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隐龙为婿》
隐龙为婿

第七十五章 真相残酷

“你继续说吧。”陈安壑再次淡然说道。

“第二个问题,我妈妈被挟持到赌船的时候,可是陈董请三爷让狼哥出手,救了我们一家人,并故意制造出黑涩会抢夺赌船,发出火并的假象?”

陈安壑淡然说道,“继续。”

“继续说。”陈安壑依旧是一脸淡然之色。

赵紫莹紧盯着陈安壑,问道,“第四个问题,报复孙引弟和孙先财,可是受陈安壑所托?还是因为您和我爸爸的关系?”

前两种说辞,破绽很明显,但能给陈安壑减少许多麻烦,毕竟,陈董高高在上,也不是赵紫莹想问就能问的。

第三种说辞的好处在于陈安壑就在赵紫莹身边,能及时采取各种补救措施,逐渐把所有事情圆回来,慢慢打消赵紫莹的怀疑,但这样却会给陈安壑增加许多麻烦。

赵紫莹的好奇心已经被完全激发,如果不能让她彻底打消怀疑,她一定刻意留意陈安壑的一举一动,会给以后的行动造成诸多不便。

仔细比较过优劣后,陈安壑还是决定选择最后一种说辞。

“赵总监的怀疑四对两错。”陈安壑看着赵紫莹,认真说道。

赵紫莹紧追不舍问道,“哪四对哪两错?还请陈董赐教。”

“背影相似,纯属巧合,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陈先生才会觉得我们有缘,也才肯出手救陈某。”陈安壑坐直身躯,正色说道。

赵紫莹不敢相信问道,“陈安壑救过您?”

陈董是什么人?

他既是紫安集团董事长,还是骏壑地产董事长,能量惊人,手下能人无数。

陈安壑呢?

爸爸没死之前,他是个吃喝玩乐的纨绔大少,两人结婚后,他更是直接变成了家庭煮夫,他拿什么救陈董?

但听陈董的那意思,似乎还是他求陈安壑出手相救的,他的语气中也明显透着尊敬。

“我爱人怎么救的您?”赵紫莹忍不住问道。

陈安壑摇了摇头,坚决说道,“抱歉,我答应过陈先生,不把他的秘密告诉任何人。”

他们果然隐瞒了我!

赵紫莹又情不自禁的感到一丝悲哀。

她能接受陈安壑的隐瞒,但却不能接受爸爸对她的隐瞒。

她是为了尽孝道,让爸爸能走的安心,才会牺牲一生幸福,答应嫁给陈安壑那个纨绔大少的,并保证五年之内不跟他离婚,可爸爸却宁愿让她饱受嫁给一个废物的煎熬,也不肯告诉她真相。

半晌后,赵紫莹才终于压下悲哀之情,苦笑说道,“还请陈董赐教。”

“你的第二个错误是不该妄自菲薄,你能那么快收到面试邀请,确实是因为陈先生,但运营总监至关重要,如果你达不到要求,我是不会让你坐上这个位置的,只会给你安排一个高薪却非实权的岗位。”陈安壑看着赵紫莹,正色说道。

赵紫莹忍不住问道,“陈董根本就不认识我爸爸,对吧?”

“认识,但只能算是泛泛之交。”陈安壑点头说道。

陈安壑之言,等于间接承认了赵紫莹的其他猜测。

赌船事件不是巧合,是陈安壑安排好的;

那些光头能及时赶来救她,也是陈安壑安排的;

收拾孙引弟和孙先财,同样是陈安壑的主意;

那种能让人伤口快速复原的神奇药物,也是陈安壑的。

如此神药,随便拿出一点来都能卖出一个惊天高价,怪不得陈安壑能淡然面对海非凡的金钱诱惑,还能随手将七百多万送给刘先芳。

想到海非凡,赵紫莹又不禁想起了一件事情。

海非凡大闹赵家时,何骏晟和赵得意也曾出面帮忙,这肯定也是陈安壑的主意。

也就是说,陈安壑完全可以轻松毁掉赵家,他之所以对赵家人一忍再忍,不是因为惧怕,而是因为他要隐藏自己,或者是……不屑一顾。

赵紫莹自嘲的笑了笑,问道,“赵总和何总帮着海非凡打压赵家,也是他的主意吧?”

“老婆都差点失身于人,如此奇耻大辱,任何男人都忍不了,不是吗?”陈安壑笑着反问道。

被带绿帽子确实是奇耻大辱。

赵紫莹也轻轻点了点头,接受了陈安壑的解释。

沉默片刻后,赵紫莹问道,“我能成为紫安总店唯一的锦鲤客户,也是他请您安排的,对吗?”

“是的。”

陈安壑厚着脸皮,微笑说道,“能找到这样一个处处为你着想的丈夫,赵总监很幸运呀。”

“呵呵。”

赵紫莹不置可否,但双眼中却充满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光芒。

女人心,海底针。

这一刻,就连陈安壑都不知道赵紫莹在想些什么。

现在只能见招拆招,贸然开口,难免会露出更多破绽,陈安壑一直沉默着。

足足沉默了三十几秒,赵紫莹才又轻声说道,“他们已经付出代价了,把他们放了吧。”

赵紫莹生性善良,她可以不跟孙引弟等人计较,但陈安壑可不愿意就这样放过她们。

陈安壑不仅要让她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还要一次把他们收拾够,让他们再也不敢欺辱赵紫莹,更不敢对她暗下黑手。

“抱歉,陈某受陈先生所托,不能失信于人。”陈安壑断然否决道。

赵紫莹认真问道,“那我给陈安壑打电话,让他亲口跟您说,这样就不算失信于人了吧?”

“当然。”陈安壑点头说道。

赵紫莹拿出手机,拨通了陈安壑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冰冷的机械提示声,让赵紫莹不禁微微皱了皱眉。

陈安壑故意问道,“陈先生没接电话吗?”

“他的电话无法接通,陈董可能暂时不要折磨他们,等我联系上他,再让他亲自给您打电话,可以吗?”赵紫莹恳请说道。

“这个可以。”陈安壑点头说道。

“谢谢陈董。”说完,赵紫莹便又再次拨通了陈安壑的电话。

……

那个真相,残酷,凶险。

在他的实力还不足以左右大局,保护好身边的人时,陈安壑都得继续隐忍,万万不能让赵紫莹知道真相,更不能把她卷进这个可怕的漩涡,想要继续隐瞒下去,就必须得把事情圆过去。

如何才能合理脱身,一人分饰两角,把事情圆过去?

陈安壑用余光看了眼赵紫莹,迅速思索着对策。

“你说。”陈安壑点头说道。

赵紫莹弯下一根手指,问道,“第一个问题,陈董和我爱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们的背影为何如此相似?”

矢口否认所有事情,赵紫莹绝对不会相信,但到底要怎么解释才最合理呢?陈安壑迅速分析着几种说辞的合理性。

第一种说辞,陈安壑是自己的侄儿,叔叔帮侄儿,理所当然,但这个说辞也有不合理之处。

“陈董的救命之恩,我铭感五内,但陈董怎会知道我有危险的呢?”赵紫莹紧盯着陈安壑的双眼,问道。

“继续。”陈安壑表情淡然,但脑海中却在快速思索着说辞。

陈董实力惊人,既然他如此关心侄儿,怎么会将侄儿扔在赵家,任由赵家那些有眼无珠百般欺负?

第二种说辞,陈董受过陈安壑父母的恩惠,帮他是为了报恩,这种说辞的破绽,跟前一种说辞一模一样。

第三种说辞,陈董受过陈安壑的恩惠,这一切都是陈安壑请他做的,将所有的难题抛给陈安壑。

“赵总监还有什么疑问,都一并说出来吧。”陈安壑故意一脸淡然说道,准备先试探出赵紫莹到底产生了多少疑问,然后再用合理的解释圆过去,以免出现前后矛盾的情况。

赵紫莹直接说道,“我一共有六个疑问,还请陈董为我解惑。”

陈安壑靠在椅背上,慵懒问道,“赵总监为何有此一问?”

赵紫莹再次直接问道,“第五个问题,我能成为紫安运营总监,是我确实满足贵公司的要求,还是您的安排?”

“继续吧。”陈安壑仍是一脸淡然之色。

“最后一个问题,那种能让人一夜之间恢复的神奇药物,是您的,还是我爱人陈安壑的?”赵紫莹看了眼毫发无损的手臂,依旧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可既然陈安壑能请陈董帮忙做那么多事情,他为什么不让陈董给他安排一个像样的工作,或者直接请陈董出面为他撑腰,让赵家那些人不敢狗眼看人低。

三种说辞,各有优劣。

“第三个问题,陈董和我爸爸是什么关系?您如此帮我,是因为我爱人陈安壑,还是因为我爸爸?”赵紫莹一眼不眨的看着陈安壑,试图从他的表情变化中看出一些端倪。

我还是太低估女人的好奇心了,陈安壑不禁暗暗懊恼。

赵紫莹不是多事的人,许多事情过了也就过了,再加上陈安壑又急着来处置孙引弟和孙先财,就没让人去搞定烧烤店老板,这才让赵紫莹问到了事发当时的情况。

阅读隐龙为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