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隐龙为婿》
隐龙为婿

第七十九章 蠢得可爱

何诚诚赶紧说道,“我不该好大喜功,被人算计,丢了何家的脸。”

“噗通。”

何诚诚老老实实跪在何贵诚面前,但他的眼中却充满狰狞。

何诚诚不假思索说道,“我错了。”

“你错在哪?”何贵诚沉声问道。

“啊……”

韩玫瑰被踹的哀嚎不止,只能伸出双手,牢牢保护着头部。

“贱人,你去死吧。”

双目赤红的何诚诚猛地抓起书桌上的剪刀,狠狠刺进韩玫瑰的胸膛,鲜血汩汩淌出,但何诚诚依旧紧握着剪刀,一刀接一刀的捅进韩玫瑰的胸膛。

很快,韩玫瑰就彻底失去了声息,何诚诚这才气呼呼的坐在黄花梨靠椅上,大口喘着粗气。

“老周,收拾一下。”

何诚贵面无表情看着一动不动的韩玫瑰,丝毫没把她的死当回事,仿佛何诚诚杀的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鸡。

周昌立找来一个大号塑料岛,装好韩玫瑰的尸体,扎紧袋口,不让鲜血流淌出来,然后又找来一个大纸箱,将韩玫瑰的尸体装了进去,用胶布封死,将纸箱摆在了书房大门口。

清理掉书房的血迹后,周昌立就抗着纸箱走进后花园,走进一个纯钢焊接而成的房屋,房屋里面赫然养着一条体型巨大的黄金蟒。

周昌立打开纸箱,解开塑料袋,将韩玫瑰的尸体扔给了黄金蟒,黄金蟒死死缠绕着尸体,张开血盆打开,将她整个吞了下去。

吃饱的黄金蟒爬到窗边,悠闲晒着太阳,周昌立将纸箱和塑料袋浇上汽油,焚烧一空,并细细清理掉蛇窝内的血迹,才又反锁上钢铁大门,回到书房,安静站在何诚贵身后。

何诚诚恨声问道,“爷爷,现在怎么办呀?”

“你想怎么办?”何贵诚冷冷问道。

何诚诚咬牙切齿说道,“我要将那个王八蛋千刀万剐,再让金子一口吞了他,让他变成一堆臭屎,永世不得超生。”

“好,你去办吧。”何贵诚面无表情说道。

“——”

何诚诚顿时就哑口无言了。

如果不是韩玫瑰说那两个混蛋还没死,何诚诚绝对不会想到他们竟然金蝉脱壳了,但问题是,警方已经仔细调查过现场,竟然神奇的发现,两人连个指纹都不曾留下。

何诚诚明明看到,两人都没有带手套,且还触碰过赌石馆的许多东西,他们怎么可能连个指纹都没留下呢?

最让何诚诚郁闷的是,就连偷跑回来的韩玫瑰也不曾看到过两人的真容,唯一的线索就是整容医院的监控视频中留下了一张人脸,警方和周八指都在满世界寻找那个人,可他却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还有一点,更让何诚诚觉得不可思议。

沿途的监控视频上竟然都没有留下雷文顿的痕迹,这怎么可能?他是怎么避开满世界的监控视频的?

何诚诚也对这种本事充满兴趣,如果他能学会这种本事,他想怎么飙车就怎么飙,撞死再多人也都不用担心。

“爸爸,你想到办法了吗?”何大亮认真问道,顺便给儿子解围。

“现已查明,点金手并无传人,警方也已查实,雷文顿买家是一个已故多年的孤寡老人,由此可见,对方是蓄谋已久,早已计划好了一切,但若没有你这个蠢猪的配合,他的计划照样无法成功。”何诚贵毫不留情说道。

对此,何诚诚哑口无言。

何玉赌石馆五楼,每块极品成玉都被锁在玻璃展示柜,每个玻璃展示柜都有独立密码,材料全是全球顶级的防弹玻璃,密码只有何家三人知道。

另外,那些看似平淡无奇的展台也都另有玄机,只要触发按钮,玻璃展示柜就会自动落入纯钢锻造的展台里面,并会自动锁死。

如果不是何诚诚主动将所有成玉拿下五楼,陈安壑想拿到那些成玉,就只能强攻五楼,硬抢玉石。

只要何诚诚触发按钮,就算无人阻止,陈安壑也得费老半天劲才能切开纯钢展示柜,再费老半天劲砸开防弹玻璃展柜,就凭他们两个人,怎么可能将何玉赌石馆的极品成玉给一锅端了。

何贵诚看着何大亮,缓缓说道,“此贼不仅对总店的情况了如指掌,且对这个蠢猪的性格知道得一清二楚,并极善把握人心,步步算计到位,让这头蠢猪一步步落入他的彀中。”

“另外,此贼还是个车技娴熟,身手超强的主,如此种种,他方能一举成功,并全身而退。”何贵诚看了眼何大亮,又看了看何诚诚,沉声问道,“你们仔细想想,你们可曾得罪过这种高人?”

何大亮和何诚诚都陷入沉思,半晌后,两人又都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

下午四点,陈安壑接到一个陌生来电。

“姓陈的,你丈母娘在我们手中,想救人,速来虎尾山,你要敢报警,老子就宰了你丈母娘。”电话刚刚接通,对方就色厉内荏大喝道。

专业的绑匪根本不会一来就暴露位置,更不会在威胁别人的时候露怯,这是一伙业余得不能再业余的绑匪。

十之八九又是刘先芳胡乱显摆遭来的祸事!

虽然陈安壑根本就没把这种业余货色放在眼里,但他还是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

赌船事件如此凶险,可刘先芳却仍旧没有吸取教训,陈安壑是真的服了这个无脑儿了。

必须得再给这个女人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要不然,她迟早得作死自己。

陈安壑找周钰钰请了假,然后就火速赶去虎尾山,并给关山打了个电话,让他迅速安排一些事情。

业余就是业余,整个途中,绑匪都没再打来电话,陈安壑也没有发现任何盯梢,顺利抵达赶到虎尾山脚后,陈安壑就主动拨通了绑匪的电话。

“姓陈的,你到哪了?”绑匪接通电话,厉声问道。

人都来到你面前了,你都毫无察觉,如此业余,还是老老实实上班挣钱去吧,陈安壑暗暗调侃了一句。

“我在虎尾山脚。”陈安壑戏谑说道。

绑匪恶狠狠问道,“小子,你没报警吧?”

“没有。”陈安壑毫不犹豫说道。

绑匪恶狠狠说道,“你上来吧,只准你一个人来,多一个人,你就等着给你丈母娘收尸吧。”

“小子,千万别跟老子耍花招。”绑匪又冷声威胁了一句,然后就挂掉了电话。

虎尾山,一座海拔才有一百多米的小孤山,十分钟不到,陈安壑就“气喘吁吁”的冲到了山顶,可入眼而来的画面,却成功颠覆了他的想象。

刘先芳不仅没有绑架,反而威风凛凛的站在一块山石上,三个皮肤黝黑的彪形大汉站在一旁,坦胸露背,手臂和胸前都有龙飞凤舞的刺青,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那是临时画上去的假刺青。

三名壮汉杀气腾腾,虎视眈眈的看着陈安壑,可陈安壑却清晰看到,他们的眼神都是闪烁不定的,说明他们非常心虚。

这哪是绑匪?多半是刘先芳从附近工地上找来的建筑工人。

找点临时演员都要找这么外行的,这个女人还真很“可爱”。

蠢得可爱!

抠得可爱!

刘先芳居高临下看着陈安壑,盛气凌人问道,“姓陈的,知道老娘为什么要把你骗来这里吗?”

看在你那么“可爱”的份上,我就陪你好好玩玩,顺便让你涨涨记性,别再作死自己,给我和紫莹增加麻烦。

“你想干什么?”陈安壑警惕的看着刘先芳,诺诺问道。

何诚诚全身上下都被粗糙的马路剐得伤痕累累,一张英俊的小脸更是几乎被毁容。

看着凄惨无比的独孙,何贵诚心痛不已,也恼怒至极,但更多的还是熊熊燃烧的复仇烈焰。

周昌立大步而去,将披头散发的韩玫瑰押进书房,按倒在何贵诚面前。

“说吧。”何贵诚背靠着太师椅,面无表情说道。

赵紫莹不放心的问道,“你真是去打麻将?”

何贵诚突然厉声喝道,“跪下。”

韩玫瑰惶恐哀求道,“何董饶命呀,我再也不敢了。”

“说。”

何贵诚的声音冷厉如刀,吓得韩玫瑰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哆嗦,她赶紧战战兢兢的复述了一遍她出卖何诚诚,并配合陈安壑演了那曲好戏的经过。

……

何贵诚的书房内,何家祖孙三人齐聚一堂,管家周昌立直直站在何贵诚身后。

“我去打麻将,你跟来干什么?”刘先芳止住脚步,余怒未消的问道。

“孺子不可教也。”

何贵诚失望的摇了摇头,转头看着周昌立,厉声说道,“把那个贱人带上来。”

“是。”

“贱人,我要杀你了。”

何诚诚怒发冲冠,一脚将韩玫瑰踹倒在地,并发疯似的踹着韩玫瑰。

“你可知错?”何贵诚威严问道。

“不信拉倒,哼。”刘先芳冷哼一声,走进电梯。

赵紫莹也赶紧跟进电梯,唯恐刘先芳乱来,并亲自刘先芳送到棋牌室,亲眼看到她跟三个大妈火热堆着长城才放心离去。

阅读隐龙为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