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409章 雨饯上

“不是工造司,而是由总将作调度,次将作和三将作参与协调,共同决定的。”整个新都建造工程,三位大将作有决策决定权,兰生为列第三。

两人的情感属于同一种,润物细无声。

“总不向以往那般自在。我不知道你么?心里摩拳擦掌,迫不及待要大显身手,到那时候,还想得起独守空房的丈夫?”他微微一笑。

“论玩心,确实无人比得过我那位皇兄,而且你的手下也得力,配图说明句句中了他那颗红心,吃喝玩乐之余,还能得到百姓爱戴,他不同意才怪。”泫瑾荻再补一句,“我建议你先造竞技场,讨个开门红,今后无往不利。”

泫瑾荻的建议,从来不只是建议而已,兰生明白得很,“话虽不错,不过我居安造到底负责哪一部分,要听工造司的安排,现在还不好说。”

“亲兄弟都明算账,更何况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夫妻。”兰生自顾自想得美好,“你那么富裕,花个一万两银子买下消息,小意思吧。”

“一万两是不算多。”泫瑾荻的小金库很胖,“我就是不太明白,大难临头既然会飞掉的老婆,凭什么让相公在她身上花银子呢?而且,你显然忘了我当初怎么教你的。做买卖,不能只图自己的利,也不要想当然对熟人大开口,说着明算账的道理,却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到头来,只能造一座必塌的楼。”

兰生脸色一苦,对了,对了,她好了伤疤忘了疼,又犯想占便宜的老毛病,却不记得这人是谈起买卖就不说人情的势利鬼。

“若是人情,就别说买卖;若是买卖,就别提人情。”他的原则。

算了,想出卖消息这刁法来,真是自己刁难自己,兰生一字不提钱了,直说,“暅珑先生辞去百工府大匠之职后,并没有离开帝都太远,就在附近的小县城落了脚。木林去了一趟,找到老先生的故居,还拜访了当时为他看过病的郎中,肯定是自然去世的。不过……”

泫瑾荻先想自己是不是苛刻了些,却看兰生拿得起放得下,心头暗赞,但该听进耳的,一字不漏。他虽还不知暅珑先生这条线索是否真对找出影门有帮助,但兰生有时思路惊人,也是不争的事实。

兰生时不时抬头的小得意来了,“……你却猜不到,暅珑先生有一个亲孙子。”

今天第一小更。

求粉红,三月最后三天啦!

谢谢大家!R1152

“你散步散得可真够远。”思默庐,是泫瑾荻最喜爱的地方,而她爱屋及乌,若不是陪他,自己想不到来,“今晚回不了城了。”

“如今找个清静地方不易,而这里一目了然。再者,老板的儿子刚从山里回来,带了不少新鲜山货,你我有口福了,顺便为你饯行。”他手捉伞柄,半身挡前,雨细如针。

不会派不到用场,恐怕等到上了工地,她动一动,人们才能动一动。绘图定版其实就是山水画和工笔画,只有外观全景,而里面包含那么多工造技术,还需要制图,甚至事先制模,各种详解。他已得知,目前总将和次将想要不依靠兰生作出制图,似乎进展艰难缓慢,关在工造司不少日子,天天焦头土脸,哭丧着表情。

不过,这样的消息,泫瑾荻也不说给兰生听。或者说,他的妻心知肚明吧。

青草味,丝凉风,微夜雨。

“又不是远行,就在东城外几里地,要见面有何难?”她手中挑灯,向他那儿偏,湖畔不平。

两人安静走了一会儿,泫瑾荻道,“木林捎信给我,说你有话要说。”

“……对了。”兰生微叹,本来只是小事迷糊,现在大事也迷糊了?“我不是跟你提过暅珑先生的事?”

泫瑾荻记忆力极佳,“那位已经归隐的阴宅师。你说他可能是造了公主北府的人,而公主北府的工造风格与影门宗主见你的绿竹殿似出自同一人手笔。这么看来,你已有了把握。”

絮语沙沙,非甜言情话,非叮咛嘱别,无关浪漫,只关一生相守。看似清闲淡雅,却各自攒着一团火,是彼此的明光。

这双影,合璧时,只有一心,如同一人,独立时,自我精彩,平分秋色。

第409章 雨饯(上)

本来,新城的主要设计者应该担当总将作,但新帝最终因兰生的女子身份犹豫了,多半还要给安鹄面子,毕竟先定了以服劳役的方式参与,而总将作相当于六品官,怎么都说不过去,所以由工造司的将作担任新都造的正副职。然而,那两位将作对兰生的设计概念处于几乎无知的状态,所谓总将作调度,可能还得听兰生的。

只是考虑到安鹄的刁难,以及他人的眼红嫉妒,泫瑾荻没有说出这样的推测,就怕给了兰生太高的期望,不尽人意的时候,她会太沮丧。

“随便了。”没期望的兰生,因此拥有很没所谓的乐观心态,“我还不信,派不到我用场。”

“很可惜,我猜得不对。”兰生摇头,再道,“但木林打听到了别的事。我觉得接下去就超出自己的能力了,该由你接手,不过,天下没有白捡的大饼。为了新都造案,工造司拿着鸡毛当令箭,半强迫要求民造行全力支持,只给那点塞牙缝的补贴银子,又不准我们再接其他新的活儿,今冬岂非要喝西北风充饥?”

泫瑾荻好笑,神情中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险,“那你的意思是——”

“说真的,我还挺感谢你三皇兄的,他比一般人更能接受新事物。我几乎没有留手,想到什么就在图中表现了什么,准备被人笑无稽荒谬,再加乱七八糟。不料,他眼睛发亮,稀奇不得了的样子,让我有点遇到伯乐的感觉。”起初她挖空心思,想设计出一定新意,又能被人们很快接受,后来却太投入了,一不小心弄出四大图来。

一辆乌蓬马车停在山间湖畔,几间草庐的轮廓浮于夜色,不远处,一盏灯轻晃,发散着柔暖的光圈。

一把油伞下,人影一双。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