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隐龙为婿》
隐龙为婿

第八十五章 他是修罗

“小子,你是谁?”一名彪形大汉紧握着砍刀,冷冷说道。

“小何。”

看到小何的尸体,关山就猛地止住脚步,双目赤红,右手都在微微颤抖。

任何语言都抚平不了这种心痛。

陈安壑也没有用苍白无力的语言安慰关山,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后,他就大步越过关山,大步走进血腥扑鼻的溶洞。

这种人渣,不能善终!

“谁踢的她?”陈安壑紧盯着周昌伟,冰寒如刀的问道。

周昌伟答非所问,傲然说道,“小子,报上名来,老子不杀无名之辈。”

“你还不配知道老子的名字。”陈安壑右脚一挑,挑起一柄带血的砍刀,淡漠看着周昌伟。

好可怕的眼神!

被陈安壑看着,周昌伟仿佛觉得被一头嗜血的荒古野兽给盯上了一样,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大战在即,气势为先。

“上。”周昌伟快速压下惧意,看着身旁的男子,厉声喝道。

“小子,给我躺下。”

大汉高举着砍刀,勇猛杀向陈安壑。

“自不量力。”

陈安壑冷喝一声,随意挥下砍刀。

“嗖。”

大汉根本没有看清陈安壑的出手轨迹,只感觉到有一道凉风吹过,然后,钻心之痛就从他的右臂传出。

好快的刀!

看着壮汉的断臂,人群全都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哆嗦,恍若被冰寒刺骨的北风吹过一样,全身上下都冷飕飕的,让人不寒而栗。

陈安壑完全无视了断臂壮汉,再次冷冷问道,“是谁踹的她,给我站出来。”

陈安壑缓缓扫视过人群,眼神淡漠得没有半点人类情感。

他的目光所至,人群尽皆低头,根本没人敢跟他对视,连一眼都不敢,最后,陈安壑的目光又定格在周昌伟身上。

被陈安壑这样看着,周昌伟的汗毛根根竖起,但他也是在道上混了二十多年的人,深知气势的重要性。

他是全军主帅,如果连他都怂了,那还打个屁。

周昌伟不甘示弱的看着陈安壑,色厉内荏大喝道,“小子,你是谁?你可知得罪周门的下场?”

“呵呵。”

陈安壑冷冷一笑,伸手抓住断臂大汉的头发,将他蛮横拽到自己面前,将砍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嗤。”

发出嗤嗤声响,吓得所有人情不自禁的退后几步。

胆小之人更是直接退到洞边,直到后背顶着洞壁,无路可退。

鲜血浸透陈安壑的衣衫,让他变成了浴血修罗,可更让人觉得头皮发麻的还是陈安壑的表情。

从始至终,他都是一脸淡漠,仿佛置身在自家后花园中,完全没把这些当回事,更没把剩下的大汉放在眼里。

他是修罗!

看着被鲜血浸透的陈安壑,就连周昌伟的右手都不受控制的轻轻颤抖了一下。

大汉双目圆睁着,至死都不愿意相信,他竟会死的如此凄惨,如此憋屈。

“我最后再问一遍,到底是谁踹的她?”陈安壑随手推开死不瞑目的壮汉,淡漠问道。

“砰。”

壮汉倒地声骤然响起,在这死寂的山洞里显得格外洪亮,也格外刺耳,又吓得所有人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并再度退后好几步。

可怕的压力,碾碎了人群仅剩的勇气,也压出了他们的本能。

不少人都下意识看了眼周昌伟,但却又赶紧低下头去。

原来是你!

陈安壑的眼中爆射出两道锐利光芒。

“杀。”

陈安壑扬起砍刀,飞身杀向周昌伟。

事到如今,唯有一战,否则,所有人都会不战自溃。

“找死。”

周昌伟强行压下惧意,高举砍刀迎向陈安壑。

“啊……”

凄厉嚎叫震彻山洞,周昌伟捂着右臂,连连后退,鲜血染红了人群的眼帘,也吓破了人群的胆子。

人群又被吓得连连后退,所有人的后背都紧贴着洞壁。

可陈安壑却并未就此罢手,他又一步跨出,蛮横抓着周昌伟的左手,反扭到了身后。

“咔嚓……”

周昌伟的肩关节被反扭过一百八十度。

“当……”

一名被吓破了胆的壮汉情不自禁的松开了右手,砍刀失手滑落,发出清脆声响。

人群都已是惊弓之鸟,任何一点响动都能把他们吓得不轻。

“当……”

紧接着,又有八名大汉下意识松开右手,砍刀落地声接连响起,蛮横蹂躏着人群的神经。

可陈安壑仍旧没有罢手,又一刀劈向周昌伟的左肩。

“当……”

砍刀落地声接连响起,人群都被吓得脸色惨白。

对此,陈安壑没有半点怜悯。

当他们仗着人多势众,毫不留情的杀掉小何等人时,他们的结局就已注定。

而且,他们能成为周门和野狼会的中间力量,谁的手上没有沾染几条,甚至是几十条人命?

杀人者,人恒杀之。

尤其是周昌伟这个混蛋,更是不可饶恕。

“啊……”

凄厉嚎叫再度响起,周昌伟低头看着双腿,满脸绝望之色。

“当……”

陈安壑的凶残,碾碎了所有人的勇气,砍刀落地声响成一片,再也没人能握住砍刀了。

“交给你了。”

陈安壑扭头看着站在洞口边的关山,淡漠说道。

“拿命来。”

关山旋即握紧砍刀,飞身杀向人群。

“兄弟们,跟他拼了。”

绝望激发了反抗。

“杀。”

狂吼的大汉抓起砍刀,一马当先的冲向陈安壑。

“杀。”

其他人也都纷纷捡起砍刀,争先恐后冲向陈安壑。

困兽犹斗最是凶险,但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挣扎都是徒劳。

陈安壑淡漠的看着人群,嘴角微微上扬。

人声从溶洞内清晰传出,但已经没了喊杀声,也有没砍刀碰撞声,这说明,关山派来的五人已经全部战死。

“杀。”

溶洞内也摆着八具尸体,关山的最后两名手下也在其中。

小斌奶奶胸前有一个血色大脚印,她的后脑磕在一块尖锐的岩石上,倒在了血泊中,淌出的血液已经变了暗红色,她的胸膛也完全停止了跳动。

发动机轰鸣声震彻天地,凭借着出神入化的车技,陈安壑很快就将后车远远甩在身后,四十分钟的路程,生生被他缩短了一半。

关山紧握砍刀,一马当先冲向溶洞。

你们都该死!

陈安壑瞬间崩裂出一股冰寒杀意,但他却完全无视了杀气腾腾的周昌伟等人,径直走到老人面前,扣住了老人的脉门,可很快,他就忍不住轻轻摇了摇头。

老人早已气绝身亡,纵使华佗在世也无力回天。

溶洞外面已经空无一人,只有十八具血淋淋的尸体散落在洞口周围,有两人是关山的手下。

将近八米长的入口通道内也摆着十具尸体,小何就在其中。

“轰。”

他就周门的红花双棍之一,周昌伟。

红棍,金牌打手;红花双棍,红棍中的佼佼者,帮会的王牌打手。

周门一共有三十六名红棍,十大红花双棍,周昌伟排名红花双棍第五,是周八指的同乡,兼铁杆心腹之一。

帮派厮杀,以命相博。

如果周昌伟等人只是杀了小何他们,陈安壑便也只是会替他们报仇雪恨,但这些王八蛋竟然对一个八十几岁的老人下手,这是不可饶恕的罪行。

小何跟着关山二十一年,是他的铁杆心腹,更是生死兄弟,他岂能不心痛?

顺着大队人马留下的痕迹,陈安壑很快就找到了小何所说的溶洞。

溶洞入口位于一块凸起的山石上,洞口高五米出头,但宽度仅能让三人并排同行,确实是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

阅读隐龙为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