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终番

少女细白的面颊有些悄红,“兰帝是我的偶像。她不但是杰出的建筑设计师,还是出色的好皇帝,取消士农工商的等级制度,取消奴制,鼓励经商,开放港口,与邻国交好,交流学术,重视理工,不吝国税,是提出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第一人。她和景帝只有一女,没有儿子,但相敬相爱了半个世纪,致力让一夫一妻成为法令,为女子争取公平的权利,鼓励女子读书工作,追求梦想。虽然她的很多提议都遭到了当时官阁的反对,但今时今日证明,她的思想超前明睿,没有她,就没有恒国今天。自从双帝起,就不再是一人,而她和景帝离开后,再没有皇帝,三阁治国,加快进入民主期的进程,是世界史的奇迹……”

中年叔叔笑了笑,“所以,这就是当大人的好处了,我可以编故事,而你们只能背历史书。”说完,站了起来,“叔叔我下班了,小同学们,回家路上小心。”

他悠哉走入竞技场,数百年弹指而过,这儿的时光却仿佛停滞了,完好保留着造者的匠心。她的心,她的造,勇往直前,专心一意。

那个穿着白衬衫的少女双手合在身后,脚尖在大理石面轻点,低声问道,“后来呢?”

他笑意更深,“什么后来?”

兰生睁开眼,记忆里还是乱落的石头,却看到那张一百八十度全方位无瑕疵却臭屁冷峻的脸,晕乎乎的脑袋顿时清醒。想坐起来,但全身乏力,动弹不得。

“我记得我说过,再让我看到你,我加倍奉还……”脑袋倒是能转,但见一扇半开的窗,窗外白雾缭绕,隐有山顶飘过去。

妈呀。

“我怎么你了,你要加倍奉还?”炻冷哼一声,面无表情,“要不是我,你已经摔碎了一身骨头,连女儿都保不住。”

兰生狠狠瞥他一眼,“我跟你前世有血海深仇吧?怎么每回见你,就跟欠了你债一样!”连口齿都特别伶俐,“我们在东台两旁安装了滑翼,我的衣服是特制的,可以减慢下落速度,一切尽在掌握——”

炻冷笑,“真在掌握之中,又为何狼狈求救?”

想到爆炸的剧烈程度,兰生头皮发麻,“事出突然,没想到用火药,也没时间事先试验,大概份量上出了点差——”

“那点药末末哪够炸,多亏我加量……”他冷言冷语冷表情,却让人感觉到得意。

兰生半张着嘴,觉得想掐死此男,“那日在东台上的其他人?”

“该救的,救;不该救的,不救;生死听命。”他有分寸。

兰生却是云里雾里,突然有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这胎是女儿?”算了,对他加量的事,还是不要去计较了,越计较越麻烦。

炻好像等这个机会无比久,立刻嗤笑,“蠢啊,居然不知道自己生完了。”哈!终于复仇了的感觉!

兰生一摸肚子,下意识尖叫,“快还我女儿!你把我女儿抱哪儿去了!”

炻吓了一跳,单手捂耳,火大,“当我什么人了?难道还能偷走一个小娃娃?她不是在那儿跟你的猴子玩吗?”下巴往兰生脚边努努,又道,“我也没时间跟你废话,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留,还是不留?”

兰生完全没听见他这句,因她撑起身,正看到一个穿着粉肚兜的小娃娃,眼线细细,嘴巴小小,鼻子塌塌,白胖嘟嘟,趴在小黑肚子上呼呼睡觉。粉色的风,将娃娃和猴子丝丝旋绕,腾在空中,如气泡一般。

她的心立刻化成了水。

“让我抱抱她。”她轻柔温和,向炻请求。这间屋子里,只有他站着,所以她只能请他帮忙。

伸手难打笑脸人,炻见兰生如此,就将小娃娃从猴子身上剥开,拎着肚兜带,借风力推向孩儿她娘。

娃娃失了暖肚,有点不舒服,左扭右扭也找不到暖源,又还不会睁眼,就哇哩哇哩哭了起来。她小手小脚还不怎么会动,但风势有劲,居然张牙舞爪扑到炻的头上去,攥了他的头发,掐了他的脸,呼呼吹得脸皮都快脱落了。

兰生本想怪他不会抱娃娃,却见他这副倒霉样,不禁哈哈笑,张手喊声乖宝贝。

粉风就停了,在娃娃周围勾勒出浪花,将她送进兰生怀里。

母女天性,女宝入怀就安分了,蜷成特别小的一团粉球,继续睡。

应该是早产儿,看起来却很健康,兰生心安。

“就这么办吧。”炻看着她们,垂了眼就往外走,“留个一年半载,到时候若你还想回去,我绝不阻止。”

兰生惊呼,“留个一年半载?不行!绝对不行!”即便她当时一个劲得往下坠,四周都是杂音,但景荻好像对自己咆哮来着。而且,他要当皇帝的,她一年半载之后再回去,她不担心他不要糟糠妻,却担心数目惊人的后宫啊。

她对他有信心,但对他的臣下没信心,没皇后的皇帝,等于没子嗣,等于没社稷,忠心如宇老,恐怕都会推荐一两个贤惠女子给他。

炻读到她的心理活动,不由又冷哼,决定告知坏消息,“你生娃娃的时候大出血,好不容易才保住性命,若离开这里,一天都活不了,并非我想留你。再说,他如果连一年都等不了,就娶了一个又一个,那你对他的感情还有何意义?这是你跟他的又一劫,再过不去,就仍不能结缘,不必勉强。”

兰生怔了怔,虽然对他最后一句话不太明白,但他说得大致有理。景荻若任臣下塞女人,一年还是一天,并没区别。

所以,她留下了,躺过小半年,坐轮椅又半年,到年尾才算恢复。她仍不知在哪儿,云山雾绕,景致其美。

炻没骗她,她差点死了,即不是因为爆炸,也不是因为她跑跳劳累,而是生娃娃的代价。能者血脉难得难继,纯血生纯血,更是万中无一,要受天劫。

离开的这日,一年不曾露面的炻来送她,而照料她的柳今今柳浅浅决定留下。

“你身体已损,娃娃会是你唯一的孩儿。”他仍冷漠。

娃娃会走了,抱着娘的腿,笑眯细细的凤眼,瞄炻,粉风打着卷儿,咻咻来袭。

炻任娃娃捣蛋,不管自己每根头发都飘起来了,像海蜇头。

兰生笑得不行,好吧,她改口,此男面冷心还好,至少能撑船那种的。

“嗯,有女万事足,我不贪心。”这辈子,她拥有了一切。

“你……”她总是心口一致,他不用读心都知道,“看紧娃娃,她这样顽皮,会惹祸。你们那里,已无我族,也不能有我族,她将来或有机会选择,若突然不见,你不用担心她。”

兰生点头。自己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娃娃也一样。

“若能修心,风丹可再生,而那人资质也不错……。”炻突然干咳一声,甩袖,“可以滚了。”

兰生又一次被他甩下云端,好气又好笑,只抱紧了娃娃。

娃娃咯咯乱笑,胖手指使劲转,粉风也转。

当兰生发觉女儿已经弄出龙卷风来,正想着怎么收拾,脚下却踩到了实地。

黄土。绿原。开得挺好的野菊。对面的景象有点灾难,龙卷风吹得有人尖叫,有人跑路,个个穿铁甲拿大刀。

什么地方?

兰生转身,见一座高大巍峨的边城铁门,上写两个大字——北关。旌

旗飘飘,城楼上一张张愕然的脸,看着野心勃勃的牧族军队被卷上天,唯有一人死死盯住她。

这人,这一年,怎么过得日子?又瘦,又黑,一脸暴戾阴暗。妖在何处?美在何处?可以肯定没有后宫,否则哪里会跑到这鸟不生蛋的地方来领兵打仗!

粉娃娃拍小手,不关心爹妈重聚,不知道自己立大功,小嘴呼呼扯风。

兰生掂了掂奶里奶气自得其乐的娃娃,冲着那男人一笑,凤眸流光溢彩,“媳妇带着女儿来探丈夫。景荻,你还不给我开门!”

景荻没有立刻下来,他回头说了什么,惠哥和马秀的脑袋惊吊城头。然后,所有的眼睛离开龙卷风,落在她身上。

她还没搞清状况,就听齐声一吼——

“兰帝万岁,万万岁!景帝万岁,万万岁!”

——全文完

小记

大恒二年,双帝立,各有忠实拥戴者。景帝以宇老为相。兰帝以京暮为相。

有臣向景帝提选妃。

景帝曰,去问兰帝愿否。

兰帝正忙造。

京相代曰,景帝选女妃,兰帝选侍郎,愿否。

臣子晕一片,从此再不提选妃二字。

补记:

八月十六,秋祭国典,新帝死。

八月十七,东台炸塌,驸马死,奇太妃死,方道士死,女官南月氏死,宛贵妃重伤不治……影门人死伤大半。

十月十五,安鹄流放,于途中遇刺,查明是蒙冤百姓所为,首相特赦行凶者。

十月二十,安相告老,安氏从此凋零。

十一月初,朝廷人事大变动,其中,革钦天监一部,京天监告老。

十二月初,泫氏以太皇太后为首,自请去皇姓优越,搬离皇宫,本代王侯公爵之后,不再世袭传承。

十二月二十九,易经不再为国书,倡导百家齐放,设立教育司,开官考,人人可读书可考官。

第二年九月,双帝入住原瑾王府,将皇宫改为议政治国办公所,原内城官府各衙大改造,成为最热闹商圈。r1152

他们所在的地方,虽然就是兰帝所造的竞技场,却是成立恒国后二十年才重建而成,而那时新都也才刚启用五年。众多史料表明,原来的竞技场已毁于那一战,而双帝致力于全国的休养生息,中断了新都工造。

“你乱编!”一个白衣少女,打破了短暂的寂静。

“兰帝和景帝同年同月同日去世,风公主十六岁失踪,都是历史上难解之谜。比起那些暗杀毒杀之类的说法,我更相信两人归隐共游山河,或者一家团聚成仙去了。”少女愿望美好。

“成仙啊——”中年人笑,居然点头,“也没准。”

“传说”的番外

史书记载,兰帝那晚幸运躲过了杀戮,藏于竞技场密室中,因为早产,休养身体整整一年,然后才和景帝一同登基,自此双帝治国。

他接着道,“看在你真心崇拜兰帝,我就多啰嗦几句,兰帝当时炸东台并不是同归于尽的打算,她有居安造六兄弟守护,早在东台下设置了机关,是笃定获救的。但她没料到爆炸那么剧烈,远远超过计划中的火药用量,令东台整个塌落了。不过,她命大得很,让人及时救助。后来就跟你知道得差不多,她在某处休养了一年,在风公主周岁那日,回到景帝身边。”

“谁救得她?既然救了她,为何不立刻送她去景帝那儿,让景帝疯了一般找她呢?”少女像个小侦探,追问不休。

“哈哈。”中年人眼睛都笑眯了,“我还是不会编故事啊,让一个小学生问得哑口无言。”

老师带他们来游首都的闻名古迹,碰上这位来兼职的导游,反正也无聊,谁知一听就是两个小时,太阳都快下山了。

大荣灭国的故事,教科书,史书,野史,很多书上都有,电视电影的改编花样重重,但没有像这位叔叔讲得那么逼真,所有场景仿佛他亲眼所见,让他们也身临其境似。

御宅 终+番

中年人抬手示意少女停下,“小同学,等等,等等,你不用背历史给我听,而且显然你将她美化太多了,双帝之后,因为没有继承者,充满了血腥的争斗和黑暗史,历经数十年,才由三阁治国。”

“但三阁治国不正是兰帝的理念吗?”少女眼睛发光,偶像是完美。

“也是景帝的理念。”中年人无意与一个孩子继续争论历史,“你为什么说兰帝和景帝离开后,而不是亡故呢?”这个观点更令他感兴趣。

少女一听,皱皱鼻子,“果然就是骗人的故事。”切了一声,她转身跑了。

“真正”的尾声

身后传来脚步声,他回头笑看,“小同学,不要乱跑,老师会找你的。”

“景帝疯了一样寻找他的妻子,在工地上整整待了一个月,那些役工也找了一个月,可以说是挖地三尺,也不夸张。他下定决心,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但景帝的谋士们不能再等了,国不可一日无主,这场仗已经传遍全国,如果再不称帝,就让别的野心家捡现成便宜,而且国家会乱。景帝当然也很明白这一点,于是他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建立议政阁,废大荣,立大恒,发布一系列利民革税的新政策,控制灾情,救助灾民。不过,他迟迟不肯称帝,以首相自居,亲自领兵平压边境纷乱,稳定军心民心。这一忙,马不停蹄,整整过了一年。”

夕阳穿过风神楼,在绿意盎然的草地上映下一幅山水,一群白衣少年少女坐得端正,听一位亲切的中年叔叔说祖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战。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