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隐龙为婿》
隐龙为婿

第十八章 欺负够本

刘崤被活活痛醒过来,抱着大腿蜷缩成一团。

何骏晟的嘴角悄然闪过一抹不屑之色,但他却并没急于发飙,因为坑还没挖够。

“这件事情,确实是我们有错在先,我可以答应赵少的第一个条件。”何骏晟爽快说道。

赵宏汉挑衅般看了眼陈安壑,然后就猛地抄起椅子,重重砸在刘崤的腿上。

“啊……”

“赵少想怎样?”何骏晟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那个废物竟敢当众扇本少两个耳光,本少要十倍奉还。”赵宏汉狞声说道,“本少要扇他二十个耳光,还要他给本少磕二十个响头,再从这里爬到那个路口去。”

扇你老母!

磕你老爹!

爬你老祖!

赵宏汉的条件,让何骏晟不禁怒极而笑。

“这很好笑吗?”赵宏汉忍不住怒道。

“账要一笔一笔的算。”何骏晟脸色一沉,冷冷说道,“在赵少找他的麻烦之前,我也有一笔账要跟赵少好好算算。”

赵宏汉忍不住怒道,“姓何的,你什么意思?”

“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已经了解得一清二楚,我没兴趣管赵少和陈先生到底有什么恩怨,但赵少勾结刘崤,大闹盛世俊园售楼部,给峻壑地产造成了巨大的名誉损失,这笔账又该怎么算?”何骏晟冷声问道。

赵宏汉怒声问道,“姓何的,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勾结刘崤了?”

傻比!

张队长和一众保安都忍不住暗暗骂了一句。

姑且不说刘崤已经露底了,就算他什么都没说,何骏晟想知道答案,刘崤也不敢不说。

何骏晟威严说道,“把他架起来。”

“是。”

张队长赶紧亲自上阵,跟另一名保安一起架起刘崤,带到何骏晟面前。

“说吧,我要听实话。”何骏晟紧盯着刘崤,不怒自威的说道。

刘崤很清楚,他瞒不过何骏晟,更何况,他还被赵宏汉打成这样,更是不可能帮他圆谎。

刘崤坦诚承认了是他打电话给赵宏汉,把陈安壑成为峻壑地产实习生的事情告诉他的。

赵宏汉也没有隐瞒刘崤,将他的计划全盘告诉了刘崤,并让刘崤暗中配合。

虽然赵紫莹已经强硬拒绝了赵老爷子的联姻计划,但海非凡实在太强,如同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在每个赵家人头上。

万一赵紫莹向现实低头,嫁给海非凡了,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因此,昨晚散会后,赵家人又聚在一起,商量如何彻底毁掉这桩联姻,绝对不能让赵紫莹重新起势的事情。

三房一致同意,要不惜代价搞臭赵紫莹,让海非凡顾忌名声,不敢娶一个声名狼藉的二婚女人。

为此,二房、三房和四房各拿出一百万,谁能做成此事,这三百万就归谁。

三百万的诱惑,让赵宏汉动了歪心思,想出了这条毒计。

激怒陈安壑,让他当众动手打人,让看房的人把这件事情传到网上去,因此扯出赵紫莹,赵宏汉再找水军刷一波,让赵紫莹变成“网红”,他就不信海非凡还敢娶赵紫莹为妻。

找死!

刘崤的交代,彻底激怒了陈安壑。

感受到陈安壑的怒意,何骏晟旋即紧盯着赵宏汉,冷冷说道,“你和陈安壑的恩怨,我没兴趣干涉,但峻壑地产的名声已经受到严重影响,这笔账该怎么算?”

“凭他的一面之词就想讹诈本少,何总未免太小看本少了。”赵宏汉压根就不觉得,何骏晟能拿他怎样。

何骏晟冷声问道,“这么说,赵少是不打算负责了?”

“本少就不负责,你能怎样?”赵宏汉不甘示弱说道。

“赵少确定?”何骏晟冷笑问道。

赵宏汉不假思索说道,“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希望赵少能一直这么强势下去。”何骏晟冷冷看了眼赵宏汉,然后掏出手机,拨通电话。

“装腔作势,哼。”赵宏汉不屑讥讽道。

在赵宏汉眼中,所谓执行总裁无非就是个高级打工仔而已,他能有多大能量?

再者,峻壑地产和赵氏集团的经营项目完全不同,赵宏汉就不相信,何骏晟能找到主管赵家产业的高层或是赵家同行大佬来打压他们,浑然忘了赵家主要从事远洋航运,跟各行各业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片刻后,电话接通,何骏晟直接开成了免提。

“何老弟,好久不见呀。”

电话中传出一道客气而苍老的男性声音,让赵宏汉不禁微微皱了皱眉,他总觉得这道声音十分熟悉,可仓促间,他却又想不起声音的主人是谁。

“韩老哥,好久没听到你的消息了,最近在哪里发财呢?”赵宏汉微笑说道。

韩自峰!

赵宏汉终于知道这是谁的声音了,不禁生出一种心惊肉跳之感。

韩自峰,东海钢铁集团董事长。

东海钢铁集团是华国最大的钢铁集团之一,年进口铁矿超过八千万吨,年出口钢材千万吨,是赵氏集团最大的客户,占据了赵氏三分之一的业务量。

峻壑地产是华海排名前三的地产公司,又是东海钢铁集团的大客户。

客户是上帝。

东海钢铁集团是赵氏集团的上帝,峻壑地产又是东海钢铁集团的上帝,怎能让赵宏汉不心惊肉跳?

简单寒暄几句后,何骏晟微笑说道,“峻壑地产已经拿下了港湾地块,急需大量钢材,都拜托给韩老哥了,另外,我还有一件小事要麻烦韩老哥。”

“何老弟说这话就太见外了,都是自家兄弟,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何老弟有什么吩咐直说就是了。”韩自峰高兴说道。

何骏看了眼赵宏汉,意味深长说道,“我跟赵氏集团发生了一点小摩擦,想请韩老哥帮忙提点一下他们。”

何谓提点,就是收拾呗。

想跟东海钢铁集团合作的运输公司多如牛毛,想跟峻壑地产做钢材生意的钢铁厂同样很多,峻壑地产可以轻松替换掉东海钢铁集团,东海钢铁集团也可以随手换掉赵氏集团。

孰重孰轻,一目了然。

“赵氏有眼无珠,竟敢得罪何老弟,他们是不想干了吧?”韩自峰愤怒说道,“何老弟请放心,我立即通知下去,马上终止跟赵氏的一切合作。”

完了!

赵宏汉身形一晃,无力瘫坐在沙发上,脸色惨白如纸。

“我跟东农集团的刘董也有一些交情,要不要我再给刘董打个电话,让他帮忙提点一下贵公司呀?”何骏晟将手机摆在赵宏汉面前,冷笑问道。

刘元业!

看到电话上的人名,赵宏汉更是如同坠入冰窟。

东海农业集团,江南地区最大的农业外贸公司,每年都会进出口海量的瓜果蔬菜,大豆粮米,等,同样占据了赵氏集团三分之一的业务量。

如果这两家集团同时发难,赵氏的业务会直接缩水百分之七十。

仅仅只是丢掉一个东海钢铁集团,赵家那些人都会吃了他,再把东农的业务搞丢了,赵家人非得把他千刀万剐了不可。

赵宏汉惶恐说道,“不……不要……”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好好聊聊赔偿的事情了?”何骏晟收起手机,冷笑问道。

“这个王八蛋竟敢殴打本少,本少要让他付出血的代价。”赵宏汉指着刘崤山,狞声说道。

不等何骏晟开口,赵宏汉又指着陈安壑的鼻子,寒声威胁道,“那个废物竟敢扇本少,本少要他十倍偿还,否则,本少就把峻壑地产纵容员工殴打业主的事情曝光出去,让你们一套房子都卖不出。”

“啊……”

刘崤痛得满地打滚,总算让赵宏汉消气了。

虽然陈安壑压根就没把赵恒宇的各种欺负当回事,但有机会反欺负回去,他也不介意给赵恒宇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跳的越高,死的越惨。

“赵少解气了吗?”何骏晟完全忽略了刘崤,微笑问道。

赵宏汉趾高气昂说道,“看在何总的份上,本少就不跟这个忘恩负义之徒计较了,但那个废物的账还没算呢。”

你才是废物呢,你全家都是废物,何骏晟忍不住无声怒骂了一句,并偷偷看了眼陈安壑。

终于收到指示了,何骏晟也就心里有底了。

“赵少想要什么交代?”何骏晟收起手机,戏谑问道。

除了何骏晟,其他人都没把陈安壑放在心上,陈安壑也乐得在幕后掌控一切。

“王八蛋,让你忘恩负义。”赵宏汉又抄起椅子,重重砸在刘崤的左腿上。

就凭你这点智商,也配跟我们老板斗?何骏晟一脸不屑的看着赵宏汉,但内心深处却暗道了一声可惜。

赵宏汉虽然傻了点,但显然已经恢复了理智,如果他这两下都冲着刘崤的要害部位招呼,刘崤不死也得重伤,赵宏汉则会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好在,陈安壑一脸淡然,根本没把赵宏汉的辱骂放在眼里。

大象会在乎蚂蚁的谩骂吗?显然不会。

“算你识相,哼。”

既然打算动他,那就一次回本。

陈安壑拿出手机,给何骏晟发了五个字:往死里欺负。

阅读隐龙为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