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隐龙为婿》
隐龙为婿

第一百一十三章 周门双煞

丧爷一行也越过了东湾的乱石滩,继续全力追赶着杀他儿子的凶手。

关山之言,让陈安壑对这小家伙更加感兴趣了。

那小伙子的年纪莫若二十来岁的样子,虽然陈安壑在那个年龄的时候,赵恒峰已经帮他打下了牢固的基础,但他依旧远远不如这个小家伙。

挂掉电话,陈安壑便也火速赶了过去,跟关山汇合了。

东湾前面有一个大型码头,陈安壑和关山站在一艘游轮顶上,用夜视望远镜远远看着。

丧门星的自报家门,让关山的表情变得严峻起来。

“丧门星是谁?”陈安壑忍不住好奇问道。

“周门双煞,左死右丧,左护法死无命,右护法丧门星,他们都是被某个隐秘势力驱逐的门人,是周门的特聘护法,周门能那么快毁灭铁血会和英雄门,这两个人功不可没。”

关山压低音量,补充说道,“但这两人早就离开了周门,据说是得到原谅,回原来的势力去了,现在看来,这多半是周八指放出的烟雾弹,他们很有可能在秘密帮周门培养精锐门徒。”

赵恒宇在谈江湖奇闻时,曾专门提到过这两个姓氏。

死姓的源于北魏时期的鲜卑族一支,据说这一族最善培养顶尖刺客和杀手,与死亡关系密切,所以才有了这个邪门且渗人的姓氏。

丧姓源于春秋楚国的官职大夫丧左,丧左主要负责主持国之丧礼,他的后人就以先祖的职位为姓,以视尊敬,秦灭六国时,丧姓一族损失惨重,剩余族人矢志复仇,也走上了刺客之路。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两个姓氏就出现了两极分化之势。

在普通的人世界中,因为这两个姓氏实在太邪门,他们的后人许多都随了母性,人数变得越来越少。

但在陈安壑将要对面的世界中,这两个特殊姓氏却是顶尖杀手的代名词,并因此而产生了一个强大的杀手组织,死丧盟。

如果关山所言属实,丧门星和死无命就极有可能是被死丧盟驱逐的门人,但丧门星和死无命多半不是他们的真名。

虽然这两个姓确实不好取名,可他们的长辈也不可能给他们取个带诅咒意味的名字。

“丧门星和死无命的实力如何?”陈安壑忍不住问道。

关山摇了摇头,说道,“他们历来都是单独行动,且从来不留活口,只要在现的,老弱病残,妇孺弱智,尽皆无一幸免,所以,除了周八指,恐怕没人知道他们的真实实力。”

单独行动却是是杀手的习惯,但杀手不是屠夫,很少有杀手像他们这样滥杀无辜,否则,这个杀手组织势必会惹得天怒人怨,会被其他势力群起攻之,给他们的组织遭来灭顶之灾。

陈安壑十分怀疑,他们遭到驱逐就是因为他们滥杀无辜的事情。

丧门星现在的行事习惯,已经完全偏离了杀手的行为习惯,多半是周八指一直将他们当成大爷供着,让他们养尊处优惯了,早就忘记杀手身份了。

“老子命硬,不怕丧门星。”小伙子不甘示弱说道。

“找死。”

丧门星右手一挥,厉声喝道,“上。”

“杀。”

四名保镖一拥而上,手中的匕首如同毒蛇吐信,分别刺向他的咽喉、前胸、腹部和右腿,出刀极快,角度刁钻,有很重的杀手风格。

面对危险,小伙子完全变了个人,面色沉着,眼神犀利,直到四人的匕首即将及身时,他才身形一拧,堪堪避开四人的攻击,两根纤细尖锐的黝黑锥子同时从他的衣袖中滑出。

“杀。”

随着一声低沉的咆哮,小伙子的双手化作两道闪电,两根细锥直接穿透了两名保镖的前额头骨,狠狠刺进他们的大脑。

“轰。”

两名保镖重重栽倒在沙滩上,发出沉闷声响,吓得另外两人赶紧抽身而退。

直到这时,小伙子才猛然意识到,他已经干掉了两人,不禁浮上满脸惊恐之色,连连后退。

“小子,你怎么会无影锥杀?”丧门星脸色巨变,沉声问道。

“我不知道什么无影锥杀,这是我爷爷教我的头皮杀,杀狼熊虎豹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小毛皮损伤,能卖给好价钱。”小伙子手指一动,双锥飞速缩回到衣袖中,惊魂未定说道,“我无意杀人,这多年打猎养成的习惯动作。”

生死危机能让人做出最本能的反应,这小家伙确实没有撒谎。

这才是高手在民间!

“小子,你爷爷是谁?”丧门星沉声问道。

小伙子下意识说道,“常白山。”

“小子,你最好实话实话,老子尚能饶你一死。”丧门星厉声喝道。

小伙子正色说道,“我爷爷真叫常白山。”

“你叫什么?”丧门星沉声问道。

“我叫常十虎,我爷爷说,只有我能徒手打败十头饥饿的成年东北虎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猎人,才可以离开大山。”常十虎如实说道。

常十虎之言,让关山都不禁暗暗吃惊,自从跟了陈安壑后,他的战力暴涨了许多,但他依旧没有把握能徒手打败十头饥饿的成年东北虎。

陈安壑则终于明白这小子的神奇步伐从何而来了。

野生东北虎主要分布在西伯利亚地区,以及华国的大兴安岭和燕山山脉,那里山高林密,每年都有大半年时间被大雪封山。

对普通人来说,行走都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情,可常十虎不仅常年生活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中,还要跟各种猛兽搏斗,经年累月的锻炼,再加上武学配合,他能成为奇才也不足为奇。

丧门星紧盯着常十虎,寒声说道,“小子,老子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老老实实说出你爷爷的真实姓名,老子或可饶你一死。”

难道常十虎的爷爷是从死丧盟退隐的杀手,将他从死丧盟学到的无影锥杀传授给了常十虎?陈安壑忍不住暗暗想道。

“我爷爷就叫常白山,你爱信不信,不信拉倒。”常十虎摇了摇头,说道。

“小子,你找死,杀。”

丧门星勃然大怒,猛地拔地而起,一柄软剑从他的衣袖中弹射而出,狠狠抹向常十虎的咽喉。

关山说道,“已经接近东湾了,但这一段路不好走,一时半会应该还追不上。”

“那小子还在跑吗?”陈安壑问道。

“哈哈哈……”

丧爷仰天狂笑起来,笑声中透着狰狞和杀意。

陈安壑立即发动车辆,以最快的速度把赵紫莹送去了紫安集团。

关山点头说道,“在跑,速度还很快。”

“你笑什么?”小伙子不悦问道。

丧爷犹自狂笑不止,足足半分多钟后,他才终于止住狂笑,狞声问道,“小子,你可知道老子是谁?”

就在双方紧张对峙之际,陈安壑也带着关山摸了过去,隐藏在海滩后面的树林中,远远看着几人。

从食味楼到月湾,走高架桥都有三十多公里,沿着弯曲的海岸线跑,最少得有五十多公里的距离,那小子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狂奔出那么远的距离,这可绝对不只是体能就能办到的。

“那五个混蛋追到哪了?”陈安壑接着问道。

很快,赵紫莹就接到了赵得意的电话,让她连夜赶回紫安总店,协助处理泰壑大厦失火的善后事宜。

小伙子的体能也终于见底了,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很快就被丧爷等人追上,五辆沙滩摩托迅速散开,将他团团包围起来。

“小子,就是你打伤了我儿子?”丧爷大步走到小伙子面前,狞声问道。

小伙子大大喘了口气,铿锵有力说道,“你儿子故意伤人在先,还枉顾伤者性命在后,他该打。”

“你是谁?”小伙子警惕问道。

“老子是丧门星。”丧门星傲然说道。

但陈安壑绝对不会傻叉顺着海边一直狂奔不止,可越是这样,就说明那小家伙是张白纸,陈安壑就对他越感兴趣。

“现在是什么情况?”赵紫莹刚刚走进大厦,陈安壑就拨通了关山的电话,问道。

关山感叹说道,“那小子还真是个牲口,硬是一口气跑到月湾了。”

阅读隐龙为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