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97章 破梦上

浪涛俯冲入云海,瞬间溅起一片密密麻麻的黑点?

“你!”兰生一开口,一缕冰针就漏了进来,噼哩啪啦扎在她手臂上,疼得她冒冷汗,眼看着袖子红了一滩。

不是自家人,是死对头吧?

“你要是当成梦,丢了性命可别怨我。”

毒舌男的声音近在耳边,令兰生头皮发麻,同时,转身就跑。她不等死,却也不轻信,且看看这排浪涛能有什么本事!

若她刚才是被迫发挥了本能,这时第一浪的震惊只剩余波,第二浪却惊过头,有点要受死的觉悟了。

心,咚咚擂鼓,她立在原地,似脚下生根,无意识地,转回头,想看亭里那两人一眼。

但见无边无际的茫茫云海,哪里还有亭子和人的踪影!云海激涌,她如一叶扁舟孤零,即将被惊天的怒涛吞噬。

忽然,腰上灼灼生热,低头一看,插在腰间,东海大巫的木卷发出了红光。她拿到手上,原本刻着大巫心得的篆文,此时却消失了,上现一个大字——渡。

渡?这见鬼的地方,还有不知在何方的那里,渡过去才是劫难开始吧?看毒舌男出手之狠,她更觉得自己留下是明智之举,至少是自己所知的,看得清目标的,人的,世界。这么想了,她脚下不禁退去半步。

红光却暴长起来,如镭射线,细且伸延,又以木卷为轴心,条条发散。然后,她倒抽一口冷气,因那些红光扫过去的云雾之中,竟有远远近近隐隐约约,各个方位,人影如林。若她任那些大石砸下,不但自己没命,那些人也会被砸个稀巴烂。

幻象?

她不敢这么以为,就如同现在是梦境还是真实,她也不敢确信一样。长吐气,深呼吸,再度捏紧了拳头,却惊觉木卷的手感发生了变化。

红光渐浅去,手握了一根细长铁杆,头上是雕草镂心的八面龛,里面转着倒圆椎尖。她自创的风神像立在椎面,一臂高举剑指,一臂平举阔铁剑,白眉皱成火红八,眼角削尖,目光冷放,竟是一脸怒容。

她不记得自己给风神塑造了这样的表情,但显然此刻他的神态反映出她的心情,因为对方痛下杀招而莫名火大。

之前风王说他女儿没有强能者的指导,风能得不到全部发挥。不过,好歹东海还是一支能族,大巫祖奶奶不需要遮遮掩掩,可以自由学习。

但是,她的情形就不同了。半途接管,发现风能才几年。能者夹缝中都生存不下去的走势,逃命的逃命,报仇的报仇,谁还有工夫指导她?一本没几个字的风水诀——怪异的感觉又生,她怔怔低头看去。

右手中是风神杖,本来空着的左手,现在却捏了几页薄纸。纸旧黄,字不成句。不是风水诀,又是什么?

风水诀的字会动,因后来没再下功夫研究,她仅见过一回。但这时,大巫木卷变成的风神杖转起来,带着几页薄纸哗啦乱翻,大字小字居然都浮出了纸面,代替消失的紫风,绕着她旋起 。字放金灿,金芒速卷,不但护住她周身,还将她升到了半空。

兰生连眼睛都能不眨了,脑子也不转,只是茫然望着这些旋转的字。

“此诀牺牲自身命力所创,是极其珍罕的护身符,力量这么强大,制诀之人应该早没命了吧。看起来,对你抱有期望的人还不少,可惜他们要死不瞑......”毒舌男的声音自那道遮天的浪边响起,震耳御聋。

“你再啰嗦,我就拔了你的舌头。”兰生被震回神,冷目,开口,声音竟盖过毒舌男,回音撞击着浪壁,引起一串强烈的撞击声。

风水诀,是可达交给她的,她既没感激,也没关切,连他死后葬在哪里也没想着问一问,脑中只有炎日里一个佝偻车夫的影像。但这样一个人,以自己的命护她的命--她咬牙红了眼,心中灼烧,呼吸沉痛。

默默帮她的人,又岂止可达!她的娘亲,有花无果,小扫宁伯,金薇玉蕊,还有躲在府里,说是寻她庇护,其实反而是她被守护的五行能者。她若在这里被一个毒舌的家伙轻松击败,试不到最后一关,她怎能甘心?!

风水诀的纸燃起金边,在空中化烬,金字刹那染了紫,风再现!

凤眸让金色紫色映了炫彩,斑斓闪耀,傲睨长空;今日请客所穿的规矩衣裙,簌簌乘风,袖带盈舞,如临江仙;乌发吹开了,吹散了,衬着洁白却怒红的容颜,惊人得明艳。

风神在手,她慢慢举高,想着风随心转,想着从瑶镇走到都城,遇到的人,所做的事,那些甜酸苦辣......

她大喊,“要我的命,我不可给!要我的风,尽管拿去!”

忽而,泪落成行。

眼泪流不停,一颗颗随紫金的风卷上,进入风神的手杖中,刹那,爆发出数不清的紫光,往巨大石浪奔去。

轰隆隆--轰隆隆--

天空炸开了花,紫碰黑,却散成万道金芒,一片片将石浪抹去,直至上方再无一点黑。。

风却不止。

兰生在哭,看不清天空的颜色已变,看不到丑陋的骇浪已破。她是风神的女儿,若任了性子生了气,风可不敢擅自主张,但卷得更加狂肆。石浪没了,无处施威,就号令云海加入。以她为中心,分成五道远比惊涛骇浪更可怕的飓风,向天地四方咆哮怒吼,就此将整座山的云卷了个干净。

山腰一丝云也没了,原本隐在它们之后的人影一道道清晰起来,分布虽散,至少也有三四百人。人们起先被五道狂卷的飓风所震惊困惑,再齐齐望向山腰之上,腾空而起的,一级级云梯,还有云梯尽头那一扇敞开的大门。这些人中的大多数知道这番景象的意味,因他们寻找已久,倾尽全力,却以为苦等无期。此刻乍现,个个不知所措,以为是梦境,静如宁海。

不知有谁低语一声,“风者。”

空气中到处是风,风者二字立刻传到人们耳里,这才看到那个制造飓风的女子,惊叹似微浪,此起彼伏,又有梦境化实的期许,神情开始激动。

兰生听到了那些惊叹,泪迷的双眼恢复清澈,望见云阶天门,喃语,“原来,天梯已架,天门已开。”

双掌一拍,飓风同时收尽,风杖不见,万道金芒坠下,化作满天浅紫明碎,如星,如雪。

今天第一更。R1152

兰生冷笑,话少不代表不会毒,“看来你是蹲得久了,不过撒气也别冲我。本姑娘今年才二十二,所以又不是我让你蹲的。”就骂他是狗!

“小兰兰不要那么说,别看他冷淡,脾气很臭。”女子话音刚落,云海生涛。

要死了!一块块山石!

她目瞪口呆,随即感觉心中快速旋出一股狂风,握手成拳,身体因怒气绷直,凤眸凝霜,盯着这些能把人砸成肉泥的家伙。忽然,抬起双臂,十指张开,向着天空合拢,又像要撕开什么似的,狠狠用力扯。

兰生看两人没坐,就不想坐,“我也等这一日很久了,要考验什么,不妨直说。”南月兰生和风者,两个身份同时存在,让她真得困扰。

兰生正惊,却见毒舌帅哥朝她甩出大袖,袖中也涌出了云雾,气势汹汹分成两股,从她左右夹来。她看不出云雾里有什么,但觉不善,心念之间就催了风,从她脚下卷上,好似一个陀螺,越卷越快,越卷越广,将近身的云雾吹散了,看到无数如牛毛细的冰针随着她的风旋升到空中不见。

她全然不知这个动作的意义,只凭本能。所以,当那些漫天砸下的石头刹那停在半空,又震颤着往两边缓缓滑落时,她还没搞明白,那是她双手制造的,一个巨大透明的尖角风锥,硬生生将坠如流星的大石群切分开来。

不管明白没明白,算是安然渡过了——

叹词还没出口,她的头,她的身体,出现了向后倾斜的角度,且越来越斜,脚跟都快翻倒了。

兰生有点冒火,“嫌他们麻烦的,不是你们这些自己人?回个家都不给开门,又要找梯子,又要带钥匙的。”她是不是长了颗大脑袋?要不然,怎么人人当她冤大头!

“不想回就不回,想回就回,你当人人都是你家看门狗,蹲上几百年,吐舌头等门吗?”一张一百八十度角绝无缺陷的俊脸立刻从蒙蒙云气中清晰,但冷酷到冰点,和声音一样无情,毒舌帅哥。

第397章 破梦(上)

兰生站在她以为的安全地带,看小小芝麻般的黑点向她飞来,不由冷冷撇笑。

泥泞子?海带?呃——

石头?

但凡风浪,哪有一道就完结的呢?

她仰望着,那第二道浪,比刚才高,比刚才近,正前面就有石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袭来,上空更是铺天盖地,遮蔽了云绵白色。

从亭中跳出去,但亭外还有一排巨涛正等着,乌鸦鸦向她浇压下来。她望着,突然有点发愣。这是梦啊。托梦也好,噩梦也好,总不见得——

女声笑,“这孩子还是个急性子。”

男声冷,“嫌自己的族人麻烦罢了。”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