先帮我去转告其他人,王府若不再安全,影门一定趁虚而入,不过三日,收拾行李都够紧张。”

鼠八不好忤逆风者交托的事,重新跳回桌下,钻土报信了。

无果紧跟着推门进来,苦瓜脸却无表情。

兰生早看到他故意映上窗纸的影子,语气轻快,“无果弟弟,让你担心了,不过这可不是光担心不干活的时候,陪我走一趟吧。”

锦绣庄被朝廷关闭后,冒出二十来家建材商瓜分市场,不知三日能否问遍。)

“兰王妃可否回答小的问题?人救出来之后,你又如何打算?自救?他救?还是甘心受死?”鼠八的笑有点像老鼠吃东西的样子,缩噘着嘴。

有问有答比较适合兰生,这才有话可说,“我不是回答了吗?问你有何打算。”

“诀书自我祖上流传,东海夫人生你之日,诀书竟然黑字变金字,然而却得知你是无能的普通人。我虽然失望,还是决定将此诀送你。兰王妃大概不记得了,那年你七岁,偷出府买捏面人,摊子就是我摆的。”鼠八与兰生的缘分结得很早。

兰生想了想,摇头表示没印象。

这短小精悍的中年汉子,是瑾王府中负责运水车的仆从,每日清晨都要经过尔月主庭,时常同兰生道早。兰生搬进王府几年,他就住了几年,眼皮子底下,看似再平常不过的一个人。

“风者是绝不能死的。”他的打算不复杂,“所有障碍必须清除。”

鼠八又道,“此诀并非教你如何施展,而是告知风者可强到何种境地。走马观花,说吉就吉,说凶就凶,眼到心到,心到念起,风已运,水已用。你虽不觉自己用能,但只要你的心想要家安宅宁,风来水来,王府坚不可摧。同样,你心甘情愿弃宅,风也随主,再无护力了。东海虽以巫灵为强,但全族中了无名毒,即便是你母亲,九九八十一道符的力量也是有时限的,而这两日你不在府中,我们已明显感觉风动水摇。”

原来如此。

兰生问,“府里到底有多少能者?”

“不敢当,打洞耗子一只。”笑得谦逊,仿佛从未用他的土刀杀过人。

兰生一时沉默,不擅长同不熟的人打交道,虽然鼠八是她府里人,但这些年除了说早,对他一无所知。

第一卷 第363章 土行

“为何只要我同意,符阵就没用了?”差点成为遗书的请宅骗局,好在她突然眼亮。

“兰王妃传承的风能,并非普通风族人人有的,而独属风族之王。您可还记得风水诀?”鼠八穷毕生精力寻根究底。

兰生对这个出乎意料记得牢,诵道,“走马观花,就道万物吉凶,易经皆屁,不如双眼识乾坤,运风用水,天能之最者,方使风水诀。”

鼠八笑得鬼头鬼脑,“这个我可不好说,我虽不怕在您面前露脸,但其他人就有顾忌了,怕被您赶出家门,再无安身之处。”

“你不怕被赶?”兰生挑眉。

“能者一见风者如见王,这种感觉起初还令我有些飘飘然,如今更看得现实些。与其说是保护我,不如说是保护你们自己。大树底下好乘凉,好比你大材小用当个运水的仆从。却是借我挡风避雨。”兰生的热心肠只给共患难长相处的身边人。并非傻乎乎对谁都好。事实上,相当多的时候,她不轻易展现的口才很刻薄。

“兰王妃不用自己的本事,自然难看出我的本事。小的没名字,知道我的,叫声鼠八,不属东西北和明月流任何能族,祖上出过一个混血能者,我是第二个,不会别的,就会打洞。”鼠八拨拨胡子,淅淅沥沥掉土沙。

“土行者。”对方既然提到她的天能,她就稍用了一下,紫风触他就变土色,但柔和。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