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76章 儿们

京钦天慢慢停了步,看安相走远,听安国侯走近,不禁冷哼一声,“自己的儿子都管不了,还好意思说别人的儿子,好歹我儿不至于压过老子去,也不敢在老子面前颐指气使。”

沉默半晌的安相终于开了口,“要借惩罚兰王妃的机会,让老百姓认为朝廷仍公正,皇上英明无比,重建他们的信心。你倒也不必绕圈子,京大人与我两朝为官,安国侯辅佐三代君王,难道还听不懂你的意思么?”

安鹄面对父亲亦没有谦逊的姿态,目中幽暗,话语无温,“听得懂就最好了,请三位大人尽快结案,别辜负了皇上的信任。”

京钦天随后跟上,不无讽刺,“安阁老真是生了个出息的儿子,看他指点江山的气定神闲,本官就觉得自己老了,无法同年轻人的魄力相比啊。”

安相神情平淡,“听说京大人的大儿也十分出色,不必妄自菲薄。不过有句话倒是说对了,我们老了,该给年轻人让出位子来,更有魄力得帮皇上治理大荣。”

京暮出来一见,作势拍伙计脑袋,“榆木榆木,好歹问了名姓再来请我,无名小卒要见你家老板,你都来请的话,你家老板还有空打算盘计工钱?”

伙计吐舌,正想道对不住,却见老板仍是走了过去,坐姿虽不客气,显然却不是真不想见的客人,当下抓抓头,可不敢说老板任性,默默下楼干活去了。

“何必呢?对我有气,却对伙计撒。”客为泫瑾荻,今日卸去皇贵宝气,来访老友,“我头回来,给我推荐一下你家招牌菜,还要上好酒。”

“先让我看银子。”京暮圆脑袋晃,圆眼珠转,“我这儿谁都招待,就是不招待吃白食的,除非我请来吃白食。”

泫瑾荻看了京暮一会儿,“你认真的?我堂堂一个王爷,难道还能吃霸王餐?”像他媳妇当年?

“就是你们这种皇亲国戚才麻烦,吃饱喝足了,付账时就说,平时都是小厮管事带钱,一个人出来就忘带了,让伙计上门讨。你说,我一个小饭馆的伙计,上王府门口,讨得不是银子,是板子了。”敲着桌子,摊开手,“没钱就别说话了,王爷滚好。”

一锭金稞子,放上京暮手心。

京暮咬一咬,收进腰间荷包。

泫瑾荻摇摇头,“啧啧,瞧你这贪相,谁还能想起少年第一才子之名。你做生意,我也有买卖,你怎么就成奸商相了呢?”

“放屁!你亲自做买卖吗?你亲自带伙计吗?你亲自打算盘吗?”京暮不能饶他。

然后,京暮目瞪口呆,看对面那位从腰后拿出一个小算盘,噼里啪啦打了一番,手势熟练,念多少数,打多少数,结果丝毫不差。

“有资格跟你谈买卖了?”泫瑾荻问。r1152

安国侯出了名的没作为,没想法,随大流,因此附和京钦天,“京大人说得对,物证是死的,尚有疑点,而人证有利于兰王妃,可以说,无罪的可能更高。兰王妃为皇子正妻,六皇子封王后,更是一品命妇,有册有仪,怎能随意削她的妃位?”

“听说安世侄少时与兰王妃青梅竹马,兰王妃出事,应该会帮她才是。”京钦天却看到安鹄面露讥峭,立刻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又不得宠又不得权力,如同摆设,这样的皇后不当也罢。况且,今时今日对我们都能摆那么大的架子,皇上就信他一人,凭他一句话定能改变妹妹的冷宫命,为何冷眼旁观?‘以为对付了大国师,就能代替成为先帝第一信任的人,京钦天没想到一朝天子一朝臣,如今新帝不信占卜卦算,也不理朝政,都交给安鹄决策。安鹄则只信任自己提拔上来的人,最近开始讨论革新朝廷官制,钦天监眼看要沦为只管祭祀仪式的无权小司。

“这个越是近臣,越要小心这种事,弄不好会失宠的。”安国侯说了句公道话,“亲家,兰王妃这事还是照皇上的意思办吧,拖了这几日,惹来多少催罚的折子,怪不得皇上生气。要说判兰王妃完全无辜,也有点勉强,毕竟人死在她那间屋子里。退一万步说,就算兰王妃真是被人陷害,必定是后宫那几位。不管是哪一位,咱们都不好得罪。我儿今日在宫里陪皇上赛竞,我已让他探探皇上的口风,一有消息,我就告诉你。”

h2>皇帝火大了!

“京大人说得虽不错,但本官一向公事公办。兰王妃案在民间影响恶劣,连累皇族其他成员,甚至皇上圣名都被嘲笑了。兰王妃也许没杀人,但肯定行为轻率,否则怎会导致如此荒唐的结果。而且,死个道士本来也没什么,偏偏让那么多人看到不堪的场景,以致流言四起,如今就算我们想压下去,百姓也不愿意。”安鹄好一个公事公办,说着说着又成了官场现形,“皇上继位之前,国库空虚,连年遭逢天灾,无知愚民现在却将这些错归到皇上身上,怨声载道。两位大人,难道你们以为此事只关兰王妃一人么?大错特错。兰王妃身为命妇,行为失检不当,不惩不足以平民愤,更是雪上加霜,令天下人质疑官官相护,只要是皇权亲贵,杀人无罪。我们身为天子之臣,应为天子分忧,只要能保护天子,要因时制宜,以兰王妃案立一块明镜高悬,平定不安的人心。”

“也只能如此了。”京钦天叹道,“本不是我想替兰王妃伸张什么,只觉得削正妃贬庶民都太轻,但偷奸杀人却是死罪。”他想要往不利于南月兰生的方向查案。

安国侯虽没作为,不是人傻,恰恰是聪明,怎能不知京氏南月氏的仇怨已久,加上他家那位儿媳妇与兰王妃的争锋相对,但也只是装不懂,笑道,“要说好儿子,还是暮世侄。听说他请到怪才潘越为你作画像。潘越的画千金难买,更不说为人画像了,这份年礼就是孝心无价,犬子不及他万分之一。”

京钦天提都不提朵羲函因爱寡妇而冷落女儿的事,反倒心情真好了些,“那小子也就银子多,不过还能知道对不起他老子,想得到讨好,我就让他过个消停年,暂不提让他为官之事。”

安鹄坐在书桌后面,正接过小吏递上的最新一本折,似乎没听到京钦天的话,但念,“兰王妃案虽证据不足,对皇族名声的损坏已为既成事实,国法不惩,家法难容。吾等为圣上家臣,恳请圣上削去南月氏正妃位,族谱除名,贬为庶民。”

京钦天皱了皱眉,“既知证据不足,国法家法都不可轻率。”

第376章 儿们

安国侯与京钦天是亲家,自然互帮互助,“安鹄是庶子,据说没少受安相夫人的气,还有那些嫡兄嫡妹,谁将他当了人看?朵蜜说,安皇后未出嫁前,可没少欺负他。安家人大概没料到他这么好命,得到三皇子的赏识,青云直上,年纪轻轻,与老子平起平坐了。”

京钦天却冷着神情,“安鹄狼子野心,南月涯待他视如己出,为他进官场打了多少关系下了多少工夫,但他一进官场就忘了那位先生了。南月涯失势时,他外调为官,一分力没出。南月涯死后,不但没有尽到弟子孝道,居然还让人开棺验尸,怕他师父诈死。再看他待他亲父的模样,我不由毛骨悚然。此子不知忠孝,不知恩德,安家迟早都会死在他手上。‘

“不会吧,若无他力荐,安家怎出得了皇后?‘安国侯持疑。

两个当爹的,一个假客气,一个真不客气,所以人心是世上最难统一的东西,各为各打算。不过,京钦天不知自己一点不了解儿子。那个儿子不是不想当官,而是不想在老爹手下当官,跟安相的儿子其实很像,只不过良心好一点,不当面打击老爹,而是领着一帮士子学者大搞地下活动。

京暮的神仙楼,是地下活动的总部,忙得不亦乐乎,整日不是骂朝廷,就是写策文求革新,时而上联名书让官府头疼。因此,神仙楼稀客不少,伙计们个个练就火眼金睛,看到乞丐都不会怠慢,更何况此时此刻这位独客,穿得寻常锦袍子,但面相俊彩生辉,气魄不凡,点名要见老板。接待的伙计领客上了二楼雅座,便毫不犹豫通报了京暮。

安相转身就跨出儿子的地方。

当然,皇帝本人并没有这么说。他近来越发沉迷竞技,不管是酒宴,乐宴,还是美人宴,都喜欢摆在原来的月华殿,而且彻日彻夜不出来。百官的折子由阁部挑选要紧的,安少相再亲自送进去。所以,皇帝发火这件事也由安少相传达,回到阁部就请了三司过来。

京钦天冷冷扫一眼遍落地上的折子,再看安相一副不打算训儿子的垂眼神情,决定开口,“莫非甩一地折子也是皇上的旨意?如若不然,安世侄这么做可就有点过分了。你虽与我们官阶齐平,但我与安国侯与你父亲同辈,说起来就是你长辈。”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