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65章 金木上

璃娘感到一面强风阻慢了手中剑,正奇怪,但见那些看似刺毛的软刃居然全部离开杖身,如一群白蛇吐信般寒气森森,卷住了自己的剑。她大骇,想抽回来,却扛不住一股古怪的吸力,眼睁睁望着剑飞脱了手,被卷到兰生的手杖前,颓然落地。

璃娘哼了哼,“全猜对了也难逃——”点点银芒冷煞扑面,她大吃一惊,向后压腰又侧翻滚地,险险避过,起身又诧又狠。“都说不能小看兰王妃。真不可轻敌。”

“好说。”兰生手里多一根尺长短杖,雪白银亮,向下一甩,短杖从一尺变三尺。节节长。杖尖那节最奇异。仿佛数不清的软刃卷身,刃片如刺毛,一抖便映道道寒光。“总不能一直挨打不还手,是不是?”

璃娘嘴上说不可轻敌,打从心底却不认为这位娇滴滴的王妃能有多厉害,剑花缭乱数朵,抱着一招取命的自信。

兰生突然旋身,手杖在半空劈出一道圆弧。

泫瑾荻感到那只手的重量,虽不能回头,但将自己的手盖上,稍稍用力一按。

他在让她放心。兰生轻笑,“我发现自己还是不擅长打架,交给你了。”

“等你差遣可真不容易,头发都要急白。”泫瑾荻是真心焦。他在那边一对一打,稍不留心,发现她这边怎么突然变成了围攻,却没听她求救,令他感觉挫败。好在她哄他及时,比自己还是景荻时,她更多一份娇宠气,他那点不满立刻没出息蒸发干了。

“夫君好好表现,胎教会影响娃娃的一生。”兰生趴过泫瑾荻的肩头看那些打手,“奇怪,无果哪里混去了,这么大动静都不见他。”

泫瑾荻笑着按下兰生好奇的脑袋,“别小看了这块巴掌地,非法炼铁是要掉脑袋的,防守不知几层。要不是爆水井让他们慌了手脚,我们也进不来虎穴。无果他们应该被挡在外围,大概要慢上一会儿,我们只需撑到他们杀入。”

康掌事挥棒跳来,与女儿并肩站,听泫瑾荻说完不禁哼笑,“怕只怕他们杀不入,你们也撑不到了。”拍掌两下,地室的两座楼梯站满了彪形大汉,人手一支短弩,黑冷的箭头齐指。

管宏被逼退到泫瑾荻和兰生一块儿,三人背墙角面杀阵,似临绝境。外面踏水和铿锵,低叱与气喝,隐隐传入室内,听得出激战。

璃娘笑得高兴,“你们可有遗言?”

泫瑾荻笑答,“你们先说。”

兰生真不知他哪来的自信,就她看,成为刺猬将会是目前唯一的结果。

璃娘挑眉,对康掌事道,“爹啊,我挺喜欢瑾王爷,能不能留他一命,给我当夫郎。”影门女子很放得开,嫁过人的于思碧仍是香饽饽,看上谁家男子就荡漾春心,而且夫郎明显可以不止一个。

这倒是提醒了兰生,“你们杀我不要紧,但能杀了瑾王爷么?他是于思碧未来夫君,也是影门选定的皇帝。他死了,于思碧又当一次寡妇不要紧,谁能让你们名正言顺成为大荣第一宗?”

康掌事在影门地位似乎颇高,知道高层决策,“能代替于思碧的女子多得是,况且我也没说要杀王爷,只不过我不出这么多人,你们怎么会乖乖听话?”眼中阴狠闪烁,“瑾王爷,我让你选,你将兰王妃交给我,我保你平安走出去。”

“你们宗主有话在先,给我爱妃三日。你们这会儿却又要抓她。”泫瑾荻身形不动,“影门到底有没有说话算话的人?从上到下乱无章,各当各的诸葛亮。”

“宗主放人时没料到你们能找到这儿来,形势变化,对策当然也要变化。比起宗主临时兴起的赌约,守护影门所在要重要得多。”康掌事原来能言善道。

泫瑾荻还点头,“有道理,果然活捉了你们,就能找到影门,我这趟看来不会白跑。你们这么会谋略,有没有想过本王为何来此?”

“有什么为何?六皇子出了名得喜好女色,目前宠兰王妃,巴上来送暖衣的呗。”璃娘嗤之以鼻,心里有点含酸妒醋。

“本王终于知道影门为什么至今见不得光了。”泫瑾荻语气轻蔑,华丽的面容渗进大片阴恻恻,“矫情的女弟子收太多,见到好男人就脑袋空空,光想夫郎,怎有前途?”

兰生笑出声,拍拍老公,“夫君口下留德,而且有重男轻女之嫌,让脑袋不空的为妻颇觉得不满,凡事不要以偏概全。”

“我指影门收徒有弊陋,希望他们能够明白到底为何会灭门。”阴恻恻,说笑话,笑话肯定冷。

康掌事果然恼怒,“还请王爷说说看,你为何来此?”

“因为我知道景秀庄在干什么勾当,因为我知道你们可能的身份,因为我知道今日一定会活捉了你们!”泫瑾荻话音刚落,三人头上的屋顶突然掉下一大片瓦。

泫瑾荻撩袍罩了兰生,缩进墙角。

兰生只听到康掌事气急败坏着大叫射箭,又听到叮叮当当的声音近到身前,再听此起彼伏的惨呼嚎叫。她眼前漆黑,看不到听得慌,怕有人甘当盾牌,想挣又不敢挣,只好靠抱紧死贴,去感觉对方的胸膛起伏,患得患失中获取一丝心安。她从不曾有过失去某个人的惧怕,更不曾有过和谁同生共死的无畏,所以她已无可救药,深深爱上这个男人。

如此嘈杂了好一会儿,乱哄哄的声音才分出强弱来。有人呻吟,有人哭,有人尖嗓子咒骂。然而,抱着她的臂膀仍有力,站立的姿势如山稳,心跳击出鼓音。

今天第一更,第二更会很晚,不要等。

大年夜,好年夜,大家吃好玩好哈。明天给你们拜年!(未完待续。。)

兰生正为此松口气,眼前多了一条纤丽身影。

“有空担心别人,不如担心自己。”璃娘手持长剑,面泛冷笑,“你们运气虽不错,能一下子找对地方,可惜短命。宗主有命,此处若暴露,知情者杀无赦。你就算贵为王妃,也要死在这儿了。啧啧,可怜你肚中孩儿。”

璃娘银牙一咬,“做梦!”

她武技不高,但想对付兰王妃应该戳戳有余,如今打不过,当然喊救兵,一声尖哨,从地室下跑上来七八人,个个魁梧粗壮,身着劲装,眼神凶恶。

兰生从泫瑾荻背上滑下,他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根长笛,不跟烧红的棍子硬碰硬,而是顺着它往对面速滑,目标是对方的手。

兰生目光凛然,慢慢摩擦掌心,“大荣造材商可合法买卖金属,这是你们装成造材商的原因之一。金属的数量以客人的数量评估合法性,所以取名景秀。投机取巧吸引原锦绣庄的客人,还能光明正大招收工匠,干你们见不得人的工造。至于最后一个原因,就是方便获取居安情报,盯着我们了吧。”

兰生嘲笑,“我们女人打架,找男人出面多丢脸,尤其你们影门女子不是特别强吗?不过对了一招就哆嗦成这样,跟你们自信的宗主相比,差别太大了。”

“谁赢就谁强。”璃娘还是承继影门传统的,“丢脸算什么东西?”

兰生的手杖没有动,却飞来一把银刀伞,把某个没长眼急性子的家伙手指切下来几根,吓得本要围攻的汉子顿时扩大了包围圈。一道影子矫捷如豹,立在兰生身前,顺势将银刀伞收回,竟成了一支短笛。

他才骂完,但见两条汉子从地室窜上,抡起大刀就砍过来。

管宏不含糊,三步上栏跳到底,捡了一根短铁柱当武器,与随后跳下来的两汉子斗在一处。别看他只是工头,会些拳脚功夫,而且力大无穷。

第365章 金木(上)

一招,璃娘已失去夺命的武器。

“你!”惊骇,不知对方手里是什么古怪东西。

兰生抖抖手杖,软刃乖巧裹回去,又成了无害的毛刷,“我没你那么坏心眼,你若告诉我这些竹铁运到哪里去,我就饶你了。”兵器不错,只是她左臂不能动,减少了威力,不然将那柄剑绞成一段段,岂非更唬得住?

妖颜霜冷,寒星落眼,笑得不羁,却不让人觉得可以跟着笑,“谁敢碰本王爱妃一根手指头,本王就让他手秃。”

手搁上宽阔的肩,兰生想,原来,有人能依赖是一件苦尽甘来的事,被说成性格坚强,其实都有些无奈的。生活境遇若好,为何非要自己一个人死扛呢?

她这人就是倔,当初无果说她年纪大不适合练武,她偏不信邪,就练身体素质和硬打硬,几年下来可不是跑得快而已了,连兵器都配套,不至于手无寸铁等人打死。

拿棍的人正是康掌事,削瘦的脸凶煞似鬼,目含杀机,以为一击能中,想不到传闻中没用的六皇子居然身手相当敏捷,反倒是自己的手缩慢了些,让笛子削到一下,虎口发麻,疼得差点松了他的铁棍。

管宏虽然懵了,却不过刹那,意识到这对父女并非他所以为的寻常人,恼火自己眼瞎,“熊奶奶的,闯荡半辈子,以为都看得明白,居然阴沟里翻船!”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