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隐龙为婿》
隐龙为婿

第一百四十五章 新的难题

看着拼命挣扎的刘先芳,赵紫莹的心刀割一样的痛着。

花盆碎裂声不断响起,当当那盆蝴蝶兰掉落在地时,刘先芳终于彻底绝望了,身形一晃,无力瘫坐在了地面上。

“李总,我找到卡了。”保安拿起装在塑料袋中的银行卡,兴高采烈的冲了过来,毕恭毕敬的递给李大运。

刘先芳飞快爬起身来,想要抢回她的银行卡,但却被两名保安给死死拉住。

“你们……强盗,你们这些强盗。”刘先芳拼命挣扎着,声嘶力竭的咆哮着。

刘先芳的卡上一共有六百三十五万,赵紫莹从她的卡上转走了六百三十万,又从自己卡上转了二十万给李大运,凑够了李大运需要的巨款。

“哇……”

刘先芳仍在嚎啕大哭,赵紫莹也没有徒劳安慰,因为任何语言都抚慰不了她的悲伤,而且,赵紫莹又何尝不心痛?

“老板,搞定了,但情况有些不妙呀。”李大运给陈安壑打了个视频,无奈说道。

陈安壑认真问道,“怎么了?”

赵得意直接走到旁边的小楼上,将摄像头对准刘先芳。

看着瘫坐在地的刘先芳,听着从电话中传出的嚎啕大哭声,陈安壑也忍不住摇了摇头,但?N瑟不治,迟早坏事。

就拿傲云客栈的事情来说,如果不是陈安壑是傲云客栈的主人,让李大运及时出面,容家岂能那么轻易饶了她?

虽然陈安壑已经暗暗蓄积起了不菲的力量,但放眼整个华国,他依旧还很弱小,远的不说,就他刚刚才接触过的岳凡书,便已经让他有些头痛了。

泱泱大华国,上下五千年,还隐藏着无数强大的神秘势力,随随便便出来一个,都能轻松捏死陈安壑。

而且,陈安壑的势力迟早会暴露出来,如果不及时矫正刘先芳爱?N瑟的臭毛病,她绝对会成为实力坑婿的一员。

“让她哭吧,只要别出现人身安全问题就行。”陈安壑摇了摇头,无奈说道。

李大运忍不住问道,“夫人那边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陈安壑疑惑问道。

“夫人也很心痛那些钱。”李大运认真说道。、

这个问题,的确是个难题。

陈安壑之所以让赵得意买完所有双色球号码,确保能中一等奖,就是为了让赵紫莹过的更好一些,可现在,李大运不仅拿走了兑奖的五百六十万,还让刘先芳和赵紫莹掏出了九十万的积蓄,赵紫莹不心痛才怪。

这些钱肯定是要拿回来的,可怎么往回拿才能不让赵紫莹怀疑,真心是个大难题。

陈安壑反问道,“你说怎么办?”

“让老赵出面摆桌和头酒?”李大运试探问道。

陈安壑摇头说道,“不行。”

陈安壑已经请何骏晟出面,赵紫莹又还请陈董给李大运打过电话,可李大运却断然拒绝了两人,他凭什么要给赵得意面子?

是赵得意的面子比何骏晟大,还是他的地位比“陈董”高?

赵紫莹不是刘先芳,不会见到钱就忘乎所以,她一定会有所怀疑。

李大运再次试探问道,“要不让老关出面?”

“更不行,紫莹知道关山的身份,她绝对不想看到我请黑涩会出面帮忙。”陈安壑断然否决道。

李大运再次问道,“那陈董呢?”

“陈董”出面倒是可行,毕竟,“陈董”的地位在那摆着,李大运摆明只是想出口气,而不是想要那些钱。

如今,李大运的气都出完了,“陈董”帮忙摆着和头酒,确实可以名正言顺的帮忙要回那些钱,但这会让赵紫莹绝对欠陈董太多,以赵紫莹的性格,她会努力想着如何报恩,自然就会刻意留意“陈董”的一举一动。

赵紫莹老惦记着这事,就会增加陈安壑暴露身份的风险。

陈安壑再次摇了摇头,李大运也只能继续开动脑筋,努力思索着对策。

“实在不行,就让我出重大车祸吧。”李大运沉思几分钟,咬牙说道。

陈安壑再次摇了摇头,说道,“你控制不了车祸力量和后果,我也不是大罗天仙,万一你伤到了心脏和大脑等要害部位,可就连我也都无力回天了。”

李大运又何尝不知道车祸的风险?

车祸太轻,医院就能解决,没必要托人去找陈安壑;

车祸太重,搞不好当场就一命呜呼了。

一时间,就连陈安壑也都想不到毫无破绽,却又能拿回那些钱的好办法来。

陈安壑无奈说道,“先不考虑这个问题,等我想到办法,或是遇到合适的机会再说吧。”

“夫人和老夫人怎么安排?”李大运请示问道。

陈安壑沉思两秒,说道,“交代下面的人去办吧,万一她一时激动又犯浑,反倒会让你很被动。”

陈安壑说的很对,等刘先芳哭完,她未必不会一时情急再次犯浑,如果李大运在场,确实会让他进退两难。

关了刘先芳肯定不行,可若不关刘先芳,可若任由她撒泼,前后的反差又实在太大,同样会让赵紫莹起疑。

李大运赶紧找来保安队长,细细交代清楚需要注意的细节,然后就火速离开了山庄。

刘先芳足足哭了半个多小时,连嗓子都哭哑了,但陈安壑担心的问题并没出现,刘先芳没有再撒泼,而是像失了魂似的,浑浑噩噩,任由赵紫莹给她拉上了车。

回城的车辆是普通商务车,赵紫莹能清晰看到外面的一切,刚刚回到城区,赵紫莹就拨通了陈安壑的电话。

“紫莹,李大运同意放人了吗?”陈安壑接通电话,明知故问道。

赵紫莹黯然说道,“我把钱都给他了。”

“李大运一点都没少要吗?”陈安壑恼怒问道。

赵紫莹摇头说道,“没有。”

“混蛋。”陈安壑忍不住怒道,“他还真把我们当成泥捏了的,总有一天我会把那些钱全都要回来。”

“别再节外生枝了,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吧,只要我妈妈能改掉那些毛病,这些钱就算没有白花。”赵紫莹看了眼失魂落魄的刘先芳,轻声问道,“我妈妈的状态很不好,我有些担心,你下午能请假吗?”

陈安壑不假思索说道,“能呀,你们在哪?我来接你们。”

“你不用来接我们了,你在你们公司边上开两个房间吧,我下午在酒店陪我妈妈,以免出什么意外。”赵紫莹无声叹了口气,说道。

“好。”

找周钰钰请过假后,陈安壑就在附近找了家快捷酒店,开了两个标间,一个半小时后,赵紫莹带着刘先芳赶到酒店。

刘先芳依旧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足见这六百多万对她的打击有多大,进到酒店房间后,刘先芳便定定躺在床上,双目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赵紫莹忧心忡忡问道,“我妈不会有事吧?”

“应该不会有事吧?”陈安壑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陈安壑也没想到刘先芳竟然会变成这样,同样不知道,她恢复精气神后会作何反应?

是幡然悔悟?还是歇斯底里,不依不饶?

是脱胎换骨?还是变本加厉,更加贪婪?

人心才是世上最复杂的东西,现在,陈安壑也只能耐心等待刘先芳恢复精气神再说了。

找到卡就是五千块钱,还有比这更好赚的钱吗?

八名保安赶紧争先恐后抱起大大小小的花盆一通狂砸。

虽然这都是陈安壑的主意,但疏不间亲,他毕竟只是陈安壑高薪聘请的职业经理人,而刘先芳却是陈安壑的丈母娘。

“赵小姐,请吧。”李大运赶紧伸出右手,客气说道。

为了防止李大运强逼她把卡里的钱转给他,刘先芳早早就用塑料袋封好银行卡,埋在了花盆中,刘先芳就不相信,他们连这都能找到。

“砰、砰、砰……”

赵紫莹双目泛红的看了眼状若疯癫的刘先芳,然后就赶紧迈开大步,飞快离开小楼。

“强盗,你们这些强盗,哇……”

看着渐行渐远的赵紫莹和李大运,刘先芳忍不住了,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像孩子丢失了心爱的玩具似的。

“把那些盆都给我砸了。”李大运指着花盆,威严说道。

刘先芳顿时就急了,脱口而出的喊道,“不要。”

刘先芳的表情清晰告诉赵紫莹,她就把银行卡藏在小楼内的某处,但刘先芳依旧心存侥幸。

爸爸在世的时候,五百六十万就不是个小数目,爸爸过世后,他家的家境一落千丈,五百六十万就更是个天文数字,而且,这张卡里不仅只有刘先芳兑奖的那五百六十万,还有她的毕生积蓄。

赵紫莹不忍心看到刘先芳悲痛欲绝,干脆扭过头去,不看刘先芳。

李大运也不敢真的把刘先芳怎么样。

听到刘先芳的哭声,赵紫莹的心痛得更加厉害,心口也堵得发慌,但为了救刘先芳,她也只能这么做,而且,如果这些钱能让刘先芳改掉臭毛病,便也不算白花了。

赵紫莹狠下心来,始终没有回头。

这些钱就是刘先芳的命!

十几个人很快就将屋里翻了个遍,床底下、冰箱底下、洗衣机下面,甚至连垃圾桶都倒出来翻了一遍,唯独没有把花盆里的泥巴倒出来找,让刘先芳不禁浮上一抹得意之色。

刘先芳自以为聪明,但却不知道她的不断瞄向花盆的目光已经出卖了她。

阅读隐龙为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