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84章 降魔上

“下回你自己跟他说,哪怕狠狠骂他一顿,别让他对我诉委屈就是。”泫瑾荻自认任务完成。

“大概吧。吉时是上午,这会儿天都要黑了,再繁琐的仪式都应该结束了,我猜。”泫瑾荻终于动了,走到兰生身后,坐进舒服沙发里,十指轻轻为她拢发,“你怎能把所有好家具都搬过来了,好歹我还要在那儿住一阵子,也该想着我些。”

瑾王府最舒服的屋子曾是尔月庭王妃寝楼,现在那座楼里的好东西都在南月宅的兰楼了。

“我搬到尔月庭住了,尔日庭人太多,感觉挤得慌。而且,尔月庭入夜锁桥的规矩,不用我再多啰嗦,一切照旧就行。小坡子说,这么一来,他也好打理了。对了,他搬到尔月庭那天,激动到眼泪都迸出来了。你啊,对待他确实有点不公允,虽说是对我忠心耿耿的人,对你也是没话说的。”被小坡子唠叨烦了,就帮一次好话。

兰生不以为然 ,“就是因为他对你忠心,我才不能全信他。俗话说,忠仆不侍二主,你我就算还是夫妻,总有冲突吵架的时候,他自然向着你。再者,做人实在不必面面俱到,没有缺陷,反而不真实。”

兰生刚想嘲笑回去,泫瑾荻却不给她机会,继续说道,“今日瑾王爷再婚,本就没我什么事?六皇子泫瑾枫,瑾王爷泫瑾枫,宗册上载此名,圣旨上书此名,奇太妃称他枫儿,皇上称他枫弟。”

兰生开始明白了,“你......”

“新妃嫁得是瑾王爷,也就是泫瑾枫。你以为我是权宜之计才假装娶进于思碧,你恼我气我,不喜欢我在此事上妥协,但我其实答应得并不犹豫。如果有人处心积虑非要嫁我死去的兄弟,与我何干,我为何不答应?所以,我让小坡子捧了瑾王爷的朝服和册封的玉盒,盒里装着泫瑾枫的牌位和生辰八字 ,一切备齐,礼数全套,名份可成。我兄弟虽待我无情,但丧于英年,想来地狱孤苦无伴,于思碧愿意嫁他,今后逢年过节终于有个添香奉献之人,为他做过的孽赎罪,是我兄弟最后一点福份。还有于思碧,横竖死过一任丈夫,再嫁一任死丈夫,也没什么好埋怨的,好歹享受了锦衣玉食。等将来,我兄弟终能光明正大入葬,我再做安排,让她可以作为王妃陪葬,一世荣光。”眼中金灿,眸底深黯,痛楚倾泻而出,情绪却冷若沉冰,“我倒是一点都不喜欢宗谱上泫瑾枫的名字旁边是南月兰生的名,人人当你是六皇子的妻,瑾王爷的妻。你我皆知,我不是六皇子,不是瑾王爷,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是无兄无弟的独子,连名字都是自取,若是死了,只能成孤魂野鬼。那座王府里,什么东西是我的?那片宫宇中,什么东西又属于我?抛却泫瑾枫这个壳子,景荻是谁?与你不过是桌友,仅此而已,可悲......”他本以为他少恨些了,忘却些了,能自欺欺人,占着泫瑾枫的名尚可以混过,但皇宫里那些所谓的亲人仍向他加诸苦难和耻辱,借着伤害兰生,这令他愤怒。

‘够了!‘兰生望着泫瑾荻越来越怒的神情,一把握住他的手,双眼染了水雾。嫁给他多久了,爱上他却好像还是不久前的事,不认为七岁会喜欢五岁的小屁孩,但可以从桌友开始算,种子落了心,到他落水而“亡”却扼了芽,然后他又成了六皇子,却已不是六皇子,生活在一起,经历重重,两道影像重叠成一道,情感这回迅速萌芽。

要是以找好老公的标准来看,聪明人都知道,他实在不算合格。虽然有豪门的出身,却背负了海深的仇恨;虽然回归了豪门,心理阴影的面积却太大;一大家子无情无义的亲戚,不打起精神来,随时死无全尸;权力富贵的身份只是标签,摘掉后也不算罢休,善终是亲人最后留给的仁慈,一般还不愿意留。有房有车,有珠宝有金银,有地位有面子,都是当下的事,闭眼睡觉再睁眼,发现有牢房有囚车,珠宝充公金银没收,动辄全家倒霉灭一门。所以啊,本人性格这么大缺陷,家庭背景那么大黑洞,在相亲市场上,条件稍好,父母双全,不缺吃穿的姑娘根本不考虑。但她已经没办法了,自己的选择,先婚后爱,而爱情需要包容和维护,因此,要承受越爱他心越痛的负面效应。

这个人,恐怕一辈子会背负着那些非人的黑暗岁月,就算是她,也不能根治他,只能让一直流血的伤口少流血,反复裂开的伤疤少裂开。五岁的他虽傲慢无比阴恻恻,关键时刻却不乏君子之心,如今连假装君子都不愿意,以盒中藏牌位的方法骗于思碧拜堂嫁了死人,小心小眼寸寸步步计较到陪葬,明知那女子是他母亲的又一棋子,他却认了真欺侮,已不在乎将来大白于天下,可能受到世人的轻蔑。

于思碧其实只是个小人物,他本可以不搭理不出席,任她挂空一个瑾王妃,守空一间华丽的屋,只要寻找合适的时机,一张纸一道令就能让她离开。兰生不觉得自己仁慈,同为孤儿的出身,她不随便同情任何人,自然也不同情于思碧,但她因为泫瑾荻的作法,感他所感,不觉得痛快淋漓,但为他痛彻心扉。他将泫瑾枫和自身分得那么清楚,已经抹杀从前的的自己,为她不再为瑾王妃而高兴,正是内心的不安全感。她也许可以因他对付于思碧的阴狠有一点点窃喜,但她更知道这种不安全感如果任由发展,缺陷人格会变成危险人格。

突然,兰生一骨碌爬起身,对神情僵冷,妖俊变了魔形的泫瑾荻,笑伸出了手,“跟我来。”

泫瑾荻冰冷的眼里回暖,神情重新自若,但他自己毫无所觉,见兰生笑,就跟着笑,怒火中烧瞬间化了无,“怎么?”

兰生双手叉腰,“叫你来就来,难道卖了你不成?”

好吧,他要跟过去划分彻底,她帮他!他化不成魔,因为她会紧紧收着他,就只能当个华丽丽自傲的妖怪。R1152

兰生与于思碧却不是一类人,对此缺乏基本关心,还以挺羡慕的语气感慨一下,“我嫁给你的时候,要是你也这么贴心就好了。”

她不承认自己是个迷糊精,但没关系,他爱极她迷糊的样子,“贴心之前,我得先睁得开眼吧。”

“珍园。”泫瑾荻答得快,“那里本来就只能女子出入,她身为主母,要管的人,要做的事,都在园子里了,省得两头跑来跑去,上锁下锁那么麻烦。”

“......”一直没有问泫瑾荻对再婚的打算,当然希望他别心软,却也没料到他这么狠,“她住进珍园,你还上锁吗?”

炉火很旺,无烟防尘的设计,导热的玻璃板,令屋子暖适。她造的屋子,总让他想在其中安居下来,总让他感觉和她一起过日子会很好。听她才想起今天什么日子,泫瑾荻不由好笑。

兰生笑哈哈,“也是。那你这会儿能过来,仪式都办完了?”有关瑾王爷再娶的事,她吃过醋,生过气,对他发过脾气,见好就收,现在需要信任他。

“自然,前任王妃出轨之事才过去月余,瑾王怎能不吸取教训,再任府中女眷随处乱走,就算贵为王妃也不行。珍园为新王妃居所,并设立家规,此事特意禀明了皇上,皇上体谅他六弟,立刻准了。”于思碧要是聪明,再嫁的人选就该慎重挑选。难道谁坐上正妃的位子,就能受正妃的恩宠和待遇?首先犯了愚蠢的一条,至今还以为凭美色能收服他。

兰生转过身来坐,仰面睁大了眼睛瞧他,“都设立家规了?那我能认为,你没打算为我洗刷冤情,恢复我的名位吗?因为你一定知道,我要是回去,一,绝不可能住珍园,二,绝不可能让你锁住。”

泫瑾荻从沙发上移下,与她对面,“运气不知多好,才能因祸得福,脱离声名狼藉的六皇子瑾王爷,我还没祝贺你重返自由身,你却想要再嫁回去。南月兰生,莫非你稀罕王妃位,嫌我无权无贵,当不得你再嫁的夫君?”

“我让都护军帮了点小忙。”兰生的画工是无法用好或不好来评价的,泫瑾荻目光不离画板,“从安国侯府到瑾王府,一路由都护军护道,不准任何人接近。还好选得是十分僻静的小路,没有过于扰民。”

新妃娘娘不满没有观众,理由如上所述。

第384章 降魔(上)

兰生捉了他的手,示范他怎么做头部按摩,然后闭眼享受,“你住尔月庭,于思碧住尔日庭,不怕她与你分庭抗礼?尔日主庭的楼面虽然如迷宫一般,但时日久了,还是能画出地图来的,她要是够聪明,足以养一个营的私兵了。”

“尔日庭都是奇太妃新派的护卫,她一个女子,怎能与男子混居,当然住入后府。”她享受,就是他享受。

兰生奇问,“后府是哪里?”她造的,她监工,从头到尾,没听过后府这地方。

兰生完全糊涂了,“你说什么呢?我再嫁也好,回去也好,夫君不都是你么?”

映火的玻璃在泫瑾荻眼中一片金灿,好似觉得她傻乎乎,俊美的面容泛出微嘲,还不介意她看出来,“都说兰王妃兰造主兰大姑娘怎么怎么聪明,跟你生活一段时日就知道了,反应慢时堪比蜗牛。”

“我没砸掉浴室,你就感谢我吧。”对于思碧没有好感,想到对方鸠占鹊巢,恨不得一把火将尔月庭烧了,“咦,我搬得是自己寝楼的家具,跟你有什么关系?”

“早知道你连这日子都忘了,我就应该留在王府坐享齐人之福,不必怕你吃醋,着急赶来陪睡。”

兰生不吃他这一套,“天都快黑了,你还真是着急赶来呢。”坐到壁炉边烘头发,“确定是今日成亲吗?我一早就在西城那边逛,经过西市,看见人挤人好不热闹,也没听到喜乐人仗和凤辇。”这回不能说是她迷糊,当然她是做事忙一时忘记,但最重要是,完全看不出瑾王爷大婚的迹象。要知道,古代没啥娱乐,像某某名门某某望族娶妻,会吸引很多人看热闹的。到皇子王爷这种层次的,基本上都能造成全城轰动的效应,以至于她当年想悄声无息去冲喜成为泡影,才遇到差点让人砸烂凤辇的事。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