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85章 降魔下

南月莎睁大了眼睛,但很快就平静了,看向比自己更吃惊的泫瑾荻,难能可贵张口发声,“请问将来的姐夫,姓甚名谁?”

莎楼里有很多像书房跳板之类的新奇小玩意儿,明的,暗的,需要南月莎耐心寻找,或者撞缘,照着爱丽丝梦游仙境的灵感,是一个到处折叠的奇妙天地。当兰生看到南月莎在书房里一个人玩跳的时候,自认为达到了南月莎的要求。

南月莎拥有一颗纯心,这是兰生的想法。这样的人,来见证这样的一件事,应该是最合适不过的。更恰恰好的是,那棵四季的树离莎楼最近。哦,对了,说到那棵树,她有必要跟泫瑾荻解释一下。

泫瑾荻不及赞叹。

兰生对等在二楼,看着身体细瘦,目光却明亮的南月莎道,“我要和这个人拜天地,你当个见证吧。”

园子里竟在下雪,雪片夹着花片,红梅的花,白梅的花,飘落纷纷。而更奇异的是,明明能看到两人对天地说话,却一个字都听不见,好似让花雪裹隔开来。

南月莎微嘟了嘴,喜堂虽是她从所未见过的美,却听不见拜天地的自己算什么见证呢?正想着,忽然发现有一些花雪并非随便落,让风吹贴到泓泉旁边那块黑石面上,居然浮成一行行的字。

天地鉴,月树媒,相约为婚,一生石上刻一生,夕阳待朝阳,莫道情深,但愿不离。

南月莎很快意识到,那是大姐和姐夫拜天地石说的话。

因为话很短,三拜也转眼就完成,每一拜都磕到了地面。大姐同姐夫拜得一样重,而不像多数新嫁娘那样,拜得总要比新郎浅,需显娇羞矜持,女子柔弱。

两人重新站定,抬眼望花雪,衣珏飘飘,天边红霞为喜堂收尾。南月莎的眼中,人如画,景如画,美不胜收。

“小妹。”大姐的声音响起,不知何时,风已息,雪花落停,她双颊飞粉,人比花娇,“不一定非要今天,有空就把你的名字刻在见证下面。”

刚蹲下身,以笛刀刻名的泫瑾荻回头,对南月莎作揖,“你姐姐虽然悠哉,你姐夫我却怕她决定得快,后悔也快,所以请小姨子高抬贵手,早早作好见证,正了我的名份。”

“你就不要催别人了,自己的名字都没刻好呢,不像我——”手一摇,花瓣飞去雪飞去,字字镌入了黑石,大字下面有小字,刻妻——南月兰生。

今天身体不好,坐在这儿一直冒汗,明天一章补足大家。

谢谢。r1152

“小妹,等等。”

和这个妹妹说过的话,十根手指数得清。听南月凌说,他这位亲姐姐最讨厌的,大概就数张嘴了。听钟氏说,这个女儿身体弱,不求出嫁,但求兄弟姐妹赡养。金薇则说,莎妹内向害羞,外人面前胆小若鼠。玉蕊说,莎妹记忆绝佳,一本书看过一遍就能默写出来。兰生不知谁说得对,谁又说得不对。

他荒谬,但痛快!不求世人理解,就望一人体谅。现在,这个人却远超过他心中期望,造就天地最美的一刻一方,为他正名!

感觉到她要松手,他立刻捉住了那只柔腕。怎能松开?她若走世间万遍,他也要寻她万世。

“遵命,遵命。”泫瑾荻不知兰生葫芦里卖什么药,捉了她的手起身。

当初准备这所别院时,在南月莎的小楼上花了最多的心思,不是因为她和这个小妹妹有多亲,而是因为她让弟弟妹妹们写下对未来居所的要求,南月莎写得是,不出门可行万里路,天地大不过一间屋。那时,她就觉得这个小妹蛮有意思的,好像是故意考她一样,所以她必须造得更有意思才行。

南月莎悄悄移前,至露台木栏处,双肘撑杆,双手扶腮,乌黑的眼瞳充满兴味。她尚不懂爱情,但看着楼下两人,此时无声胜有声,不知何处而起的情丝万缕,将周围的一切带进激烈的漩涡中去,令心跳从速,屏住呼吸。

一手握心上人不放,一手捡起枯枝,在地上写了两个字,那对清澈如泉的眼望上去,整个人意气风发,没有半分妖华,笑颜光芒夺魄,“小妹,看清了,这是你姐夫之名。”

南月莎不敢慢半拍,凝目瞧仔细,心中虽奇怪,但一字不问。她再看大姐,与姐夫比肩,光彩毫不逊色,各耀半边天。片刻想起来,要不要她唱礼,却见大姐趴着姐夫的肩耳语,姐夫点了点头,两人同时在树前跪下,然后——

泫瑾荻真是半点猜不透,“园子明明很小,看着却很宽敞,一树一石一泓活水,应该单调的东西,经这么一摆又别致得很,你一向有画龙点睛的本事。”只能以为她要他一起看日落。

“地方小,若再堆了假山林子,岂非挤死?”小小的园子一目了然,兰生看看左右,一个人影也没有,但抬头,见南月莎正要拉上书房门。

第385章 降魔(下)

她的声音很稚嫩,与待嫁的年龄不符,但神情中透露出一种智慧,形成了奇异反差。她当然认识泫瑾荻,当然知道瑾王爷曾是大姐的夫婿,却脱口而出问他的名姓,是心的通透。

兰生见泫瑾荻还在发愣,不禁拽拽他的袖子,蹙眉眯眼,“是谁刚才在屋里悲悲切切,说我嫌弃他无权非贵?这会儿我选好良辰吉时,天地为媒,亲妹为证,月老树下要拜堂,你却又拖拉起来。我看,是你嫌我再嫁之身,不如罢了……”

泫瑾荻猛转头,惊望着兰生。她完全出乎意料的突然举动,在他心里掀起狂潮。那番他非他的言辞,他知道有多牵强,要是寻根究底,他才是泫瑾枫,反而不属于双胞兄弟,而如今他拿回了自己的名字,却憎恨它。所以,于思碧嫁为瑾王妃,他连做戏都不肯,直接把泫瑾枫做成一个死人牌位。

起了风。

风不冷,但很大,竟吹得南月莎往后退了一步,乱了头发,遮住了眼,但等她伸手捉住栏杆,再看清眼前,不由惊叹。

“那其实是四棵树。”四棵围成了一棵,主干是树皮仿制,树冠是精心修剪后拼接而成,代表四个季节,总有一部分留在人间。

小楼外,夜尚未铺满天空,西方一边犹亮,最美的红如涟漪迭起。

“正是好时候。”兰生笑。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