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隐龙为婿》
隐龙为婿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人头为礼

坏了!

就算陈安壑正在努力改变,那又如何?他努力一辈子,也只是个高级打工仔,永远都赶不上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家大少。

赵紫莹的改变,已经让刘先芳意识到危机了,她岂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谁呀?”赵紫莹走进客厅,半睡半醒问道。

刘先芳急吼吼说道,“紫莹,是我,你快开门呀。”

赵紫莹深深吸了口气,压下紧张和羞涩,打开门锁。

刘先芳一把推开房门,房门都差点就撞在了赵紫莹脸上,这一下也把赵紫莹最后的一点紧张全部赶走了。

“大清早的,你干什么呀?”赵紫莹退后两步,不悦问道。

刘先芳完全无视了赵紫莹的语气,气愤难耐说道,“紫莹,我刚刚在下面遇到姓陈的,你猜猜,他昨晚干什么去了?”

“他干嘛去了?”赵紫莹下意识问道。

刘先芳咬牙切齿说道,“他出去鬼混了,紫莹,这种男人绝对不能要,你赶紧跟他离婚吧。”

刘先芳之言,让赵紫莹忍不住摇了摇头。

偷吃是夫妻关系的大忌!

陈安壑很清楚刘先芳正在努力拆散他们,就算他真出去偷吃了,他也绝不可能把这种事情告诉刘先芳,让她抓到把柄,逼赵紫莹跟他离婚。

刘先芳恼怒说道,“这可是姓陈的亲口承认的,我可没有造谣。”

“我把一份重要资料拉在紫安总店了,是我让他去帮我拿资料的,你别闹了,我还得抓紧时间整理资料,早上开会的时候要用。”赵紫莹果断把事情揽到自己身上,省得刘先芳没完没了。

刘先芳更加愤怒说道,“你疯了吧?那个窝囊废都背叛你了,你还要护着他?”

“我说的是真的,你也不想想,如果他真做了那种事情,他怎么可能会坦然承认?”赵紫莹紧盯着刘先芳,正色说道。

那个王八蛋,竟敢耍老娘!

刘先芳恍然大悟,顿时勃然大怒,拉开房门冲了出去,可却连陈安壑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姓陈的,你给我出来?”

“姓陈的,你出来。”

“姓陈的,给我滚出来。”

……

刘先芳扯开嗓门,旁若无人的狂吼乱喊起来。

“您好,请您小声点,别影响其他客人休息。”一名保安小跑过来,客气提醒道。

刘先芳正是有气无处撒,忍不住指着保安的鼻子,口不择言说道,“老娘是你们至尊贵宾,老娘想喊就喊,你一个小保安管的着吗?”

可还没等保安开口,二号楼的三楼窗户便被人用力推开,露出一张愤怒的年轻男性面孔。

“你们傲云客栈是怎么做生意的?怎么会让这种疯子住进来?你们还想不想做生意了?”年轻男子俯瞰着保安和刘先芳,大声质问道。

刘先芳不甘示弱,抬头看男人,破开大骂道,“混蛋,你才是疯子呢,你全家都是疯子。”

傲云客栈的客人都是东海的顶级权贵,哪是刘先芳能招惹得起的?赵紫莹赶紧飞奔下楼,以免刘先芳惹出大麻烦。

“老东西,你是谁?”年轻男子勃然大怒道。

刘先芳毫不示弱问道,“小兔崽子,你又是谁?”

“本少是隆容集团少董,容毕?N,老东西,你是那根葱?”容毕?N趾高气昂说道。

隆容集团,东海最大的零售企业和东海医药连锁龙头企业,旗下有二十多家大型购物中心,还有一千多家连锁便利店和将近两千家药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跟容家比起来,赵家就是个渣。

刘先芳顿时就怂了,但这个奇葩却根本没想到给人陪不个不是,赶紧把事情了结了,而是直接躲进了赵紫莹住的一号楼。

“草。”

容毕?N也没心思跟刘先芳计较,骂骂咧咧的关上窗户,钻进被窝,准备补一个回笼觉。

“你干什么?”赵紫莹冲到一楼,怒声问道。

刘先芳自知理亏,也不敢跟赵紫莹争辩,缩着脖子站在门边,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一样。

赵紫莹和陈安壑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如果刘先芳再把狼惹来了,她直接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了。

“我昨天晚上是怎么跟你说的?”赵紫莹厉声问道。

刘先芳缩了缩脖子,弱弱说道看着赵紫莹。

“你再敢这样,我就让他把你的房间退了,省得你招惹了我们招惹不起的人,给家里带来灭顶之灾。”赵紫莹紧盯着刘先芳,毫不留情说道。

刘先芳是真的怕了,也不敢反驳赵紫莹。

“回去休息吧,遇到人客气点,千万别惹麻烦。”刘先芳可怜兮兮的模样,让赵紫莹也不忍心再责怪她了,但她还是忍不住认真提醒了一句,省得刘先芳作死自己。

刘先芳终于学乖了,赶紧夹着尾巴逃回三号楼。

看着灰溜溜逃回房间的刘先芳,陈安壑的嘴角悄然闪过一抹玩味之色。

这里是陈安壑的地盘,他想怎么捏刘先芳都行。

当然,陈安壑也不会无缘无故捏她,但如果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还没学乖,陈安壑也不介意给她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刘先芳刚刚离开,陈安壑便大步走了过来,微笑说道,“紫莹,昨晚睡得好吗?”

“你又去哪了?”

赵紫莹紧盯着他的双眼,目光咄咄,如同正午的骄阳。

陈安壑不假思索说道,“我趁夜回家了一趟。”

“你回家去干什么?”赵紫莹紧追不舍问道。

陈安壑掏出黑色小铁瓶,说道,“我回去拿这个。”

“这是什么?”赵紫莹追问道。

“陈董的女儿今天回来,她脸上受了伤,需要这种药,昨晚回家走的匆忙,忘记拿了,所以,凌晨的时候我又偷偷回去了一趟,你帮我把这个带去给陈董吧。”陈安壑将黑色小铁瓶递给赵紫莹,说道。

这就是能让人一夜恢复,且还没有任何疤痕的神奇药物?赵紫莹顿时就被黑色小铁瓶吸住了目光,终于没有再继续追问陈安壑了。

……

将赵紫莹送去紫安集团后,陈安壑就匆匆赶去骏壑地产总部,关山和何骏晟都等在总裁办公室里,办公桌上摆在一个精美的礼盒。

简单寒暄几句后,关山就忍不住问道,“老板,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这个礼物,周八指应该会很满意的,呵呵。”陈安壑冷笑着打开礼盒,里面赫然正是丧门星的项上人头。

陈安壑随手盖上礼盒,扭头看着何骏晟问道,“都布置好了吗?”

“万无一失。”何骏晟铿锵有力说道。

“走吧,给周八指送礼去。”陈安壑寒声说道。

“是。”

关山提着礼盒,大步跟上陈安壑。

何骏晟缓步走到窗前,仰头望向天空,看到一朵云彩随风而动,遮挡住了刺眼的骄阳。

“要变天了。”

半晌后,何骏晟才从天空收回目光,低声呢喃道。

这倒是个好理由!

“我就是出去鬼混了,我是个正常男人,也有那方面的需要,紫莹又不肯给我,我偶尔出去鬼混一下,有什么不可以的?”陈安壑理直气壮说道。

人呢?

赵紫莹看着空无一人的地铺,不禁微微愣了一下。

说早早起床跑步锻炼,同样也解释不通。

虽刘先芳需要的是一个背景强大的乘龙快婿,而不是一个努力奋斗的潜力股。

卫生间的大门敞开着,陈安壑显然不在卧室中了,赵紫莹将打地铺的东西一股脑的塞进大衣柜,然后就赶紧冲进了健身房。

没人!

会客室和娱乐室里同样没人,赵紫莹不禁大大松了口气。

傲云酒店的服务那么好,食材那么高级,傻比才会出去吃早点。

“姓陈的,你是不是憋不住,出去鬼混了?”刘先芳指着陈安壑的鼻子,盛气凌人说道。

陈安壑是售楼员,说去加班肯定说不过去,谁会深更半夜去买房,不是?

赵紫莹猛然转醒,一张小脸又腾地变得一片赤红,情不自禁的生出一种被妈妈捉歼在床的慌乱感觉。

现在可不是害羞的时候!

赵紫莹赶紧冲进卧室,准备喊醒陈安壑,让他回避一下,以免被刘先芳抓了现行,让她尴尬得无地自容,也免得刘先芳一大早就闹过不停。

“紫莹,你快开门,我有重要事情要跟你说。”刘先芳砰砰捶着房门,连连催促道。

“呼。”

“姓陈的,你给我等着。”刘先芳恶狠狠的威胁了一句,然后就小跑进一号楼,用力捶打着赵紫莹的房门。

傲云客栈的套房内就自带健身房,院内还有湖泊、树林和草地,随便在那里跑步,都比外面的空气要好得多,也要安静得多。

说出去吃早点,那就更说不通了。

阅读隐龙为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