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隐龙为婿》
隐龙为婿

第七十八章 仗势欺人

孙国忠又木然点了点头。

“老东西,再看看这个吧。”何骏晟又冲光头大汉用力挥下右手。

新的视频很快接入进来,同样还是一座孤山,这里是孙家的第二大产业,锦玉山庄,一模一样的场景也在锦玉山庄脚下上演。

孙国忠木然点了点头,瞬间苍老了几十岁。

“如果你们敢去找赵紫莹求情,利用她的善良,孙家就没必要存在了。”赵得意也冷冷说道。

华国语言博大精深,仅仅只是一个称呼就有许多学问。

先生有时候只是一种普遍的代称,有些时候却又是一种尊称,陈董口中的先生明显是后者。

自称同样有很多种,但唯有双方地位对等,或者是处在更高等级的一方,才能用“陈某”、“海某”这类的称呼。

从双方的对话中不难听出,陈董将陈安壑放在了跟他对等的地位上,陈安壑同样也只是以平等地位对待陈董。

可赵家那些人呢?

在陈董这种顶级大佬面前,就连赵大贵都要唯唯诺诺,自称鄙人,就更别说赵恒宇、赵宏汉之流了。

可笑赵家那些人,一直在百般侮辱陈安壑,如果他们知道陈安壑竟然是能跟陈董平等对话的存在,他们会作何感想?

简单寒暄几句后,陈安壑终于说道,“紫莹说那几个垃圾已经受到惩罚了,懒得再为难他们了,劳烦陈董给赵总打个电话,把那几个垃圾都放了。”

电话挂断,赵紫莹就带着陈安壑匆匆赶去了泰壑大厦八十一楼,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健身房内却已人去楼空,就连地上的血迹都已经擦拭得干干净净了。

“赵总,他们人呢?”赵紫莹找到赵得意,焦急问道。

赵得意淡然说道,“我怕他们失血过多而亡,让孙国忠将他们带走了。”

赵紫莹沉吟一下,说道,“赵总,陈董已经……”

“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就不劳赵总监费心了。”赵得意略显不悦说道。

陈安壑顿时就不干了,作势就要跟赵得意理论,但却被赵紫莹给拉住了。

赵紫莹能理解赵得意的心情,

她的职位比赵得意低了好几个等级,又还是个新人,可她不仅一而再再而三的忤逆赵得意的好意,还让陈安壑找陈董来压制他,期间,陈安壑又还对他不是很客气,赵得意心情不爽,是属正常。

赵紫莹赶紧拉住陈安壑,客气说道,“我只是觉得他们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了,并无冒犯赵总的意思,若有不当之处,还请赵总多多包涵。”

伸手不打笑脸人,赵得意也终于消气了。

“你有的原则,我有我的坚持,不存在谁冒犯谁,时间也不早了,赵总监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也要去参加市里举办的招商会议。”赵得意站起身来,微笑说道。

跟赵得意客套几句后,赵紫莹就拉住陈安壑走出了办公室,唯恐他再跟赵得意发生冲突,让她左右为难。

今天发生的事情,颠覆了赵紫莹的认知,让她不得不重新审视她跟陈安壑的关系,但她却不知道,她见识到的只是陈安壑的冰山一角。

……

将赵紫莹送到小区楼下,陈安壑就骑上小电驴赶去上班了。

“紫莹,我想到办法了。”赵紫莹刚刚回到家,刘先芳就眉飞色舞说道。

赵紫莹疑惑问道,“你想到什么办法了?”

“你真打算为了那个废物赔上百分之十二点五的赵氏股份吗?你熬夜熬傻了吧?”刘先芳不悦说道。

废物?呵呵。

赵紫莹不禁哑然失笑。

如果陈安壑都算废物,那赵家人就都是一群饭桶了。

但陈安壑严肃告诫过赵紫莹,让她千万不能泄露他身怀神奇医术的事情,否则,他就会遭到师门的惩罚,轻则被抓回师门,终生禁止外出,重则会因为泄露师门之秘而遭到严厉刑罚。

虽然赵紫莹依旧不知道陈安壑的师门是何方神圣,也理解不了那些奇葩而又冷漠的规定,但那神奇的药粉是真的,陈董的态度也是真的。

事关陈安壑的自由和人身安全,赵紫莹根本就不敢泄露秘密,更不敢告诉口无遮拦的刘先芳。

“你笑什么?”刘先芳看着赵紫莹,警惕问道,“紫莹,你不会真要做这种傻事吧?”

傻事?呵呵。

赵紫莹再度哑然失笑。

在刘先芳和赵家人眼中,赵氏是香馍馍和金元宝,让所有人争得头破血流,可在陈安壑眼里,赵氏又能算得了什么?

在爷爷的生日宴会上,赵氏被陈安壑联合海非凡一脚踏碎,今天的孙引弟和孙先财,也被他收拾得体无完肤,如果他也像赵家人那样稀罕赵氏,赵氏早就易主了。

虽然赵紫莹没问陈安壑,但她心里很清楚,她之所以能拿到百分之三十的赵氏股份,全都是陈安壑的功劳。

可她呢?直到被逼无奈时,才终于决定将百分之八点五的赵氏股份转到陈安壑名下。

现在想来,岂止是赵家人和刘先芳是个笑话,她又何尝不是笑话?

赵紫莹眉头微皱问道,“你想到什么损主意了?”

“你这叫什么话?我可是你亲妈耶,你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呢?”刘先芳恼怒说道。

赵紫莹摇了摇头,无奈问道,“你说吧,你到底想怎么办?”

“那个废物根本就不值得拿股份去保他,我本打算跟你好好商量,但现在我改主意了,不用你管,我自己会处理好的。”刘先芳气呼呼说道。

赵紫莹忍不住严肃说道,“妈,你别乱来。”

“哼。”

刘先芳冷哼一声,摔门而去。

赵紫莹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她倒不担心陈安壑会将刘先芳往死里整,她担心的是刘先芳会不知轻重,把事情搞得无法收场。

“妈,你等等我。”赵紫莹赶紧追了出去,大声喊道。

这是一份土地租赁文件,租赁价格远超正常的市场价,租赁面积并不大,可却正好环绕着锦珠山庄,租赁时间为期十年。

这才是真正的欺人太甚!

又跟赵紫莹轻声细语聊了几分钟后,陈安壑便再次拨通陈董的电话。

这次终于打通了!

孤山下面,十台挖机在挖掘路面,孤山周围,几十名工人在搭建建筑围栏,完全就是一副要彻底堵死孙家的架势。

如果孙国忠拒绝他们的条件,他们就能合理合法的将锦珠山庄彻底围死,斩断锦珠山庄的全部生意,生生困死孙家的第一产业。

“陈董,我听紫莹说令千金发生车祸了,现在怎么样了?”陈安壑打开免提,关切问道。

“谢谢陈先生关心,小筠并无生命危险,我已经将她送到京城最好的医院,请了最好的专家,应该没什么大碍,只是小女面部受伤,还得麻烦陈先生施以援手。”陈董的声音明显有些沙哑,让赵紫莹充满同情。

可怜天下父母心!

“老东西,看看这是什么?”何骏晟将一叠A4扔给孙国忠,冷冷说道。

看完文件,孙国忠直接变成了泄气的皮球,又无力瘫坐在了跑步机上。

视频很快接通,投影仪上出现了一座城郊孤山,那里正是孙家最大的产业,锦珠山庄所在地。

……

在何骏晟和赵得意逼迫孙国忠期间,陈安壑又给陈董打了个三次电话,但陈董的电话却始终都无法接通。

孙国忠带着孙引弟和孙先财后,何骏晟就给陈安壑推荐了一首歌曲——《想要的结果》,看到歌名,陈安壑顿时就心里有底了。

强如陈董这样的大佬,在子女遇到危险时,他也只是一个父亲,他同样会备受煎熬,着急上火。

“陈董言重了,虽然陈某不能随意出手,但这点小事却也难不住陈某。”陈安壑范儿十足,让赵紫莹不禁微微失神。

何骏晟俯瞰着孙国忠,冷冷说道,“这只是个警告,如果你不识抬举,何某立即就能封堵住孙家的另外三个山庄,斩断孙家的一切经济来源。”

“你……你们……无法无天……”

孙国忠又被气得脸色涨红,浑身哆嗦不止。

阅读隐龙为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