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73章 直线

扫帚抬起,再拍,竟让尚没塌的顶颤巍巍。涂泥掉不停,令两人立刻闭了嘴,小扫喝,“要不要我下来请你们二位,再弄个八人大轿抬你俩?当这里是茶馆哪,还有闲情聊天?一起抓住,再矫情的那个就给我待这儿!”

“她没那么容易死。”突然从透气孔上方传来不以为然的声音,“下面的。往后退,砸傻了我一概不管。”

火童子顿时跳起来,柳今今惊愕之间及时往后退开几步,然后洞顶落下几大块,伴随纷飞鹅毛,风乱卷,令两人同时抬袖遮眼。顶都塌了,铁牢自然也解体,等他们忙不迭挥尘再看,再没有碍眼的栅栏。

柳今今心高气傲惯了。“小孩子先。”

火童子一听。哈笑。“我可用不着扫帚拉上去。”

“她脑袋瓜跟我长得不一样,不知道她怎么知道的。”小扫耸耸肩,“反正她让全居安的人找一种土,运气真是好,不但找到了,还就这么一处。”

真实情况是,不完全靠撞运,而是居安造如今已处于行业老大的地位,一声令下,就有工匠提供线索,让铁哥找到了参与建造这间地牢的人。如兰生所料,这么心思缜密的设计,需要专业人士,不可能一点不留痕迹,而这人眼尖滑头,看情势不妙就先溜了,其他人均被灭口,包括设计督造的匠师。

至于识穿这里不是那里,除了这撮土不合帝祠土质,还有兰生职业第六感。玄虚之中,有误导她的意图。在竹殿上见她,明知她会算距离;让懂心术的柳浅浅看守,令她不禁往迷心的方向想;还有,泫氏帝祠可不是那么好模仿的,标志性太强,很难会自我怀疑。

那么自负!如同他放走她一样,笃定她逃不出他的五指山,影门宗主对兰生掌握的情报不全,根本想不到她本身拥有的一技之长是工造,将他的诡计最终拆穿。

柳今今暗生佩服,但随小扫往那扇仿帝祠的大门走。谁知一跨出去,就被大风呼呼吹得手忙脚乱,好不容易将一头青丝捉到肩侧,因眼前的景象瞠目结舌。

一人行的石阶笔直而下,清晰可见琉璃歇山顶和四角飞扬,不是绿竹殿,又是什么!以为是地牢,其实是天牢,坐落在山峰平顶。绿竹殿也高,嵌在山壁之中,看不到上面还有山,只看得到那面众山仍小。

随即她产生一问,“这不可能是为了关我们才建的。”需要怎样的一番工夫?

“当然不是,山下密林陡石,很难登上,但从半山腰起就建了一所宅子,墙普通,园普通,像大户人家避暑别院。不过,越往上走,越热闹。”小扫才说完,飞来一只大鸟。

但等大鸟收翅落地,柳今今才看清是苦脸青年,兰王妃的另一个得力手下,无果。

无果飞快扫过柳今今和火童子,但问小扫,“有花?”

小扫往门里看了看,见自己带的那队人空着手走来,便对无果摇摇头,切声,“影门那只老狐狸,肯定把有花和这两个分开关了,到底还是留了一手。”

无果道,“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回去问她呗。切!我忘了,从今晚开始,她要在天牢里吃苦头了。”没得问哪。

无果却转了身,足尖点地,三步两步就下去数丈,声音传上来,“问王爷。豌豆说,他是天下第一聪明人。”

小扫撇嘴,丝毫不以为是,尤其自己感兴趣的丫头赞扬别的男子,难免要斗斗气,“真是聪明人,所以弄得我们白做工,到头来我们那位大小姐仍要坐牢。”

无果已经离得很远。

“只要查出这是谁家的别院,就能知道影门宗主的身份。”柳今今不但推想,而且感觉自己是正确的。

小扫瞅她一眼,“哪有这么简单?我要是告诉你,此处为五公主的避暑山庄,五公主就是影门宗主了?听说柳大小姐一向看不惯我们家大小姐,是周瑜讨厌诸葛亮,明明自认聪明,偏偏总是对方技高一筹,但处处要比一比拼一拼。”

柳今今没恼,还点头,一副他全对的表情,“那她如何说?”

小扫再瞅柳今今一眼,“他说,不知五公主得罪了谁,让人随处栽赃。他还说,如果我说到周瑜诸葛亮,你还不发大小姐脾气,那就是真改了。”

“你们家大小姐想得这么周到?”改了,但关她南月兰生什么事,真是做不了朋友,还讨厌得要命!

“阴险算计那方面,那位非常迷糊。”小扫不承认有人第一聪明,不过,凡是能补那位迷糊的,就会理智采纳,“你借……眼珠子给我们用一下?”

火童子凉凉抢话,“要不要我帮忙抠出来?”

柳今今一人赏一眼,将长发往后一甩,不再理会他们,一步步踏实了,往山下去。

子夜将近,光明堂放光明,小公公们忙着添油,长灯不灭。

宗祠算得上宫中地势最高处,当然宫廷里不会有山,所以不至于高得不能仰望,从一处宫墙角楼就能看见,可惜堂外两列火盆烧得太旺,令里面的人和物模糊不清,不知进展。尽管看不清光明堂,但它后面的帝祠宗庙却一览无遗,白石的地,花冈的墙,一片寂静。

“子夜了。”到天亮就不再是太后的奇太后语气冷然。

“还差一点。”奇太后并非一人独上高楼,影门宗主不会错过欣赏自己的布局,“别人不好说,但兰王妃一定会冒险救人。只要她的人一动手,我们就放出那个丫头。皇帝看了,无论他如何答应你的宝贝儿子要保兰王妃的命,兰王妃都必死无疑。”

阴谋,绝不能打直线球。(未完待续。。)

而现在,她找回了属于她的路。

“也不知道那位在地下有没有吃好。”火童有气无力,没吃饱的关系,整个世界悲观,认为兰生已被害。

“开审?”火童奇怪。

“兰王妃案由皇帝钦点的三司今日光明堂会审,虽然我完全不知,那位王爷把事情闹大了到底有什么意思。若只是刑司审案,劫狱也方便,现在倒好,要关天牢。”小扫忽一声口哨,即刻有十几道黑影围过来,他道,“有花不在其中,下去再找。”

下雪了,柳今今望着绒白从透气孔钻入,打转而落。外面黑夜,里面冰窖。

柳今今无语看着趴在对面一动不动的少年,没有南月兰生,这小子连逃跑的意志都没有了,即便镣铐其实根本锁不住他。

黑影们马上跳下地牢,从牢门口消失了。

“就在帝祠外会审,你们如何进得来?”这不是等于告诉影门,他们被关在帝祠?而影门没有将他们转移,且这时连看守都未惊动,仿佛专等兰生的人来救?柳今今变了脸色,“小心圈套!”

小扫却老神在在,“圈套设在帝祠,不是这里。有人太过自负,料定我们找不到,顾了遮脸忘了屁股。”

遥空大师说,觉得自己陪衬了他人,看他人精彩而心中不平,却其实也是他人陪衬自己,让自己精彩了而不自知。如此,迷失自我。

柳今今已经明白这个道理,才注意到了柳浅浅的同门情谊,才能喜欢上一个人,回头更发现围绕着自己的奇妙经历。她和南月兰生在途中相遇,是各自人生的交叉,自我主宰彼此相衬。这么明白之后,她就觉得自己从前有多幼稚,非要挤着兰生的路担主宰,因此产生莫名其妙的恶意,结果得不偿失,连脚下的路不见了都没察觉。

第373章 直线

柳今今和火童子听了话,一人虽抓向一边扫拖,心里皆怕上方拽拽的家伙光会说大话。不过两人的手触到扫把时,心头诧异,看似很普通的蓬尾,细杈软若羽毛,枯枝牢固如链。却不待诧异完毕,身体就被一股大力拉腾空了,眨眼飞出地牢踩到平地。他们虽认识小扫,而且也知道不一般的主子当然有不一般的手下,但亲眼见识他的厉害,感到十分吃惊。

“兰王妃没事吧?”柳今今先回过神来。

“呃——”这个问题很难答,语气出来之后,小扫斟酌一下字眼,朝天斜眼望,“人是还活着的,有没有事可不好说,虽然开审了大半日,应该没那么快得出定论。”

柳今今虽然到处跑江湖骗钱财,打交道的却多达官贵人,听了小扫的粗话,蹙眉不能适应。火童子却笑得欢,直道有趣。

“兰王妃怎么知道这里不是帝祠?”说帝祠的,不也是南月兰生?柳今今想知道。

“上来吧。”一把扫帚大剌剌拍下。一张平淡无奇的脸。唯眼睛里最神气,自上睨下,“女的,先。”

“好大的雪。”她轻语,不由自主拐一眼铁牢,哪怕知道那人不在。

一觉醒来,南月兰生已不见,看守也换了他人,不管她和火童怎么问,对方除了送饭,一个字都不多说。而且,差别对待悬殊,本来的三菜一汤,变成了残羹冷炙一破碗。换作从前,她心里又要讨厌兰生一笔。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