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隐龙为婿》
隐龙为婿

第八十章 心寒血冷

刘先芳强行压下惧意,恶狠狠说道,“姓陈的,我就实话告诉你吧,狼哥是我表侄的邻居,跟我表侄关系好着呢,他们就是狼哥借给我的。”

这演技,呵呵了。

陈安壑看着刘先芳,戏谑说道,“我还听说了,狼哥最恨别人打着他的旗号招摇撞骗,如果被他发现,轻则打断双手,重则砍掉四肢,扔到海里去喂鱼。”

那些光头是刘先芳的噩梦,但如果被这个窝囊废给吓得灰溜溜的放弃了,还不得被他给笑死。

事到如今,刘先芳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演下去,她就不相信,她借用狼哥的旗号吓吓自家的废物女婿,狼哥都能知道。

刘先芳急吼吼的打断陈安壑,右手一挥,气势如虹,倒也演出了几分黑涩会大姐大的气势。

刘先芳是赵紫莹的妈妈,赵恒峰的爱人,于情于理,陈安壑都不该骂她,但她的脑残表演,还是让陈安壑忍不住暗暗骂了一声沙雕。

果不其然,那三个黑大汉依旧定定站在原地,根本没把刘先芳的命令当回事。

他们都是老实人,最多就敢拿着斧子吓吓人,哪敢真的拿着斧子冲向别人。

万一真有点什么意外,他们不仅要赔很多钱,还会被送进监狱,他们都是家里的顶梁柱,上有老下有小,根本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

刘先芳指着三人,恼怒说道,“你……你们……”

陈安壑忍不住摇了摇头,直接转身就走。

“姓陈的,你给我站住。”刘先芳冲着陈安壑的背影,气急败坏喊道。

陈安壑眉头微皱,问道,“你还想怎样?”

“姓陈的,你最好马上去自首,否则,我就从这里跳下去,然后再告诉紫莹,是你把我推下去的,我就不相信紫莹还会护着你这个窝囊废。”计划败露,刘先芳干脆就耍起了无赖。

刘先芳手指的地方是一个三米多高的峭壁,峭壁下方,乱石丛生,虽然摔不死人,但却也能把人摔得头破血流。

搁在今天之前,陈安壑还得认真考虑一下,但现在,这根本就无需考虑。

“你跳吧,我会先报警,警察来了再帮你叫救护车,到底是我把你推下去的,还是你自己跳下去的,警察自会分辨。”陈安壑看着刘先芳,戏谑说道。

戏演砸了,吓又吓不到,刘先芳只能耍横了。

“你这种废物根本不值得紫莹拿股份保你,如果你敢让我家损失半点股份,就算拼了这条老命,我也要逼紫莹跟你离婚。”刘先芳指着陈安壑的鼻子,气急败坏说道。

刘先芳的逼迫,让陈安壑又忍不住摇了摇头。

“姓陈的,你是铁了心要让紫莹拿股份保你,是不是?”刘先芳显然是误会了,更急怒不可遏的问道。

陈安壑无奈说道,“我也是为了救你们,才会一时情急砍了赵恒斌和赵宏汉,做人总得讲点良心,不是吗?”

刘先芳不禁沉默了片刻,但势利还是战胜了良心,金钱也打败了人性。

“别跟我说着这些,我只认钱不认人,如果你能挣回紫莹保你的股份钱,老娘自然就不会这么做。”刘先芳指着陈安壑的鼻子,一脸鄙夷说道,“可你就是个窝囊废,给你十辈子,你也挣不回那些钱。”

“我不是已经给你七百多万了吗?”陈安壑摇了摇头,说道。

刘先芳理直气壮说道,“姓陈的,你少睁着眼睛说瞎话,那两百多万的税不是钱吗?”

别人给你钱,你还嫌要交税。

脸皮厚到这种程度,着实让人无语,但刘先芳是赵紫莹的妈妈,赵恒宇的遗孀,陈安壑也只能再次摇了摇头。

刘先芳再次恶狠狠问道,“姓陈的,你到底去不去自首?”

“拿股份保我是紫莹的决定,如果紫莹让我去自首我就去。”陈安壑摇了摇头,说道。

刘先芳气忍不住急败坏骂道,“一天到晚就知道躲在女人身后,出了事情也要女人帮你摆平,你一辈子都只配做个窝囊废。”

不等陈安壑开口,刘先芳便又看着三个黑大汉,口不择言说道,“我再加三万块,你们帮我打断这个窝囊废的双腿,有我女儿在,晾他也不敢报警来抓我,自然也就抓不到你们头上。”

刘先芳的决定,让陈安壑感到心寒。

在赵家生活的十六中,刘先芳一直都不喜欢陈安壑,她总是觉得陈安壑花了赵家太多钱,但陈安壑一直觉得,十几年相处下来,就算刘先芳再怎么不喜欢他,也不至于会对他进行人身伤害。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陈安壑眼神微冷,问道。

“姓陈的,你除了会祸害赵家,还会干什么?”刘先芳丝毫没注意到陈安壑的表情变化,怒声说道,“你知道百分之十二点五的赵氏股份值多少钱吗?那可是六千多万,你这个废物,有什么资格让紫莹拿那么多钱救你?”

陈安壑完全无视了刘先芳的愤怒,平静问道,“如果我不去自首,你当真要让他们打断我的双腿?”

“你最好乖乖去自首,否则,就算他们不敢动手,我也会花钱请其他人动手,直到把你打怕,乖乖去自首为止。”刘先芳不假思索说道。

刘先芳之言,让陈安壑彻底心寒。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还会照顾好刘先芳,但这些照顾,都与亲情无关,只是因为他答应过赵恒宇,还因为刘先芳是赵紫莹的妈妈。

“如你所愿,我去自首。”陈安壑心灰意冷说道。

刘先芳不依不饶说道,“算你识相,哼。”

陈安壑直接转身而去,在转过身的瞬间,他的眼神淡漠的没有半点感情。

“撤。”

陈安壑给关山发了条信息,然后就迈开大步,一路狂奔而下。

“姓陈的,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招……”

刘先芳的声音远远传来,让陈安壑心冷血寒。

“轰。”

陈安壑直接懒得搭理她,发动车辆,扬长而去。

……

晚七点,刘先芳回到家里。

刚刚推开家门,饥肠辘辘的刘先芳就忍不住说道,“紫莹,我们晚上出去吃吧?”

“他马上就到家了。”赵紫莹不假思索说道。

刘先芳猛然意识到她说错话了,赶紧改口说道,“我想吃凉皮,你陪我去呗。”

赵紫莹倒也没有多想,拿起包包跟上了刘先芳,但锁上大门后,她就给陈安壑打了个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冰冷的机械提示声,让赵紫莹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

刘先芳警惕问道,“紫莹,你给谁打电话呢?”

就在此时,赵紫莹的电话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赵紫莹接通电话,客气说道,“您好,哪位?”

“这里是大澳所,你丈夫陈安壑来我们所里自首,说他一时激动砍伤了赵恒斌和赵宏汉,请你来我们所配合调查。”警员严肃说道。

赵紫莹不敢相信问道,“你说什么?”

“你丈夫……”警员又重复了一遍。

“好,我马上就到。”

电话挂断,赵紫莹就小跑而去,直接无视了刘先芳。

陈安壑心有余悸的看了眼三个黝黑大汉,弱弱说道,“可我听说西丰街狼哥的人都是大光头耶。”

大光头!

刘先芳旋即厉声说道,“姓陈的,我要你马上去自首,承认是你砍了那两个混蛋,你若乖乖听话就算了,否则,我就让这他们砍断你的双手双脚。”

三个大汉倒是都挺敬业的,纷纷亮出斧子,凶神恶煞的看着陈安壑,可那闪烁的眼神却将他们出卖的一干二净。

陈安壑摇了摇头,一脸惊恐的看着三名壮汉。

刘先芳不受控制的想起了赌船上的可怕场景,顿时就被吓得变了脸色。

很显然,他们,他们都是没能抵挡住金钱诱惑的老实人,他们都知道拿斧子吓人不是什么好事。

陈安壑戏谑的看了眼三名大汉,诺诺说道,“紫莹说了……”

“姓陈的,你再敢废话,我就让他们砍断你的手脚,让你变成残废。”刘先芳打断陈安壑,怒声喝道。

陈安壑也是醉了,宿醉三日不醒。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从哪里听到了狼哥西丰街狼哥的名号,但陈安壑敢百分之百肯定,如果她知道抢夺赌船,将张豹的人斩杀殆尽的大光头就是狼哥的人,她一定会把自己吓出心脏病来。

刘先芳指着三名壮汉,恶狠狠问道,“姓陈的,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

“我怎么从没听你说过?”陈安壑一脸怀疑说道。

刘先芳趾高气昂说道,“老娘认识的人多了,凭什么要告诉你这个废物?”

“你想干什么?”陈安壑弱弱问道。

“可是……”

“上。”

果不其然,刘先芳直接被吓得打了个哆嗦。

窝囊废就是窝囊废,果然一吓见效,这九千块钱花得值了,刘先芳忍不住暗暗想道。

刘先芳满意的看了眼陈安壑,冷声说道,“姓陈的,我告诉你,他们都是西丰街狼哥的人,你最好识相点,否则,有你的好看。”

阅读隐龙为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