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67章 双雕

“总之,兰王妃不去,奇太后就不能选自己喜爱的儿媳,但等瑾王当皇帝,兰王妃当皇后,那就太晚了,这才在玄清观演了一出红杏出墙......”

贤太妃哼了哼,“那得她儿子当上皇帝才行,可如今是我儿称帝,表面尊她一声母后,她还真能像从前控制先帝那样,让我儿言听计从么?”

“正因事情未如她想得那般顺利,她才要占着皇太后的位子。”安鹄的情报虽然得到晚了些,至少比完全瞎要强,“先帝驾崩那晚,曾秘密召见瑾王,臣猜想先帝当时改立太子虽没有理由,但巧立名目,自己当太上皇,让位给瑾王,如此就没有废太子的争议,又一切定局,瑾王为帝。如今想来,我们虽然做了万全的准备,太子府近卫和都护军数千人保驾护航,其实赢在运气。”

“不过,一招输,未必满盘输。奇妃拿着先帝遗诏当了皇太后,目前看起来似乎风平浪静,微臣却以为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而已。一旦时机成熟,奇太后必定发难,让瑾王当皇帝,自己名正言顺掌管天下。而她现在开始动了第一步:陷害兰王妃。”这事泫瑾荻虽然没跟新帝说,但安鹄不傻,已经问过安纹佩,也知道不是贤太妃,那么陷害南月兰生的,当然就只有奇太后。“兰王妃身世勉强,且南月氏已没落,更同妖术邪能沾边,绝非未来皇后的人选。本来,以瑾王的风流,换掉兰王妃并不难,但谁都知道,瑾王自龙袍事件后收敛不少,从北关回来后,他也是闭门不出。”

新帝得意洋洋,“那是因为朕的太子盛名如日中天,有点脑子的,都明白大势已去。而且,老六虽闭门不出,养了一群斗士,日日在嬉斗馆喝酒玩乐,不贪女色,贪新鲜了呗。他那个人,本就没有定性。”

“是,朕已下旨,命安相,京天监和安国侯为主审官,明日就开堂审理。第一日,朕打算旁听一下,也显得朕关心兄弟。”新帝神情挺兴奋。

贤太妃的顾虑渐渐成了欢喜,对于儿子接着要做什么已不太关心,毕竟心中期盼万千的事很快要成真。

新帝同安鹄走出大太妃的宫殿,仍兴味浓浓,口无遮拦说道,“南月兰生要不是早嫁了老六,后来朕又答应了你,朕就自己纳了。一般呢,美人不聪明,聪明了就不美,让朕没有胃口。这个兰王妃却不同,聪明够辣,美也勾人,又善解人意。啧啧...... ”

安鹄沉静不语。

“不过,又是老六的女人。事不过三,朕也有志气的,天下美人无数,何必就喜欢老六用过的。”这个上任半年的皇帝,最宠两个女人,都是六皇子的女人,“算了算了,小安子劳苦功高,你就求朕这么一件事,朕都不好意思不答应。老六还天真呢,以为他的正妃清白就能无罪,却不知她没罪也一定判了有罪,就比落在他母妃手里稍稍好了一点,能保命罢了。小安子,你这招一箭双雕,还能看那对母子狗咬狗,实在高。”

安鹄这才回答,“皇上过奖,微臣不过将计就计。”

新帝拍着安鹄的肩膀,在寂美的冷夜,畅快地笑。

“你说什么?”奇太后看着自己生就的俊美儿子,刹那之间,恍惚了一下。这个,是她的儿子么?

明日就是最后期限,姗姗来迟的泫瑾荻,挂着玩世不恭的招牌表情。他知道这个表情已有裂缝,但他无所谓,快了,自己不用再装泫瑾枫的时候就快到了。

但他仍需敷衍一下,笑容炫彩,墨眼呈妖,“孩儿也是为了母后的处境着想,请尽快让出皇太后之位。皇兄又非母后从小教养,放着贤太妃不能尽孝,却要当母后之子,岂非惹人议论。”

奇太后笑不出来,目光深不可测,冷望着儿子,“哀家不怕非议,这是你父皇遗诏,不过想保我平安。都说养儿不如老夫老妻,哀家如今方知,没了丈夫的女子实在可怜。”

“母后怎么如此说呢?父皇虽有爱护之心,但他已经飞天化龙,一纸遗诏能保护母后多久?母后在宫廷生活多年,不会那么天真吧?”泫瑾荻的口才是真好,两面都觉得在算计他,其实--

“当初你要是听了我的,也不至于这般尴尬。”奇太后实在忍不住,数落已经过去的事。

泫瑾荻却无意说废话,“母后害我正妃,无非是想我另娶于思碧。孩儿真不知于思碧有何好,寡妇不说,长得跟妖精一样,一看就知没有子孙福。”他知道他母亲的忌讳,“只是母后不跟我商量就设了这个局,到底是想我当皇帝,还是想我让天下人嘲笑?”

奇太后本来打算要装无辜的,不料儿子一来就要她让位,终于现出阴狠面。

变成了,今天的第二更。R1152

安鹄在这对母子面前表现得恭敬万分,垂头道,“禀大太妃,微臣以为昨日之敌未必是今日之敌。瑾王这回对奇太后发难,正是所谓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奇太后还是奇妃时,对六皇子宠溺之极,明明六皇子已过于放纵荒唐,她居然从不劝诫。大太妃也是母亲,该知真正的母子之情绝非一昧宠溺。”

贤太妃点头,“确实如此,哀家那时喜而乐见奇妃放任儿子混天胡地不思上进,其实是挺奇怪的。六皇子小时候是聪明懂事,长成了废物,她奇妃功不可没。”

“大太妃英明,皇上与微臣其实都清楚,瑾王不会只是为一个女人。如臣之前所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皇上还未成为太子之前,瑾王还是六皇子时,他对帝位并未显出太大兴趣。”安鹄说得不错,“泫瑾枫”是不会在那上面动脑子,因为那是奇妃该操心的事。

新帝也道,“老六就是个草包,除了吃喝玩乐,别的根本不关心。”忘了他的脑子里也是草垛子,“他跟朕说,只要保证他这辈子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他什么都愿意做。朕已坐稳天下,他娘还在那儿乱蹦跶,他怕死了被他娘连累杀头,所以先跟朕表诚心,同他娘划清界限。朕觉得,老六一来没胆,二来没种,为了保住自己,确实干得出不孝的事。反正是他去跟他娘闹,我们又不用担恶名,何乐而不为?”

大太妃寝宫,皇上驾到,特地带来一个好消息:奇妃很快会让出皇太后之位。

安鹄继续说道,“身为亲母,如此教养儿子,微臣认为只有一种可能,奇太后野心很大,大到怕儿子阻碍她的野心,故而养而不教,要将儿子捏在手心里当傀儡。”

“不担恶名,却要帮他还妻清白,不是吗?”贤太妃比儿子更喜欢不劳而获,心里总有点别扭。

“他不过让朕立三司会审,免得刑司让他母妃买通。三司会审下来,该有罪就有罪,只是他希望不要判死罪。朕跟他说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说无所谓,就是不想让他母妃称心如意 ,把兰王妃弄死后,又逼他造反。总之呢,朕配合他,他就有法子骗他母妃将皇太后的位子让出来,从此也无力反朕了。”关系到这位皇帝龙椅的事,思路分外清晰。

贤太妃脑子转不过弯来,最后又只能求助安鹄的态度,“安少相可信瑾王的诚意?”

安鹄随同前来,作为皇帝最依仗的左右手,其实也是真正大荣的决策人,皇帝不跟他商量,也不会答应了老六的请求。

贤太妃同儿子一样,十分信任安鹄,就问,“安少相如何以为呢?”

第367章 双雕

“岂有此理,她这是笃定她儿子当得上皇帝么?”贤太妃怒极,“皇上,那女人留不得,干脆杀了。”

“太皇太后尚在,遗诏还存影响力,此时无论暗杀明杀,难免会让人怀疑是我们下手,对皇上的声名有损。”不是没想过,想过之后无法动手,安鹄面上一抹冷笑,“所以,瑾王自己送上门来,说能让奇太后让位,真是皆大欢喜。”

贤太妃明白了大半,“其他都好说,但瑾王为了正妃的清白要跟自己的母亲决裂,哀家不得不存顾虑。”

安鹄默然片刻,“微臣以为,今日瑾王可为友。我们联合对奇太后施压,最好这对母子闹僵。奇太后如果让位,就再无威胁,奇太后不让位,证明确有异心,可立刻光明正大处决母子二人,所以此事对我们只有利。”他对兰生的私心,到底左右了他的判断。

“也是,我们也是时候和了不起的奇妃唱唱反调。”贤太妃终于想通了,还提到一件事,“三司会审,审得又是皇族,那就得在帝祠前设堂?”

贤太妃大吃一惊,完全不知道有过这样的危机。

只是,贤太妃听完儿子的讲述,并没有大喜过望,反而皱起了眉,“瑾王是奇妃亲子,为何要帮我们对付他母妃?皇上,那对母子关系可不差,莫因几句花言巧语就上了瑾王的当。“

新帝本是脾气暴躁的人,但对生母还算孝顺,只是略有不以为然,“母妃放心,朕当然不会一昧信老六的。这其中的道理一套套的,让小安子跟您说吧。”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