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415章 “小”祸

“总将作,要是处理不好,你带着自己这班人,辞官谢罪吧。”安鹄身边有帮腔的,冷不防指示。

工事工官,吃力不讨好,直接与工匠粗人打交道,难以爬到达官贵人的高度。油水也是让上面一层层舀去了,顶多撇点汤油。所以大多出身不好,有点汤油比没有汤油好,怎么说也是戴官帽子的。

到了他这个地位,离工官们百阶远,他管他们如何斗如何抢。

安鹄调回视线。只看了一眼血腥场面。一点没觉得凄惨。但觉得麻烦,“死了这么多人,还不劳本相操心?”越发怒意横生。“本相乃总监工,哪怕挂个名,也是你们的上司。一群蠢才干蠢事,连这点搬砖弄泥的小事都做不好,还要受你们连累!你们一个个倒是说说,要是延误了工期,让本相如何跟皇上交代?”

工官们吓得埋头直哆嗦,谁敢说一句话!

没啥交集的两人,合在一起,成一对活宝。

安鹄没心思跟他们斗嘴皮子,正想再追问,忽见一片尘沙扑来。他连忙抬袖挡沙,等大风过去之后才放下来,却被眼前的景象怔住了。

原本朦胧不清,沙尘笼罩的正前方,此刻能见度很高。一群蒙湿巾戴壳帽的女人,或一人背一人,或一人扶两人,或两人抬一人,正从竞技场的南出口跑出来。

落在人群最后,一个衣服又破又脏,却还看得出是裙式,身材也纤细的女子,背上一个昏迷不醒的男孩,手里牵着两个大男孩子,步子稍慢,因为随时要拉一把行走蹒跚的孩子们。女子乌发半湿,贴在面颊上顾不得整理,汗从发间直渗出来,停下来扶孩子的时候,小腹微隆——

南月兰生!

仿佛老天爷都在嘲笑安鹄的恶毒心肠,不再容他贬低南月兰生半分,才要在一群高官赃官面前,让他们看到这一幕。

“回少相大人的话,难辞其咎的人在那里,算起来,她救了不下十个人。要不是大着肚子,让樊大人樊夫人和居安造的人劝盯着,可能还能救更多。”欧阳阙努努下巴,脚尖点前点后。欸!欸!为什么他得扮没心没肺的二世祖?他也想救人去啊!

王麟道一声樊大人。

安鹄就见樊圻和他的夫人跑到兰生身旁,将她背上的孩子接过去,又一手捞起一个大男孩。倒是想不到,这个芝麻绿豆大的小文官还挺有把力气。而樊夫人扶了另一个大男孩,同时拉住想往竞技场跑的兰生,说着什么。大概是责备她有身孕不该劳累,兰生不好意思地笑着。然后,樊圻看到了他,嘴一张一合,兰生和樊夫人就同时朝他这边看了过来。

安鹄突然想要调头走。哪怕只有一瞬间这样的心思,但自从平步青云,他头一回觉得——羞愧?!不过,几乎立刻,他自己从心底坚决否认了。虽然,看着兰生大步向他走来,令他捏蜷了十指,知道又是自取其辱。

然而,兰生却没有停在他的面前,而是总将作的面前,连望都不望他一眼,抬起胳膊,举起拳头,神情似乎要打人一拳。

总将作吓得往后躲,“你想干什么?”

兰生瞪怒了眼,但最后拳头松开,擦过她那张满是尘土的脸,大吼一声,“别再让我看到孩子上工地!”伤害孩子的人,最卑鄙无耻,恶中之恶,不可原谅的犯罪。

还以为是什么事呢!总将作扭歪脸,“他们白吃白住,还能上学,每天干一会儿活也应该。再说,他们爹娘都同意了,要你多管闲事。”

“听说总将作有二子一女,年岁都还不大,你让他们上工,我就不管闲事。”兰生可不是开玩笑,“总将作舍不得,我就派人去接,跟着我们北联造做工。”

总将作气得胡子都要翘了,立刻向安鹄告状,“少相,您看她,一个女役这么嚣张。”

“少相大人,我听闻这里有人将工地上的各种造材倒卖出去,中饱私囊。”兰生冷笑,当谁不会告状呢?

安鹄的视线扫过突然噤若寒蝉的总将作,就知真有其事,但这人是他推荐上任的,不能不给他好处,就道,“三将作提议有理,孩子确实不宜上工地,力薄人小,即便期限再赶,也帮不了多大的忙,反而添了父母的担忧,不能专心干活。总将作,你说是不是?”

总将作呐呐点头。

兰生这时一点不迷糊,听得出安鹄转移视线,不由撇笑,当下转身就走。她自然清楚官场水深,没有要整掉这个总将作的意图,横竖他滚蛋,又会来一个黑心官。达到她自己的目的,就好。

“话说回来,三将作看到事故发生后,采取了哪些应对措施?三将作亲身涉险,作为女役营的表率,救人的行为虽然可感可赞,但工地上将近七万役,发生了事故,竟然看不到多少救援的人,难道不是你应急无能?”安鹄却没打算让她这么走。

兰生立定,再转回身时,一脸充满讽刺意味的笑容,“总将作说了,造皇宫的五万人,天塌下来也不能出了那片地。我与樊大人磨破了嘴皮子,今日那里当值的大匠就是不肯调借。我们这才派了人去帝都通报给总将作,请他赶紧多找些大夫和伤药,同时也能回来主持大局。不过——”她看了看这群几十官,“虽然安少相亲自来问灾情,却显然一个有用的人也没带啊。我不走,难道还跟各位大人一样,站在这儿看戏……”

忽然,嘲笑的表情尽数化去,凤眸明光四溢,看到又来的一群人,朗声却甜——

“总算有人雪中送炭,有两位王爷坐镇,兰生安心了。玉蕊,三宝,你们速速随我来。”——

求粉红,求大家开口说说话!

嘻嘻!复活节哦,祝大家在身边找到快乐的彩蛋!(未完待续……)

百工府和工造司从以前起,工造专长的大匠就没多少人。现在负责的总将作是木匠出身,还有新都造里的那些工官和大匠,他比谁都清楚,要么就跟总将作一样,向他花钱买的,要么就是墨守成规混安稳的工造匠,真正的大才早被排挤干净了。

他知道,但他上台后,也没管。

欧阳阙看向了安鹄,上上下下打量半晌,抱拳作揖,“听造里两位老爷子提到多回,果真长得年轻能干,少相大人,草民欧阳阙,不识得真人面目,得罪了。”

安鹄也收过齐天造的银子,要给点面子,淡淡道声罢了,就问,“欧阳造主可知事故详情?”既然来了,总要问询仔细,不然皇上那边不好说。

新都绘图中的竞技场若曾令外行的安鹄心中叹奇,那么亲身站到这片巨型环状楼前,灾难感竟然排在了震撼感之后。更何况,这还只是总将作和手下匠师们依葫芦画瓢造出来的,而且还坍塌了一半。要是由兰生和她的居安来造——

为什么要管?

“少相大人来得算快了,竞技场约摸从三个时辰前发生第一回坍塌,然后沿着圆弧陆陆续续塌了几回,半个时辰前是第六回,坍塌规模越来越大,最好赶紧救人。”

“除了欧阳造主,今日当值的营官是何人?”安鹄对欧阳阙的话少了些关切,直问起某女,“还有,将作中南月兰生责权最大,她人又在何处?本相虽然容许她不对坍塌起因负责,但出了这么大的事故,即便她是女子,人不到现场,处理突发和组织救援,不负责竞技场工造,也难辞其咎。”

“少相大人慢点说。”欧阳阙抬袖子抹了抹脸。

白羊祭,神仙楼,长风造瓦解,药汤浴场到东城的大批重建屋,鸦场到西城的簇新建筑,还有令名流们羡慕的六皇子府,果真,兰生不是以东家的身份,而是以造匠的身份积极活跃,让他万分吃惊。

因此,看着仍在掉砖头的大缺口,他脑海中就冒出一个不甘愿的想法。如果一开始就由兰生负责竞技场,可能不会发生这么大一起事故。

第415章 “小”祸

总将作哭丧着脸,心想,这才升了几天的官,本钱还没捞回来,就让他滚蛋?但是,想归想,不敢抗议。

“总将作大人,你吃完酒回来啦?还带了这么多人?”欧阳阙独自一人从伤员区走出,看到几个面熟的大官,喊着某叔叔某伯父的,然后才正经看总将作,“不过大人,这来得也太不巧了。大节下的,给其他大人们心里添堵。”

总将作真不知欧阳阙是讽刺还是关心,眼珠子一瞪,“安少相在此,别胡言乱语的。”

王麟笑声,“欧阳造主,就算让少相大人的口水喷到,那也是你的荣幸。”

不说工造的欧阳阙反应好似突然迟缓,翻眼皮看王麟一眼,“脸上痒而已。”

“少相大人,此地离竞技场太近,还是请您到管营坐镇吧。”总将作不知何时额头布满了汗,也许是太阳太大,赶路又急。也许是弥漫的尘土灰沙。还有身旁不远处一大片或坐或躺的伤员死人,血腥气味浓烈,“下官会处理好的,绝不劳少相操心。”

安鹄眯眼成窄。

他心里一直憋着一股气,兰生不要他的怒气。但从瑾王爷说出兰生擅长工造,到自己看过了新都长卷绘图,嘴上不屑,回头就重视起来,派亲信调查了居安造。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