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隐龙为婿》
隐龙为婿

第七十四章 紫莹驾到

赵紫莹深深吸了口气,努力压下满心羞涩,确认问道,“周经理确定我的屁股受了重伤?”

是陈安壑吗?

还是……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周钰钰赶紧扶住赵紫莹,关切问道。

“没……没事,谢……谢谢。”

赵紫莹不禁莫名感到一阵失落,还有一丝丝……愤怒。

从十岁开始,陈安壑就一直生活在赵家,赵紫莹一直觉得她很了解陈安壑,可今天,她才突然发现,她就是个被蒙在鼓里的大傻瓜。

赵紫莹也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爸爸非要坚持让她嫁给陈安壑了。

一个是她爸爸,一个是她丈夫,本该是她最亲的人,可两人却都把她当成了外人。

赵紫莹莫名感到一阵悲哀,这也彻底激起了她要一查到底的决心。

“他走的匆忙,忘记跟我说了,我打电话问他就好了,谢谢。”为了防止周钰钰给陈安壑通风报信,赵紫莹还掏出手机,放在耳朵边,摆出一副给陈安壑打电话的样子。

周钰钰也没有多想,目送着赵紫莹走出售楼部,便又继续投入工作。

赵紫莹坚信,陈安壑和陈董绝对有密切联系,她又直奔紫安咖啡而去了。

……

紫安集团总部,八十一楼一共就只有两间办公室,一个小会议室,一间奢华的接待室,外加一个设备齐全的健身房,只有部门经理以上的管理人员才有资格使用这个健身房。

今天一早,赵得意就发下通知,说健身房设备检修,暂停使用。

健身房内,孙引弟和孙先财都被反绑在健身设备上,嘴里塞着他们自己的臭袜子,五名被打断手脚的混子像垃圾一样扔在地上。

二十名光头大汉站成两排,虎视眈眈的看着孙引弟等人。

陈安壑坐在靠椅上,表情冰冷淡漠,赵得意和何骏晟挺直身躯,站在陈安壑身后。

“呜……呜……”

可怕的阵势,恐怖的气氛,让孙引弟和孙先财惶恐不已,一直在拼命挣扎。

“把他们的臭袜子拿出来。”陈安壑终于开口了,声音冷的怕人。

“是。”

一名光头大步而去,蛮横扯出孙引弟和孙先财嘴里的臭袜子。

孙先财惊恐问道,“你……你是谁?为……为什么绑……绑架……”

“啪。”

光头大汉直接一巴掌扇在孙先财的右脸上,打得孙先财眼冒金星,吓得孙引弟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哆嗦。

“陈董让你说话了吗?”光头大汉冷冷问道,吓得孙先财和孙引弟都赶紧死死咬着嘴唇。

陈安壑指着五名气息奄奄的小混混,冷冷问道,“这些垃圾都是你找的人,对吧?”

“不……不是……我……不认识……”

“右腿。”

陈安壑表情平淡,但眼中却爆射出了两道冷厉寒芒。

“咔嚓……”

骨头断裂声骤然响起,孙先财的小腿直接翻转九十度,白森森的腿骨戳破皮肤,露在外面,鲜血汩汩淌出,染红了孙引弟的双眼。

“啊……”

孙先财如同野兽一样嚎叫着。

“啊……”

孙引弟完全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哆嗦,然后,淡黄的尿液就从她的裤裆里淅淅沥沥而下,浸透了大片地面。

陈安壑扭头看着孙引弟,淡漠问道,“为什么要雇佣这些垃圾伤害赵紫莹?”

“她……她砍伤了我儿子。”孙引弟已经被吓破胆了,根本不敢抵抗,更不敢撒谎。

“砍伤你儿子的是陈安壑,不是赵紫莹,而且,你们已经达成协议,赵紫莹拿出百分之十二点五的赵氏股份,分给你家和赵恒斌家,并当场赔给你们百分之五的赵氏股份,你们不得的再追究陈安壑持刀伤人的事情,可对?”陈安壑冷冷问道。

孙引弟惶恐问道,“你……你怎么知道?”

“啪。”

刺耳脆响再度响起,孙引弟捂着高高肿起的右脸,一脸恐惧的看着光头大汉。

“回答问题。”光头大汉冷冷说道。

孙引弟赶紧惶恐说道,“是……是的……”

“既然如此,你为何要出尔反尔,指使你哥哥找人打伤赵紫莹?”陈安壑寒声问道。

孙引弟战战兢兢说道,“我……我……气不过。”

“好一个气不过,哈哈哈。”

陈安壑突然仰天狂笑起来,吓得孙引弟瑟瑟颤抖不止。

半晌后,陈安壑才止住狂笑,寒声问道,“你打了我侄女,我也气不过,你说怎么办吧?”

“我……我……我……”

看着凄惨无比的孙先生,孙引弟又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哆嗦,骚臭尿液再度淅淅沥沥淌下。

“既然你决定不了,那就由我来替你做决定吧。”陈安壑紧盯着孙引弟,冰寒如刀的说道,“我的习惯历来都是恩要十倍偿,仇要加倍报,你让人砍了我侄女两刀,砸了侄女一个砖头,我就砍你四刀,砸你两砖头。”

“饶……饶命呀,我……我再也不敢了。”孙引弟惊恐哀求道。

“有些错误可以犯,有些错误是万万犯不得的,你们百般欺负我侄女,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你竟敢对我侄女进行人身伤害,这是万万不能饶恕的错误。”说着,陈安壑猛地挥下右手。

“当。”

光头大汉拔出两柄寒光闪烁的钢刀,作势就要劈向孙引弟的手臂。

“啊……”

孙引弟被吓得肝胆欲列,惊恐嚎叫起来。

“住手。”

关键时刻,赵紫莹一脚踹开健身房大门,焦急大喝道。

坏了!

陈安壑赶紧给赵得意使了个眼色。

“赵总监,你怎么突然来了?你的伤都好了吗?”赵得意心领神会,大步迎了上去,挡住了赵紫莹的目光。

陈安壑赶紧把他的手机关机,并将赵得意帮他办的手机卡递给何骏晟,何骏晟大步走进卫生间,拿出他的电话卡,换上了陈董的电话卡。

“陈董,我想跟您单独聊聊,可以吗?”跟赵得意简单寒暄几句后,赵紫莹就大步走到陈安壑面前,倔强问道。

陈安壑微笑说道,“当然可以,赵总监请。”

“您请。”赵紫莹退后半步,倔强的伸着右手。

难道紫莹已经怀疑我就是陈董了?陈安壑忍不住暗暗想道。

于情于理都该陈董先走,如果陈安壑不先走,反而会让赵紫莹更加怀疑。

陈安壑冲赵紫莹点了点头,然后就率先迈开大步,但为了防止赵紫莹看出破绽,他故意微微有些拐,装出一副右腿受伤的样子。

赵紫莹紧跟着陈安壑,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背影。

像!

实在太像!

就算陈安壑装成受伤的样子,赵紫莹依旧从他身上看出了陈安壑的影子。

本就是一个人,能不像吗?

走进办公室,陈安壑就主动问道,“赵总监想跟我谈什么呢?”

“陈董和我爱人陈安壑是什么关系?”赵紫莹目不转睛的看着陈安壑,直白问道。

她清晰记得,她的衣服和贴身衣物都是出车祸前的,如果她的屁股受了重伤,小内内怎么可能完好无损,且还没有一丝血迹呢?

这只能说明,有人给她换了一条一模一样的小内内。

周钰钰关切问道,“你没事吧?需要我送你去医院吗?”

“我没事,谢谢。”

赵紫莹紧盯着周钰钰,问道,“你确定我的后脑勺受了重伤?”

那个人是谁?

赵紫莹深深吸了口气,问道,“周经理,陈安壑在吗?”

“陈安壑昨晚就向我请假了呀,你不知道吗?”周钰钰下意识问道。

他没来上班!

赵紫莹终于明白,她后脑勺的头发为什么会被剃得干干净净了,那是为了处理伤口,根本就不是陈安壑说的被树枝挂掉了。

紧接着,赵紫莹又想到了一个让她羞的无地自容的问题。

“我送你去医院的时候,你流了很多血,后脑勺上,屁股上,手上,全都是血,我的腿都被吓软了。”周钰钰心有余悸说道。

“当然。”

周钰钰比着一个公主抱的造型,笃定说道,“陈安壑就是这样抱着你的,你的头靠在他的胸口上,你的屁股在右边靠窗位置,从你屁股上烫出来的血直接浸透我的后座坐垫。”

确实有人给我换……换过……,赵紫莹又羞的无地自容,瓷器般精致的小脸也再度变得一片血红。

他为什么要欺骗我?

他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

刹那间,赵紫莹的小脸变得一片血红。

“我亲眼看到的,还能有假?当时,陈安壑把你抱在怀里坐在后座,下车的时候,他的衣服全都被你后脑勺上的血给浸透了,我的坐垫也被你屁股上淌出的鲜血给浸透了。”周钰钰笃定说道。

原来如此!

阅读隐龙为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