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93章 爱情

兰生将落在地毯上的青皮文书踹踹开,面上厌恶,“没错,且不说我对城建只略知皮毛,就算我有能力揽这件事,我亦不愿意。”城市建设和建筑设计又是两个领域了,她具备开阔眼界,具备初级知识,却不具备经验,而设计一座城池,经验远胜过理论,不过——

“怪不得突然让我设计新都。”兰生盘坐沙发前,凤眼明亮,“我就想问一句话,你没办法走后门,让我不去服什么劳役?我打听过了,服役为官府征丁,我是女的。不算丁吧。而役营根本没有女子。安鹄为一己私欲强征,跟强抢民女有何不同。皇上要是这样都放任,今后那位安少相造反都行了。”

“新帝最忌讳兄弟有权。我要是走通了后门,他又会起疑,怕朝臣中有我的力量,不如直接跟他说事。但他对安鹄好像有过允诺。大概是把你交给安鹄处置之类的,因此不能完全责备安鹄擅用职权。所以。接下来,就要看你的本事了。”泫瑾荻已经考虑过,若他公然和安鹄抢人,他很快就会被扣上谋逆的帽子。安鹄为天子近臣。加之新帝倚重,而不惜撕破脸正面敌对,对他和兰生都不利。

泫瑾荻双眼睁开,如两汪清冽冷泉,妖美的俊相就褪了色。他恢复健康后,再难展现虚弱少东的某种特有君魅,但随着日子的推移,妖炫越来越浮于面,睿魂清魄渐渐融入华丽的外相中,冷月发明光,阴恻似阵风,终于光影合一,具有难以言喻的感性,气势如临天下。

“你不想帮皇上。”他道破她的实话。

“一听就是哄人的。二十万人,一日两餐饱饭,就要多少粮食?年底发五两银子,二十万人就是百万银,国库要去打劫了,谁会上当?”兰生嗤之以鼻。

“我们不上当,活不下去的人会上当。至于粮食和银子,国库穷,私库富,拿安少相来说,他前几日买了一样古董,是战国齐宫中皇后的宝石颈饰,当时名匠打造制作,传世之宝,五万两银子拿得很痛快。你记得,他要是送你,千万别犯迷糊扔了。”不要白不要。

泫瑾荻连这种事都知道,但兰生脱口而出,“安少相买给他已过世的娘亲的,他是孝子,自幼立志要为他娘买世上最昂贵的首饰……”一怔,不知自己怎么会知道的,“……他成长的环境扭曲,阴影太重,高官厚禄却还贪得无厌,不过怎么也买不到心安理得,因此贪念更多,其实挺可悲的。”

泫瑾荻没接下去讨论安鹄,“被蒙在鼓里的百姓更可悲,真以为这是救命的机会。朝廷固然可以从官员身上刮回他们贪入的油水,不但充盈国库,也能兑现对百姓的许诺,但我皇兄不会那么做。他不可能为了他口里的贱民,牺牲他臣下的忠心。新都工地,将会是炼狱。”

从他清澈却微冷的眸底,兰生突然领悟,但有点不确定,“你该不会想让我进去,把炼狱变成天堂吧。”

泫瑾荻眯眼,要笑不笑,“我对你虽然抱有不少期望,却不知你这么自信,去吧,让我见识见识,从炼狱到天堂是怎么转变的。”

又来嘲笑她?兰生白眼,伸手在他结实的手臂上拧一把,恶狠狠,起身要走。

“这么晚还开工?”泫瑾荻却笃定她是有事做,而不是生气,但拉住她,这么放过了,显得他没有吸引力。

“嗯,月黑风高好办事,你睡你的,等天亮了,我再跟你慢聊。”有关他对她抱着什么期望的问题,要好好了解清楚,但不会费劲去猜。她趴在他身上,正好望进他褐墨眼仁,看到里面的自己,那欣悦的女儿态,感觉心跳加快,咚咚咚——

要是抗不住,主动吻下去,他会不会更嚣张?明明是他先喜欢了她的。她淡淡挑眉,双手刚推他胸膛,手心却意外传来他的心跳,比她热烈。

所以,他的大掌才抚上她颈项的时候,她就顺势贴了他的凉唇,任他霸道狂肆的反吻,直到手掌下的,他的皮肤开始发热,她才抽出一丝理智,从他身上翻了下去,忽略呼吸的短促,呵然轻笑。

“你到底喝了多少,我感觉自己像在亲一坛老酒。”为了不让火苗乱窜,浇冷水是必要的。

他沉笑,满足地看她让他扰乱的狼狈,自己的眼底却因那份美艳而愈发幽暗,野兽在身体里咆哮,“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她爬了起来,头也不回。

“你的腰带……”他解衣的手很快,不过很好心,提醒了还负责送过去。

腰带自他的手中抽出,她扭头就走,“你等着!”本意要撂狠话。

“你嫌我一身酒气,我却不嫌你一身泥味,我等着帮你沐浴更……”话音未落,佳人不见,他大笑,上床就沉入好眠。

两人交集了,又分开,仍有各自要走的路段,不挑战别人,就挑战自己,但因为拥有彼此,独行也无惧,更加坚强,更加自信。(未完待续)

泫瑾荻没动,眼睛已经合实,竟然这么睡着了。

兰生摇头好笑,上楼拿了一床轻被给他盖上,正想回书桌去,手却让人捉住,低头就道,“别硬撑了,想睡就睡,如此贪一时欢,难道明日我便要去干苦力,你得独守一年的空房不成?”

“我以为你不是想那么多的人。造浴场,造医所,造学堂,是你喜欢花国库金的恶趣味,与同情民间疾苦没太大干系。”他了解她,嘴硬心软是不错,但绝不是无私大公的人。

泫瑾荻这话似乎嘲讽意十足,兰生却不变脸,还很坦率,“我既不是皇帝,又不是官员,自己忙着赚钱过日子都来不及。”

色诱,没能成功。

“我告诉皇上你擅工,他这时将匠才当宝,若你对他有用,他不会任安鹄为所欲为。”终究还是要告诉她,刚才眯得那瞬间。让他有一丝清醒。

“那你义愤填膺为哪般?”泫瑾荻笑道。

“我之前造得是公众设施,为百姓谋福,居安能盈利,国库吃账单,何乐不为?造新都,主要是造皇宫,我要是接了,等同助纣为虐,会背骂名。”不在意千古,还在意自己的脊梁骨,“你真没办法帮我?”

“有一个法子:你进役营,我安排你逃走。不过那样的话,就得亡命天涯了。”泫瑾荻明显说笑的语气,再一转,正经,“明日,阁部会向各省官府派公文,首批征役二十万人,三日内凑齐,还要即刻赴营。工造司采办也将列出长单,以代税和捐税为由,向各地大商大户派任务。”

虽然,在成为实质夫妻后的这年里,面对他妖美面容和身体的诱惑,她几乎没有像样的抵抗过。如今定情了,反而能压制渴望,觉得他也有同感,因此不会缠上来,锲而不舍。

信任,是酿深爱情的酵母。彼此珍惜,而非为了安全感索求肉体碰撞的短暂火花,也不是所谓的老夫老妻模式,却是进入了情比金坚的试炼。泫瑾荻回来就躺沙发,烘着头发就蜷了毯,好不容易坐起来,脑袋又将垫子当了枕头,肢体语言透露出精疲力竭的信号。眯缝的墨眸,月白的面色,敞襟斜坦的硕美胸膛,赤足性感,虽令他的诱引更具魅力,她却不能就此扑过去。

第393章 爱情

“就算居安造还是能从中赚一大笔?”泫瑾荻问。

“算了吧,我是交税和花税大户,怎不知国库那本账?现在又不是造一座行宫或园子,是一座新城!百万两银子砸个鱼吐泡的水圈,不会响。要造,可以,皇上和安少相已经找到了唯一的好法子,征白工,赖造材,无本干一票。缺人缺到连女子都征役,这么不要脸,可见豁出去了。”听司正说造新都,各家民造行就心中有数,不能提钱。

兰生接着道,“我就觉得滑稽可笑,说什么新都纪念新帝之功和大荣昌盛,有心的睁眼说瞎话,无心的没脑说瞎话,劳民伤财的事竟然效率奇高,恨不得明日就要破土动工。要是赈灾银子出得那么干脆,没准百姓还肯纪念纪念。”现在看来,庶出那点委屈算小意思,其实属于太幸福,因为出身于富裕之家,嫁了贵族丈夫,专门和有钱人打交道,吃穿不愁,事业赚大。

“逼人造反!”二十万劳役?!兰生瞪目。

“阁部不傻,此次征役与往常不同,服役者不但有两餐饱饭可吃,年底还发而二两到五两不等的酬劳。西北地难民有百万之多,饿死的人不计其数,这么一来,就成了变相补助,百姓一时想不到别的,可能还会争先恐后抢名额。”闲散王爷不闲散,远不止知情的程度。

“你做事一向周密。可我能说句实话么?”他以锦绣山庄少东的身份走动时,她就从他那儿受益匪浅。如今他手下谋士满庭,日理万机的繁忙,虽完全不知细节,但知必是要成就颠覆的大事。不过,自认能力有限,方向不同,她即便问,也没有要老公全部交待清楚的执拗。

泫瑾荻一人进一人出,赤着脚,穿着敞襟的玉兰袍,大袖如云,但学兰生那样,在玻璃壁炉前盘膝而坐,烘头发。兰生不看他,他也不看兰生,头发干得差不多的时候,又躺上沙发,枕着垫子,呼吸均匀渐缓。

“到床上去睡。”兰生在看铁哥送来的纸卷,尽管她清楚出浴美男的可口,今夜却不被引诱。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