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隐龙为婿》
隐龙为婿

第一百二十四章大BOSS

“老子无情无义,呵呵。”死无命接连放倒两名周门精锐,大声咆哮道,“你们知道这个老匹夫做了什么吗?”

如今,周八指的担心终于应验了,不仅何诚诚为他的无法无天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周门也跟着遭受重创。

周八指也承认,这件事情确实是何诚诚做的不对,但陈安壑和关山已经让周门蒙受了巨大损失,双方也只能死磕到底了。

“如果周门变成了死门,不就没有代价了吗?呵呵。”陈安壑紧扣着飞刀,冷冷看着周八指,摆明在挑拨周八指和死无命的仇恨。

周八指勃然大怒道,“就凭这个忘恩负义之徒也想取代周某,呸。”

如果真是这样,果真让陈安壑戳穿了此事,必然会让大家心寒,轻则军心涣散,重则当场反水,那可就真要大事不妙了。

周昌恪赶紧反指着陈安壑的鼻子,厉声喝道,“这个混账不仅毁了一堂和十八堂,还敢扬言要以他们三人之力迎战我们数百精锐,八爷早就怀疑死老贼吃里扒外,所以就故意让这个歼贼摔众与之一战,果然试出了这个歼贼的真面目。”

“吃里扒外,罪不容诛,杀。”西门晟右手一挥,厉声咆哮道。

生死关头,军心为上。

周昌恪也厉声喝道,“百里翰,墨宝熊,你们保护好八爷,其他人随我杀。”

“是。”

擒贼先擒王!

“杀。”

周昌恪带着六大近卫,直扑死无命。

“六个。”陈安壑扭头看着关山,摊开右手说道。

关山根本不觉得他能对抗得了周八指的五大近卫,但陈安壑都这么说了,他自然要放手一试。

“杀。”

关山也如狼似虎的冲击人群,接连砍翻四名周门门徒,挡住了周昌恪的去路。

“你们的对手是我。”关山扬起钢刀,冷冷说道。

周昌恪冷声问道,“关老匹夫,你想一对六吗?”

“不错。”关山紧握钢刀,正色说道。

周昌恪怒极而笑道,“关老匹夫,你找死。”

“废话少说,我们那边一战。”关山指着山腰右边的空地,沉声说道。

“你想找死,周某成全你。”

周昌恪冷冷看了眼关山,然后就带着五名近卫走向右手边的空地,关山紧握着钢刀,大步跟了上去。

走进空地,周昌恪等人就呈扇形散开,将关山团团包围起来。

“关老匹夫,看在你英雄一世的份上,周某给你介绍一下,让你知道死在谁手上。”周昌恪指着他右手边的男子,说道,“姜志勋,红花双棍,二号。”

“鲁开达,红花双棍,三号。”鲁开达自报叫门,傲然说道。

西门晟也傲然说道,“西门晟,四号。”

“许盛禀,八号。”许盛禀同样是一脸傲然之色。

周昌权冷冷说道,“周昌权,九号。”

众人的自报家门,让关山不禁感到压力山大。

以关山的战力,最多就能力抗周昌恪和一名排名靠后的红花双棍,可陈安壑竟然让他同时对抗一二三四和八九号红花双棍。

未战先怯,战之大忌。

关山迅速收起思绪,放声咆哮道,“战。”

“杀。”

周昌恪飞身扑出,重重一刀,迎头劈下。

“当。”

关山一刀荡开周昌恪的大刀,趁势而退,堪堪避开周昌权等人的攻击。

“杀。”

周昌恪等人得势不饶人,连连抢攻。

关山已经跟着陈安壑八年了,但这八年来,陈安壑都在忙着蓄积力量,一直都没遇到过致命危机,关山也过的很安稳,始终都没能真正突破自我。

八年积累,关山的基础已经打得非常牢固了,只差一个突破自我的契机,生死危机是逼出潜能的最好办法,陈安壑这才故意让他一对六,希望他能借此机会突破自我。

关山很快就被逼得手忙脚乱,但八年苦练打下的牢固基础却总能让他在千钧一发之际堪堪避开周昌恪等人的攻击,这说明,就连关山自己都不知道他竟然有这么大的潜能。

又仔细观察了一阵后,陈安壑便再次将目光转向周八指。

六大高手被关山死死牵制,剩下的两大高手都在保护周八指,根本没人能阻挡死无命。

“周老匹夫,拿命来。”

死无命凭借着超强战力,成功突破周门门徒的防线,势不可挡的杀向周八指。

“老贼,休得猖狂。”

百里翰和墨宝熊飞速杀出,一左一右挡住死无命。

“杀。”

杀红了眼的刘禀正也接连砍翻三名周门门徒,成功冲破防线,不管不顾的杀向周八指。

“杀。”

三名周门门徒赶紧扔下对手,全力追向刘禀正,但终究还是慢了半拍。

百里翰和墨宝熊也拼命想摆脱死无命,回身救援周八指,但死无命岂能让他们如愿?

“杀。”

死无命猛地加大攻击力度,逼得两人根本无法抽身。

“丧爷,我给您报仇了,杀。”

刘禀正咆哮着劈下砍刀,狠狠劈向周八指的脑门。

“不自量力,哼。”

周八指不屑冷哼一声,直接伸手抓向刀刃。

“当。”

砍刀重重劈在周八指的右掌上,发出刺耳的金属交鸣声。

原来这个老匹夫才是真正的大boss!

陈安壑双眼微眯,冷冷看着周八指。

周八指恍然大悟。

这些年来,何诚诚肇事四十多次,撞人至死十一次,致残十八起,其中,有不少家属因为害怕何家而放弃上告,但也有不少家属坚持上告,何家不止一次请周八指派人去威胁那些家属,逼得那些家属不得不妥协。

战刑二堂可都是周八指直接统领的嫡系人马,人人都为周门立下过汗马功劳,且还都对周八指忠心耿耿,如果这是真的,那就确实太让人心寒了。

周昌恪赶紧大声喝道,“大家休要听他胡言乱语,八爷向来赏罚分明,断然不会做这种无情无义之事,倒是这个忘恩负义之徒,勾结仇敌,以下犯上,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周老匹夫,你是傻比吗?”陈安壑撇了撇嘴,不屑说道,“老关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们的目标是何家,是你非要参合进来的。”

今时不同往日,就连周八指都在努力漂白周门,因此,周八指也不止一次告诫何贵诚,让他要适当约束何诚诚,万一哪天撞到连何家都找惹不起的人,那可就麻烦了。

“谁敢妄听谣言,临阵退缩,定当按帮规处置,绝不姑息。”西门晟也随之厉声喝道。

死无命指着周八指的鼻子,冷声大喝道,“周老匹夫,人在做天在看,你到底有没有做过,你心里有数。”

“周老匹夫,还丧爷的命来。”刘禀正双目赤红,怒声咆哮道。

周八指喝止住周昌恪,紧盯着陈安壑,冷声问道,“你和何家到底有何恩怨,为何要如此算计何诚诚?”

“算计何诚诚?周老匹夫,你怎么不去问问何诚诚,他害死了多少无辜之人?”陈安壑故意双目赤红,咬牙切齿说道。

周八指紧盯着陈安壑,沉声问道,“小子,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处处跟周某过不去?”

“周老匹夫先雇杀手杀死丧兄,又在采石场埋下炸弹,想将我等全部炸死,为了达到目的,这个老匹夫不惜赔上战刑二堂百名精锐,就算死丧二堂的兄弟只忠于死某和丧兄,可战刑二堂的兄弟呢?”

死无命指着周八指的鼻子,义愤填膺道,“他们哪个不对这个老匹夫忠心耿耿,可结果呢?为这种心狠手辣,无情无义之徒效力,你们就不觉得心寒吗?”

死无命爆料的消息,让周八指的人都下意识停止了攻击。

“你真以为你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吗?”陈安壑指着周昌恪的鼻子,冷冷说道,“老子早就在采石场内安置了针孔摄像头,将你带人埋置炸弹的过程全部拍摄下来了,大家若是不信,可以随我一起去到采石场,我让你们看看这两个老匹夫的真面目。”

陈安壑之言,让周昌恪不禁大吃一惊。

周八指紧盯着陈安壑,寒声问道,“小子,你可知得罪周某的代价?”

周昌恪勃然大怒道,“小儿,你……”

“稍安勿躁。”

阅读隐龙为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