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82章 新妃

正月十八,瑾王爷再婚。

“五公主和驸马为人亲厚。广结有志之士,且一直帮助陷入困顿的落魄才者。两人是皇亲国戚,他们的举荐可上达天听,人缘自然好得很,所以但凡公主府的宴请,发贴必到,最容易聚集各方人士。要说能与公主府并齐的,就数玲珑水榭了,只是柏老板不喜欢官场,比起高官,更喜欢同巨商打交道,哪怕自古天家都将商人降得极贱,显然柏老板相当不以为然。”泫瑾荻从不叫柏湖舟小舅。

“我也不以为然。一国富强,与商人大有关系。贵族们怕暴发户已经很有钱了,再不降社会地位,他们自身的地位就受到威胁。而且,贵族代代相传,靠朝廷养着,商人却不能如此,一代顶多赚三代,要是子孙不出色,也就富不过三代了。从生存能力来说,商者更强。再者,那些古老的名门望族,谁家不做买卖?皇商,官商,比比皆是。换顶漂亮帽子遮着罢了。要我说,这个世道就是分什么三六九等,才有问题。士,农,工,商,各司其职,有何贵贱之分。即便是妓子,只要她合法从业,本份赚钱,也是值得尊重的……”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了,兰生嘎然止声。

注意到泫瑾荻若有所思的目光,兰生呵然催促,“不是要交班去,快走。”

泫瑾荻淡淡收回视线,仿佛没在意兰生那番震荡他心的话,道声走了,便钻出车去。无果没给两人恋恋不舍再别的时间,一抖缰绳,马车就快跑起来,因此兰生不知道,泫瑾荻站在巷底,目送她的车拐上闹街,好像茅塞顿开,又好像迷惑更深,良久才重新迈开步子。

“新妃娘娘真是善解人意。”小坡子笑声发涩,听不出忍笑,“因为太皇太后老人家不喜铺张,加之皇上和王爷都是至孝的人,尊她老人家,今日一切从简,并未邀请任何宾客,但拜礼的喜堂还是有的,且王爷也关照了阖府上下必须为您好好庆贺一番,因此摆了十桌家宴,以作补偿。到时候,小的会代王爷和您多敬大家几杯的。”

“新妃?”大红锦袖下的双手紧紧捏成了拳。

“王爷为您讨得封号——新王妃。”

于思碧恨不得咬碎银牙,竟羞辱她至此!

却不知,那一位可不是对谁都良善的性子。或者,应该这么说,是只对一个人保留着最后的良心。(未完待续。。)

“那就是新帝同时对付两人,不过身为皇帝,有必要用暗杀这种方法吗?”都已经是皇帝了,随便编派个不是,流放驱逐,在半路上解决掉,或者发配到鸟不生蛋的地方。如同死刑缓刑一样,要比大庭广众之下搞暗杀体面。

“应该是影门。”泫瑾荻心中有答案,还很肯定,“影门势力从来无形,但经奇太妃之手,遍布朝野,就藏于各派权贵之中,平时看起来无异常。现如今,影门要明争天下,这些人当然必须为之效命。故而藏也藏不住了。只是享受了这么多年荣华富贵的太平日子。手中有权的,更是混得如鱼得水,突然主人让他们披挂上阵了,肯定不少人会犹豫。这种事。有一个就会有一串。自然要杀几个动摇的。以警示其他人。不过,我想,或许还不止是内部清理。”

今日,她对八人抬普通花轿不满,对迎亲队伍只有二三十人不满,对一路单调的喜乐和缺乏看客不满,门前稀稀落落的爆竹声不满,各种各样不满。她让丫头们打听过六皇子大婚的情形,据说那是一场甚至能盖过太子大婚的盛典,万人空巷,风光十街,即便灾民发起刁难,六皇子妃沉着的表现却为那场盛典增光添彩,赢得了相当的口碑。自然而然,她因此,刚得知瑾王爷和自己的婚事定下时,盼望那场婚礼能够更加奢侈更加华丽,赛过传闻中了不起的六皇子妃。后来尽管从准婆婆那儿知道不能大操大办,她的虚荣心并没有减弱多少,所以这样乏味的迎亲,与她的期望落差太大了。

要不是曾嫁过一次,这回比起那时的嫁妆抬数要体面得多,而抬嫁妆的人数勉强将迎亲队伍扩充过百,再者,无论如何,想到终于成为瑾王正妃这个事实,于思碧心情还是激动喜悦的。她决定,自己封为皇后的那天,一定要让全帝都的老百姓到宫门外对她朝拜,并且要他们为她塑金身石像,像神一样供奉她。她要做天下最高贵的女子,再美再能的女子都得向她俯首,为她提鞋也是她们的荣耀。

“宴中一位客人之前向我求救,说有人要杀他,我让柳夏堇年他们轮流跟了几日,今日换我。那人本是胆小如鼠,说自己危险,却又不肯吐露详情,非要我们保住他的命再说。我还以为他耍我们,不料真出了事。”泫瑾荻有些懊恼,“每道菜我们都查过,一锅里热腾腾出来的,碗碟也不曾动过手脚,人却在我眼前一命呜呼。”

“为何要在公主府杀人?”兰生很想知道。

于思碧正在自己的白日梦中畅游,忽听媒婆说新郎二字,心都快飞起来了。可惜,差一口气,没飞离地面,小坡子的话让她重重往下坠。

“王爷命小的传话,这两日朝中连着七位大人暴毙,事态严重,皇上给阁部十日期限查明原因,他虽无官职,却不能因此悠闲在家,决定同铮王爷一道前往都军司帮忙,若是赶不及回来拜堂,就让小的捧新帝封王所赐朝服,代他送娘娘进洞房。”

她该料到的!让能嫁他的喜讯冲昏了头,还嫌这嫌那,想着有朝一日要盖过南月兰生的风头去。于思碧咬破唇角,舌尖尝到的一丝血腥味让她渐渐清醒。她太大意了,只有收服住这个男人,就像师叔收服了先帝那样,她才能真正风光,要什么有什么。所以,她不能生气,不能发火,连一字怨言都不能说,即便她知道小坡子说得根本就是假话。瑾王爷关心起国家大事?她从来知道,除了玩兴之外,再没有令他感兴趣的事。

“是新阁党的人么?”安鹄所领的新阁官员在新帝的支持下,俨然成为一党。

“不是,三人皆为繁京派出身,但由钦天监京鹏推荐为官的,只有其中一人,另两人效力黄大学士。黄家原本和京家因对付你父亲而交好,这三人似乎是一派,但其实黄和京又因新帝继位后的权力划分产生嫌隙,并非真是自己人。官场不过如是,是敌是友皆看眼前利益。”泫瑾荻留意到马车停了,外面看不见一个人影。

第382章 新妃

虽然奇太妃打算按照大婚的仪式来办,但一批官员上折子,以国库空虚,应缩减皇室开支为由,反对声浪不小。新帝和贤太后最喜欢看奇太妃吃瘪,对这种反对声暗暗叫好,一道简办的旨意下达内务司。新上任的大公公是贤太后的人,来不及讨好,说瑾王爷这回再婚和当年六皇子大婚不好比,前者是宫内事,后者是瑾王府家事,所以不能像对待兰王妃那样,由宫里代替女方出几百抬嫁妆,嫁妆应由女方娘家负责。而且又因为是在瑾王府成亲,宫里不需做什么准备,往瑾王爷当月花销中添一笔置办银子就是。

奇太妃生气,但内务司说得有理有据,就没法反对,只好自己破费,给于思碧置办了百抬嫁妆,还给瑾王府账房拨了一万两,要求婚礼不能马虎。她不要于思碧娘家人出现,并关照于家闭好嘴巴,免得于思碧庶出的身份,还有并非黄花闺女的事,传开去,又安排安国侯夫妇认于思碧为义女,从侯府出嫁。她如此煞费苦心,当然是要为于思碧将来顺利封后铺路。不过,她要是知道儿子“贪污”了那一万两婚银,大概呼吸都能喷出火来。

由两位官媒婆搀扶,于思碧跨过瑾王府大门门槛,心总算落了地。

说实在的,她还真想问问前瑾王妃去,到底用什么方法,让原本风流成性的男人竟然惧内,不敢玩女人,只敢玩竞技打擂之类的东西,甚至已经下了堂,这男人还顾忌着,不能自己与她拜堂成亲。不过——

“大事要紧,本妃与王爷的婚事由奇太妃请了圣旨,夫妻名份已定,拜堂这些不过是给宾客们看的礼数,无妨。”于思碧谨记师叔吩咐,从欣喜若狂的心情中冷静下来,还得稳扎稳打自己的基底,只要泫瑾枫是真男人,迟早会成为她的男人。

重生至今,一直让自己适应这个时空,而非大言不惭,满口自由平等,希望所有人一夜进化千年。时间的河流,历史的河流,都有它们的走向,无法跳跃过去。两者的交汇,或者有产生新方向的可能,但绝非一人之力能改。她,选择夹缝中生存,就在自己的周围播种,一寸绿茵一棵树苗,求越来越能痛快呼吸。

兰生问道,“不是昏迷了好几人吗?”

“三人。”泫瑾荻答,“几乎同时发症,先闹肚子,再口吐白沫而人事不省,我离开时大夫已宣布他们无脉息,而且大夫看不出这事恐怕难以善了,三人均是三阁官员,六品的官,却颇有实权。”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