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隐龙为婿》
隐龙为婿

第一百三十四章 故意纵容

容毕?N转过身来,紧盯着陈安壑,厉声问道,“小子,你是谁?”

陈安壑也大步走出一号楼,恰好遇到小跑过来的容毕?N。

“老东西,你敢打我小妈?”容毕?N勃然大怒,挥起右手,作势就要扇刘先芳。

“住手。”

陈安壑赶紧冲了上去,死死拽着容毕?N的右手。

从始至终,陈安壑都没有出言阻止,他就是要让刘先芳闹,闹得越狠越好。

她闹得越狠,陈安壑就能让李大运把她收拾得越狠,给她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让她牢牢记住这个教训,别再胡乱惹事,给赵紫莹和他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妈。”

赵紫莹顿时就急了,赶紧冲了上去,死死抓着柳凤凤的右手。

“滚开。”

柳凤凤用力挣出右手,一把推在赵紫莹的肚子上,将她推到在地。

“啊……”

赵紫莹的高跟鞋陷在了草地上,猝不及防之下扭伤了脚踝,痛得她直吸凉气。

“紫莹。”

陈安壑想冲上去扶起赵紫莹,但却被容毕?N挡住了去路。

“小子,你不是说男人打女人有失风度吗?怎么,你就想出尔反尔,说话当放屁吗?”容毕?N指着陈安壑的鼻子,不屑讥讽道。

陈安壑沉声说道,“我只是去扶我老婆,不是要打你小妈。”

刘先芳被打,纯属咎由自取,陈安壑还真没打算帮她,而且,女人打架,无非就是挠头发扇耳光而已,柳凤凤也不可能把刘先芳打成重伤。

再者,在刘先芳的体力充沛的时候,她也扇了柳凤凤好几个耳光,让她反扇几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你觉得本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容毕?N看了眼占据绝对优势的柳凤凤,得意说道,“女人的事情让女人解决,如果你敢插手,可就别怪本少仗势欺人了。”

“你确定?”陈安壑紧盯着容毕?N,沉声问道。

“本少……”

“住手,谁再敢打人,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两名保安匆匆赶来,远远大喝道。

柳凤凤下意识停顿了一下,刘先芳趁机翻身而起,将柳凤凤压在身下,啪啪就是两个耳光。

“老东西,你敢打我?”

柳凤凤勃然大怒,一口咬在了刘先芳的大腿上,痛得刘先芳放声大叫起来。

“贱人,你给我松开。”刘先芳左手抓着柳凤凤的头发,右手啪啪扇了柳凤凤两个耳光。

柳凤凤气疯了,死死咬着刘先芳不放,刘先芳也被咬急眼了,旋即趴下身躯,狠狠咬住了柳凤凤的肩膀。

“住手。”

保安想要分开两人,可两个女人都被痛疯了,谁都不肯率先松开对方。

傲云酒店,东海最好的酒店之一,这里的保安都是有脾气的主,两名保安对视了一眼,然后就直接掏出警棍,分别抵在了刘先芳和柳凤凤的背上。

“嗤嗤。”

刺耳的电流声骤然响起,刘先芳和柳凤凤都被电的抽搐不止,再也咬不住对方了,保安趁机拉开两人,将她们分别放在了草地的一边。

“混蛋,你活得不耐烦了吧,敢电我小妈?”容毕?N顿时就怒了,指着保安的鼻子,破口大骂道。

“妈。”赵紫莹也急了,赶紧扶着刘先芳坐了起来。

刚刚缓过气来,刘先芳就忍不住指着陈安壑的鼻子,气急败坏骂道,“姓陈的,老娘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你就知道站着,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呀?”

刘先芳的蛮不讲理,让陈安壑更加坚定了让她好好受顿教训的决心。

赵紫莹本来还是满心担忧,但现在,却就连她都不禁有些恼怒了。

如果不是陈安壑拦着,容毕?N早就冲上来帮忙了,刘先芳也早就被他们联手打废了,陈安壑怎么就只是站在不动了?他怎么就窝囊了?

再说了,如果打架就能解决问题,那还要规矩和法律干什么?

更关键的是,傲云客栈里面住着都是非富即贵之辈,刘先芳的臭脾气很有可能会把他们一家都带入险境。

周门的教训还历历在目,她都不知道收敛一点,还敢在这里惹事,所以,就连赵紫莹也都对她忍无可忍了。

“够了。”

赵紫莹一把松开刘先芳,腾地站起身来,怒声质问道,“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非要闹得家破人亡才开心吗?”

刘先芳依旧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指着柳凤凤的鼻子,气急败坏说道,“是这个小贱人先打的我,我……”

“老东西,你再骂一句试试?你信不信,本少今天就能让黑涩会把你剁成肉泥,丢到海里喂鱼去?”容毕?N指着刘先芳的鼻子,恶狠狠说道。

“臭小子,你……”

“不见棺材不掉泪,老东西,你就等着被乱刀分尸吧。”容毕?N狞声打断刘先芳,并随手拿出手机,作势就要拨打电话,找黑涩会来砍死刘先芳。

刘先芳终于知道怕了,但让她就此妥协却也是万万不能的,她丢不起那个脸。

“谁敢在傲云客栈闹事?”

好在,李大运的声音及时传来,让容毕?N下意识放下了手机。

傲云客栈不仅是圈子里公认最贵最好的酒店,也是背景最神秘的酒店,仅凭傲云客栈的客户都是东海顶级权贵阶层,就没人敢随便在傲云客栈闹事。

更何况,圈子里一直都在盛传,傲云客栈幕后老板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因此才能聚集那么多权贵客户。

“李总好。”容毕?N放下手机,客气喊道。

“容少好,容夫人好。”

李大运客气问候了一句,然后就紧盯着披头散发的刘先芳和柳凤凤,威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柳凤凤迅速爬起身来,指着刘先芳,恼怒说道,“这个老东西不仅撞了我,还出手伤人,请李总还我们一个公道。”

刘先芳不甘示弱说道,“小贱人,如果不是你……”

“你闭嘴。”

赵紫莹赶紧喝止住刘先芳,客气喊道,“李总好。”

李大运冲赵紫莹点了点头,然后扭头对着一号楼的两名美女前台,威严喊道,“小李,小刘,你们出来一下。”

“李总好。”小李和小刘赶紧小跑出来,恭敬喊道。

“事情就发生在你们一号楼前面,你们有没有看清事情的经过?”李大运看着两人,严肃说道,“你们只管实话实话,谁敢事后报复你,就是跟傲云客栈过不去。”

“我看到了。”小李举起右手,说道。

李大运威严说道,“说吧。”

“刘女士从三号楼赶来一号楼,只顾着低头走路,不小心撞到了正在接电话的容夫人……”

柳凤凤急吼吼说道,“李总,你都听到了吧?都是这个老婆娘……”

“听她说完。”李大运打断柳凤凤,威严说道,“你继续说。”

小李一五一十说道,“是容夫人先骂的人,但刘女士也没给容夫人道歉,而是直接跟她对骂起来了,紧接着,容夫人就动手打了赵女士,然后,两人就扭打在了一起。”

“这个老东西先撞的我,还不肯道歉,我打她是教她怎么做人。”小李刚刚说完,柳凤凤就理直气壮说道。

刘先芳不甘示弱说道,“你个小贱人,嘴巴那么臭,你有什么资格教老娘做人?”

“都给我闭嘴。”李大运脸色一沉,厉声喝道。

容毕?N冷笑说道,“李总好大的威风呀,傲云客栈就是这样对待至尊金卡会员的吗?”

刘先芳立即抢过话头,趾高气昂说道,“臭小子,你以为就只有你是傲云客栈的至尊金卡客户吗?老娘也是这里的至尊客户,就住在三六六六好至尊套房。”

刘先芳之言,让赵紫莹忍不住直摇头。

你是哪门子的至尊金卡客户?

如果不是何总看在陈安壑的面子上帮忙开的房,你连住进来的资格都没有。

李大运看着两人,沉声说道,“傲云客栈尊重每个客户,但前提是你们遵守傲云客栈的规矩,否则,我们也不会尊重你。”

“李大运,你这是什么意思?”容毕?N忍不住怒道。

“傲云客栈一共有一百六十二位至尊金卡客户,二百三十六名金钻卡客户,以及金卡会员和银卡会员若干,多你们两位不多,少你们两位不少。”

李大运看了眼容毕?N,又看了看刘先芳,缓缓说道,“如果你们能心平气和把事情解决了,你们依旧是傲云客栈的客户,否则,就请恕傲云客栈不再接待两位了。”

傲云客栈可是容毕?N最长来的地方之一,可没少给傲云客栈贡献钱,容毕?N万万都没想到,李大运竟然会如此强势,一点面子都给他。

容毕?N的面子顿时就挂不住了,指着李大运的鼻子,怒声喝道,“姓李的……”

“在我们老板眼里,你们容家不过就是个开店的小贩,别说只是两位,就算是容蓄和亲自过来,只要他不遵守傲云客栈的规矩,李某一样不会给他面子。”李大运打断容毕?N,冷冷说道。

“你……”

容毕?N被气得脸色涨红,浑身哆嗦,但柳凤凤却终于理智下来。

近两年来,他们可没少在傲云客栈鬼混,傲云客栈的员工有不少人知道这件事,如果双方真的闹得不可开交,肯定会把容蓄和招来,万一李大运把这件事情捅出来了,他们两个都得倒大霉。

容毕?N还好说,他毕竟是容蓄和唯一的独子,容蓄和最多也就是掐断他的经济来源,再暴打他一顿罢了,但她柳凤凤可就死定了。

柳凤凤赶紧打断容毕?N,意味深长说道,“毕?N,你少说两句,我相信李总一定会公平公正的处理此事。”

容毕?N也猛然转醒,再也不敢大吼大叫了。

“还是容夫人明事理,呵呵。”李大运也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柳凤凤和容毕?N,才又威严说道,“你们两个和小李小刘随我来会议室,小钟,你去把监控调出来给我,其他人该干嘛干嘛去。”

容毕?N还想说什么,但却被柳凤凤给摇头阻止了。

刘先芳也终于知道害怕了!

就连荣隆集团的少董和夫人都被李大运给死死吃住了,她之前竟然还敢冲李大运大吼大叫,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刘先芳忍不住扭头看着赵紫莹,赵紫莹直接偏过头去,懒得管刘先芳,而且,这件事情也完全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事到如今,只能任由李大运说了算了,赵紫莹的心里都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了。

李大运则趁机用余光偷偷瞄了眼陈安壑,得到陈安壑的点头示意后,他才伸出右手,威严说道,“两位,请吧。”

挂掉电话,陈安壑便迅速穿好衣服,匆匆冲下楼去。

“别打了,你们别打了。”

容毕?N指着陈安壑的鼻子,趾高气昂说道,“本少就是不讲道理,你能拿本少怎么样?”

容毕?N的豪言壮语,让陈安壑不禁悄然浮上一丝冷意。

陈安壑开门见山说道,“我丈母娘跟柳凤凤打起来了,你亲自过来处理一下。”

赵紫莹正在努力想要分开刘先芳和柳凤凤,但赵紫莹哪是她们的对手,不仅没有分开她们,反而被两人推倒在了草地上。

容家的实力确实不错,但也就只是何家那个档次的家族,如果陈安壑铁了心要毁掉容家,照样能够办到,只是暂时还没这个必要罢了。

就在陈安壑和容毕?N紧张对峙之际,刘先芳和柳凤凤也终于分出了胜负。

虽然刘先芳的体重占据优势,但年纪不饶人,她最终还是输给了年富力强的柳凤凤,被柳凤凤骑在肚子上,死死压在草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因为陈安壑的缘故,李大运刻意留意过刘先芳,这个女人不仅超能折腾,还是个给点颜色就敢开染坊的主,有个这样的丈母娘,绝对是女婿的大不幸,就不用说上门女婿了。

但无论这个女人怎么不是,她始终都是老板的丈母娘,老板也不能让柳凤凤把她欺负得太狠,可从老板的决定却不难看出,他摆明要趁机让这个女人长点记性。

“老板。”李大运接通电话,恭敬喊道。

“跟你小妈扭打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是我丈母娘。”陈安壑松开容毕?N的右手,沉声说道,“情况还没搞清楚,你就贸然打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而且,男人打女人,本就有失风度。”

容毕?N傲然说道,“本少做事,还轮不到你这个穷比来指手画脚。”

“天大地大也大不过一个理字。”陈安壑正色说道。

“啪。”

刺耳声响骤然响起,柳凤凤重重一耳光扇在刘先芳的脸颊上,将她打得眼冒金星。

平心而论,刘先芳确实该被好好教训一顿才行,但她毕竟是赵叔叔的遗孀,赵紫莹的妈妈,如果柳凤凤能打赢刘先芳,陈安壑可以让柳凤凤揍她一顿,因为这是她咎由自取,但却绝对不能让其他男人打她。

“老板想怎么处理?”李大运忍不住问道。

陈安壑正色说道,“如果柳凤凤不胡搅蛮缠,可以适当偏向于她,但具体怎么处理,还是要根据事情发展来看,你过来再说。”

阅读隐龙为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