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89章 变旗

“兰大小姐,多日不见你,再不受皇族那些破规矩,真是越来越美丽了啊。”绝对帅哥的配音,却是匹诺曹的圆头相,京暮来访。

话说,兰生对于让自己服劳役的事,本来还只是惊讶,不到头疼的地步。一来,名单刚定,按照她所了解的工造司,做事没头没脑,效率奇差,还有更改的可能;二来,她觉得泫瑾荻不会袖手旁观,多少也有点让她想依赖的惰性。不过,天一亮,就来了两拨客人,让她悄悄头疼起来,事情似乎不是自己想像得那么简单。

首先来的,是乐和,邱穆和雷衡。

送走忐忑不安的三位造友,兰生对照四张名单后,发现不仅安鹄对她动真格的,新帝对新都也动了真格的,才将民间的造匠们一个不漏网住,而且还是用白工。这个暴躁皇帝,要真打算征收征用,不花钱的强盗法子,将新都计划推行到底,她想不出如何阻止。

天子最大,皇权最霸,一条万里长城在太空都能看得见,秦始皇给那些造长城的人发工资么?

兰生叹,“昏君佞臣都不喜欢听反对的声音,不想听,当然只能禁。书与画,此类容易深入人心,最有效的禁法只有像秦始皇焚书坑儒,或者大搞愚民政策了。而学者既为革新先驱,难免首当其冲,让人杀鸡儆猴。”

“正是这个道理。”京暮的表情越发高兴,心道果然没有看错她,“为了不让人宰,就只能转移他们的视线。昏君早嫌弃皇宫不够辉煌,佞臣伺机候着,正好大捞特捞,如此一来,没人有空拿我们开刀。此其一。”

“我们这么昏君佞臣地说,不会让安少相的探子听去吧?”兰生完全不知京暮心底事,笑问,“还有第二条原因么?”

京暮点头,“兰王妃遭人陷害受到冤屈,民间声音并非一面倒,都对你不利。恰恰相反,替你不值的人可不在少数。兰王妃这些年为百姓所做的好事,你自己虽不爱说,却有铁证。药汤浴场,平医所,少童学堂,还有一片片给穷人难民住的改建老居,除非有人非要作恶,否则屹立在那儿,都是你的功劳。你大概不知道,民间还有唱你的童谣。”

兰生不知道,自己平时转来转去就几个地方,跟工蜂似的,造完就抛脑后的“无良”。

京暮摇脑袋就学,“皇家有媳兰娘娘,不喜穿金不戴银,张手要钱却最勤,莫道刁,莫道坏,全都用来造福泰,大家交金就还金,大家交银就还银,要是都像兰娘娘,安居乐业立来临。”

兰生难掩吃惊的神情,脱口而出,“谁造得谣?我哪有那么无私!骗了不少税金不假,可居安从没有做过白工,赚多赚少而已,但说得我跟活菩萨似的,太夸张。”

京暮好笑,“兰娘娘莫谦虚。哪里夸张?若你觉得是造谣,我说造得实在好!这年头大家累着找活路,也给他们一点想头不是?”

“拿我当想头么?”兰生无奈,“要是传到有些人的耳里,我就没头了。”够格当成谋反。

“安心,老百姓想要爱护的人,哪有那么容易掉了脑袋的。你瞧着,前瑾王妃被征为劳役,能激起多大的浪。”此,其二。

有人将南月兰生造就为民心所向,让她的命运与苦难民众的命运紧紧相连,而她的不屈,她的倔强,她的傲气,只有进入死地,才能最大鼓舞麻木的活心!

他因此,才服帖了那人的才智和谋略,如此用心,如此耐心,一步棋一下三年,不做别的,只道兰王妃好,而且是对最穷最苦的人们言,在兰王妃造桥造路造学堂造医所的方圆偷偷言,哪怕费时费力,好像已经料到了今天。敌人却还糊里糊涂,只当她挡路石,以为扣一个不清白就能打发,完全不知日久所建的人心固若金汤,她已成为那杆飘扬的旗。

那人说,南月兰生只关注工造,不擅长处理婆媳关系和应付婆家的亲戚,不喜欢官场人事,不在意朝堂时事,尽管时而有一番大智大觉,但不想惹毛她的话,有些事最好不要说得太明白。那人这么说时,他还不以为然,拿童谣试探,但她果真不领情。

再看她因自己刚才意气风发说漏的一点点而瞪大的眼睛,他干笑打底,“我的意思是,你腹中有瑾王爷的亲骨肉,谁能动你?”

兰生想,她得数下日子,说不准春天进役营,需绑第一个小枕头了。

388章里的Bug改了,谢谢亲的提醒。R1152

“我去告诉大小姐。”小扫要报信。

柳今今拽住他,“说什么说!她才不关心这种事呢!保不准还觉得我出手太狠。”

京暮叹口气,“所以我说啊,女子不可嫁错人。兰大小姐当初若没嫁给六皇子,今日何来此劫?”

“后悔无用,京大少不妨指点一二,让我少吃点灰少挨点鞭子。”兰生笑道。这位动辄踩上泫瑾荻一脚,也是惯例。不觉得生气,就觉得有趣,有点两小无猜,因爱生恨的意思。哈!

“不过随她怎么反咬,也咬不到王爷身上。王爷今日下午就入宫陪太皇太后,晚上又与阁部议新都之事,早过了宫门下禁的时辰,不到天明出不了宫。”簿马那边也是万无一失,“就怕她跟奇太妃告状。”

簿马也觉不妥,“王爷吩咐,能瞒则瞒,且不管那位新妃的人品,并非光明正大的计。再者,这会儿兰王妃正头疼大事,不必拿小事烦她了。”

京暮看着又是佩服,“若役营是战场,大小姐就是巾帼女将,哪里需要我指点,只敢诚惶诚恐跟随。兰大小姐莫怪,这回的事有我的不是,今日特来负荆请罪。”

京暮虽然从不掩饰对自己的好感,有时捧得她飘飘然,不过正事上说话不浮夸,兰生因此敛起笑容,“负荆请罪不至于,京大少肯告知前因后果,我也愿闻其详,早做准备。”

京暮再露欣赏的神色,“建造新都虽是皇上先提,因国情不容乐观,就搁置了。如今重提,是由一班整日无所事事的士子学子联名,睁眼说瞎话,将当今皇上捧为大荣前所未有的明君,唯有一座崭新的都城方能配得上帝勋。在下不才,正是这班人的带头。”

不管是奇太妃,还是于思碧,她们没料到的事太多,从泫瑾荻重回六皇子的身份,北关回归,到现在封为瑾王,他早已积蓄了力量。看似让他母妃和皇兄逼得退让一步又一步,其实却操纵全盘。令新帝势力和影门势力互斗,暗帮安鹄为首的新阁部促成增税和那些惹老贵的新政,对新贵们无节制的敛财大力添薪,又让京暮推动新都造案,这一桩桩,一件件,谁能知他的大推手。

他不用当坏人,所有的坏主意都是别人出的。他只需推波助澜,让坏人们觉得一帆风顺,得意忘形,变本加厉,让好人们觉得忍无可忍,不能再忍,不求死就要求生。而到了今日,他亲爱的母妃已对他无法加害,更遑论于思碧这样的棋子,一入王府的门,就一颗颗都是死棋了。

第389章 变旗

兰生对他的赞美坦然收受,起身相迎,“京大少夸奖,只怕美丽的时日不久,我就要灰头土面,连小命都难保。”以为京暮不知道。

“虽然服劳役者多九死一生,不过兰大小姐服劳役能跟别人一样吗?”京暮却就是为此事而来。

兰生若有所思,片刻后问道,“京大少消息一向灵通,听你的语气,我这回是躲不过这劫了?”

兰生还真没想到,但比起气愤,更加好奇,“我以为京大少看不惯朝廷和皇帝的作为,这才弃了你父亲安排好的官路,所以即便你这么说,我仍坚持己见,认为京大少这么做必定别有用意。”

京暮眼睛里立刻放光,高兴道,“我果然没有钦慕错人,兰大姑娘真是在下知音。确实,我等提造新都的目的并非讨好皇上。毕竟即便我们不提,皇上也不会放弃,或早或晚的事而已。不过,近来安少相所主的阁部对士子集社表示不满,说我们这些人仗着多读了点书,言论放肆,书画亦彰显对时政的嘲讽,不尊重朝廷,不尊重皇上,故而要拟定法令,禁止自由言。”

除了不懂工造纯出钱的乐和,能工巧匠邱穆与雷衡均在名单之列,不过乐和也大大地抱怨,说工造司几乎抽走了造里所有的能匠,今后还如何开工。但等他们知道连兰生的名字也在,一个个都成哑巴了。

“所以才要真弄出丑来呢。”柳今今哼声,“她自己吃个闷亏,憋死别想多余的,我也不会怎么样。她要是自己找死,就怪不得我了。”

于思碧今夜搭进去的,可不止她自己,还有她为了勾引瑾王而动用到的人。她布的是情网,对手布的是天罗地网。整个瑾王府,自兰王妃离开后,初造时兰生设计的防御功能造就威力无穷的杀场,一旦进来敌人,有去无回。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