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431章 恒星下

然而,这种十拿九稳的自信,被击穿了。

至于料算新帝死在庭震手中,趁势能够将新帝的卫兵变成一股战力,他不笃定能成。但他并无所谓,因他还有这几年招养的私军七千人,就等着前方来讯,可以杀至竞技场,让影门措手不及。

这是在收集了很多情报之后,大家一起制定,齐心齐力,都觉得是十拿九稳的作战计划,包括景荻自己。

兰生定名为地马,用一种复杂的算式,算出所能装盛最多兵力的最小体积,由欧阳阙率领齐天造暗中建造。

因为齐天造和北联造冲突连连,互看不顺眼,所以没有引起任何官匠的怀疑。即便庭震走马上任,监视各处工程的出土量和暗查秘道的存在,而北联造负责的地渠水道已经够他紧张的了,压根想不到小小自由广场下面有一个藏近万人的秘堡。

“我与主公同去。”簿马,还有紧跟景荻,纷纷往上的百来条人影,那是照兰生当年的提议,训练出来的兵中王,“杀得一个是一个。”

“我也去。”京暮也在,这么刺激紧张的一夜,他可不想错过,“你要是死了,我们这群人就是叛党,新朝廷必定杀之后快,与其躲得像老鼠,不如大义凛然些。”

京暮一带头,谋士们突然也热血起来了,起身要随着去。

宇老脑仁都要裂开,但觉无计可施之时,只见前方飘来一大团墨云,还以为是猎山军来杀,“这样最好,撤也撤不得,大家死在一起吧。”

景荻对簿马道,“起!”

簿马立刻跑下去,和手下人将最底的一大块草皮掀了起来,立刻从地马肚中蹿出一批又一批的人来,很快将自由广场站满,并井然有序铺漫开来。

可,来得不是猎山军,而是泫赛泫冉和泫惠,后面是他们的亲卫队,数百神弓手,以及不少内城卫,约莫一千几百人。个个带着战过的烟气味,见红见青,精疲力竭,但不算狼狈。

景荻扫一眼就知道,这里面没有兰生。最坏的打算中,兰生和她那群人应该同泫赛他们一道撤离。

泫赛怎不知景荻的关心所在,“她让我们撤走,还听到驸马大叫抓住她的声音。她身边有两大高手,应该能很快脱险。”他看了看七千人的阵仗,“撤吧,敌人多了三万,需要重新计议。她若被困在里面,别忘了,那是她造的地方,抓她不易。”

泫冉也说暂撤。

宇老松口气,总算来了能帮忙劝的。

泫惠头上绑了布条,左眼部位渗血,“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一人从那群兵王中跳出来,指着她的眼睛惊呼,“你……王八蛋……”

泫惠本来就因为兵败而憋着气,听到马秀的声音,立刻喷火,“你才王八蛋呢!你来干什么!你不是服完兵役要回家娶媳妇了吗?”

马秀捉住泫惠的双肩,不让她乱动,“哪个王八蛋伤了你的眼睛!我要抠了他脑浆子!我就是来娶媳妇的啊,你不就是我媳妇嘛。”

原来,是担心她。

泫惠哼了哼,神情却一黯,“用不着你假好心,我自己的仇,自己报,瞎我眼的那王八蛋已死在我刀下。你滚开,现在想娶,我还不愿嫁了呢。”

马秀紧张了,连声问为啥。

宇老又头裂,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分时候谈情说爱。

这时,又一队人跑过来,在众士的喝止声中,为首之人高喊,“我乃王麟,求见大哥。”

景荻立刻拨开人群,亲自迎上,颇激动地捉他双臂,道声好兄弟。

千言万语不必多说,两人生死之交,为彼此的恩人。

王麟与景荻拍肩,“小弟惭愧,未能将嫂子带出,但我救来一人。”一转身,他扶出一位女子。

正是曾大姑娘,瑶璇女官,梨花面半边高肿充红,微躬着身,脚步却坚毅,对景荻道,“兰大姑娘让她身边的高手带走,我听驸马命令一定要在天亮前找到人,日出时分,于帝东台亲手处决她,以示天威。”

王麟这时的劝说就有力得多,“大哥,我知道你此刻心急如焚,肯定想立时赶去,与她同生共死。但我所了解的大嫂坚韧非常,不到最后关头,绝不放弃生机。而且,我倒觉得她迟迟不逃,反而留在里面,大有助你一臂之力的意思。离日出还有好几个时辰,与其拚命,不如想想克敌制胜之道。”

经过一道道的劝,景荻终于冷静下来。不过,让他暂时安定的真正理由,是他心中突然有了一个破影门胜局的法子。

但,撤是必须的。

不过片刻工夫,乌森的广场恢复了宁静。

月从云里探头,银光流动无阻,如轻烟,如蒸雾,一直到灯火通明的竞技场,方才歇力。但它仿佛不服,反反复复,重重叠叠,想要将它的光渗进去,如此待到了——

红日出轮,云镶金。

那么强大的光,令辉煌了一夜的巨大建筑顿显疲累,镶刻在高柱上的历任皇帝雕像,一座座灰头土脸。然而,竞技场外,三万大军严阵以待,肃杀之气反而随着日光刺目起来。

身上金光闪闪,穿着龙袍的庭震,坐在东台上,闭目养神。周围立着许多人,有影门的人,有他的人,有亡了君归顺的人,有俘了虏不肯归顺的人。

东台是向外建的广台,能看到辽阔的大地,洁亮的河流,将来还能看到万民跪朝。

东台之下,大军之后,分成两个圈。一圈,两三百个搞不清状况的官员和他们的家眷低身跪着。另一圈,京氏那类的活络官们,早早向他俯首称臣,所以已经能挺直腰板。

简单分类,就是胜者和败者。

但他想要看到的败者,尚未出现,真要闭目养神也难。

“皇上……”莫琮从栏边大步而来,有些神色不安,语气也不安。

庭震却精神一振,立刻直坐起来,笑着走到台前去,然后眯了眼,笑面冻凝。

大地上,一大片黄尘如纱笼,罩没那轮红日。清凉的晨风,吹散一些尘土,就整齐奔跑出了一排人,在他的三万大军前方百丈开外,划出一条前线。接着,一排又一排,一排排又一排排,每当他觉得到头了,却好似只是让他喘口气。

太阳囫囵圆时,黄尘落下,土地让无数只脚踩变了颜色,密密麻麻,全是人。前头正经的是兵士,越往后,布衣短褂,赤膊坦肩,各种打扮。唯一相同的是,他们的腰里都扎着鲜红的汗巾。

忽然,从那片人海中竖起一面大旗。明明刚才还是清风,但那面旗被吹得笔直。旗上一株兰,苍劲有力的叶,倔强绽放的花,墨与白,仅二色,但写一字“景”。

人海因此无比激动,七八万的役工,同时向天发出一声吼。

大地都震!

三万兵马开始不安。

“驸马机关算尽,却漏算了这一处,懊恼吧。”跪在庭震不远处,当俘虏两刻钟的兰生讥讽道。不过,私心里,对于她家夫君还拿她当旗,她感觉不太满意。

“噤声!”兰生的前婆婆奇太妃上来,皱眉看到底下的情形,“我们并未漏算,已经换掉当初罢工的两万人,而他们不过是无知贱民,所求只是活得下去,如一盘散沙。”

“换掉了又如何?新来的,也是一样的老百姓,在这个世道里,吃不饱穿不暖,命不值钱。这样的一盘散沙,如今挤在一起,是你们低估了他们。”兰生嗤之以鼻,“真正的力量,是民心,不是军队,不是武器。”

“住嘴!”奇太妃扇来一巴掌。

兰生没躲。她只是抓住了那只手。养尊处优,心狠毒,力气欠点儿的手。

不仅如此,她站起来,还反手给了奇太妃一巴掌,并将对方一拳打开。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挨我这巴掌这拳头,一个连亲生骨肉都能痛下杀手的人,没资格教训我。”她已经不是这位的儿媳妇了。

她再嫁之身,夫家姓景。此时此刻,这女人不是她的长辈,而是十恶不赦之徒,无需客气。

“门主!”奇太妃怒极,但还记得这里谁是老大,“你怎能放任这个女人?不绑也不看管。”

“住嘴。”庭震收回目光,看着立直的兰生。

她不是他的人揪出来的,而是他以太皇太后,五公主,柳今今,柳浅浅,甚至那些还没顺从他的人的姓名相要挟,她自己送上门来。显然,竞技场里有机关,但经过一处处的搜查,他笃定藏不了多少人,暂时可以不管。

只要她在他手上,对面就算有千军万马,也得给他跪了。只要,领军的,是她的丈夫。

那一对,生死鸳鸯,不离不弃。

瞧,不是如他所料,来送死了么?

“无知妇人。”已经没有价值的人,庭震丝毫不会在意,“自乱阵脚。我有精兵三万,你儿子有乌合之众七八万,还是我的赢面大。”

奇太妃怒瞪着眼,“庭震,你别太得意忘形,打下这个天下的,是影门,而不是你。”一招手,哗啦啦跑上来一圈人。

兰生挑眉,哈,内讧也!

庭震摔袖,“混帐东西,什么时候了,要窝里反也不是现在。”

哗啦啦,再来一圈人,围了奇太妃的人,一下子就成僵局。

庭震看都不看一眼,突然抓兰生过来,拿了喇叭,放声高喊,“给你一炷香考虑,若不答应退兵五十里,我就扔她成肉饼!”

东台高,离地十五丈。景荻离竞技场还有几十丈。

兰生失笑,“驸马爷,您急糊涂了,这么远,谁听得到你说什么?”

庭震冷哼一声,将她摔在地,命人点香。

原来,兰生多此一虑,底下军营听得清,立刻派人传讯过去。

香燃尽,庭震再将兰生拉到栏前,尖刀抵她心口。

兰生听到身后有人哭,但转头,看见柳氏姐妹毅然的神情,大约,这两人是不会怕陪她死的。她冲她们笑了笑,手里一松,汗巾飘落。

就见,十来匹快马正奔至军前。渐渐地,能看得出他的身影,那般俊逸,那般出色,是顶天立地大丈夫。

可以了。

他缺点好多啊,但她爱上了,就没什么好后悔的。日子还长,慢慢过。

不待庭震说话,她大喊,“景荻,别管我,我能——”

话未完,忽然周围爆出巨大的声响。

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人们才感觉地在震,东台竟碎裂成大块大块,瞬间往下掉。

庭震也在往下掉,但让他更惊更诧的,不是东台为什么会塌,而是插在自己心口的那把刀。他转动着眼珠子,恶狠狠要找那凶手,却发现她离得自己不远,同样在落。这么高掉下去,她还是孕妇,绝对保不住命。

他闭了眼,呵,终是没有她的工造天赋,竟给他来这么一出玉石俱焚。但她到底怎么做到的?他明明查得很仔细,尤其是东台,不可能藏得住破坏力这么强的东西。来世,让他纯纯粹粹当个造匠,有一个像暅珑先生的亲祖父,不用他费心冒充——

看到这场可怕的灾难,景荻简直撑裂了双目,刹那,心撕成片,痛得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他不顾一切往前冲,出箭全凭本能,要不是柳夏,堇年,马秀,王麟给他当盾,当剑,当背,丧命也不过是一眨眼。

他只是疯狂大喊,“南月兰生,你敢!你敢死!你敢死!你怎么敢死!你怎么敢死……”

他和她的好日子,才要开始啊!谁要她当皇后!见鬼的皇后!他爱她爱得要命,恨不得把命捧给他!皇后算个什么东西!

喊得撕心裂肺,面若凄厉恶鬼,找不到他的妻,找不到他的光,满眼皆是无情的石头,沉重陨落。

午阳正当中,战争已分了胜负。三万无头蝇,溃不成军,来不及投降就让景军杀得片甲不留。谁说散沙一盘,谁说乌合之众?万众一心,才是无敌的力量。

影门人,死的死,伤的伤,悉数捉拿。

然而,这场胜利,没有人能笑得出来。他们,默然得,陪着像失心疯一样,不停寻找的景荻,翻过每一块石头。

到了今天,有点唱独角戏的感觉了,写得激动流泪,也不知道能不能引起共鸣。心里很多话想跟你们说,却也不说了,看文吧,懂我得,总是懂我。

还有一小章终篇,不知道今天能不能上传,我尽量,大家明天看也好。沉淀了,更有情。R1152

庭震能将三万人握在手中,不但有了稳赢的力量,而且新帝也好,景荻也好,他们对影门战斗力的估计就严重不足。新帝死得那么快,是影门渗透的成功战术,而景荻他们掀起的讨伐,若不知这张底牌,也会死得很惨。

现在,多亏兰生让小黑传讯,景荻知道了。

景荻另有打算,“宇老,你立刻带人撤离。”地马只能藏身,没有秘道可走,撤退就必须赶在猎山军发现他们之前,此时自然刻不容缓。

宇老立刻猜到景荻的打算,变了脸色,“主公三思,切莫辜负夫人送血书之心意。”

梨冷庵是暅珑迷道连接东和南的光门,兰生一直找不到,因为她让暅珑先生只造阴宅的习惯圈固了,完全没想过阴宅之外的可能性。不过,贞宛的影门身份,让她突然联想到贞宛命运的转折点。

他手中兵马一万,先锋军已布置入竞技场,包括藏于宾客中的,泫赛泫冉和泫惠的数百名亲卫,他自己养的五百名神弓手,还有混在内城卫中的两千名兵将。

她死,他死,一诺千金。没有她,他已是死人。如果竞技场是她最后的战场,那个战场也一定会有他。

“这时虽然兵力悬殊,混战之中我仍有机会带她逃出。”口不对心,恐怕无人能懂,她对他的重要,胜过自己这条命。

景荻大步踏上灰白的高阶,走向自由广场的环廊。曾希望,和她一起坐在这儿,听人们畅所欲言,看看自由的心大放异彩。她不在,这一切就没有意义。

兵权自古由君王牢牢掌控,不说军镇之间互相监视,军镇大将也有人事牵制。老大想造反,老二老三未必想造反,就能闹出点动静来。这一点点的动静,可起血雨腥风。再者,那么多人要动一动,怎能不引起探子们的注意?即便调三万兵马守住帝都和新都的要道,没有虎符,绝不能乱移。

然而,能神不知鬼不觉,避开所有人的耳目,直达造反地,对于有反心的将军们而言,就没那么大的风险了。

第431章 恒星(下)

先有小黑传来一张血字,上面是兰生的笔迹,写着“猎山军归影”。宇老他们为影门多出三万兵而震惊,他则为这张血讯而震魂,无论如何,出兵的决定因此暂缓。然后,竞技场方向传来厮杀声,探子急来回报,西南方两里外突然出现猎山军,约三万人,正往竞技场赶去。

若不是兰生及时传出消息来,他们此时已被困竞技场,就算不会让敌人好过,恐怕也只能死得壮烈。

所以,一个个皆道,好险。

宇老率一群谋士跪了一路,“主公,你若一意孤行,天下便落入贼子之手。庭震阴谋论者,影门小人为多,改朝换代,苍生仍在苦海啊。”

苍生?景荻淡然呵冷。他顾天下苍生之前,要先顾自己。

七千人,藏于相阁百官府前,自由广场下方。

梨冷庵有一处光门,连南的密道就距离新都不过数里地。庭震五月接手,三个月够他造出一条直通的运兵地道。他运的兵,正是守猎山的三万人。

这么一想,就能明白,为何庭震如此有把握,行动那么顾前不顾后。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