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隐龙为婿》
隐龙为婿

第一百零一章 两刀断魂

两人通力合作,给地下停车场的支撑柱全都固定上了四个“摄像头”,并在四面墙壁上个固定了八个“摄像头”,可就在何骏晟安装最后一个“摄像头”时,叶疯子却突然拿出遥控器,毫无征兆的按下了启动键。

“嘿嘿。”

老疯子嘿嘿一笑,挠了两把脏兮兮的长发,快速带上何骏晟给他准备的面具和手套,拿着一个检测仪器走下面包车,大步走到最近的支撑柱面前,何骏晟则抱着一个纸箱跟在叶疯子身后。

然后,老疯子从纸箱里拿出笔记本电脑,输入一组复杂的公式,飞速计算起来,得到了四组数字。

紧接着,老疯子又从纸箱里拿出四个看上去像是无线摄像头的东西,分别输入他计算出的四组数字,让何骏晟将它们分别固定在支撑柱四面。

一声声脆响不断响起,负一层的屋顶和地板很快出现大范围的开裂,布满了密如蛛网的裂痕。

“咔嚓……咔嚓……”

刺耳的开裂声犹在不断响起,屋顶和地板上的裂痕都在飞速扩大,且还不断增加。

“轰。”

突然,一块巨大的水泥从屋顶掉落,重重砸在地面上,将开裂的地面砸出一个方圆两米多的大窟窿。

这一砸,引发了蝴蝶效应。

负一楼的地板和屋顶旋即都开始快速凹陷,裂开的水泥块也在不断坠落。

“嘿嘿……”

可老疯子却根本没把随时会降临的死亡危机当回事,一直在挠着他那脏兮兮的长发,眉飞色舞的看着他亲手制造的世界末日。

何俊峰根本无暇管这个疯子,只管踩死油门,拼命冲向地下停车场出口。

此刻,陈安壑也正踩着外墙上的空调主机,飞速逃离剧烈摇晃的何玉大厦主楼。

“砰、砰、砰……”

墙体布满裂痕,外墙水泥、窗户玻璃、空调主机、瓷砖花盆,都从外墙不断掉落,发出一声声沉闷巨响,让陈安壑险象环生。

“轰。”

千钧一发之际,何骏晟终于成功冲出了地下停车场,拼命冲向何玉集团大门。

陈安壑也看准机会,直接从五楼一跃而下,稳稳落在面包车,将车顶砸得深深凹陷下去。

何骏晟毫不减速,带着从天而降的陈安壑,拼命冲向大门。

“轰。”

一声闷响,震彻天地。

五十层的何玉大厦轰然倒塌,俨然就是一场完美的爆破。

尘埃漫天,地动山摇。

碎石如雨,砖头乱飞,陈安壑直接趴下身体,尽量将身体藏在车顶凹陷中,躲避着狂乱的碎石和砖头,可他还是被两块从天而降的转头砸中,痛得龇牙咧齿。

好在,何骏晟临危不乱,总算成功躲过了危机。

“嘿嘿。”

老疯子挠着乱发,嘿嘿笑过不停,比中了一亿大奖都要兴奋得多。

“老疯子,谁让你擅自启动的?”刚刚钻进面包车,陈安壑就忍不住大声咆哮起来。

何骏晟忍不住怒声骂道,“疯子,你他妈的就是个疯子。”

“嘿嘿。”

可老疯子却完全无视了暴怒两人,看着满天飞舞的尘埃,嘿嘿笑过不停。

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差。

陈安壑和何骏晟也懒得再跟这个疯子计较,发动面包车,扬长而去。

同样的场景,也在何家的何玉珠宝大楼上演。

“耶。”

看到轰然倒塌的何玉珠宝大楼,小疯子忍不住拉开车门,冲到高高堆起的废墟上,兴奋得手舞足蹈。

“光头,快给老子来几张特写呀。”小疯子看着身穿斗篷的关山,兴奋打喊道。

这个逗比!

关山快步走上废墟,拽着他的蓬松乱发,将他连拖带拽拉下废墟,强行塞进车辆。

……

何玉仁华医院,一号特护病房。

何贵诚和何大亮眼神涣散,目光呆滞,沉浸在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巨大悲痛中,周昌立静静坐在病床边,安静守护着何家父子。

凌晨三点,何大亮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何大亮接通电话,有气无力说道,“说。”

“何董,大事不妙了,何玉大厦突然倒塌了……”

何大亮腾地坐直身躯,不敢相信问道,“你说什么?”

“何董,何玉大厦倒了,何玉珠宝大楼也倒了。”男子焦急说道。

何大亮暂时忘却了丧子之痛,连连说道,“不可能,这不可能……”

“大亮,发生什么事了?”何贵诚忍不住问道。

何大亮下意识说道,“何玉大厦和珠宝大楼都倒了……”

何贵诚一言不发,转身就走,何大亮和周昌立赶紧跟了上去。

“老周,快点。”一路上,何贵诚都在不断催促周昌立。

二十分钟不到,刺眼警灯就映入何贵诚等人的眼帘,让何贵诚和何大亮的心都不禁咯噔一下沉入谷底。

“老周,再快点。”何贵诚又焦急催促道。

“轰。”

周昌立一脚油门踩到底,房车咆哮着闯过红绿灯路口,何贵诚和何大亮也终于看清何玉集团的惨状。

五十八层的何玉大厦变成了高高堆起的废墟,正在冒着滚滚浓烟,废墟周围已经拉起了警戒线,被大批警察团团包围着,十几辆消防车正在对着废墟疯狂浇水。

何玉大厦,价值超过百亿,这简直就是在割何贵诚和何大亮的心头,两人都无力靠在椅背上,瞬间苍老了几十岁。

“去珠宝大楼。”半晌后,何贵诚才从废墟收回目光,有气无力说道。

十五分后,一片浓烟滚滚的废墟又映入了何贵诚和何大亮的眼帘。

虽然何玉珠宝大楼只有十七层,但里面摆放着价值超过三十五亿的珠宝首饰和各种玉器,惨痛的损失,让何大亮气血翻涌,直冲喉头。

“噗。”

何大亮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染红了车窗玻璃。

何大亮因为气郁吐血和心机梗死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何贵诚再次回到特护病房,以防急性心绞痛病情恶化,变成心肌梗死。

“老周,请周老弟过来一趟。”天色刚刚放亮,何贵诚就挣扎着坐起身来,神态虚弱,但眼神却如野兽般狰狞。

陈安壑将面包车交给何骏晟,翻进何玉大厦的院子,轻松避开院内的监控视频,悄无声息打晕四名保安,打开拦车杆。

何骏晟立即发动面包,快速驶入何玉大厦地下负二层。

老疯子毫不在意,定定看着亮起红灯的“摄像头”,双眼放光,神情激动,像是色中饿鬼看到了绝世美人似的。

这个疯子!

凌晨两点,陈安壑穿着黑色斗篷,开着一辆无牌面包接到何骏晟,随行的还有一名蓬头垢面的花甲老人,他就是陈安壑口中的老疯子。

“老疯子,这是你第一次出手,可别让陈董看你的笑话。”何骏晟扭头看着后座上的老疯子,威严说道。

何骏晟赶紧以最快的速度安装好最后一个“摄像头”,然后强行拉着老疯子钻进面包车,迅速发动车辆,飞速冲向地下停车场出口。

可何骏晟才刚刚冲到地下负一层,所有支撑柱却已剧烈摇晃起来,四面墙壁也在颤抖不止,整个大楼随之剧烈摇晃起来,仿佛十级地震来临一般。

“草。”

何玉大厦,高五十八层,位于西二环边缘,何玉集团总部所在。

凌晨时分,大厦早已人去楼空,就剩着四名值夜保安百无聊赖的守在大门入口和大厦入口门前。

为了让赵紫莹能好好睡上一觉,也为了防止她半夜醒来发现异常,陈安壑干脆封住了赵紫莹的几大穴位,让她沉沉睡了过去。

“草。”

何骏晟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嘿嘿。”

何骏晟又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赶紧一脚油门踩到底,将面包开出了跑车的感觉。

“咔嚓……咔嚓……”

老疯子打开仪器,将四个金属片固定在支撑柱四边,仪器上很快就显示出了四组跳动的数字。

老疯子姓叶,名叫十二,小疯子是老疯子的儿子,名叫十三,这对父子都是智商惊人,却不务正业的顶尖科研人才。

二十分钟后,陈安壑一行抵达何玉大厦。

阅读隐龙为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