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430章 恒星上

景荻告诉她,不久前,内城卫归左龙营统领,新招五千卫防守内城和宫廷,固若金汤。这种将都护军排在外城,就是怕影门势力渗入,不受帝权控制。

这让兰生心头泛冷,但到了此时,她不懂的地方太多,不愿意再在这人身上费神。终究,自己才智有限,不会斗人心险恶,也不会计阴谋诡诈。思来想去,是她运气真好,总有人默默为她撑腰,如今就是那位天下第一聪明的夫君,为她消灾解难,才能让她朝自己的方向勇往直前。没有这些人,她已成刺猬,死几十遍了吧。

开幕词很短,多半是新帝急于看马球的缘故,却忽然,大灯全熄,场中骤暗,有人才惊呼半声,但听咻咻,一颗颗火星划着光迹,直升天幕。

新帝似乎不知有此安排,连声叫好,哈哈大笑之声,通过简制的喇叭,比开幕词成功,几乎没有时间滞后,即时引起了全场共鸣,万众欢呼和喝彩的掌声,如雷隆,如雨倾。

闪闪灭灭的烟花之下,兰生坐在看台边,为眼中所见而心惊肉跳。她以为疑心病重且怕死的新帝充其量就请宾客入场,满打满算千把人。却又是一个料不到,普众席上全数坐满了,个个不是穿着兵服,就是穿着卫衣,左龙右虎侍卫营,内城卫,以及都护军的人。

要不是自己也让刀顶着,兰生真想长叹一声。公主选驸马,有平淡如水的,也有热烈如火的。五公主居然属于后者,让她吃惊。

庭震是老门主的儿子,历任泫帝防影门高层,不予高官爵位,只当他们影子来用,所以庭震的出身很普通。一个七品官的养子,却与某日“巧遇”公主,公主一见钟情,非他不嫁。好在皇家对驸马这种无官无权的称号,就像皇家儿媳们的皇子妃称号差不多,不怎么重视,最重要是公主开心,因此反对不给力,很快就妥协。而两人成亲后,驸马谦若君子,与公主感情谐和,外界也慢慢不提驸马出身,而三十年后就传成佳话了。

现在,幻象破灭,只有利用和被利用,这般丑陋的事实。

“驸马爷不必说得冠冕堂皇,明明是你故意遇到公主,故意让她一见钟情,如此才能利用她,利用驸马的身份,蓄谋养力,才有今日。公主如果看不上你,再怎么忍辱负重,你也白受了。”兰生一点都不想插足两人的对话,但她又不得不开口,“不过,恕我愚笨,我怎么看不出你那一队会赢?帝台有驻兵附层,我看皇上足下百名悍卫,根本不容他人近身,高手也无法施展。”

就当影门掌握了都护军,五千对五千,一半一半的胜算而已。兰生虽猜不透各方的具体施行,但她知道,景荻宇老他们的计划,布置在影门战力为五千人的基础上,而她心里突生不安。

十分不安。

庭震的视线在兰生脸上停留好一会儿,似乎掂量要告诉她多少,最后自得笑道,“南月兰生,你可为我帝后。”

兰生愕然,反口回击却迅速,“驸马爷不要故意气公主,我腹中是泫氏血脉,公主当不得你的皇后,我怎能当得。”

庭震撇笑,确实随口一说气气人。

只是,五公主没听进兰生的话,死死瞪住自己的夫君。

瑶璇本来一直在照顾吓傻的郡王妃,这时终难保持沉默,挺身而出,“驸马爷已伤尽公主的心,且适可而止。”

庭震站起来,走到瑶璇面前,状似随意,往太皇太后那边看一眼,确定无人留意,甩手就给一个巴掌,又踹出一脚,“混帐东西,不过是贱婢,死到临头还为别人出头。”

瑶璇跌坐墙角,缓缓倒蜷在地。

五公主坐直了,“我若豁出去大喊,不过鱼死网破。”她告诉他,她不怕同归于尽。

“是要保这个贱婢,还是保筠儿,公主掂量清楚。能生儿子的,也不止你一个。”庭震知道什么是母子连心,冷眼望着五公主颓然,走回来重新坐下,“思碧,还不给公主换上热茶!”

从马球开始到结束,无人再说话,兰生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打听出来,又感觉庭震一定还有别的牌,不由急出一身冷汗。

待到十几道人影爬到眼前的绳网,为争一只球而打得不可开交时,庭震突然动了。

“兰造主,这里有些远,你我往近处观赏,如何?我瞧着,也只剩你跟我,还有十足观赏的雅兴。”

兰生不知他什么意思,却被他猛地一拉,差点合扑。这人肯定会武!

“驸马爷好好说,我这么大个肚子,摔了可不得了。”事到如今,孕妇的借口也挡不住煞。她很清楚,可让她闷吃亏,实在做不到。

庭震居然真放了手,“兰造主大显身手,我看着羡慕,一时手痒造了件小东西,想请你一起鉴赏鉴赏,心急莫怪啊。”

兰生暗道,这人真心热衷造物,或者能从中找到机会?当下不再言语,随他走到靠近帝台的一边,但见于思碧和一名侍女推来一件齐人高的木造,脚下装轮,一面斜梯,一面弧。

她的眼睛看这种最利,立刻发现名堂,变了脸色,“你——”

斜梯搭上扶栏,于思碧和侍女合力摇起弧面,就在两个露台之间,搭起一座空中弧桥。

“听说你喜欢造桥,我却是头一回,还没让人试过,但这会儿迫在眉睫,只好请兰造主边走边给我评说。”庭震笑着,似天下独一无二大好人,“走快一点,不然我跟得太紧,错手就把你从桥上推下去了。”

混蛋!

不过,过桥虽然有些惊心,庭震显然对他自己的手艺很尊重,弧桥的设计堪称完美,兰生安然着地。

“如何?”庭震跳下。

“没有考虑到落地,像我这样的孕妇只能笨拙爬下,驸马爷有空可以改良一下。”同道对同道,中肯的建议。

庭震哈笑,“一定,一定。”

他声音不低,惊动正看精彩争球的淑太妃。

她还以为这是余兴节目,也看不到两人身后临时搭来的桥,笑问,“你俩怎么过——”

淑太妃没能把话说完。

她死了。

在她身旁恭顺的南月萍,将一根尖簪插进了她保养得毫无皱纹的细颈。

然后,一场政变就从这里开始。

兰生站在最好的视角,看见贞宛从袖子中拿出一柄匕首,毫不犹豫扎进哺她美酒的男人心脏;看见奇太妃给贤太后敬酒,贤太后不太愿意,她身后的宫女动了动,她趴了桌,血染背心;看见婀姬和太皇太后跟她一样呆着,皆受人钳制,被押下帝台时,还是做着噩梦的惊恐表情。其他人,新帝的人,眨眼毙命,包括为她领路的大公公。

她倒退一步,背手坐下,视而不见于思碧手中长剑,好像真吓傻了似的。

于思碧没看到一团小黑影,从兰生的袖边溜过。

鼓声震天,金球发出清脆的叮叮声,有人在往上爬,有人凄喊着掉下去,一万名观众,居然无人为皇帝操心一眼,以为他醉卧美人怀抱。

而皇帝足下的百卫,一动不动,仿佛浑然忘我,直到穿上帝王袍的庭震从灯影下走到全场最明亮处,寒索这才率百卫跳上,纷纷跪倒。

贞宛推开新帝尸身,跪地拜伏。

黎公公高唱一声——

“昏君暴毙,明君登基,参见吾皇,万岁——万万岁——”

一切都静了。

静得兰生这知情人都以为就此结束,尘埃落定,天空中忽然传来雷动,似万马齐鸣——

“驸马弑君篡位,大逆不道,人人皆可诛之!”

竞技场上方的数十盏大琉璃灯,打开了。大灯里有密屋,挂在空中,就算是精通造术的驸马,虽仔细确认地下没有密道,却也料不到这上面去。

五百名千挑万选的神箭手,对准了帝台,对准了下方。

纵然新帝已死,群龙无首,因着异数的出现,那些非影门的人如醍醐灌顶,顿时喊杀了起来。

有人喊杀,有人喊打,影门不影门,立刻分得清清楚楚。

兵器声,尖叫声,大喝声,惊呼声,哭喊声,各种声音丢入沸腾的杀气中,从高处杀到低处,从场边杀到场中。不但龙营虎营,内城卫,都护军,互相杀,还有同营同卫同军彼此杀。影门最大的权谋是渗透潜入,力量分散,四处出击,但此时影门老大已经换上龙袍称了帝,他们士气高涨,容易结成一心。虽然在人数对半分的混战中尚看不出优势,被迫立在最高处的兰生看了出来。

庭震立得很稳,稳若泰山。

于思碧蹲下身,在兰生耳边轻蔑冷笑,“你以为这点雕虫小技就能阻止门主登基,影门称霸?”

不,当然不能。兰生暗暗咬牙,盯看着贞宛。若她没料错,暅珑之谜又破一处!

于思碧顺兰生的目光看去,只当她在看门主,又觉胜利已经十拿九稳,即便门主吩咐不可动她,但自己因这可恶的女人受了多少气,心中的杀意盛烈,将手中的剑慢慢抬高,“南月兰生,你——”

“死。”

无果的剑,小扫的声音。

于思碧喉头的血,热滴在兰生手上,令她神情一振。

她还不能退却。

景荻的计划将失败,而她的计划也要改变,因为必输的前半场,她必须留下。

如果说,这是杀人不眨眼的战场,那么,这个战场恰恰是她造的,没有人比她更懂,如何在这里,擒贼先擒王!

明天大结局,可能分成两小章发布。

就酱!

(嘻嘻)R1152

没有娘家的支持,南月萍出不了宫,但那也是她自己断绝掉的后路,南月家已经没人提及她,仿佛从来没有出过这么一位受宠的小姐。

兰生之所以想到南月萍,皆因看见了南月萍。

五公主看他一眼,冷冷道,“你那队看来赢定的,顺便就杀到帝台上去,把皇上脑袋摘了。你若是想我再惊讶,只怕让你失望,实在没有什么比和狼共枕数十年更震惊的事了。”

“公主殿下莫要沉着脸,啊,太皇太后老人家瞧过来了,你这样,她会担心的,笑一个吧。”说罢,庭震对女侍道,“还愣着干什么?公主笑不出来,你就帮帮她。”

咚——咚——咚——

她恭顺跪坐在淑太妃身后,添酒。

五公主感觉到腰际让钝物抵着,只能向太皇太后露个笑脸点了点头。

“虽然我看着勉强,不过那么远,太皇太后老眼昏花。”庭震也冲帝台上一笑,回头就面色沉沉,“公主倒也不必如此骂我,你我毕竟夫妻一场,筠儿是我唯一的孩子,你虽不能为帝后,筠儿却有可能为太子,仍保证你荣华富贵。”

“你我夫妻一场,可否请你就此罢手?”五公主并未心死,“你曾说我年少任性,不识情滋味,选你匆匆,但这么些年了,我不信你看不出来,我对你情深意切,从未变过。”

五公主这间离得近,不但听得见原声,还看得见本人。帝台灯火明亮,席面摆至棂栏旁,居高也能清晰望见场中草茵地,更有全局之观的优势。乐道津津的皇帝,一脸兴奋,而他身后,分别坐着太皇太后,贤太后,奇太妃,淑太妃,还有暂代皇后之权的宛贵妃,她的好姐妹婀贵妃,以及兰生不认识的一干后宫弱水。

安纹佩没死,削了后位,贬了宫奴,禁在冷宫度一生。新帝特赦了南月萍,因她真心悔改,举报皇后有功,所以功过相抵,留在宫中当了个九品女官,属于高级宫女,助淑太妃打理太妃殿里的琐事,照顾太妃们的日常生活。

第430章 恒星 上

兰生想不通的是,今晚内城卫来凑热闹也罢了,新帝防着影门,为何又把都护军放进来?

她不知,自从知道影门的存在,新帝和安鹄也打着一本算盘,一天不消灭对方,一天不能安生,不如请君入瓮,闹一闹,把这股谋逆的势力揪出。

“公主,今晚竞技分三场,间中的歌舞杂耍已无人关心,都等着看马球,团竞,单打拳擂。马球传统,团竞却相当有趣。瞧见绳网没?共有七处,挂七只金球,拿球得分,不过每颗球的分数不一样,越靠近皇上跟前的,分数越高。皇家一队,王侯出两队,阁部出了三队,每队十二人,最后看球数分,分最高者为胜。这团竞原本要立生死状,因为刀剑无眼,死伤难免,但今日有各家女眷,还有太皇太后,皇太后等人观看,皇上才采纳谏言,改为赤手空拳点到为止的规则。”庭震与五公主同桌而坐,一名女侍跪她身侧,“对了,王侯两队中,一队是咱们府中养出来的,等会儿公主记得要给自家鼓劲。”

庭震冷笑,“公主对我确实真心,只是我为你这份真心,忍受他人羞辱,甚至来自于你尊贵娘家的反复欺侮,也已这么些年了。我本无意皇位,不过影门大业若在我手中实现,也是一生成就。好男儿,大丈夫,谁愿意在女人裙子下伏一辈子?”

野心,是大多数男人的种子基因。

砰!啪!砰!啪!烟火,七彩缤纷,硕放,星坠,令人惊喜惊美。

三声鼓之后,悠悠乐音扬起,片刻就听到皇上的声音。

四百米跑道的大场地,还是露天,只有铁皮喇叭和不知道有用没用的筒管,要将声音传到每一角落,难度太大。不过,也不是没有后备,事先写好发言稿,多抄几份,让公公们看着帝台的动静,一旦传声失败,就照本宣科,能达到差不多的,致开幕词的,效果。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