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75章 非兰

奇太后心里却舒坦了不少,“是吧?其实不怨我,是那孩子命不好,而且他要是乖一些,也不至于受那些苦。只但愿他下辈子投胎到富贵人家为独子,弥补这一世的遗憾。你记得提醒我,年节里为他点福灯。”

此时,帝祠暗,光明堂也熄了灯,好戏还没上演,却已曲终人散。

“而且宗主虽过于自负,但他谋心确有强我之处,能想到趁着新帝急需用人填都护军的空缺,我们可以由此掌握帝都军权。”左龙营为宫廷卫,真到造反时,就怕对方人多势众。当然,影门在帝都外也有准备战力,但一发而动全身,以安鹄为首的新帝幕僚极可能提前知晓而想出对策。

“别提这件事……”奇太后抬手阻言,“我那时虽狠下心肠,却不知是否年纪大了,近来看着枫儿就会想到他,时而半夜惊醒,心悸冒汗,好似要有报应一般。”

“娘娘心慈,都是您的亲生儿,那位殿下泉下有知,一定会谅解您的难处。”马屁拍得溜串儿。

黎公公吓一跳,“那……奴才这就追去让他们小心!”

“恐怕来不及了,她能让更夫敲这一声,分明不怕我们警觉,肯定得了手。”奇太后咬紧银牙,今夜的惨败虽能推到宗主一人身上,但她仍感觉到了令自己无法喘气的巨大压迫力,“南月兰生!此女绝对留不得!”

“她真有这么厉害?”听宗主和太后之间的对话,又听太后的恨声,黎公公实在有点不敢相信。

奇太后已往门楼里走去,不能回答他,或者不想回答他。不过,倘若南月兰生本人听到这些,一定会大喊冤枉。

这一连串炸得影门宗主和奇太后乱跳的鞭炮,她虽然是那根引信,还很无辜被牵入,点火的,却不是她,让哪个鞭炮先响哪个后响,安排顺序的,也不是她。她要做的事,从景秀庄出来,就已经全部完成。接着,便让泫瑾荻拽回了以为不该回去的王府,睡了两大白日舒服觉,把能者的出路想明白了,并终于行动起来。再接着,她就坐在光明堂里,回答一下安相,京天监和安国侯三司的发问,连同证人互辩都用不着。统共两个关键证人,瑶璇是力证她无罪的,而另一个说她和死道士**的小道士,居然死在来光明堂的路上。经御医局诊断,说是急惊风暴毙的。

兰生虽然跟医盲差不多,难得还知道急惊风是小儿病,没有其他疑问,就为自己对小儿年龄范围的无知表示惭愧,一直以为小儿应该六岁以下。她还差点问出口,但想到御医都是什么级别的,会当她挑衅,再来个协私报复,将死道士的验尸报告推翻了重来,那她就是自己找死了。所以,为了小命,她绝不好奇。

无论如何,三司在物证存有疑点,人证一面倒的情况下,问也问不出真相,又不能对孕妇刑求,真有点应付似的,尤其看热闹的新帝无聊退场后,居然还冷场了好几回,熬到深夜以显敬业,这才宣布兰王妃为杀人嫌疑,暂不能回王府,委屈她在天牢住两日,等案件有新进展再开审。

天牢中,兰生同王麟打招呼的时候,压根不知影门两大首脑人物被炸得气冲天,将她当成敌阵中潇洒指将点兵的诸葛孔明,把“功劳”都归了她。更不知她暂时死不了了,因为个个想要让她死得不容易,死得痛苦万分,死了也不得超生,才能达到心里平衡。

有人,无意的?有意的?敲深原来已在某些人眼中的钉子——就是她,让他们疼得只顾拔钉,不知道近在咫尺的箭头,很快将穿透咽喉。

回到王府,这个人问上前来的堇年,“有花?”

“那个天玄道的道士正替她疗伤。”堇年回答,狭眼显得萧索冷酷,“如你所料,他们将人藏在帝祠,子夜一过就要撤,扮作倒夜水的小太监,明明有破绽,守宫门的人竟是查都不查,直接放了出去。显然是一伙的。等他们出宫后,我们前后截断,杀了个措手不及。”

“受伤了?”这个人正是泫瑾荻。在皇帝面前装他妈会算计,在他妈面前装皇帝不好对付,以风流皇子怕死王爷为假面,丝毫不介意惧内小丈夫这些称谓,在他爱妻不知情的支持下,他的终战已经开始,且今晚这仗赢得漂亮。

“刑求。”本想言简意赅,却似乎感觉身后玉蕊不满的目光,不禁加一句,“四肢皆断,昏迷不醒,能否保得住性命,还不好说。”

真狠!万一人被救了,也不想让兰生好过!泫瑾荻却不能让自己为此分心,一路走入自己议事的小楼。厅中站着坐着一圈人,见他纷纷行礼,并问及兰王妃。

“她暂押天牢,无事。”泫瑾荻坐上主位,一个手势让众人也坐,“九星山着火,一定要大事化小,各位看让谁负责合适?”

一人道,“九星山属于都府衙门管辖,因安少相大肆换上自己的亲信,都府大人这半年吃饭不香,只要下官稍提立功报官,相信都府大人一定会尽全力抢下这案子。”

宇老再点了几人的名,请他们配合行事,议过。

“兰王妃的案子该当如何?”有人问。

又绕回来了。

宇老代泫瑾荻言,“此案有没有证据是其次,最伤兰王妃名誉。影门显然明白,故而早早散播了流言蜚语。如今谣言愈传愈不堪,三司若判王妃娘娘清白,反而更难遏制悠悠众口,多添一条遮丑的笑话。因此别无他法,纵然要让娘娘委屈,也只有避风头……”

“各位从明日起煽风点火,上折子弹劾兰王妃,闹大了,三司硬着头皮要有点作为,不但称皇上的心,还称百官和市井之徒的心,再说又出了太后让位这等事,既然称了心,谁还再回看落难倒霉的王妃一眼?”泫瑾荻低头喝茶。

不是送客,为时尚早。R1152

黎公公还跪在雪中,哆哆嗦嗦趴着,听奇太后让他可以起来了,才赶紧起身,将奇太后身边打伞的小太监打发,自己撑着。

“原本以为咱们这回伤了本,必定引起门中不满,方长老会趁机拉拢,不料宗主放虎归山,天庙都毁了,谁还会惦记着咱们。娘娘洪福齐天,将来,不管是天下,还是影门,必归您无疑啊。”

黎公公本没在意,但主子那么惊,他就不能不动脑子,转念一想,也发现怪异的地方了,“好像是梆子。奇了,不是才敲过没多久吗?”

“快!”奇太后气促,“快去问清楚这是几时的!”

h2>

“话虽好说,但我也是因南月兰生受了昨夜耻辱,心里也没那么好过。”奇太后回过身去,再望那个方向。

黎公公招来小太监。

“你亲自去!”奇太后一把夺过伞,哪里还顾得母仪天下的娇贵。

黎公公不敢说不,跑下宫墙,没多久抹着汗拖着雪再跑回来,“娘娘,奇了,更夫说他刚与人交班,这是子夜第一敲。”

“就算风族人都复活,本宗主也不怕。弟子动摇,是因为上面的师父们长老们动摇,今后你们不要再说助长他人气焰的丧气话,门下人心自然就定得住。”本来就烦了风者传说,影门宗主训起奇太后来,“和南月兰生的赌到此为止,输赢不必再论。你说得不错,是我低估她的本事,但我又非正人君子,既然是猫捉鼠,怎么玩这个游戏,就由我说了算。你儿媳妇那么能干,天庙毁在她手里,我怎能让她死得太容易。你放心,我会让她给你生完孙子的。”

一甩袖,风雪退避之后再来袭,人却已经走了。

第375章 非兰

黎公公连忙应是,“请娘娘回宫吧。”

忽然,嗒——嗒——嗒嗒——梆子声。

奇太后一怔,脱口惊问,“这是什么声音?”

刚刚才子夜!

奇太后意识到很不对劲,随后明白了,“糟糕!埋伏的人若到子夜还没有看见动手信号,就会带人撤走,而南月兰生如果料到宗祠是引她掉落的陷阱,才以假梆子迷惑我们,其实打算半途劫人!烧天庙,除了免五公主被怀疑,还要让宗主乱了心神,顾头不顾尾。”

黎公公却只说奇太后的好话,“宗主虽具天赋,当影门之首却显得太随性任意,连祖师爷的门规和警言都满不在乎,在天庙下动工造了他喜欢的殿宇,现在因他的轻敌付之一炬,他也毫无痛惜之意,这种时候了,还只有自己的好胜心,与为影门着想的娘娘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娘娘为了影门大业,连自己的亲骨肉都……”

“南月兰生是我的。”眸底敷霜,双目睁寒,声音如落冰珠,影门宗主不让奇太后讨人。

“宗主!”奇太后不悦,“你若仍当她老鼠那般好捉好放,她不但不领情,还会咬着影门不放。不要到了最后,因宗主你的意气之争,连累影门付出更惨痛的代价。天庙被毁,并非一句找好地方再建就能立刻重振人心的,加之风者再现是确凿之事,弟子人心动荡……”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