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426章 同舟

夫妻两人感情甚笃,已不是稀罕事,但心情糟糕的安鹄语气好不了,“樊大人吃饱了?可以说正事了吧。”

安鹄阴鹜地瞅着仍不情愿离开的总将作和役营大监,想自己还不如兰生有面子。她的人,没有无能的,但皆看她,她说一是一,说二是二。而他的官,个个饭桶似的,还主见特别多。

“要我亲自下座送你们吗?”他头疼死了。

耗了一晚上,安鹄没了耐心,想要赶快解决这事。纵然,他也和总将作一样,怀疑兰生在大罢工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但他更清楚,怀疑没用,反而兰生才是平息这场冲突的最大可能。和工人同食同住,工地上没见她一个孕妇偷懒,大热的天皮肤晒得发红,还坚持亲自指导和督工,凡有不公不平,必为之出头,福利奖励样样力争到底,对于女人和孩子的事更是眼里揉不进一粒沙子,连总将作都差点让她打了。这样的一个女子,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樊圻匆匆而入,他的夫人来送饭,驸马庭震倒是大方允他暂歇。

安鹄疲累之极,也懒得把人叫醒训斥,但对庭震道,“就这么办吧,接下来的事请驸马爷多费心,我还要赶回相阁。”

庭震起身送安鹄,“少相真是操劳,我自当尽力而为。”

等两大人物一走,兰生便到欧阳阙那儿,踢踢椅子,“醒了,大少爷。”

欧阳阙一下子抬起头,哪里有睡着的惺忪眼,分明光灿灿,跳起来伸懒腰,扭扭全身筋骨,“这位少相大人可真够倔的,不过白倔,到头来还不是让了步。”

没一会儿,他看到庭震走回来,马上打呵欠往外溜,“驸马爷,我们齐天造立刻复工!”

庭震笑得有些干涩客气,“延了这几日,大家要更辛苦了。”

兰生和樊圻默默行过礼,走了出去。两人同船,从草席舱中望着对岸烈日下的萧肃壮丽,同时长舒一口气。

樊圻道,“这么一来,为防止役工再闹事,秋典之前,役营应该会被迁远,但又不能迁太远。”

兰生道,“役营迁远,有什么事就惊动不到这里,不过那个人究竟想要做到什么地步,我却是不知道的了。就像我从不知他如何让皇上掏银子,如何让少府送银子,如何让这么多人抱成一团。”

樊圻好笑,“那人可是你的夫君,你不知道,我这个小官就更不知道了。”悄瞥一眼她的大肚子,“听说娃娃这几日踢得勤,你自己当着些心,别上上下下得乱跑。”

兰生抚过,笑了笑,“还有两个月呢,小家伙很皮,喜欢娘亲上上下下,一点都不怕。樊圻,我一直有个问题,虽然接受了,但还是疑惑,能问问你么?”

樊圻正经了神色,“夫人请问。”

“你们之中能人不少,有才有谋有远见,如宇老德高望重,如京暮心广智明,如你受民爱戴,却为何甘为他效命,非要将他送上皇位呢?”

樊圻并不惊讶兰生有这样的困惑。她一向奇特,看似迷糊,却心如明镜,看似精明,却不单为了私利,看似主不了家宅,却能造世上最舒适的宅子。她完全不热衷于名利,也不追逐富贵,所求不过吃得舒服住得舒服,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而已。

但正是由于她的特质,他们私底下认定一致,她会是最适合的帝后。心无旁骛,虚怀若谷,难能可贵是她的独立,不依附于男子的自信,令众谋士万分折服。

不过,他不觉得,将她也算进景荻受拥戴的原因中,对她的困惑会有帮助,反而,他还怕她为此突然变成了“拖后腿”的夫人。

“我不敢当夫人所说的能人,而宇老和京大公子确实担得起您的夸赞,只是有才有谋的人虽多,无可挑剔的品德和才能或者可以成就圣人,君王却属天命所归,上天所选。主公出身高贵,自幼资质异禀,若非真龙之气令人忌惮,也不会遭遇非人之待。即便如此,他仍能死里逃生,历经大难而更显明睿,正是天意不可违。夫人疑惑,那么,容樊圻斗胆,反问夫人一声,在夫人心中,真有他人比主公更具备天子资格么?”

的确,景荻并没有称帝的野心,但到了今日,这群志于天下的人唯他为主,最终如果成功了,就不是意外,而是他身为先帝六子,拿回了本属于他的东西。

兰生立到船头,艳阳烫熨着桨橹摆渡过去的水迹,无法轻袅即逝。波纹下,伏着无数气泡,正待时机升上去绽开,能被熨成水面最美的痕。

离新近落成的港湾越来越近,岗石砌成的泊船口,雄赳赳气昂昂,好汉们站成人字形,但她只留意到一人。

古铜的肤色,高大的身板,穿一身灰衫短打,腰扎一条宝蓝汗巾,目光一直一直跟着她,船碰木桩子的刹那,冲她笑白了牙,跨得比排他前面的汉子快,弯着胳膊肘,上面垫了雪白手帕,来搭她上岸。

他,天生是光芒。

若这是无法逆转的命运,她也不会逃避,和他一起,成为明光。

凤眸柔暖,微笑,朝帕子按落了自己的手印,从此他走岸她走岸,他行舟她行舟,并诺齐心。R1152

啪!一只三彩茶碗在几个脸红脖子粗的人身边,打开脆花。

“行了!”看着低眉喝茶的兰生,安鹄心里更卷了大火,摔杯子解气,“吵什么吵?你们统统给我滚出去!”

“不敢骗少相大人,确实是我的提议。人已死,而官大人的命可不是那么好赔出来的,所以我让死者家属和伤者多为自己考虑,他们同意放低诉求,不过,相对的,金银上的赔偿就要多得些。家中主要的劳动力没有了,老老小小的,却还有很长的日子要过。”兰生淡道。

安鹄眯眼,“你既已向他们提议,为何不早同我们说?”他很难相信,她没有捣乱的心思。

“你他娘才放屁!”总将作本来就是匠人出身,娶了个少奋斗十年的老婆,但没有好好多读点书,血冲上头也能骂。

木林,泊三,褐四立刻看向兰生,见她点头,这才跟着铁哥管宏走了出去。

“他们只说考虑,并未立即答应我,毕竟这提议自私,还偏帮了朝廷。”兰生撇笑,眼里凉冷,不怕说自己的坏话,“而且,我要先跟少相大人说了,怕你误会我另有图谋。只是大人胸有成竹,我却着急得要命。虽然北联造手底下两万役只是歇工,没有跟着罢工,可仍然无法上工地。竞技场还有最后一点尾工要赶,虽然是尾工,完不成就不能投入使用,让我怎么跟皇上交待?客人可差不多都到齐了。”

安鹄再看庭震,“驸马爷觉得可以接受?”

“若是能用银子解决,多点少点就不必太计较。我们都清楚皇上最在意什么,此事再拖下去,恐怕也瞒不住了,还是赶紧处理好。”庭震道,又问在场另一个不吭气的人,“欧阳造主认为呢?”

泊三的速度也快,揪住大监的脖领,冷笑,“都是你这位大人惹出的祸,杀人不怕偿命,又要动上手了。怎么?无法无天!天子脚下,你可别说自己就是王法!”

看自己这边不输阵,兰生兴致不错,优雅挑了杯子抿茶。

第426章 同舟

樊圻笑了笑,“少相,也不知道算不算好消息,役工代表愿意放宽条件,只要撤换役营大监和涉案的监工们,也同意由相阁任命的监察使进行内部调查和惩处,再将各家慰问金增加到二百两银子,并另外给予死者妻儿良田百亩的补偿。如果少相能同意,明日就恢复上工。”

良久不曾开口的庭震,沉思之后点了点头,“的确算是让步。杀人偿命,就要将役营大监脑袋摘了,这么大的要求,我们作不了主,势必惊动圣上。偏偏是这节骨眼上,弄个不好,我们都会遭殃。而如果僵持,迟早也传到上面去。安少相,我看可以了。”

安鹄的目光从樊圻移到兰生,“这是你的主意?”争取福利,多剥税金,是兰生的金字招牌。

欧阳阙两手扶额,茶几上摊着一本书,却对庭震的问话毫无反应。

众人仔细一看,居然睡着了。

帝都外,民众闹事的硝烟味已烧成了火,星星点点,扑灭了这里,那里又燃,天天紧急军情火烧火燎。昏君无用,又疑心病重,用着他,却也不像从前,以大学士阁来压制他,他还得巩固自己的势力。因此,已经忙得没时间睡觉,新都这块破地竟还能生出大事。十万人的罢工,先动手先杀人的,都是他们当官的,役工只在合理范围内抵抗防御,不能以造反论,还有根有据,用他相阁制定的法令来请愿。这样的形式闻所未闻,他想不管不顾地镇压,三万兵却不能真动,其他的军镇又实在没余力顾上这头。

褐老四挺身冲上,几乎跟总将作鼻子对鼻子,一脚蹬出三尺尘,“要不是我们兰造劝着,早就只剩一地的乌龟王八壳了!娘的,挑唆?是有人挑唆,不过,是不想让我们北联造如期交工,自己又只会说大话的,红眼倒霉鬼。”

役营大监不知从哪儿蹿出来,一手推开褐老四的肩,“敢对将作大人动粗,想造反啊?”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