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隐龙为婿》
隐龙为婿

第九十一章 血棺杀令

至于赵大贵,若非他是赵恒峰的爸爸,赵紫莹的爷爷,凭他对赵紫莹做的事情,陈安壑早就让他彻底玩完了。

如果真把赵大贵的两子两孙都给搞死搞残了,他醒来后,的确会崩溃,这也不是赵紫莹想看到的,要不然,她就不会细心照顾赵大贵了。

但陈安壑放过赵大贵,不是因为赵大贵对他有多好,都是因为赵恒峰和赵紫莹。

直到赵大贵把事情做绝,陈安壑忍无可忍,才引出了这一系列的后续事情,好在,赵紫莹疑心不重,否则,事情绝对没这么容易就被圆过去。

陈安壑压根就没打算再给赵恒宇等人翻身的机会,省得他们再兴风作浪。

赵大贵也从来没把陈安壑当成过赵家人,还差点害的他被带了绿帽子,陈安壑对他也已仁至义尽,她也无权要求陈安壑必须得顾忌赵大贵的感受。

……

早上七点,刘先芳也终于转醒过来。

“紫莹,我怎么睡在这里了?”刘先芳打着哈欠,一脸疑惑问道。

陈安壑已经说过,刘先芳的梦游症只是一时情绪压抑所致的应激性反应,赵紫莹也就彻底放心了。

赵紫莹不假思索说道,“我们起来的时候,你就睡在这里了。”

梦游症是一种潜意识行为,当事人根本不会有任何记忆,刘先芳疑惑的挠了挠头,走回卧室。

陈安壑趁机煮好面条,给两人各盛了一碗,大口吃了起来。

“姓陈的,我的面呢?”就在两人吃的正香时,刘先芳也走进客厅,颐指气使问道。

陈安壑只顾低头吃面,直接晾着这个女人。

“锅里还有,你自己去盛吧。”赵紫莹指着厨房门,说道。

刘先芳顿时就怒了,指着陈安壑的鼻子,恶狠狠问道,“姓陈的,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不愿意再伺候你了。”陈安壑面无表情说道。

刘先芳勃然大怒道,“姓陈的,你……”

“我不欠你什么,伺候你是我的孝心,不伺候你也合情合理,你若觉得我忤逆,没有尽到做女婿的义务,你可以去法庭起诉我,我一定会无条件执行法庭判决。”说完,陈安壑又继续低头吃着面,根本没把暴怒的刘先芳当回事。

“吃吃吃,我让你吃。”

刘先芳怒不可遏的冲了过来,一把抢过饭碗,将大半碗热汤面泼向陈安壑。

陈安壑轻松闪到一边,汤面一股脑的泼在了沙发上。

刘先芳的举动,让赵紫莹忍不住摇了摇头,也让她更加坚定了好好配合陈安壑,绝不继续纵容刘先芳的决心。

陈安壑完全无视了一片狼藉的沙发,微笑问道,“紫莹,我去上班了,你呢?”

“我也去上班了。”赵紫莹放下筷子说道。

“姓陈的,你给我站住……”

刘先芳双目喷火的看着陈安壑,可回答他的却是一道大步而去的背影。

“砰。”

刘先芳又拿起赵紫莹的面碗,气急败坏的砸在地面上,赵紫莹下意识止住脚步,但却被陈安壑拉出了家门。

赵紫莹的配合,让刘先芳气得浑身颤抖,她又拿起一个花盆重重砸碎在地板上。

“砰、砰、砰……”

摔东西的声音不断传出,听得赵紫莹连连摇头。

可陈安壑却微笑问道,“紫莹,晚上我们去喝咖啡吧?”

赵紫莹当然听懂了陈安壑的言外之意。

既然决定晾着刘先芳,那就把她晾过够,被她搞得一片狼藉的家让她自己收拾,她摔坏的东西也让她自己去买。

这是一场较量。

如果他们妥协了,刘先芳就会得寸进尺,再遇到不顺她心意的事情,她还是会摔摔打打,以此来彰显她的厉害。

如果他们坚持住了,刘先芳就不敢再这样肆无忌惮了。

“好,我请你。”赵紫莹点头说道。

陈安壑忍不住打趣说道,“能喝赵总监的咖啡可不容易,我下班就去,呵呵。”

说者无心听者有心,赵紫莹又悄然生出满心歉意。

一起喝喝咖啡看电影什么的,是夫妻之间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结婚三年,陈安壑一直在默默帮她,可她又是怎样对待陈安壑的?

陈安壑费心费力让她成为紫安总店的锦鲤会员,她请过客户,请过朋友,请过同事,唯独没有请过陈安壑,甚至还里觉得,跟陈安壑一起喝咖啡是一件丢脸的事情。

赵紫莹紧盯着陈安壑,问道,“值得吗?”

“什么值得吗?”陈安壑明知故问道。

赵紫莹深深看了眼陈安壑,转身走进电梯。

……

周门总部,逍遥山庄。

周门高层齐聚一堂,两大副门主,九大红花双棍,二十六大红棍,五十六位堂主全部到场,人人头戴白帽,身穿孝服。

昨天,周昌伟带着十名战堂精锐,在五十名野狼帮精锐的配合下,去抓小斌的奶奶,结果无一生还。

昨夜,总价值超过八亿的三艘游轮全部沉没,跟着一起沉没的还有三亿两千多万的存货,损失三百四十六名卖粉生意中坚力量,其中还包括周八指的亲弟弟,周门二号人物的周昌德。

这是周门自成立以来遭到的最大损失,也是周门的奇耻大辱和血海深仇。

会议室内一片死寂,气氛沉闷的吓人。

“踏。”

沉重的脚步声远远传来,周八指头戴白帽,身穿孝服,大步走进会议室。

八名身穿孝服的彪形大汉抬着两口剥皮棺材,亦步亦趋跟着周八指,两口棺材前面,都写着一个大大的血字:杀。

以血为誓,以棺明志,是为血棺杀令,是周门最高级别的追杀令。

血棺杀令,不死不休。

“杀。”

周门高层齐刷刷的站起身来,高举砍刀,放声咆哮不止。

那时,赵恒峰很忙,刘先芳超级爱打麻将,赵紫莹是奶奶带大的,跟奶奶的感情非常好。

老太太没什么野心,只希望儿孙们和和美美,平平安安,伤害赵宏汉等人,确实不是老太太愿意看到的。

“我也没指望他们对我感恩戴德,只是希望爷爷能安享晚年。”赵紫莹摇了摇头,苦笑说道。

赵紫莹善良孝顺,所以始终无法割舍亲情,也正是因为她的善良和孝顺,她才会答应嫁给陈安壑。

“我答应你,你说吧。”陈安壑点头说道。

赵紫莹是一个重感情的女人,她会这也想是属正常。

善良本无错,孝顺是美德。

陈安壑不会逼赵紫莹放弃这两种美德,变成一个恶毒不孝的女人,他会努力守护好她,让她继续做一个善良孝顺的好女人,但想要守护善良,就得踩死恶毒。

陈安壑直视着赵紫莹,认真说道,“我保证他们不死不残,但仅限于我不出再出手,如果他们出了其他意外,或者是得罪了其他人,被人整死整残,我也不会出手相救。”

赵紫莹轻声说道,“我担心爷爷会承受不住那样的打击,也因为我奶奶。”

赵紫莹小的时候,赵家还没分家。

结婚三年,这还是赵紫莹第一次求陈安壑,让陈安壑变得兴致盎然起来。

陈安壑放他一马,还保他不死,并准备过段时间再救醒他,已经仁至义尽了,至于他醒来后会不会崩溃,那是他的事情。

“你答应过我的。”赵紫莹紧盯着陈安壑,目光咄咄,如同正午骄阳。

陈安壑也直视着赵紫莹,正色说道,“他们从来没把你当亲人,都巴不得你早点死,别分了他们的资产,现在,他们更是对你恨之入骨,你放过他们,他们绝对不会感恩,只会挖空心思报复你,你可要想好了?”

赵紫莹还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那些人是怎么对陈安壑的,赵紫莹心知肚明,陈安壑没往死里收拾他们,已经很大度了,她无权要求陈安壑以德报怨。

他忍赵家那些人,只是懒得因为这些小喽┞蹲约海??蝗唬?推菊约夷切┤硕运?奶?龋?掳槽衷缇团?浪?且话俦榱恕

赵紫莹叹了口气,说道,“放了赵恒宇他们吧。”

“为什么?”陈安壑认真问道。

阅读隐龙为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