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69章 同谋

黎公公很快就回来了,脸色惨白,禀报说他才出大门就让皇帝近卫挡回,说今夜宫廷戒严,任何人不能随意走动。奇太后颓灰了脸色,这才信了儿子的话,这晚她的翅膀要被新帝狠狠折断一只,儿子怕死,关键时候肯定倒戈,那也是她宠坏的。形势产生了出乎意料的新变化。有了这样的判断,她调整得也快,正装出发,要求急见新帝。她并未对儿子说要退位之类的话,但泫瑾荻知道,他已成功。由皇兄保兰生的命,他为之献上太后的王冠,履完约定。

“枫儿,你到底想说什么?”奇太后其实有些坐立难安,康氏父女被捉,出乎了她的意料。处决兰生有她一面私心,影门机密突然放在了秤上。让她突然心中失衡。

“母妃刚才气孩儿不顾母子情。答应皇兄逼你退位,如今却应当明白,孩儿若真不顾一切,早将此事告诉皇兄。”泫瑾荻先给巴掌再给糖。“实在是因为皇兄手上有母妃结党谋位的证据。逼得孩儿不得不与他妥协。母妃。退不代表输,但人死了,就绝无翻身的可能。影门听命于母妃。即便退到太妃位,并不影响大局。孩儿难道不知道,若没有了母妃,荣华富贵自己又能享多久呢?”

“请母妃退位,我将康氏父女交给你,而且还娶于思碧为正妃,一切就像从前,什么都听您的。但不是现在,明明皇兄已有准备的情况下非要对着干。孩儿实在怕死得很,求母妃三思而后行,小不忍则乱大谋。”

奇太后已动摇,但仍谨慎行事,改派黎公公去打探今夜宫里的动静,是否真如儿子说得,新帝有准备。

王麟跪着,“末将不敢,愿头前带路。“

“ ......‘五公主本以为会受阻挡,因瑶璇是兰王妃一案中至关重要的证人,无论是谁给兰王妃下得圈套,一定会安排自己人严密看守,“算你识时务。“

王麟低头不答,命令门卫们守住牢门,有风吹草动立刻禀报,这才起身走到里面去。

庭筠悄声对母亲说,“前些日子您来都白跑,牢头是龙营大将军的人。而瑾王让我们今夜来探,天牢的看守就变成了皇上亲信,看来是真要联手对付奇太后。“

五公主不想在王麟面前透露过多。对儿子作了个安静的手势。

王麟听在耳里,只当不知道,径直走到阴森的牢底,沉眼看了看里面躺在草垛子上的人,说话却无任何情绪,“女官大人,公主殿下和小郡王来看你了。“

五公主见瑶璇身穿血衣,躺在草堆里似昏死过去,立即心生怒意,对自己的刀卫下令。“让王将军尝尝断骨头的滋味。“

王麟闻言不动。被五公主的刀卫揍到蹲地,且双臂向后折起,眼看要废两条胳膊。

“住手......‘瑶璇喘着气,勉力从草垛子上抬起头。“公主......殿下......婢子的伤与王将军 ......无关。 ‘

五公主本来就是在气头上。一时没管谁是施刑者。只找眼前的王麟晦气,但听瑶璇开了口,心中略安。让人放开王麟,语气却不好,“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本公主把牢门打开!‘

五公主的刀卫下手不轻,王麟咳了两声,抹过鼻头血,脸上打着笑,竟是一丝抱怨的神色都无,掏钥匙开门,“公主没打错人,瑶璇女官受冤入狱,末将虽然今日才接管,也是这天牢牢头,该担些责任。‘

五公主瞥他一眼,走进牢房中,不顾瑶璇身上血污,“这小子油嘴滑舌的,倒不似你说的那个无理小霸王,想来是长进了。‘

王麟顿时尴尬,“哈哈,年少时的坏事让公主知道了,丢人,丢人。 “

五公主冷笑,“不然你以为本公主真是随便找人出气么?就你从前对瑶璇做的事,折你两条手臂都算轻的。“

王麟连连道是。

五公主再仔细看过瑶璇,命刀卫进来背了人,紧接着就往外走。

王麟有点没料到,跨站门前一步,“公主殿下,您这是做什么?“

“把人打成这样,自然要带她就医。“五公主拢了秀眉,“她是证人,又不是犯人。“

王麟为难,“这点末将当然知道,有人想要瑶璇女官改口供,这才严刑逼问。只是皇上下令,让末将小心看管。明日就是三司会审,请五公主稍安勿躁。“

五公主却见不得瑶璇伤成这样,“本公主明日准时带她上堂就是。“

王麟寸步不让,要说职责,并非真要向皇帝交待,“公主殿下,末将能让您探监已是违背旨意,怎能再让您把人带走?瑶璇女官一旦出了天牢,她的证言就能让人指控为买通篡改,对兰王妃不利。‘奇太后纵然今夜失去太后之位,并不代表兰王妃的事就能随便了结,这其中固然是因为兰王妃与瑾王的夫妻关系,也有兰王妃本身让人觊觎的原因,所以案子一定会认真审。

庭筠在一旁听着有理,“母亲,他说得不错,瑶璇只要一直在天牢中,就算要指责串供也可反驳。“

五公主冷静下来就知道他们说得对,但见瑶璇遍体鳞伤的模样,心里十分难受,气自己道,“难道来瞧过就好了?“

瑶璇气虚回应,“公主殿下这般记挂婢子,婢子就算死了也无怨无悔。“

王麟道,“末将已请大夫来看过,伤势虽重,不至于要命,如今上了伤药,等过了明日,小心将养着,一定会痊愈。公主殿下若真想帮忙,倒是能做一件事。“

“何事?“五公主问。

“本案另一重要的证人也在牢里好吃好喝供着,以五公主的威仪,没准吓得明日会审时说实话了。“王麟垂头回答。那个说兰王妃让年轻道士送进屋子的小道士,看到五公主会脚软,加上奇太后将变成奇太妃,正是突破的时候。

这是要她恐吓别人去?五公主好笑,“你不怕他临时反口说出本公主威逼要挟?“

“只要不出这天牢,是黑是白,由末将说了算。“这里所有人都是他的心腹,一旦统一口径,反口的人,死无葬身之地。

霸是真霸。

今天第二更。(未完待续。。)

泫瑾荻笑了笑,“求您求我都一样的。”

燕公公走都走了,现在追究也没有意义,奇太后回到影门的话题上,“燕公公说得不错,影门是皇帝直接调派的力量,你父皇在世时忙于政务。看哀家可以信任,就交哀家协理,但说同门实在勉强。不知那个康掌事为何语出轻狂,哀家很想亲自问问他。”

“你懂什么?今晚上到里面去守的,都是倒霉蛋。“王麟捏袖子擦眼中水花,瞥一眼不远处的金瓦明宇,夜色似越来越亮,应该已经开杀了吧。不过,对方也是将卫,不可能乖乖受死。就算是宿命,也会拉很多人垫背。

“所以不能选错边啊。“他小声嘀咕一句。那位啊,对付亲娘不眨眼,出手就废她半生心血。但不能说那位狠,因为当娘的,先没得人性。

奇太后听到自己没有情绪波动的声音,“燕公公又怎么了?”她交待寒索杀人灭口,不料人早跑得无影无踪,而且不止燕公公,改遗诏的人也不见了。

泫瑾荻却当没听懂,“影门虽属皇帝专用,想来母妃不会交给皇兄。”

手下当然听不懂王麟什么意思,忽然看向前方,“老大,有灯光!“

王麟也看见了,却是早知道的客,故而不惊,吩咐将牢门打开,然后在门前恭候,等人近了,跪单膝,“末将参见公主殿下,小郡王。“

六道身影,四人带刀,两人披夜斗篷。篷帽落下,正是五公主和小郡王庭筠。

“燕公公求我的,说他年纪大了,又怕新帝上位找他的错,但他宫里待得太久,要求放出去养老恐怕不易,所以让我帮他出宫。我看他从前对父皇母妃相当尽忠,一朝天子一朝臣,皇兄当了皇帝,他的命运估计凄惨,就答应了。母妃不高兴么?”泫瑾荻皱眉。

奇太后心情糟糕透了,但三番四次仔细探,探不出儿子的异样,“没有什么不高兴,哀家本来就要放燕公公出宫,想不到他舍近求远,会跟你开口而已。”

第369章 同谋

天牢里外正换班,王麟是看管的首将,打着呵欠,不怎么像样。

“老大,看管天牢啥时候成了咱们的事了?明摆着欺生。“

左龙营里明争暗斗的厉害,大将军的人和原本的太子近卫队互相别劲,为了肥差,大打出手都不算夸张的说法。看管天牢不像外边刑司府衙的牢房,没有油水可捞。想想看,天牢里关的人,要么是皇帝恨毒的死囚,要么是大官贵族家的,能来探监,自然身份高不可攀,谁能从他们那里捞油水?磕头都来不及。

“眼力不错。“庭筠代母亲开口,“怪不得王将军官运亨通,一路直上。‘

五公主却冷哼,“滚开!本公主要探监,就算皇上也不好拦,小小一个武将,敢挡,斩立决。‘

奇太后心里不能轻松,“那你究竟想如何呢?”

“燕公公出宫前跟孩儿说起父皇有一支像影子存在的神兵,目前由母妃掌管,将来我若当了皇帝,自然听我调遣。燕公公走得仓促,我没来得及细问,现在想来,他大概说得便是影门了。孩儿虽然愚钝,但也总算明白父皇为何珍爱母妃,一定是母妃能为他分忧。”泫瑾荻扮泫瑾枫,其实不必扮得太蠢,毕竟兄弟俩一母同胞,资质差不多。

奇太后问,“是你放走了燕公公 ?”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