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66章 金木下

“既然已经逃不了,不妨识时务,说出你们的窝点,本王保证不说是你说的。”

兰生最想问的是,这些铁水到底怎么从炉子里飞起来的?

完胜的泫瑾荻却似乎没有相同疑问,踩过敌人的尸体,踹开敌人的挣扎,在他的战利品跟前站住,银笛对准康掌事的喉头。

兰生漂亮的叶子眉飞挑,能者?

泫瑾荻不承认不否认,眼角瞥到往外爬的璃娘。璃娘没她爹的功夫好,但轻功不错,见事不妙就立刻躲到了门边。不过他看她爬的样子,大概腿脚受了烫,然而不必等他令下,两个侍卫已架起她,让他可以跟康掌事开始“友好”对话。

乐嫂神情敦厚,“请娘娘别见怪,喜娃是我家独苗,而这世道容不下我们,唯有娘娘的宅子能让我们放心栖身。我家里父兄长辈不是短命就是被害,但要说什么强能,也实在拿不出手。我太祖倒是当之无愧的金行者,到我这代,只能操控铜铁。喜娃年纪小,力量却不小,若娘娘有空闲,指点他一二,但愿能长命百岁,娶媳妇多生娃,我就感激不尽了。”

兰生有点不好意思,她这方面几乎不学无术,不要带坏小孩。

“三十多岁的大妈,唠唠叨叨像五十岁。”屋顶上又出现一人,瘦高,黑胡,清曜冷目,“再不下去,就把房顶坐塌了,万一你这胖身子压到兰王妃,你拿什么赔?”

乐嫂仍是亲切笑呵呵的表情,语气也好,“瘦竹竿坐不塌房顶,风一吹就飘了。一个大男人长得没男人样,好歹我这是福气相。”

中年男子伸手竟将乐嫂捞腾空了,“胖子就是福气?笑不死人。”

乐嫂始终乐呵,但兰生诧异看到锅炉里仅剩的一点铁水升了起来,眨眼之间快如箭,往屋顶上的男子射去。

“都是自己人,别为玩笑真伤了和气。”不知自己为何当和事老,但兰生还是当了。然而,她说得有些迟,烫铁的箭头已飞到中年男子的面前,对准左眼珠子,要扎 。

中年男子一眨左眼,从天而降一个大水球,竟将这根烫铁箭冲掉了头,直直落回锅炉里,“大妈,这点不入流的伎俩就别在兰王妃跟前显摆了中,只会丢人现眼,显得你中年发胖,人老花黄而已。”说完,左手抄起小小喜娃,右手仍抓着乐嫂,扭身从屋顶不见了。

水行者!

管宏看傻了眼,怔道,“这些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是我家修铁匠,一个是我家运水夫,那个娃娃是--家属。”土,水,金,火,就差木了。让兰生比较欣慰的是,除了火童子,其他四行很有见地,明白能者已不该走老路傲娇,懂得适应时代,降低生活要求。

管宏瞥兰生一眼,“兰大姑娘当我傻。”

兰生耸耸肩,“不是当你傻,而是让你装傻。”

管宏立刻懂了,“你放心,今日发生的事,我出了这个门就全忘光。”天能已渐渐被邪术和骗术这样的字眼取代,就算曾经受人尊崇的大国师,民间如今也出现了褒贬不一的说法。时间可以改变一件事的真相,只要有人耐心布局,充分利用人言可畏。

泫瑾荻过来,牵住兰生的手,“还有两日,走吧。”

“就这么走?”兰生有些犹豫,看这一片狼藉,“如果影门得到消息,就算我们找到他们的大本营,恐怕也只是扑个空。”

她和他都同意,要破死局,就得先发制人。也就是说,救人的同时,要将影门宗主揪出来,以此要挟影门,令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所以,她才努力调查山殿所在。一个人能在建筑物上花那么多工夫,要么是建筑师,要么是主人,因为心爱,因此力求完美。山中殿,绿竹沁,还要金碧辉煌,是主人的心高气傲,也是他的野心贪欲。如果为了保住这份野心,也可以毫不留恋舍弃那座殿宇。能读懂这些的,只有身为建筑师的兰生。

“有人收拾。”照样走他的,泫瑾荻脚步不迟疑。

兰生被拉着走出门,尽管今天已经发生太多让她吃惊的事,再看到这个小院子,还是惊讶了。

冬日枯色的院子一片绿意盎然。水井不再喷水,原本淹水的地面上长出了厚厚一层草绒,将寸厚的水迅速吸干,并往屋里延伸;攀上屋顶的绿藤如梯,藤丝似织网,让侍卫们快速补洞。四个年轻人,双手撑着地,围成圈,闭目不语。他们身旁甚至开着各色的花,而这里的花草树木动起来好似快进的植物世界,用难以置信的速度恢复损毁的一切。

这些人是兰生请来的园艺匠,尔月庭那块大草坪就归他们管。而她一直以为,大草坪能四季常青,是因为关外品种耐寒。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因为于思碧多事铲雪,结果把草皮铲坏了,兰生还趁机讹诈来着。要是于思碧知道这几位的能耐,就明白银子是白赔了,因为他们是--

木行者!

上传后居然忘记发布,昏!

给大家拜年,新年大发!R1152

目光集中在身旁的他,几乎忘了此时的处境,直到听见管宏惊喝,她才想起来好奇康氏父女和他们的手下如何了,立刻转正视线。她没有惊喝,因她张口结舌,无法发出惊喝。

刚才还气势汹汹摆箭弩的那些大汉,就好像有人打出一记漂亮的保龄球,一只站着的瓶子都没有了。可令她惊讶的,并不是全倒的集体效果,而是到处流淌的金红。

管宏瞪着脚边一滩铁水,就觉得不真,干脆蹲身凑近,还伸出手掌探温,

“我要是你,绝不会干这么蠢的事。”一个女声,慈和。

兰生放下心的那一刻,眼前重见光明。这才发现,罩着她的,不止泫瑾荻的大袍,还有一面叠起来的铜盾。显然,它们是避免三人刺猬命运的第一功臣。

地室中原本满的炼炉,空了。盾挡得不止是箭弩,还有这场想都想不到的铁雨。铁雨不长眼,落谁烫谁,非死即伤。这是壮观却毫无怜悯的进攻法,没准备的人倒下,有准备的人站着,而能站到最后的人,完胜。

兰生循声而望,见屋顶破洞边坐着一位中年胖婶,面目慈祥可亲。

大婶身旁紧贴着一个小男娃,七八岁,眼睛乌溜溜,好奇和兰生对视。

兰生认识两人,姑姑和侄子的关系,府里人叫他们乐嫂喜娃,名字十分讨喜。有花说乐嫂力气大,能干铁匠的活儿,所以安排在惜园的杂事房里,平时照看牛羊,修补工具这些费力的琐事。而从南月凌嘴里,时而冒出喜娃这个孩子,听说很安静很懂事,又愿意帮忙,在瑾王府这个缺少孩童的地方,尽管年纪小他很多,已是最好的玩伴之一。

兰生难得哈哈大笑,因为当时,她肯定自己喜欢商人精明的泫瑾荻,更胜过华丽妖炫的六殿下,情感上还可以明显偏心。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现在很清楚懂了他在心中的地位。无论是精明的,华丽的,妖俊的,阴恻的,还是温柔的,那个人之于自己,犹如水之于鱼。她在他身边才能呼吸至畅快,自由到任性。六皇子妃也好,瑾王正妃也好,能练到今日天不怕地不怕的胆子,都因为是他的妻。不过,嫁对人固然好,爱对人更重要,不然老公能让老婆这么痛快过日子?嫌麻烦还来不及。

第366章 金木(下)

康掌事面部扭曲,“我们影门弟子宁死不屈。”说完就要咬牙。

泫瑾荻却比他快一步,单手钳住他的嘴,另一手掏出帕子塞进他嘴里,“本王却不能让你屈死,还有你的好女儿,虽然不知她是你真女儿还是假女儿。无论如何,你俩之中至少有一个会告诉本王想知道的事,说出来之后,想怎么死本王都同意。”

康掌事唔唔唔抗议不成,同璃娘一起,强行让侍卫们押走了。

兰生印象里,既很少听人说起这对姑侄,见面次数也屈指可数。她记得住,因为王府里所有的仆人都要过她的眼,更何况这样一大一小的组合。当时就觉得女子一人带个孩子不容易,先安排到仕女楼做了半年,钱明观察下来人品可信,这才推荐给有花。

“这么看来,还是钱明走眼了。”兰生对喜娃笑了笑,再看回乐嫂。

康掌事靠一根铁棍才没像手下那样死伤,但这一切发生太快,好不容易茫然的双眼重新聚焦,再看四周,神情不由骇然,比兰生明白得快,“你们带了能者!”

叠盾的,当然是人,正在散开。十来人,虽然穿着瑾王府的侍卫衣,她却面生得很。不过,王府守卫这些事早就交还给泫瑾荻了,连带锦绣山庄转移的那笔巨款和不动产。傻不傻,她不知道,但知那笔钱放在自己手里浪费,不如给它原本的主人,发挥更大的价值。

泫瑾荻拿到银子后办得第一件事,就是装乡巴佬买下万和楼那块地皮,开了早安客栈。他没特意跟她说,她也没有特意问,但他亲自找平旺谈了造楼事宜,杀起价来毫不手软,让平旺在她面前大大抱怨了一番,说这位王爷精明得能出鬼,绝对是夫妻之间明算账。平旺没想到泫瑾荻就是他曾经忠心过的少东家,面貌上的巨大变化,让他忽略了同一颗聪明的脑袋瓜。正因为不知道,平旺真诚建议现在的东家,让她一定要管紧自己的财产,千万别让老公骗到一无所有。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