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88章 奉还

“这就完了?”小扫有点不信,“万一她醒后想起我跟你的脸,怎么办?”

柳今今没料到于思碧会武艺,虽然长年江湖走险的警觉和反应令她及时避开要害。手臂却被划破一道,顿时见了血光。她。一边退一边取出药粉撒伤口止血,以免血滴印地留痕迹。

就在这时,一片墙面陡翻转过来,小扫飞出,见于思碧一丝不挂却眼皮子都不眨,一脚踢飞她的短剑,一手扼住她的脖子。对柳今今道声快。

“走吧。”柳今今往活墙里走。

迷宫的廊道配合蜂巢的房间,如兰生所言,可以到处藏兵。

微微有点小失望吧。她本以为这一任的丈夫身材那般硕美,又具风流皇子的盛名,应该能让她尖叫求饶才是,但她记得是自己主导了一夜,反而那双男人的手留在她肌肤上的痕迹太浅,莽撞,粗鲁,急性子,技巧笨拙,太容易受她挑逗。

不过,无妨,今晚不管是谁吃了谁,结果都一样,她和他夫妻之实已成,今后可以慢慢调,将他的花心变成专心,只宠她一个,自然就养出力气了。

于思碧这厢春情无边浮想联翩,随即柔转身子,启樱唇妩唤,“王——”一张陌生男子的脸赫然入目,吓得她从床上翻滚而下,赤条条,倒爬了好几步。

这男人是谁?

于思碧眼睛睁得死大,因为太恐慌而无法冷静,全身抖若筛糠,刚才还通体舒畅的愉悦感变成了针扎刺骨,那些她还嫌浅的爱痕,如今在她皮肤上发烫,成为烙铁一般抹不去的耻辱。

不敢相信自己眼中所见,明明是看清了那张俊美的相貌才放心投情,她眼珠子转起来,看到地上一堆衣物,分明就有王爷的锦袍,不由连连深呼吸,暗道冷静。虽然手脚都软了,仍咬牙爬起,关了窗,再走近床前去确认。然而,不管她怎么看,那个睡得打鼾的男人绝非她朝思暮想的瑾王爷。

终于脸色惨白,但于思碧毕竟是挑选出来当未来皇后的影门弟子,心思也沉静起来,想到自己落入陷阱的可能性,脑中渐渐清晰。南月兰生手下有不少能者投靠,若给她制造幻象,轻而易举。她因对方的阴谋而感到愤怒,可是又想到自己身边也非没有帮手,而尔日庭中师门和师叔的势力遍布,调包男人怎会一无所觉?除非瑾王深藏不露,看似她可以掌握的尔日庭,其实还在他的手中!

的确睡错了男人,却到底不是大姑娘上轿,于思碧对此的羞愤没有持久,觉得自己眼下急需做一件事——杀人灭口。这个男人必须死!从枕下抽出短剑,浑然不知自己拿出来过一回,她目光冷寒,将剑尖抵近男子的心口。然而,一犹豫,杀人之后要怎么办?

男子翻了个身,抱被嘟囔,“来,来,美人都来,小爷代王爷好好疼你们……”

与此同时,外面响起脚步声和说话声,“赶紧把那小子找出来!假扮王爷,成天吃喝玩乐,撑着了吧,要派用场的时候竟偷懒!”

于思碧动作一停,听到外面房门直响,不知何时就搜来她这间,不禁再度慌张,摸了自己的衣裙就穿。

让柳今今弄昏的两个侍女醒了,跑进来见于思碧自己在穿衣,连忙上前帮忙,结果看到床上的男人脸,大惊失色,差点尖叫。

“噤声!”柳今今低声道,伸手捂住两人的嘴,“把我们来过的痕迹弄干净,快!”她不能像南月兰生那样,被抓当场。

两女急忙点头。好在东西不多,眨眼就收拾停当。接着,趁那些侍卫在别的门里,天井无人的片刻工夫中,帮扶着于思碧逃出尔日庭去了。

她们后脚才离开,来闹动静的簿马就直接走进案发现场,而柳今今和小扫又回来了,三人围坐圆桌,开茶话会似的,看府卫们把做好梦的假王爷抬走。

“捉个当场该多好。”小扫撇嘴,“让她也尝尝滋味。”

“她可不是贞烈,刚才虽慌了一瞬,后来就淡定自若了,大不了反咬一口,说自己被那男人骗失了身。她若能一刀下去,倒反而说不清楚了。”柳今今全看在眼里。

无论说不说得清楚,今夜之后,新王妃已无力折腾。--6339+366129-->

床上的女人慢慢睁开了眼。杏眼微挑,双目含春,欢愉过后的肌肤如朝露水凝,伸着藕臂张蛇腰的模样恐怕又会惹男人野马纵崖。没看到屋里有第三人,但见趴在身旁光溜溜的男子。软绵娇柔唤一声夫郎,身子如菟丝草一般滑缠了过去。

柳今今不慌不忙,莲步不藏足音,到床前将蛇精女掰了过来。

柳今今推合了墙,眼角眯尖,笑得说不上好坏,“我的心术对南月兰生从未起过作用,她要是跟道士睡了,怎会不记得?影门应该是有这种打算的,不过既然迷不了她的心智,又不像我们不着急,就只能做表面文章。”

“不要动不动就说睡。”无论如何,小扫松了口气,“你一个姑娘家。”今晚他大开眼界,这位看着比他家大小姐显得大小姐多多的大小姐,面对两根白花肉的初绞,脸不红,眼不眨,然后站外面听大半夜的**滚雷而悠闲自在,真是人不可貌相。

尔日主庭的天井花园里,柳今今穿一身侍女裙,静静靠在一扇门旁。夜深沉,缺月漏下,疏影慢慢摇,银辉淡裹,如一团雪球。等得有些倦了,她闭目想要偷会儿懒,却终于听到门栓松动的声音。

女子虽然认人不清,其他感官如常,惊瞪着突然出现的蒙面人。立刻从枕下挥出一柄尺长的短剑,不顾身上光溜溜的,跳下床来,喝道,“快来人!有刺客!”

柳今今嗤笑一声,眼睛通过折望镜,经过墙顶的密洞,观看隔壁。

她的骗子生涯,其中以女色为主要手段,找青楼女子代她,用心术让男人们以为跟她那个什么,已经熟门熟路,十分老道。所以,她自然看得出来,貌似端庄的于思碧可不是矜持那一类的,那腰肢,那身段,眼眉的风情,举手投足的妩媚,就像春天等夜的猫。

皓腕一翻,叮铃铃——叮铃铃——

柳今今掌心一摊,向他吹出一层粉红浅雾,不安分的手没占到一点便宜,就此僵住,两粒眼珠子发直,往后笔挺倒进门里。她再吹声唿哨,从一道门里奔出几个黑衣人,将男子迅速拖入里屋,剥了他的外袍内衣,又扔进床里,便迅速退回刚才那道门中,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柳今今这才蒙上湿面巾,也进了里屋。她目光冷厌扫过床上睡得正沉的女人,艳香在香炉中弥漫成青雾,即便闻不出味道,看香灰也知药的份量。要让男人没力气下床的决心。她不由鄙夷,接连推开朝向天井的两扇大窗,毫不介意冷风吹进,走到圆桌前,举茶壶浇灭最后一星香尾。

第388章 奉还

“想起,想不起,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睡错了男人,教她今后千万别再聪明反被聪明误。”柳今今头也不回。

小扫瞅了床上两根白花肉条一眼,满面嫌弃,摇头晃脑跟上,自言自语,“连对手到底有多少本事都没搞清楚,就敢耍心眼,哪里聪明,分明蠢透了。”

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他追问柳今今,“你说要照我家大小姐的待遇对她以牙还牙,而且影门那些人也不是什么好鸟,难道那位主跟死道士也——”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于思碧睁开了眼睛。先感觉冷,侧头一看,见两大扇窗开着,心道怪不得。几乎同时,她开始觉得怪异,好端端,窗怎么开得那么大?

一抬手,雪肤敷淡粉,有些红印,身体酸麻酸麻的,就想起那场风月美事来。迷香的量似乎多了些,她事先服过醒药,但好像仍是受了影响,记忆混乱,脑中都是片断。不过,她满足叹息,哪怕是片断,那绝对的,疯狂的,欢爱,确切发生了。不仅如此,她此刻百穴畅通,身轻骨酥,正是从前和丈夫行房后的那种舒服感,毫无疑问,是身后的男人带给她的。

柳今今不迟疑,上前眼对眼。但念,“春梦痴醉,梦醒人醒,待你再睁眼,方知花落了谁家。”拍掌,手腕突然摇出一串铃音,于思碧闭目昏倒在床榻。

门里走出一个男子,华服雕龙,云纹流动,是瑾王爷的袍子,但人却不是瑾王爷。他身材虽瘦长,可显得有些单薄,五官斯文,面上浮白,让人立刻能联想到风月场常客。不过,眼神放浪形骸的同时,有一丝不寻常得呆滞。

他一见柳今今就笑,双手还不老实,想往她的腰上搂,“丫头,你说你家小姐是新人,分明不知折过多少男人的阳寿,还敢骗小爷?那一身蛇精似的功夫,啧啧,真叫人欲仙欲死。我虽假扮王爷有一阵了,如此**的美人还是头一回尝。说好,明晚我还来,王爷瞎眼了吧,这等......”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