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402章 三婚

“欸?!”欧阳阙眼珠子凸着,张大了嘴等苍蝇,然后大叫,“姐姐啊,你好歹喘口气!这才贬了平民一个月未满,怎么就再嫁了?”伤心啊,为了赶来求亲,他把心爱的马驹催得口吐白沫。

欧阳阙却还有点惊魂未散,见她白眼,一缩脖子,嘟哝道,“我再不提了……”又不死心,“但你可以提,今年之内,我的话都作数。”

兰生终于笑出声,洗过手,端了冯娘加热好的蔬菜汤,与肯鸡腿截然不同的优雅姿势,慢慢喝着,“为什么是今年之内?”

真性情的人。

“你又迟了。”要不是南造北造之间分歧多多,她不介意交他这个朋友,“我已再嫁。”

欧阳阙果真性情中人,心里不高兴,脸上也不高兴,拿一大段话讨伐她,“兰造主能为百姓向国库讨税银来花,我以为你是有良心的人。天下乱成一锅粥,老百姓饭都吃不饱,而皇上登基后毫无作为,光知道增税,如今居然还要造新都享乐,这是想吃人骨头扒人皮啊!但凡有点良心,有点仁义,都不该助纣为虐。兰造主身为北联造行首,一言一行皆为北方匠工表率,你若向昏君投诚,会让那些受苦的造工造匠们大大失望。”

兰生吃饱喝足,思路十分清晰,一大段话讨伐回去,“好大一顶帽子,只怕我戴不上。皇上造新都的决定已下,阁部颁发公告,天下将人人皆知,并非你我拒绝就能取消的事。官造民造联不联手,说实话,对工造司来说,不是多大的难题,从城池的设计到建造,他们有的是大匠师可以担当,一旦保证源源不断的人力和造材,根本不需要任何民造行介入。相反,民造才是要看官造脸色的。为了分一杯羹,兢兢业业,端着捧着,自长风造后,你们齐天最积极接工造司的任务,与北联造争工程,也不是这两天才有的事。这会儿捧着仁义良心,欧阳造主怎能让我信服?说要抵制,我如何知不是齐天造想一口独吞,将其它民造行排挤出去?”

欧阳阙憋红了脸,顿失能说会道的口才,“才不是!呃……俩老爷子告诉我了,这回是服劳役,哪有银子挣啊。”

原来是吞云吐雾俩老爷子教的,然后让这位少主背出来的大道理。

“对啊,不但没银子挣,我也得去住役营搬砖头呢。”兰生暗吁气,不必再长篇大论。

欧阳阙让人哄来的,不知兰生也在工造司所征服役名单上,吃惊道,“哪有女子服劳役的?而且,这么不讲道理,你还要设计都城?”

兰生反问,“是啊,这么不讲理,我到底为什么呢?要不你回去问问两位老爷子?”

有人道,“何必舍进而求远?欧阳少主,正是我说服兰造主接了这差事,你问我就是了。”

兰生回头一看,俏皮笑道,“哟,相公这么清闲,今日居然在家?”

欧阳阙心想,正好,可以瞧瞧她又嫁了谁。于是,连忙看过去,却立刻石化。什么再嫁?不是同一个嘛!

某夫淡淡瞥过台上鸡骨,“要不是今日清闲,怎会知道自己的地位竟还不如一根鸡腿?”

起风了,阴恻恻地,吹着某妻的后脖领,寒毛直竖。

今天第二小更。R1152

兰生白他一眼,这人的心思够单纯,一脸要娶她的技艺和事业的模样,好笑好玩,倒没办法对他太凶。

事实上,她自觉以前很能控制情绪,但天玄山一行,知道了自己的血脉来源,见到了风王,吸收那么大的信息量,却还是糊里糊涂很多疑问,再加上因为所谓故乡来的人,让她饱受惊吓,大有要流血牺牲的感觉,以至于战斗值随时飙上。

欧阳阙长长叹了口气,不过拿得起放得下,“好吧,那就等你三嫁……”

“呸!乌鸦嘴。”她可不要嫁第三次,“你就死心吧,我没法嫁给同行的男子,白日黑夜说工造。也劝你别犯傻,找个兴趣爱好不同的姑娘,过起日子更丰富。”

面筋居然就此出来了。

刚才对欧阳阙那一声要拼命的怒吼,把自己都吓一跳,等到吃完整只鸡腿,慌饿的晕眩感消失,这才好像重新活过来了。

她热爱她的建筑设计,但不想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小时,跟它分分秒秒不分离。尤其,欧阳阙是工造的狂热份子,选妻都以此为第一考量。

欧阳阙显然没听进去,但说起另一件事,“听说皇上请你设计新都。”

兰生乍然想起来这事,不禁啊了一声,“要不是你提醒,我完全忘光了。”天玄一趟,好似走了一生那么长。

冯娘一走,欧阳阙就打开了话匣子。

“兰大姑娘嫁我吧!齐天和居安双造合并,官造都靠边去了。”用真诚的,钦佩的,无比眼红的,目光。

第402章 三婚

兰生忍俊不止,“我非但喘气了,还耐着性子等了,有好男人来求亲,干吗不把握机会。”

醒来时,心情并不好。心口的花没有再现,手掌也运不出风来,切切实实成了普通人,却比她自己想象中的要更失落。难怪。难怪。毕竟有不同寻常的能力,再谦逊的心,日子久了也免不了依赖得意。

这会儿,和欧阳阙说着话,却是踏实了下来。风能没有了,她还有技艺。万丈高楼平地起,她已经打好地基,梦想没有消失。

欧阳阙不知她昏睡,“兰造主真是定心,想来胸有成竹,又有惊人之造。不过,我今日翻墙过来,要请兰造主代表北联造,与我齐天携手,共同抵制新都建造,不要听命于工造司,再多银子也不接这活。”真正目的在此。

虽然这跟她起初的想法差不多,不过兰生已经决定照泫瑾荻的意思做,“我已接了工造司文书,三月初一要交图给皇上过目。过不过得了他的眼,我不知道,但自当尽力。”

“明年我必须娶我爹娘选的女子为妻,我自己答应的,不能反悔。”

冯娘心头暗喜,原来面团揉好后要放上一放,未必是需要死命打面摔面的硬力道,而是正确的揉法,加上耐心等待,自然水到渠成。

将面团放进藤筐,盖上油布,出去拿柴火时,顺便看了一眼流理台那边的两人。那两人对面坐着,一个啃着烤鸡腿,一个看着啃鸡腿,不开口。她好笑地摇摇头,谁想得到,声名赫赫的齐天造主能跑到她的厨房来偷东西吃?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