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429章 长日下

“我说呢。”庭震仍笑,这时寒眸里映了灯墙的光,心情很好。怎能不好?今夜皇帝就换他当了。“兰造主今夜能单身赴会,绝不是胆小如鼠之人。”

兰生进去了才发现不对劲,立刻转身去开门,却是怎么都打不开了,被人反锁。

“兰造主要落荒而逃的样子,真让我有点伤自尊哪。”本来不亮的空间,骤然从一簇光亮照明了一面琉璃壁,点火的男子,搁到现在,少女们都会尖叫的帅大叔,双目如寒玉,声音笑着,却令兰生打寒颤,“兰造主怕我怕得像鼠见猫,我此刻心中只有对兰造主的赞赏而已。灯墙明明有火却不热,关门却似无门,合窗也似无窗,翻折的竹帘子,小小一间屋有厨房有寝室,竞技看得累了,睡一晚也舒服之极。思碧只花一会儿工夫就熟悉所有,瞧,茶刚烹好,点心才热,客人来得正巧。”

“驸马爷误会了,刚才这里昏暗,我以为我走错地方。”

敢来,当然设想过很多情形的,却没有一种情形,如此直接地,落到这位影门宗主手中。怎能料到,新帝身旁的大公公是影门的人?

庭震眯了眯眼,视线从她跨到露台上的鞋子收回来,“兰造主要是打着奔过去呼救的主意,劝你三思。”一盯一,猫这回不会放鼠。

兰生回眸一笑,俏生伶俐,“驸马爷这话从何说起?您今日必定很忙,但能将我请到这儿拉家常,外面肯定布置得妥妥当当,不过就是男子出现在女眷区,有些不合礼数。可您的身份,您的口碑,谁能想歪了去。您想找人说话,只要别聊工造那么乏累的,我给您凑份乐子。”他喜欢说工造,她偏不让他称心如意。

况且,这是女眷区。就像她今夜必须来这一趟,他也必须到新帝那里去一趟,都是避不了的事。她等着。

“兰造主好能兜圈子,看来得由我说穿了。”他以为,她一进门,就会直接指着他的鼻子道影门宗主。毕竟,她已经怀疑,且他又将他的那张面具,挂在灯墙之上,青面獠牙,怎么迟钝都不会无动于衷。“如你所料,影门宗主就是我。”

兰生瞠目结舌,“驸马爷说什么?谁不知道,皇上近来为这股暗势力困扰,这才扩招左龙右虎双营至三千卫,今夜两营守卫森严,还让一万军镇兵士守住新都周围要道。影门是皇上必定要铲除的,您这么大剌剌得说出来,死猪不怕开水烫?”

一刹那,庭震发觉是自己被南月兰生看蠢了,怒气横生,“你找死!”

兰生捂住嘴,真怕死的模样,“驸马爷又误会我了,我只是请驸马爷谨慎。俗话说得好,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了呢。您最好等到吃到鸭肉再说您是谁谁谁。”

自古大恶有一类通性,喜欢捏人小命,看这条小命怎么在手心里兜来转去,费尽心思,仍徒劳无功。她笃定,他不会轻易杀她。不然,又是烹茶,又是点心,不是浪费了么?

影门宗主骨子里很狂。到了今日,他未必小看她,但也不会高看她。她可以磨上一会儿,磨到起乱子时,景荻就来了。

影门照计划今晚动手,很好。那意味着,景荻他们也是一切照计划。蝉,螳螂,黄雀,秩序未变。

她,不怕。

庭震最终反应过来,兰生不过就是磨嘴皮,冷静了下来,但笑脸不再慷慨给,“我有一点不明,兰造主究竟如何识破我的身份?难道仅凭你问我几句屋里的摆设?”

兰生吹了一会儿风,微笑回答,“还凭绿竹殿,还凭公主北府,还凭您字里行间的引以为傲。驸马爷,容兰生高攀一回,你我同道中人,可不比那些外行老粗,少不得有点灵犀的。”

她这句真心话博回庭震一脸笑意,“好个同道。兰造主一手功夫,我也是钦佩万分。”

“彼此彼此。”吹不吹风不要紧,同不同道她也不热心,静静然,手腕上那枚指南针告知准确方位,心中便迅速描出竞技场的图纸来。

即便是女眷区,却很大一片,有给未出阁小姐们的自在天地,也有给闺蜜们说悄悄话的隔音包间,还有夫人媳妇们闲磕的望台,亦有大贵如公主郡主王妃国母的专属。

这一间,就在帝后专用厅旁。帝后厅与帝王厅,能并为一个不小的殿。帝后厅与这间不过相差几步台阶的高低,但却是隔开的,两座露台也分开一丈远,不经过两道廊门,就不能互相走动。不过,墙面镶了两片宽三尺长两丈的玻璃面,只要拉开帘子,就能看到对面。

她估算着,自己离东平西平世子殿下们有多远,离惠哥又可能有多远,以及她那帮兄弟们又离着多远。同时心中暗暗松口气,还好,至少自己还在预料的范围内,只要庭震不将龙椅搬到对面普通观众席上去称帝,即便有凶险,求生不难。

两人正客气,包间的门开了。笑声先入。随后,五公主,郡王妃,瑶璇,一串女侍,走了进来。她们没想到里面有人,而且,还是这么奇怪的组合,当下就都愣住了。

门在她们身后,悄声无息,合密。

瑶璇反应最快,娴静施礼,喊声驸马爷。

五公主笑着,语气很是轻松,已看不出半点愕然,“爷怎么跑到我们女眷的地方来了?”丝毫不问于思碧和兰生出现在这里的事。

兰生看得分明,世人口里多假象,众所皆知的恩爱夫妻恐怕也有自己一本心知肚明的经。如果是她,对着景荻,必然直接问。情深则心乱,还能相敬如宾,是感情也冰了吧。

“我跟太皇太后说,近来陪公主的时候太少,今晚到处都是新鲜玩意儿,实在难得赶上这么热闹,能否陪你一起瞧。她老人家立刻就点了头。公主不会嫌我在这儿碍了你们自在吧?不然,我派人把筠儿叫来,我们一家人一起也开心。”

这位驸马爷跟唱歌似的,兰生冷眼看着,对于五公主和小郡王不知情的可能性更确定三分。

“驸马莫非喝了酒?”五公主皱眉,何曾见过他这般轻浮说话,还是当着这么多女子的面。

“公主坐吧。”驸马立刻不轻浮了,面上泛出讥嘲,“你我夫妻那么多年,连个玩笑都开不得,你怎能一直这么无趣?”

五公主这回咬了唇,脸都气红了,转身要走。即便她是好脾气,但她血脉尊贵,出生天家,从小到如今,先有父母宠爱,后有温柔的夫君,儿子长大懂事了,儿媳妇也孝顺贴心,没有遇到过被夫君嘲笑这样的事。

要换成兰生和景荻这对,互相冷嘲热讽,那叫家常便饭,把爱情炒炒新鲜。

但是,五公主还没挪动一步,那串女侍中的两个踏前,一人一把尺长的短剑,凶煞煞挡住了她的去路。

五公主大怒,“大胆!你们敢拦主子?”

庭震自始自终站立原地,“她们的主子是我,我不想让公主离开,她们自然要替我拦着。”

兰生开口,“是了,经营这么多年,如果连自己的家都拿不下,影门宗主就是草包了。公主殿下,形势比人强,不妨听驸马爷一句,坐下再说。”

影门是目前朝廷最紧张的一个词,关心时政的五公主当然也很清楚,急急回身,骇然瞪住庭震,半晌才看兰生,“兰生,你这话什么意思?”

庭震笑得有些狰狞,“我的好公主,你冰雪聪明,何需再问呢?你夫君我,就是皇上最近一直追查的影门中人,不过本事稍稍有一些,影门我最大而已。”他不再看他的妻,盯着兰生道,“今夜正好打算造反,要是能成,驸马爷我要称帝了。所以,都给我好好睁大眼……”

五公主双腿一软,一口急惊上不来,晕了过去。

还好瑶璇及时扶了。

庭震冷到冰点的神情,对瑶璇命令,“弄醒她,我才刚要说到精彩之处,还没来得及告诉她,她的六侄子仍活着的好消息……”

兰生脸色顿时发白,手脚冰凉。

他知道了!r1152

不知不觉间,兰生已能听到大荣匠者赶上来的脚步声声。

“兰大人请进。”

庭震对自己人倒是不偏帮,见她光顾瞪而不干事,不禁沉哼,“开个窗门都让人生气,怪不得不讨人喜欢。当初看你挺机灵,也挺会卖乖,如今稍遇到些挫折,竟就成了一个愚蠢的怨妇,一点气度都没有。真是,跟你母亲一个样,碰到喜欢的男人就没脑子了。你要是有兰造主半分洒脱,我还不至于就派你一份端茶倒水的差事。”

于思碧立刻又低下头去,将落地的窗推叠到一边,躬身退回茶炉那儿。

由宫人们领着,走在竞技场环形厅廊里,兰生有一种穿梭时光的错觉感。

出神时,皇上的大公公停在一扇门前,毕恭毕敬请她进去。

兰生看在眼里,却对庭震的赞完全无感,心中谨记着景荻的话。平时迷糊也罢,今天需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牢牢记住自己的处境。

她保持沉默,庭震抬眉,“兰造主今日若还是话少,就说不过去了。我可是特意请了你来,要好好聊聊你我最感兴趣的话题。”

兰生当然知道他指什么,“让驸马爷失望,我是做完一桩事放下一桩心的人,况且翻来复去说同一样东西大半年了,真得腻味。”

玲珑水榭,兰生将漆画当了油画来挥洒,那幅画让人买走了。现在,这一面漆画墙的画风,竟与她的手法有七分相似。她迄今也不知是谁愿意出银子买那么奇怪的东西,不过似乎并没有白画。大荣,正兴起一种新的画风,出现一种新的颜料。

而这些铜雕大灯,各式各样的装点摆设,造型上大气又精致,风格一致却也各具特色,没有过于繁复沉重,配合竞技场的高,大,宽,恰如其分得体现了建筑设计的空间感和采光度,同时展示华丽,仍不忘要让人感觉惬意舒畅,是十分成功的室内设计。若交给她来弄,绝不会比此时看到的,更出色

第429章 长日(下)

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兰生干脆走到落地窗那儿,手搭在插拴上,看向庭震,“驸马爷,灯墙点久了还是会热的,我又是特别怕热的人,能不能打开门?您放心,场里的灯十分亮,除非外面暗了,或者包间里的灯全亮,否则外面人看不清里面的情形。而且,因为这里是女眷区,特别加造了两丈宽的露台,又挂着珠帘。能看出您真面目的话,千里眼都不行。”

庭震能选这间,当然早就衡量过,大方应了,“本来就要打开才行,不然皇上怎能论功行赏今晚第一功臣?不过,不敢劳兰造主动手。”唤声思碧。

于思碧走过来,终于抬起脸,目光与兰生相对。视而不见那双美眸里的毒狠,兰生让开些,抱臂,神色淡然,不必与已经一败涂地的人计较。

庭震哈笑,“这种时候,我特别羡慕兰造主啊。”

兰生踏过门槛,就风头里立定,还拿手扇,好似真怕热,笑而不语。

兰生冷冷瞥过低头一言不发的于思碧,尚在服丧期的二寡妇穿得素蓝,反观自己,一身行头富贵还嚣张华丽。既然庭震骗她来的,显然也是他准备的朝服。难道要突出她为下堂妇的悲惨命运?可惜,她宁为下堂,不为寡妇。

刨光白山黑水纹的明石地面,反射着明丽的灯色。天花板吊下铜丝千雀落巢大灯,照得每一处辉灿。两面漆白的墙如波浪,似向前,却缓退。厅里挂着大幅泼墨山水,廊里就是一系列窄画,花鸟虫鱼,人物景物,工笔细腻。但转过一处回廊,墙面的风格突然迥异,居然是漆画。比石窟艺术简单,而用色大胆鲜艳,以层叠式表现出立体质感,画风偏写实。

竞技场虽然是她所造,但交工的时候,里面装饰却是白卷一张。细部的工艺,由御匠们负责。因为新帝再三显示了对她的重视,御匠们不敢忽略,从工期中段开始,就与她反复商讨,她认为不错,他们才敢定下风格。不过,运用漆画,大概属于太小的细节,他们没跟她提及。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