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隐龙为婿》
隐龙为婿

第八十八章 紫莹愤怒

“是。”

“砰砰砰……”

陈安壑接连扣下扳机,疯狂收割着性命。

五分钟后,战斗结束。

跟关山核对过时间后,陈安壑便沉声说道,“我前你后,一分钟后同时发起突袭。”

陈安壑和关山同时冲出,飞速扣下扳机。

激烈枪战瞬间爆发,震耳枪声吓得周德昌身形一晃,直接瘫坐在了地面上。

关山翻滚着冲进船舱,依靠障碍物的掩护,跟周门门徒展开激战。

陈安壑则凌空而起,眨眼冲进舱门,后背紧贴在船舱顶部,居高临下,连爆四头。

周门门徒赶紧调转枪口,对着陈安壑一阵猛扫。

可陈安壑的身躯突然从舱顶自由落下,在千钧一发中完美避开所有子弹。

“砰、砰。”

两名周门门徒仰面而倒,额头上多出两个渗人的血洞。

周门门徒再次调转枪口,可陈安壑的胸前却像是安了滑轮一样,眨眼出现在了五米开外,不等周门门徒锁定他的身形,他的双手就已猛地一按地面,再度凌空而起,紧紧贴在船舱顶上。

“砰、砰。”

两枪点射,再爆两头。

与此同时,关山也成功干掉了四人。

一边倒的屠杀,粗暴摧残着剩下十二人的神经,让他们的双手都不受控制的轻轻颤抖起来,更是无法锁定形如鬼魅的陈安壑。

“砰、砰……”

枪声再次响起,又有两名周门门徒倒在了血泊中。

仅剩的十人迅速靠拢在一起,紧扣着扳机,警惕戒备着陈安壑和关山。

“放下武器,我饶你们不死。”陈安壑直直站在十米开外,冷冷看着剩下十人,淡漠说道。

“去死吧。”

十人纷纷扣下扳机,想要杀掉这个恶魔。

可让他们绝望的是,陈安壑俨然就是一个无法锁定的虚影,眨眼又出现在了右侧三米开外,让他们的子弹全部落空。

“砰、砰……”

枪声接连响起,关山趁机打爆了两人的后脑勺。

血雨洒落在剩下八人的脸上,摧毁他们仅剩的一点勇气。

“我投降。”

一名壮汉扔掉手枪,高高举起双手。

兵败如山倒!

剩下七人也纷纷扔掉手枪,高举着双手。

“双手抱头,转过身去。”陈安壑冷冷说道。

八人赶紧缓缓站起身来,慢慢转过身去。

修罗者,杀无赦。

“杀。”

关山挥舞着砍刀,毫不留情的抹向八人的后颈。

“啊……”

凄厉嚎叫震彻船舱,六人倒在血泊中。

“你……你撒谎。”

仅剩的两人腾地转过身来,怒目而视的看着陈安壑。

“我动手了吗?”陈安壑冷笑问道。

“老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啊……”

仅剩的两人状若疯癫的冲向陈安壑,想要从他身上撕下一块肉来,但他们注定只能绝望而死。

“杀。”

关山一步跨出,手中砍刀横扫而过。

“呃……”

两名壮汉紧握着咽喉,用择人而噬的目光紧盯着陈安壑。

“我等着你们的鬼混来复仇,呵呵。”

陈安壑轻蔑一笑,带着关山大步走出船舱,直冲顶层船舱而去。

枪声终于止歇,周昌德等人终于回过神来。

“德爷,我们怎么办呀?”一名中年男子惶恐问道。

未知死亡,最是恐惧。

闻着刺鼻的血腥味,看着一个个惨死的下属,纵使周昌德贵为周门头号军师,也都被下破了胆子。

周昌德咬牙说道,“撤。”

“现在想撤,晚了。”陈安壑走进船舱,远远就冷声说道。

“这些人都是你杀的?”周昌德瞄准着陈安壑的额头,但那颤抖的右手清晰说明他是何等的恐惧。

“是。”

陈安壑漫不经心的迈出一步,完全没把他们紧握的手枪当回事。

踏!

陈安壑的脚步声并不响亮,但却被深入骨髓的恐惧无限放大,落在周昌德等人的耳中,那就是一道炸雷,震得他们的耳膜嗡嗡作响,吓得他们接连退后了好几步。

“小子,你……你可知道得罪周门的下场?”周昌德强压着惧意,色厉内荏问道。

陈安壑再度迈出一步,淡漠说道,“马上让昌和号和昌隆号火速赶来与你汇合,我便饶你一死。”

“你……你做梦。”周昌德接连退后好几步,咬牙说的。

“做梦,呵呵。”

陈安壑微笑着扣下扳机。

“砰。”

周昌德痛苦跪倒在地,殷红的血液从他的双膝中汩汩淌出。

他是恶魔!

来自十八层地狱的恶魔!

没有人敢跟恶魔对抗,亡命之徒也不例外。

仅剩的八人狼奔豸突而去,只恨爹娘给他们少生了两条腿,哪还顾得上他们尊敬的德爷?

几个垃圾而已,关山足以解决。

陈安壑又漫不经心的迈出一步,完全没把周昌德放在眼里。

“小子,去死吧。”周昌德突然举起手枪,满目狰狞的看着陈安壑。

“砰。”

枪声再度响起,子弹准准穿透周昌德的右手。

“啊……”

周昌德抓着右手,痛苦哀嚎不止。

陈安壑缓步走到周昌德面前,淡漠问道,“说还是不说?”

周昌德强忍着钻心之痛,咬牙切齿说道,“小子,你做梦。”

“呵呵。”

笑声未落,枪声响起。

一个子弹又准准穿透周昌德的左手,让他痛得缩成一团。

“我有的是耐心,你还有几分勇气?呵呵。”陈安壑扔掉打的空的手枪,捡起砍刀压着周昌德的左腿,冷冷问道。

周昌德惶恐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呵呵。”

冷笑再起,砍刀劈落。

“啊……”

周昌德抱着右膝,哀嚎翻滚不止。

陈安壑淡漠的看着周昌德,不带半点感情色彩。

东海及周围几个城市的粉都是出自这个老东西的手,十几年下来,被他毁掉的家庭何止上万?

另外,这老东西还是周八指的头号心腹,周八指做的坏事有一半是他的功劳。

杀他是为民除害,虐他是替冤魂出气。

陈安壑抬起右脚,死死踩着周昌德的胸膛,用砍刀压住他的右膝,淡漠问道,“说还是不说?”

恶魔也怕修罗!

周昌德彻底崩溃了,连连说道,“说……我说……我这就说。”

……

凌晨时分,赵紫莹被客厅中的响动惊醒,打开房门,就看到刘先芳像游魂一样,在客厅中漫无目的的游走。

赵紫莹被吓得不轻,赶紧蹑手蹑脚走出卧室,敲响了陈安壑房门,可无论她怎么敲门,房间内都没有任何回应,赵紫莹不得不轻轻扭开门锁。

赵紫莹从来都没进过陈安壑的房间,更没有在他睡觉的时候去他的房间,房门尚未打开,她的小脸就已变得一片赤红,一颗芳心有如鹿撞,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呼……”

努力调整了一下情绪后,赵紫莹就深深吸了口气,缓缓推开了房门。

人呢?

赵紫莹就不禁瞪大着双眼,但很快,她的目光被枕头边的檀木盒子深深吸引。

骗子!

他就是个骗子!

看清檀木盒的样子后,赵紫莹完全不受控制的变得愤怒起来。

“砰。”

剩下六人果断举枪反击,但却已经失去了陈安壑的踪迹。

看着惨死在床上的下属,闻着扑鼻而来的血腥味,周昌德是惊怒交加,又惧又怕。

“都死了,德爷,他们都是死了……”

这就是一场屠杀。

激战惊醒了不少醉生梦死之徒,十多名周门门徒争先恐后冲出包间,但无非就是过来送人头罢了。

两道人影连滚带爬冲到周昌德面前,但入眼而来的画面,却让他们情不自禁的瞪大着双眼。

死了!

都死了!

“砰。”

陈安壑率先犯难,瞬间撂倒两名周门门徒。

陈安壑在大厅中飞速游走,身形化之快,根本无法瞄准,但他的出手速度和准度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每一颗子弹都能准准命中一名周门门徒的额头。

关山领命而去,隐藏在舱尾大门后面,紧盯着不断跳动的秒表。

三楼船舱的窗户全被锁死,二十四名周门门徒全都紧扣着扳机,警惕戒备着前后门。

在陈安壑和关山扫荡第四层时,顶层仅剩的六人也汇集在了一起,在周昌德的指挥下,挨个检查着无人应答的包厢。

……

三、二、一……时间到。

与此同时,关山也安全通道冲杀出来,全力屠戮着醉倒在包间里的周门门徒。

两分钟不到,枪战结束,陈安壑头也不回的走出大厅,直冲娱乐区而去。

许多人已经烂醉如泥,加上震耳的音乐掩盖了枪声,陈安壑冲进娱乐区时,大厅内都才集结了八名周门门徒。

阅读隐龙为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